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八章 戒指(一)

第八章 戒指(一)

    1996年4月1日早7:30。

    一支烟抽完,祁景焘返回值班室,保持好自己的编写的程序,再重新在机房内巡查一番,就开始补充每两个小时一次的值班记录表。从系统日志上看,和老祁的时空见面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一切正常。这就好办了,天知地知,老祁知我也知,纸质的值班记录表就是方便,随便填,随便写,一切OK!

    再次回到办公区,这回有人了。

    “张工早啊!”这么长时间,祁景焘总算见到真人,闻到人味了,不对,是肉包子的味道了。

    “小祁,起来了,昨晚没什么事吧!”前来接班的张洪嘴里还含着肉包子,不好意思地冲祁景焘笑了笑。

    “能有什么事?我刚才又查了一遍,一切正常。”祁景焘的神色有些古怪。

    “吃早点去吧,折腾一晚该饿了。知道你不喜欢吃豆浆包子,没带你的份。”张洪说着,还扬了下右手上拿着的豆浆袋子。

    “值夜班的好处,就是不用赶早班,好几天没吃小鸡米线了。走了!”说话间,祁景焘早收拾好洗漱用品,离开办公室。

    来到公司大门口,祁景焘并没有去车库骑车,去离集团十几里的城区吃什么小鸡米线。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精神特别好,特别想爬山。一个转身,朝矗立着古塔的塔山方向走去。

    塔山不高,从山脚数起,到山顶古塔位置只有四十来米的垂直高度,在滇中坝子只不过是个小丘陵,小山包。南天烟草集团厂区,就坐落在塔山脚下的一个延伸进另外几座山体的小坝子里。塔山下半部分布着一些建筑物,上半部还是附近农民的山地兼墓地。一座七层古塔孤零零地矗立在正山顶,占领着周边方圆几里的至高点。这座古塔是蒙古人统治时期就有,快八百年历史的老古董了。

    祁景焘沿着小路,踩着窜到路面的茅草上山。滇中的夏天来到早,四月的山间一片翠绿,分布在梯田地头的几棵桃树、梨树都已经长叶挂果。地里栽种的小麦青青翠翠的长势良好。山上的台地梯田里零星的有几个人影,看穿着是早起上山的农民。工人师傅这个时间很少来山上的。上夜班的,正和上早班交接班;上中班的大多数还在睡觉;上长白班的白领们大多还在赶来上班的路上;退休的,也不会有雅兴大清早来布满坟地的山顶看风景。

    低头爬山的祁景焘没看到,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开始透出莹莹亮光,忽闪忽闪的。越接近山顶,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闪现的频率越快,戒指与古塔好似产生感应一样。

    绕过几个坟堆,祁景焘来到古塔基座下,围着塔基转了转,一屁股坐在塔基的台阶上发呆。他也不明白,自己发什么疯,一个人爬山头上看风景?感觉有一些莫名其妙。

    看着山下陆陆续续来上班车辆、摩托还有行人,祁景焘笑骂一声:“妈的,饿着肚子来爬山,见鬼了。”

    “小子,哪里有鬼?那些坟里就是些枯骨。”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回应着祁景焘的笑骂。

    “谁?谁在这里?”

    祁景焘一头蹿起四处张望,还有人更早来山顶看风景?围着塔基饶了一圈,没人啊!

    “别瞎转悠了。我在你手上的戒指里。”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祁景焘抬起双手,看见左手中指的戒指透着光亮。有了午夜的经历,祁景焘到也坦然,难道要揭晓谜底了?

    “你是谁?老祁?”祁景焘试探着问,他也不知道如何称呼那个自称是2016年的祁景焘,就叫他老祁吧,如果真是20年后的自己,也可以被叫“老祁”了。

    “老祁?哦,你说的是他啊!他还在2016年那边,他来不的。”

    “不是老祁?你又是谁?”祁景焘莫名的有点兴奋,老祁还在2016就好,那毕竟是自己,老祁没来应该没事吧?

    “你可以称呼我明成道人,嘿嘿嘿,也可以和你说的那个老祁一样,叫我老道、老头,反正只是个名号,随你。”

    “呵呵呵呵,我还是称呼您老人家道长吧?”祁景焘笑了,看来老祁和这老道的关系还不错。

    “小子,你比那个什么老祁有礼貌。”

    “嘿嘿嘿,道长谬赞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子我还糊涂着呢!”祁景焘不好意思的笑笑。

    “事情的经过老道就不说了,有时间你问那个老祁去。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看看这座古塔。小子,只要你们帮老道完成心愿,老道不会伤害你们。从2016年过来很浪费法力的,老道我要闭关了,记得这座塔维修时,帮老道把戒指的主体安放在塔内基座上,千万别忘记了。”

    “我还能见到老祁?……道长,道长……明成道长…..说话呀!喂,喂喂……老头,说话,我怎么和老祁联系?没头没脑的,见鬼了!说闭关就闭关,从2016年过来很远吗?”祁景焘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

    祁景焘看到左手中指的戒指光华逐渐淡了,恢复成黑色。祁景焘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戒指,看着……看着,心里隐约感觉到戒指里好似有什么东西,不是具体的什么物品,是一个巨大的四四方方的空间。

    戒指里是空的?对了,老头说他就在戒指里的,难道——祁景焘惊醒过来。擦擦眼睛再仔细看,戒指还在手指上好好的,能看到的只是戒指那黑润的表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呀。用右手试图拔下戒指,还是如同生根一样长在左手中指上。

    怎么回事?刚才出现的是幻觉?

    祁景焘干脆坐在塔基台阶上,伸出左手。将手指张开,盯住戒指仔细看。戒指还是光溜溜的黑润表面,没什么东西出现。

    左手翻来倒去在眼前看了好几分钟,眼睛都有些酸了。祁景焘干脆闭上眼睛,但心里还想着戒指里的东西。这次有了,祁景焘脑海中似乎“看见”了,戒指里面真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体。更神奇的是,祁景焘感觉自己似乎就在这个空间的地平面上,还能四处移动观望,目测好像有信息中心主机房的面积,那可是七八百平方米的大机房。

    “真大啊,我有这么大的房子就好了。”祁景焘嘀咕一声。

    高度也了不得,目测看不出来。可奇怪的是,祁景焘心里很快就有个答案,长宽高都是30米,还真是够大。

    睁开眼睛,空间不见了,戒指还是那个戒指。再闭上眼睛,什么也没有?心里再默想着戒指,空间又出现在脑海中。

    祁景焘就如同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不停地体验着、玩耍着。空间虽然巨大,他感觉自己可以在空间的任何位置自由查看。里面还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发现,老头更没踪影。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