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变与不变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变与不变

    1997年7月1日零点,香港这块地盘上,米字旗落下,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分秒不差升上旗杆顶端猎猎飘扬,香港顺利回归。

    在威尔士亲王军营“最霸气军人”谭善爱中校瞪着大眼睛,对英方卫队长埃利斯说:“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

    “祖国万岁!”

    “中国军人威武!”

    “真霸气,真威武!”

    ……

    “哇家滇中大表哥谱写的《义勇军进行曲》就是豪迈!”

    “今天的国歌格外嘹亮!”

    “今晚不醉无归,干杯!”

    “干杯!”

    ……

    这个夜晚,滇中有大放映厅的地方场场爆满。却没有往日的轻歌曼舞,而是一群群集体观看大屏幕上现场直播的中国人。

    马龙大酒店豪华KTV包间里,集体观看回归仪式现场直播的人豪情万分,纷纷开怀畅饮,随着交接中国军人接收军营画面出现,现场气氛达到顶点。

    春节前承诺的请客,祁景焘有事一拖再拖,没能坐东。都开始第二轮了,他才有时间,两顿并一顿请大客,今天终于兑现了。6月30日下午,信息中心所有人员携带家属,在马龙大酒店好好吃香喝辣腐败一次。然后,大家就集中到这里喝酒聊天看直播,等待零点的到来,等待那个庄严时刻的到来。

    KTV大包间在欢呼,外面也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城中心街道上,甚至有人违反城市禁令点燃炮竹庆贺,城管和警察就在附近,却没有任何人前来干涉。

    这一刻,亿万龙的传人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眼睛都盯着一个地方,注视着百年游子的回归。

    东南亚金融市场在这个时期已经风声鹤唳,7月2日,泰国忽然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放弃固定汇率制当天,泰铢应声而跌,兑美元汇率大跌百分之二十,最低时探至1:32.6,对东南亚许多国家来说,一场金融风暴即将到来。

    7月16日,苏敏二爷爷家大堂叔苏雪渊带队的投资考察组来的滇中市。在张静蕾的组织协调下,与高新技术开发区商谈食品深加工投资事宜。

    苏敏二爷爷家,虽然从事海产品加工多年,在台湾拥有自己的海产品加工企业。但是,他们家能够抽调的资金非常有限。在这个他们看来是帮苏雪峰忙性质的合资项目中,只打算出资1千万软妹纸,在这个总投资额达到一亿三千万的项目中占10%的股份。

    由于国家有法律规定,中外合资企业,外资一般不低于25%。经过协商,最后以苏家联合投资的模式,苏敏借钱给她父亲苏雪峰,苏雪峰参与投资。

    大陆和台湾苏家联合,最终勉强达到合资企业外资最条件,能够占据26%的股份。粮仓河果园和滇中高原农贸公司分别控股35%,徐曼丽持有 4%。徐曼丽作为公司懂事,兼任监事。

    苏敏作为粮仓河果园和滇中高原农贸公司共同委托的代表,被懂事会推到懂事长位置,聘请苏雪渊为公司总经理,负责滇中原生态食品公司的经营管理。

    7月25日,投资协议达成,合资的滇中原生态食品公司成立,项目进入实质建设阶段。

    滇中原生态食品公司在早已完成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占据一个网格区域,填入到高新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蓝图之中。

    深处内陆的祁景焘对那些遥远的,他不了解的国际金融领域发生的大事小事从不关心,也关心不了。对他并不了解的食品深加工该如何开展,他也没过多去操心和干预。

    与从事食品加工和销售行业多年的苏雪渊深谈过几次后,将一个老祁发善心提供过来的超前经营管理策划方案交给苏敏和苏雪渊参考,就彻底放手让苏雪渊去放手施为了。

    为完成对明成道长的承诺,必须在南烟继续呆下去的祁景焘,他的主要精力还得放在在南烟集团公司的本职工作上去。因为,祁景焘最近发现一件令他非常震惊,非常忐忑的事。

    7月19日,星期天,祁景焘开车去滇中坝子西南方洛河乡,去参加他一位高中同学的婚礼。他路过一个叫做郭家村的小村子时,突然想起,老祁就是在这个小村子附近一座被拆迁的小古塔基座下找到戒指的,就是现在戴在他左手上的仙器戒指。

    出于好奇,他特意开车拐进郭家村,想去看看明成老道存身那座小古塔,看看1997年时空的明成老道是否还依然寄身在那座小古塔里?

    令他震惊的是,这个叫做郭家村的小村庄旁边确实有个小山包,但是,老祁说过的,直到2015年都应该还存在的,小山包上那座矗立的小古塔根本就没人知道。询问村子里的人,村子里的人也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那里曾经有过一座塔,附近的人也没人知道那里有塔存在过,如同被集体洗脑似得。

    觉得不正常的祁景焘并没死心,立马把这事告诉老祁。和同样震惊的老祁再三确认地理坐标没错后。又多次去找村子里的老人询问,许多老人被祁景焘问烦了,还臭骂了他一顿——神经病。

    百思不得其解的祁景焘想问问明成老道,可那老小子闭关后有杳无音讯,问无可问了。似乎,除了那座莫名其妙消失的小古塔,这个世界什么都没发生改变,还是按照应用的规律发展变化。这变与不变,这说明什么?

    看着真真实实存在的戒指和戒指空间,祁景焘可以确定一件事。他和老祁分别存在的两个时空,只存在一位明成道长,而且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不论他所在时空,那座小塔是如何消失的,还没留下任何信息在这个时空。祁景焘和老祁都对明成道长产生了深深的敬畏感,认为必须确保完成对明成道长的承诺。毕竟,他们现在的改变和拥有的一切都与明成道长有关,他们输不起。

    祁景焘无论在南烟集团外面有多大的发展变化,1999年之前,他都必须保持在南烟的发展轨迹。确保那座名扬四海的宝塔维修时,他还能如同老祁曾经负责的工作一样,进入塔基里面安装网络线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戒指安装在那个位置,完成对明成老道的承诺。

    祁景焘与老祁认真分析核对后,除了中职评定提前,与刘铮的关系更融洽,他目前在信息中心所处的地位和老祁当时差不多。老祁当时也担任了硬件业务组组长,负责的业务范畴也一样。也就是说,老祁当时凭借自己个人的努力,也取得了相应的业绩,得到了刘铮主任的认可。

    这就可以了,只要继续保持下去,他的工种不会发生变化,如果历史变动不大,两年后,他确实可以完成对明成道长的承诺。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6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