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相望于江湖

第二百一十二章 相望于江湖

    这些别墅建盖的时候,常驻果园的徐曼丽早过来看过,对这些庭院别墅式楼房,每一栋的格局和布置都清清楚楚。当时,只不过是过来看个新鲜,好像看别人的东西,没多少感觉。

    现在不同了,她自己要正式入住到里面,在这里面长期生活。以前,城市人口的居住条件大家彼此彼此,她家里的居住条件也从来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

    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房间,突然可以挑选,怎么安排她自己也头痛了。不过,作为私人助理,她没有一个自己的书房真不方便,现在有条件了,不安排一间对不起自己,苏敏和祁景焘有什么想法她可不管,挑选自己最满意的在说。

    徐曼丽现在是真开心,楼上楼下又溜达一圈,开开心心地建议道:“敏姐,这那里是什么大客厅啊,完全是个舞厅,一楼有一个就够了,怎么二楼还有一个?还有啊,那些客房,面积比我们春熙小区的那套房子的主卧还宽敞,都是自带阳台和卫生间的大卧室。那三个空余房间到是好办,当初设计是用来当书房或者办公室的,我们一人一个私人书房兼办公室,好不好?”

    祁景焘对这些房间布置非常熟悉,装模作样地溜达一圈,心里早有分配方案,自己也该做回主了。

    苏敏和徐曼丽现在都是各管一摊,确实需要有个独立的私人书房和办公环境。祁景焘有戒指空间,可以随身的物品太多,他以前没条件,无所谓,不过,现在条件允许,有一间独立书房作为自己的私人空间也好。

    戒指空间可不是他一个人的私有空间,老祁那个家伙和他共用着这个戒指空间呢,还有那位不知藏在戒指空间那个犄角旮旯里的明成老道。

    其他物品存放在戒指空间里面无所谓,特别私人的东西存放在戒指空间里面,安全是安全了,隐蔽也够隐蔽,可是,总有一种个人隐私被人窥视的怪怪的感觉,特别不自在。

    那个明成道长就算了,可以当他老人家不存在。人家明成道长是快成仙的人,不会太关注凡世间那些人之常情嘀。

    老祁不同,虽然,他和老祁理论上是生活在不同时间段的同一个人,但是,两人毕竟都活的好好的,还属于能随时随地相互交流的两个独立个体存在。

    老祁别的不太关心,经常关系自己家人的情况,两人也经常通过小纸条交流一些私密话。毕竟是共同拥有戒指空间这个秘密,这个无法对任何人述说的大秘密。永久保住一个无法对人述说的天大的秘密非常难,两个秘密持有人相互吐槽下,心里也舒缓下,算是一种心理按摩吧!

    两个活生生的独立存在,他们两个各自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独立的灵魂,独立的人格,独立的家庭,独立的生活,独立的喜怒哀乐。

    自从明成道长穿越时空令两人会面那一刻,他们两个就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变化已经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就像老祁说的那样,他们两个更像是分家另过的双胞胎兄弟。他们两个可以有共同的奶奶,共同的父母,共同的妹妹,共同的亲戚朋友,共同的财产,甚至共同的事业,共同的兴趣爱好等等太多大多的共同点。

    当是,他们终归还是两个不同的独立个体,还是有所区别的,总有些事物不可能共同拥有,还有些事物不愿意共同分享,比如——共同的老婆。

    老祁那个家伙也够龌龊,他知道祁景焘与苏敏领证后,似乎长长舒了口气,第一感觉居然是非常开心。和他相濡以沫二十年多年的老婆陈雪菲,哪怕是生活在祁景焘那个时空,与他老祁毫无瓜果的陈雪菲,不用和祁景焘这个自己分享就是一种无名的喜悦。陈雪菲是属于他的,不是祁景焘的。他居然是这种心情,非常复杂、非常矛盾、非常微妙的一种私心,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对于人到中年的老祁来说,许多人和事都已经成为历史,成为无法改变、无法抹去的记忆。他非常珍惜他和陈雪菲已经拥有的这份情感世界,什么都可以重来,唯独这份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产生的情感世界不愿意被祁景焘去触动,去改变。

    在祁景焘所处的那个时空,宁愿祁景焘和陈雪菲相望于江湖之远,也不愿意祁景焘去改变那份已经铭刻在心里的温馨记忆。

    可是,祁景焘身在二十年前,在老祁的历史上那些既定的回忆,对于祁景焘来说,还存在无限发展和变化的可能,遐想空间太过于广泛。

    毕竟,那个时候,祁景焘和陈雪菲已经在他三姑祁翠萍的介绍下认识。虽然仅仅是认识,见过几次面,还没有后续的发展,就因为苏敏的出现不了了之,但是毕竟是认识了,还是目的非常明确的认识。大家都是已经工作的成年人,怎么会不明白,祁翠萍介绍他们认识是个什么意思?

    特别是有次老祁不小心说漏嘴,让祁景焘知道老祁的老婆就是陈雪菲。那次闲聊是老祁最后悔的事,身为男人,老祁又怎么不知道男人的贱脾气。孩子永远是自己的最好,老婆永远的别人的靓丽。

    后来,有次两人纸条交流聊天,他就非常不放心,警告祁景焘不许去勾引他老婆陈雪菲!把祁景焘气的当场暴走,马上开车冲向陈雪菲工作的中学,真打算把这位本来应该是自己老婆的女子拿下,看老祁咋个办?幸好,冲到半路,苏敏一个传呼把他惊醒,才闷闷不乐地打道回府。

    谈到两人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定位,这个已经涉及到哲学和伦理范畴的问题时。老祁非常无聊地把祁景焘形容成,祁景焘是被他扔在二十年前的一个躯壳,类似一个年轻的克隆体。还胡说什么,永远生活在他二十年之前的祁景焘,是代替他在二十年前重新活一次的那个克隆体,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和精彩!

    祁景焘被老祁说糊涂了,也懒得再思考这个无聊的问题了。反正,他现在越来越觉得,他和老祁跟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充其量算是亲兄弟而已,各人活各人的。

    大不了,以后再遇到陈雪菲,老祁那个老婆陈雪菲,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大嫂看待好了。

  http://www.bookszw.com/26/26064/8497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