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唐挽歌 > 第230章 深不可测的道德下限

第230章 深不可测的道德下限

第230章 深不可测的道德下限 (第1/2页)

虽然方重勇不至于荒淫到要在唐军驻守的小城内,跟裴秀来个白日宣银。但在龙支城营主办公的签押房内,看到边令诚那张带着讨好与疲惫的脸,心中还是一阵腻歪。
  
  “边内侍为什么会来陇右呢?”
  
  一见面,方重勇就压住内心的厌恶,疑惑问道。
  
  “方御史圣眷正隆,某是得圣人之命,来给方御史送任命书的。
  
  方御史现在已经是陇右节度留后啦!”
  
  边令诚笑眯眯从袖口内拿出一卷黄色的绢帛,递给方重勇。后者打开一看,这就是一份很普通的圣旨,任命方重勇为陇右节度留后,其他的都是客套话,仅此而已。
  
  “谢圣人恩典。”
  
  方重勇转过身,朝着东面长安所在的方向郑重行了一礼,随即客气的对边令诚说道:“边内侍送信辛苦了,这便可以回去复命了。”
  
  他从袖口里掏出一枚翠绿色的玉玦,同样是来自西域的羊脂玉,将其交给边令诚。
  
  接过玉玦,边令诚这才压低声音对方重勇说道:“某从陇右节度府那边来,特意通知方御史一声,那边有大事。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找个隐蔽的地方细说。”
  
  看到对方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方重勇面色沉静的点点头,对岑参使了个眼色。后者带着二人来到一间有石磨的院子内,似乎是存储粮食,兼有加工麦粒功能的库房,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这里也没地方坐着,边令诚环顾左右,走到方重勇身边小声说道:“陇右节度使杜希望,如今已经昏迷不醒。留后盖嘉运,本来要暂代节度使一职。”
  
  “杜希望昏迷不醒了?真的假的啊!”
  
  方重勇大吃一惊,这踏马玩笑开大了啊。
  
  他本来还打算跟杜希望交涉一下,在陇右边军里面挑选猛士,从而组建银枪孝节军的骨干。没想到,杜希望在自己还没来以前,就已经歇菜了!
  
  “可不就是真的嘛。”
  
  边令诚装作痛心疾首的说道,实际上他内心完全无感。
  
  边镇丘八们就算死人翻船,又跟他这个太监有什么关系呢?
  
  宦官的核心任务始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伺候好皇帝。
  
  当然了,跟着太子跑腿的太监,那就要伺候好太子,相似的道理。
  
  只是无论如何,现在这个年代太监们想要的东西,和边军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也不在乎边军们在边镇如何闹事。这是由太监们的尴尬身份决定的,跟他们本身如何想的无关。
  
  “呃,边内侍刚才说盖嘉运本来要暂代节度使一职,为什么他又不行使职责了呢?”
  
  方重勇压住内心的不安询问道。
  
  实际上,这个留后是什么意思,方重勇非常了解。简单来说,就是没事找事给自己脸上贴金,比虎皮还拉胯,只能算猫皮!
  
  一般情况下,屁用都没有!这留后一职,谁爱当谁当呗,方重勇一点想法都没有。
  
  当然了,基哥让他方衙内当留后,也没什么关系,反正陇右本身也有留后,就是盖嘉运。然后杜希望出事了,盖嘉运顶上,理所当然的事情。
  
  既然杜希望这个节度使因病歇菜了,那盖嘉运该上位就上位呗,大唐官场又不是没有规矩!
  
  方重勇觉得,盖嘉运暂代节度使,这对自己而言也是个好事。他只希望陇右这边有人,可以对接他选拔勇壮的任务,至于谁当陇右节度使,关他鸟事!
  
  只是,边令诚刚才话里有话,隐约有些事情要大条的样子。
  
  “唉,盖嘉运本来要暂代节度使,可是正在这档口,安人军哗变了!”
  
  边令诚忧心忡忡的说道。
  
  “安人军果然哗变了啊。”
  
  方重勇叹了口气,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哥舒翰让亲信来长安拜码头,应该是已经察觉到不进京“要账”不行了,安人军内部怨气很大。果然,哥舒翰还是没压住,安人军的丘八们武装游行了!
  
  不过这倒是他冤枉哥舒翰了,安人军的丘八们是趁着哥舒翰去开会的时候哗变的,还真不关哥舒翰的事。
  
  “他们是怎么哗变的?”
  
  方重勇好奇问道,他忽然很想知道这里头的细节。
  
  边令诚一愣,随即想了想说道:“不太清楚,好像是丘八们从大营内集体逃亡了,兵戈盔甲都没带走。不过这些逃兵已经被河源军的人堵住了,安置在了鄯城外的河源军大营旁边。”
  
  听到这话,方重勇松了口气,拍了拍边令诚的肩膀笑道:“这不就完事了嘛,已经摆平了,你还紧张什么啊。”
  
  就是出逃兵了嘛,多大点事情。
  
  武周时期,府兵逃亡屡见不鲜,甚至征发三十多人,还没到驻地就跑得只剩下几个人了!到了营地,非正常死亡,集体逃亡的事情,各地都是比比皆是!天宝初年的眼光看简直不可思议。
  
  有一说一,基哥改府兵为长征健儿,确实是加强了唐军的建制和军纪。安人军这事换到武周时期,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河源军也派士卒来传信,好像是也找节度使讨要朝廷欠下的冬衣!”
  
  边令诚焦急的说道,怕方重勇不明白利害关系,他还强调道:
  
  “河源军是临洮军调动之前的陇右军精锐和主力,他们讨要冬衣,会让陇右其他各军也找节度使讨要欠下的军饷。
  
  杜希望晕过去了,到某离开的时候都没醒来。
  
  而盖嘉运虽然去安抚诸军将士了,但某听说他都是和稀泥,说等方御史作为留后暂代了节度使之后,会给所有人一个交待,等方御史到了鄯州城以后再说。
  
  昨日安人军已经返回驻地驻防。参与哗变的军官及牵头的士卒,则是被关押在河源军的营地内。
  
  更西边的白水军好像也派人来说,要过来讨饷。
  
  某看情况不对,今日才特意快马来这里通知方御史的。想来陇右节度府的人应该也在路上了。”
  
  “盖嘉运是留后,但是他不暂代节度使。让某这个外来人暂代节度使,是这样的吧?”
  
  方重勇一脸震惊看着边令诚,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过这么坑爹的事情!
  
  “虽然有点荒谬,但好像确实是这样。
  
  盖嘉运是陇右边军内部的人,他有多大能耐,能不能找朝廷要到军饷,陇右边军自上而下都很清楚。
  
  盖嘉运就算要保证凑齐军饷,那些丘八们也不会相信。
  
  反倒是方御史的话,取信于人还有些机会。至少压住陇右边军的恶气是不难的。”
  
  边令诚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可真是深不可测的道德下限啊!方重勇忍不住长叹一声,这回算是见识到了边镇丘八们的无耻下流,果然还是小看了这些人甩锅的本事!
  
  “听边内侍这意思,某是不去不行咯?”
  
  方重勇苦笑问道。
  
  现在他们一行人被撂在龙支县县城里,地地道道的军管,这支军队还是临洮军旗下的,代理军使正好是盖嘉运!
  
  根据官场规则,盖嘉运可以借着基哥手里的圣旨,推掉代理陇右节度使的大坑,却能顺理成章的接管临洮军!
  
  这真是卧了个大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夜的命名术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我用闲书成圣人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凌天战尊 逐道长青 重生之将门毒后 我家娘子,不对劲 星门 玉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