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只有一个任务,喝酒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只有一个任务,喝酒

    到部队搞慰问带什么东西最好?祁景焘根本就不清楚,他又没当过兵。唯一和军队最亲密的接触,也是上大学时,呆在春城驻军军营里封闭军训那三个星期时间。

    他对军队的了解,是通过影视作品,通过文学作品,通过媒体介绍,没直接的感受。他真的不了解军人,武警也是军人。

    好在,这个问题不用他操心,粮仓河果园保卫科科长祁景鹏了解。祁景鹏就是退伍兵,在青藏高原当过八年兵,还是以士官身份退役的老兵。

    什么兵种就不知道了,祁景鹏的嘴巴非常严密,对祁景焘这位堂兄弟也没说过,搞的神神秘秘的。祁景焘也无所谓,爱说不说,水还没有点隐私。

    祁景焘同样叫祁景鹏一声二哥。这位二哥,血缘关系比同样当兵出身的村支书二哥,祁景宏那个支系亲近多了,祁景鹏与祁景焘是未出五服的堂兄弟。

    祁家承包粮仓河大山洼之后,那么大面积的一个果园,果园里面有那么多值钱的农作物和物资,自然需要有人值班守卫。总不能搞得如同去年春节那样,大过年的,生怕有人给他们家来那么一下子。祁正明亲自带领老祁家那些堂兄弟轮班看守,搞得紧张兮兮的年都没过安生。

    再说了,地下河溶洞是整个粮仓河果园的命门所在,绝对不容有半点闪失。即使已经封闭起来了,出水口哪里也需要有人随时值守,那就是常年累月的工作了。因此,觉得家大业大的,需要有自己的安保力量的祁正明就效仿其他公司,在果园里设立一个保卫科,负责果园的安全守卫工作。

    按照祁正明一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思路,保卫科这么重要的位置必须由自己信得过人担纲。盯着祁家在家的子弟中,那些当过兵,和那些在村子里当过民兵,甚至联防队员的人员名单琢磨半天,谁也不满意。

    祁正明最满意的人选,是祁家本家子弟当中当过八年兵,退伍回家后又没吃上国家饭,目前在滇中保安公司做保安队长的祁景鹏。可是,人家在保安公司当队长干的好好的,他愿不愿意回来给他当保卫科长?

    祁正明找祁景鹏他爹,同样在果园管理生产的祁正荣大哥商量后。祁景鹏自然而然地被他爹招回来,给他叔祁正明当保卫科科长。用他爹祁正荣的话来说,咱老祁家就有现成的官做,何必出去给别人打工?为别人看家护院?老婆孩子都还在村子里头,又没吃上国家饭,回家来帮你叔叔干保卫科长,多好。

    祁景鹏走马上任后,他负责管理的保卫科没几个人,他也不打算在村子里招人来果园当保安。军伍出身的祁景鹏是专业人士,他告诉老叔:“干保安工作,老弱病残没用,那是看门值更人员。”

    让村子里那些没工作的年轻人来当保安?不适合。呵呵,他们的叔叔伯甚至父母在田地里干农活,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做保安在旁边溜达,没这个道理。

    再说了,保安人员的工作包括守卫果园财产,还有果园出产不被偷盗。村子里的人来干保安,都是街坊邻里的人,守卫个鬼,别自欺欺人了。

    祁景鹏和祁正明商议过后,直接到老东家滇中保安公司谈合作,聘请一支专业保安队到果园值守。防盗、防偷、防有人来闹事。

    祁景鹏过来后,把安保工作打理的井井有条。既然有内行人士,慰问品当然由祁景鹏负责准备,他陪着过去就没问题。

    祁景焘下班赶到果园时,祁景鹏已经等在仓库门口,一辆滇中高原农贸的江铃箱货已经装满礼物,就停在那里。

    祁景焘也不下车,对着车窗外开口问道:“二哥,都准备好了?”

    “早准备好了,就等你下班。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祁景鹏精精廋廋却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穿一身保安制服,打开副驾驶位坐进车里,保安队队长潘皓和另外两个保安也坐到后座上、

    “联系过没有?”祁景焘边启动车子边问。

    “早和他们杨大队联系好了。今天他们刚好要会餐,给我们留了一桌。我让潘队带几个能喝的陪你过去。”

    “我就酒量还会怕他们?”

    “小焘,你没和那些兵喝过酒,千万大意不得。你是没见过部队上放开喝酒的场面……”祁景鹏给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堂兄弟说起他们喝酒的往事.

    从果园开车走公路绕了几公里路,祁景鹏的喝战斗酒的光辉战绩还没说完,祁景焘的车子就已经来到目的地。

    看到威风凛凛,持枪站在大门岗哨台上,已经对来车行注目礼的两位武警战士。祁景焘离大门前那条白线十多米就停下车,跟来的箱货停在后面。祁景鹏下车去交涉,等基地里的杨大队派人出来接他们。

    后座上的潘皓笑呵呵地说道:“呵呵。阿焘还懂部队的规矩?”

    “读大学那年,到部队上军训的时候值守过一次门岗,带我们那个老兵讲过门岗规矩。来这些地方,开不得玩笑啊!”祁景焘回忆着那次难得的军营生活,敬畏的看着继续持枪对他们行注目礼的两位武警战士。他们不会去接待来访者,自然有另一位呆在门房里的武警接待祁景鹏,登记后,打电话与他们联系好的杨大队联系。

    潘皓也是退伍老兵,保安公司那边过来果园这个中队的保安,都有军旅经历。这是祁景鹏特意向老东家要求的,当然了,也是特意给出的聘请价格。

    潘皓一脸赞赏地看着前面的祁景焘,自豪地说道:“部队就是部队,外来的人、特别是车,永远别在他们面前开玩笑,你开不起。”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更何况是军队这种国家暴力机构的驻地。潘队,你原来在武警还是军队?”

    “军队。”

    “你们两位呢?”

    “军队。”

    “军队。”

    “都是军人啊,不错,我以前想当兵,却没机会,羡慕你们啊!”

    “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脱下军装,穿身保安皮,总觉得不伦不类的,别扭!”潘皓说着,扯扯身上的保安夏季制服的短袖。

    “都是老兵,等会儿喝酒放开喝,看看老兵厉害,还是现役兵厉害。”祁景焘开始给自己的随员下动员令。

    祁景鹏回来了,坐进车里,开口说道:“都给老子听好了,今天他们搞八一大会餐,今晚我们什么都不谈,只有一个任务,喝酒!”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7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