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穷开心的烟农

第一百九十八章 穷开心的烟农

    闲聊瞎侃也是消磨时间的好方式,不知不觉中,夕阳已经斜射到祁景焘面向西方的脸颊上。太阳快要落山了,一天的烤烟收购工作也即将结束。

    站长办公室外面的烟叶收购场地内外,到这个时候依然人声鼎沸,热热闹闹。从窗口望去,那些前来交售烟叶的烟农人数不见多少变化。烟站外的空地上依然挤满农用车、拖拉机、马车、骡马。从这些表像来看,老罗他们今天的工作好像没什么进展一样。

    通红店乡是个高寒山区乡,这边的烤烟种植大多是在山地里头,绝大多数属于山地烤烟。这种山地烤烟,不论品质还是产量都无法和坝区烤烟相比,烤烟上山也是新烟区发展的目标好方向。坝子里那些经济发展情况良好,有其他出路的烟农越来越不愿意栽种烤烟,太麻烦,太费工时,太折磨人了。

    山区人家,山地面积也多,为了方便耕作和田间管理,村子里分配山地时往往集中分配。一家一户集中分配在一起,就可能分配到几个山坡或这一片山洼、山谷。在水土条件适合种植烤烟的地方,许多山村的烟农都能种植十多亩,甚至二三十亩山地烟。

    为了减少青烟叶来回搬运的劳动强度,许多烤烟种植户干脆就在自家烟地傍边建盖烤房,就地烘烤烟叶。在山地里头修建烤房,烟草公司有统一的修建标准,也有相应的补贴。

    烤烟的烘烤需要大量的燃料,一般使用燃煤,也有使用木柴。山区就简单了,山上有的是树木,砍吧!优质的木材用来做别的,那些普通的木材就用来烘烤烤烟。

    烤房就修建在山地里面,砍烤烟柴禾也非常方便,还省煤炭钱,多好、多方便、多便宜、多经济实惠。反正,栽种半年烤烟,其他时间也没什么事,就上山砍柴禾好了。树木砍光了,还可以用来开生荒地,继续改造成烤烟用地,一举数得。

    通红店乡的面积可不小,山峦起伏,山路崎岖。各个村寨去一趟烟站交售烟叶,各家的路途远近不一。烤烟季节家里需要大量人手,该动员的都要动员起来干活,不可能有事无事往烟站跑。

    烤烟采收烘烤完毕后,烟农需要在家里初步分级处理。积累到一定数量,这些山区烟农就使用农用车、拖拉机、骡马等自己家方便使用,能用到的运输工具,把烤烟集中搬运到烟站交售。

    烟农们如此集中交售的方式,烟站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就相当可观了。那怕烟农在自己家已经自己初步分拣归类,可由于烟农并不真正熟悉分级标准,分拣出来的烤烟级别杂乱,不合格。

    即使他们非常熟悉分级标准,却故意在高等级烟叶中掺杂次等、低等烟叶。有些烟农故意在包扎捆绑时包裹杂物等等情况发生。无他,都是为了能够多卖点钱,增加家庭里的经济收入。

    因此,为了公平合理的收购烤烟,验级人员在分拣验级时,必须把所有送来交售的烤烟一把一把(把,十几片烟叶捆绑为一把)翻看评级,杜绝烟弄混淆烟叶等级的行为。

    烟农与烟站这间收购烤烟的季节,就是在上演各种有趣的猫鼠游戏。在玩这个猫鼠游戏过程中,受伤的往往是那些烟农。猫咪有打盹的时候,但是,猫咪可以耍赖,可以强硬,可以定游戏规则。

    而且,烤烟验级还必须在自然光下才能比较准确的判断色差,公平地评判烤烟等级。烤烟分级标准非常复杂,分为四十二个等级,每个等级的价格差别较大。

    烟站招聘培训的那些验级人员分头验级,一个验级人员一天其实分拣不了多少烟叶。这可是一项既考验眼力手感,又考验体力、耐心和平常心的工作。

    烤烟验级这个环节,在收购过程中最容易引发矛盾和纠纷,也是最容易出猫腻的环节。至于有些什么猫腻?交售过农产品的人都明白。不明白的,肯定是没交售过农产品是人。

    眼看太阳即将落山,一天的收购工作开始步入尾声,还在排队等候交售烤烟的烟农人群当中出现一阵骚动。听到动静,罗站长马上起身走出办公室前去处理,宋育石和祁景焘跟随前往观看情况。

    “我都排了两天队了,今天交不掉,明天还要重新排队。老李,麻烦你们帮我的收完再下班好不好?”一个黑瘦汉子大声冲正忙着验收烟级的人喊道。

    “是啊,是啊,再多收几家?”

    “要收就多收几家,都等了一天了。“

    “你说收到那家为止?没等到就在街上再玩一晚好啰。”

    “天都快黑了,等着的人那么多,照规矩来,别搞其他名堂。”

    “要不然,让我们把烟放在烟站里面排队,省得明天又来挤。”

    ……

    人群中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人多嘴杂场面显得乱哄哄的。运气好,赶上末班车,正在被分级的那些烟农满脸庆幸。他们没说话,没参与那些围观人群起哄。那些幸运儿一边帮验收人员搬运着自家烟叶,一边陪着笑脸说着好话,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分级结果。

    差不多排到位的那些人急不可耐,求情声、抱怨声响成一片;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赶不及交售那些人,远远喊着叫着凑热闹。

    嬉笑声、幸灾乐祸声交织在一起。场面有些混乱,说什么话的人都有,就是没有敢大声霸气,指名道姓胡乱骂烟站烤烟收购人员娘的人,这不是有人要闹事,是大家在穷开心。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祁景焘感慨万千。两头的人都很为难啊,特别是烟农更是无奈。都是本乡本土的人,相互之间基本上都认识。

    他们不敢得罪烟站的人,他们根本就得罪不起。你还来不来交售你家的烤烟?烤烟是专卖品,这个乡镇的烤烟只能在这里卖给烟站,其他地方你去不了。去到了也没人收你的烤烟。卖给其他人,你犯法了,没收你的烤烟是最轻的处罚。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