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八十二章 辨鱼(下)

第八十二章 辨鱼(下)

    他们去到鱼庄里专供客人点鱼的养鱼池时,有几个操春城口音的客人正在那里挑选鱼。他们没去添乱,就站在鱼池边看池子里的鱼,等待那些人先点鱼。

    “老板,你们这儿哪种鱼最好吃?”春城客人出面挑选活鱼的是个高高壮壮的年轻小伙,大大咧咧地看着鱼池里,密密麻麻地混杂在一起鲜活游动的鱼问鱼庄老板。

    鱼庄老板是个精瘦的江川人,操着明显的江川浪广口音说道:“当然是青鱼,青鱼比鲤鱼、草鱼的肉细腻、嫩滑。鲶鱼也很不错,肉刺少,适合小娃娃吃。”

    “不是说江川大头鱼最好吃吗?”小伙子很四海地问道。

    “大头鱼当然最好吃,不过平常很难遇到,等12月份开海你们再过来,运气好能整的着吃。”老板自豪地说着。

    “价格呢?”

    “喏,上面都写着,青鱼六十块一公斤,鲶鱼四十块一公斤,大头鱼六百,都标在哪里,我们这里明码标价,绝对不会欺骗顾客。”

    “好,没有大头鱼就给我们捞条大青鱼,再捞条两三公斤的鲶鱼。”小伙子非常痛快的定下自己要的鱼。

    “好的,那条大青鱼怎么样?大概十公斤左右,加上那条小些的鲶鱼,你们十来个人正合适?”老板很为客人着想地建议道。

    “好好好,要得,捞出来称称看。”

    “好啰,小军,把那条大青鱼捞出来,再捞条两三公斤的鲶鱼。“老板笑眯眯地指使旁边拿着个网兜等候的小伙计,让他从大鱼池子里捞鱼。

    “老板,你们这个草鱼、青鱼看样子都差不多,可别搞错啦。”小伙子看着池子里那些游动的各色鱼等,不放心地说了一句。

    “怎么会搞错,青鱼的颜色深,草鱼的颜色浅。你看看那条大青鱼,多生猛,它可是吃螺丝长大的。”鱼庄老板一本正经地指着已经被网兜套住,仿佛知道小命不保正拼命挣扎的大鱼介绍着。

    小伙子看着捞鱼的小伙计将鱼捞出,把网兜伸到他面前让他过目,小伙子仔细看看,也没看出什么,却很懂行似得点点头,对自己的同伴说:“就这大青鱼条了。”

    小伙计把网兜里的大鱼放在水泥地上,抄起一个木槌对着玩命蹦跶挣扎的大鱼脑袋狠狠一槌,大鱼不动了。小伙计把大鱼放在称上一称,嘴里大声喊道,“11.8公斤。”

    拿起网兜又去捞出条鲶鱼重复刚才的操作,“3.7公斤。”

    小伙计捞鲶鱼的功夫,鱼庄老板已经娴熟地操刀宰杀剥洗好大鱼,放到一口大铜锅里开煮。

    亲自看着自己点杀的鱼入锅,春城伙子满意地和伙伴出去了,鱼庄老板洗洗手,才回头笑容满面地招呼新的客人。

    “老板,我们只有四位,捞条三四公斤的青鱼就行。”牛伟强不动声色地看着老板说道。

    老板听牛伟强的口音,没说什么,笑眯眯地指使伙计捞出条鱼让牛伟强过目。

    祁景焘看了眼网兜里那条挣扎着的所谓青鱼,看着老板笑笑,“老板,你这条青鱼的鱼鳞怎么这么规整,连网格都看的清清楚楚,头也不够尖,磨圆啦?”

    老板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走到网兜前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冲小伙计吼道:“小军,你怎么看的,捞条鱼都捞错了?”

    小伙计配合地看看鱼,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看错了。”

    “看好了,捞那条沉在池底,背脊青黑的,也就三公斤半,正合适我们四个人吃。”祁景焘指着鱼池里一条真正的青鱼说道。

    小伙计了然地看了眼祁景焘,麻利地将网兜放到鱼池子里一抖,放出刚刚那条鱼,划水在鱼池里轻轻移动,网住祁景焘点的那条不大不小的青鱼拖出水面。

    牛伟强、刘建民、张洪都围过去观看网兜里那条青鱼,祁景焘笑笑开口说道:“牛总,青鱼、草鱼外形非常相似,并不是完全从颜色上区分。一般来说青鱼呈青黑色,颜色较深;草鱼有嫩草般的草黄色,颜色较浅。但鱼龄不同,颜色的深浅就不好对比了,不如刚刚那条大草鱼,颜色就深的多。你们点青鱼时,主要看鳞片,青鱼鳞片呈现不明显,而草鱼则是呈现出非常明显的网线状。你们看看这条,没刚才那条明显吧?头部也不同,草鱼的头部是扇形,青鱼的头部较窄而长,像尖锥。”

    鱼庄老板笑呵呵地在旁边看着,听祁景焘说完才讪讪地开口:“这位兄弟看的仔细,在水里有时候看不清楚,呵呵。”

    “呵呵呵,看不清楚就捞出来好好看。老板称重吧!”祁景焘也没必要说破老板刚才的猫腻,平白无故地去做烂好人。

    老板很领情地亲自将鱼打昏,放称上称重,满脸惊讶地看着祁景焘说道:“兄弟,你的眼光有毒啊,恰恰3.5公斤。”

    “呵呵呵,我家就是卖鱼嘀,老板尽快做鱼去吧?还有,那个铜锅焖饭洋芋可以多放点,呵呵呵,就好那口。”

    祁景焘对老板说了一句,就转头对牛伟强继续说道:“还有啊,牛总你以后如果带客人来吃闻名遐迩的大头鱼,可要看清楚,大头鱼看头大不大,也不一定能从鲤鱼中区分出来。大头鱼是鲤鱼中的一个变种,只有江川海和通海里有出产,大头鱼与鲤鱼的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大头鱼绝对没有胡须的。”

    牛伟强几人恍然大悟,刘建民对祁景焘竖起大拇指,“小祁,佩服佩服,今天你没来点鱼,等会儿我们就和那几位一样出着青鱼的价钱吃草鱼了。”

    “你们城里人的钱好赚嘛,如果出大头鱼的钱,却吃到鲤鱼,那才叫真正地冤大头呢。”祁景焘几人点完鱼,说说笑笑地来到餐厅等待开饭。

    铜锅鱼做法非常简单,湖里的鱼宰杀后马上剔除鱼鳞、去除内脏、鱼鳃,把整个与身体划开但是不划断,要保证让鱼是一整条的。煮鱼时一定要用冷水,锅里放上一些葱、姜、盐。使用松柴用大火煮涨后,再用慢火煮,这样做出来的鱼和汤才会更鲜美。

    铜锅鱼做的很快,几人来到四方矮餐桌边,坐在很有特色的草墩上还没喝上几口茶水,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鱼就被鱼庄老板亲自端上来。

    鱼就装在煮鱼的大铜锅里直接端上餐桌,同时送上餐桌的还有吃铜锅煮鱼最重要的角色——蘸水,和各色下饭用的小碟子装的咸菜。

    这种蘸水也是一绝,是用葱末、姜末、蒜末、盐、味精、胡椒、花椒、辣子、各个鱼庄自己秘法炒制出来,味道特别好。虽然基本配料差不多,但不同的鱼庄炒制的蘸水味道各有千秋。那些经常来湖边吃鱼的老饕们,往往会四处品尝,选择自己最爱的一家作为相对固定的据点。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5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