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章 机房怪事

第一章 机房怪事

    互联网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这个世界就变了!

    1996年4月1日凌晨,南天烟草集团信息中心值班机房。

    值班机房里静悄悄,新引进的IBM小型机,各种服务器机柜,都布置在独立的中心机房。机房建设标准很高,隔音效果非常好,值班人员能够拥有一个安全环保的工作环境,这个机房慕杀了许多来参观的同行。

    祁景焘完全没有一个人独自值夜班的自觉。他没有躺在值班休息间睡觉、没有开着电脑玩游戏、没有看碟片、没有听音乐……没有干任何夜班轮值人员为了消磨无聊的慢慢长夜,应该干的任何事。

    伴随着快捷而富有节奏韵律的键盘敲击声,一行行程序代码显现在屏幕上,祁景焘的精神世界融入到一个合格程序狗的工作状态之中,而不可自拔。

    他在认真地编写着一款新接手的管理软件。不是在干私活,也不是完成领导分派的开发任务,是他主动申请的一个企业内部管理软件开发任务。

    作为一名刚工作还没满两年的、农村出身的大学生,他必须尽快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独立业务范畴,而不是继续充当别人助手的角色扮演者。必须尽快在本部门之外的生产职能部门中做出实际成绩来,这是他能否在信息管理中心这个新成立部门占有独立的、一席之地的关键所在。

    随着国家的信息化大潮兴起,计算机设备开始规模化进入企事业单位。许许多多的基层领导是跟的上时代的发展需要的,国家提昌信息化发展战略,大家必须跟上。

    1996年,中国计算机装机容量虽然达到300多万台,社会上还潮流化的提出了二十一世纪人才新标准——懂外语、会用计算机进行工作、会开汽车,这三大人才新标准。

    但是,计算机对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还是个听说过,没见过的新鲜物件。对许多企事业单位来说,计算机的运用,也仅仅停留在文字处理工作方面。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电脑培训班,主要培训资料和内容,也不过是正流行的WPS、五笔字型罢了,有实用价值的运用软件是匮乏的。

    拨款采购计算机设备容易,给几个人员编制,设立个计算机部门,这也不是多大个事。可是,可是,可是如何发挥计算机的作用,真正进入信息化实际运用的门槛,却不是领导们能说了算了。这个时代,绝大多数领导们,对计算机这种科技产物,还是怀着一定的敬畏之心看待的。

    这几年,许许多多的基层领导们,虽然在年度工作报告中没少提信息化运用,对他们业绩的贡献,天才点的甚至能列出贡献率的百分比。其实,计算机到底有什么用?领导们心里是茫然的。在上级部门没指明前进方向的情况下,英明的领导们只好放权,让专业人士们去冲锋陷阵,去充当探路者和开路先锋。

    当然了,善于做领导的人是不会让自己的权利失去掌控的,领导们手中法宝多多——指示、代表、大方向,还有专业人士们的要做事前必不可少的各种方案、分析、报告,领导们做了决策,最后的主要成绩当然还是领导们的。

    可以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企业的信息化发展道路,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除了少数行业自上而下组织开发行业运用软件外,其他企事业单位都在自由发展。

    在企业做程序员,是一个劳心又劳力的工种。程序员们必须自己发现,哪些业务能够实现计算机化运用。发现后,还得自己提出解决方案、自己去申请项目、自己去说服领导、自己去引进或开发对应的应用软件、自己去推广使用、自己去培训业务人员……说到底,就是自己去证明,你有没有资格混这碗饭吃,至于饭好不好吃,那就饱暖自知了。

    祁景焘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和生活很满意,工作辛苦点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个事,他可不是什么少爷书生,从小帮家里干农活早就习惯了辛苦。如今的工作,体面、高薪,从事自己大学本专业工作,都学以致用了,还不满足?

    他是一个标准的农民的儿子,上数三代,他们家这个支系,居然没有任何一位男人能走出祖地,都在干修理地球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当然了,他家已经三代单传,只要任何一代的男人走出祖地,他家这个支系,也就能离开那个被青山包裹的小坝子了。

    祁景焘能学有所成,走出祖地,得益于他的三姑。他三姑是1978年,恢复高考时期的第一代大学生,师专毕业后在镇上中学当老师。正是他三姑及时对他加紧管教,他才有机会一路冲杀到大学,成为他小学53位同班同学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当时农村子女依靠读书奔向新生,就如同鲤鱼跳龙门一样艰难、一样稀少。

    求学路顺风顺水的祁景焘,一九九四年大学本科毕业时,非常幸运,正赶上国家信息化发展浪潮初起。大中专院校、企事业单位,一窝蜂地赶着引进计算机专业人员。

    真所谓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猛然之间,好工作多多,还不需要去求人就能轻松到手。农村出身的祁景焘幸福的差点迷失了自己,扭扭捏捏一番,才显得有多么热爱自己的家乡似的,主动向学校提出——不留省城工作,回家乡参加建设。他选择了从小跟随父亲挑水栽种烤烟时,就无限向往、可望而不可即的,坐落在他家乡的中国第一大烟草企业——南天烟草集团。

    刚刚加入南天烟草集团,就被分配到新组建的集团信息中心,成为一个新部门的开山元老之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从头开始,对一名在国营大企业工作的新人而言,真可谓是机会多多,可遇而不可求。

    烟草企业本来就是属于暴利企业,南天烟草集团在当时的全国知名企业家——中国烟王的领导下,更是暴利的代名词。南天烟草集团当时的信息化运用水平,虽然还处于初级阶段,但硬件设备建设方面,绝对称的上全国领先水平。

    祁景焘值班的中心机房,1996年初才刚刚建设完毕,目前,还没正式交付使用,正处于试运行期间,需要安排系统管理人员全天候值守观察运行状况。祁景焘目前没有独立的应用软件维护工作任务,没必要应对公司日常业务,他又参加过机房建设工作,因此,他自然成为值守机房夜班的不二人选。

    “当……!”

    悠扬的报时钟,在深更半夜时分总显得更清脆,更悠远。

    祁景焘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大计时钟,1996年4月1日凌晨一点。窗外隐隐传来生产车间机器沉闷的轰鸣声,侧楼的武警中队驻地,也响起值班班长一如既往的粗犷换班口令声。

    “这些大兵很准时嘛!我的巡查时间也到了!”

    祁景焘轻轻嘀咕一声,靠在椅子上闭眼,伸个懒腰,习惯性地扭扭脖子,喝口已经成凉水的清茶。一推桌面,靠坐在转椅上滑转到侧后的另一台显示器面前,拉出键盘。深深的吸一口气,闻着空气中那股淡淡的、飘渺的、混合着香料味的烟香,手指熟练的敲出三十九位数的系统主机管理员密码,开始查看系统运行日志,……嗯,一切正常。

    查看过系统日志,祁景焘拿起工作卡,起身出了值班机房,去主机房进行定时的例行巡查。在新安装的门禁上打卡进入主机房,空调声,主机低沉的鸣声,马上填充进祁景焘的耳朵。顺序走近一组组机柜,拖出键盘输入管理员密码进行例行巡查工作。

    “正常。”

    “正常。”

    “正常。”

    “正…….见鬼了,怎么回事?”

    惊悚的大吼一声之后,祁景焘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从来只显示数据代码的IBM小型机主机显示屏里,显示的数据流突然像发洪水一样快速刷屏。不正常,这很不正常,是病毒爆发?还是黑客入侵?

    严格说起来,祁景焘只是个普通程序员,让他处理常规的技术问题还行,黑客,听说过,但对他而言那只是传说。即使是计算机病毒爆发,他和他现在的团队,也不过是使用现成杀毒软件,进行相对专业的查杀处理而已。

    屏幕上的数据流开始自下而上飞速流淌,很快,在祁景焘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数据流扭转着拖出一个影像。真是见鬼了,屏幕上居然有人,一个身着深灰色休闲西服,戴黑宽边近视眼镜、有点点颓废感的、秃顶的,、胖嘟嘟的中年男人,居然清晰的显现在网络主机监控屏幕里。

    主机屏幕上有人的影像动画很正常,电影大片都能播放,实时监控也有影像,这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深更半夜,在一个空旷的大机房内部,在不应该出现影像的主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个人影,那家伙居然还自以为很友好的冲祁景焘笑了笑。

    “啊,啊啊啊啊……”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