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老剑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老剑

    两名身穿不周学院祥云长袍的男子眼神从正走出饭堂的李泽道的身上移开,对视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神里的那种极度的惊悚愕然。

    “是……是那小子?”赵天启脸上的肌肉在抽,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惊悚,心里干脆的掀起了滔天巨浪,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但是若不是他,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亦或者是双胞胎?

    “好像是他……”李慕白也淡定不到哪去,那表情就如同见了鬼似的,声音都在哆嗦,“但是这怎么可能?他竟然没死?”

    他明明一剑刺穿他的脑袋,一下子就要了他的小命,之后更是把他的衣服扒光,将他的尸体埋进雪里。

    当天黑的时候,生活在不周平原里的那些恶魔将出现,它们会闻到那尸体的血腥味,然后将尸体从雪地里刨出来,并且吃掉。

    但是现在,他怎么活蹦乱跳的?甚至顺利的抵达了不周学院。

    “怎么办?他可是目睹了咱们做的那事情,他要是说出去,咱们可就死定了。”赵天启想到什么,脸色煞白一片,声音都变了。

    “别自己吓唬自己!”李慕白眼神阴沉的呵斥,“你觉得脑袋被刺穿了还能活?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你觉得能活蹦乱跳的甚至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

    “要是,他假死,之后更是服用了某种灵丹……比如凝魂丹?”赵天启咽了咽口水,极其不淡定的说。

    “就算真如同你所说的,他也不可能好得如此的快。”李慕白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况且若真是他,怎么可能不将那事情汇报给学院?”

    赵天启一想也是,他们现在并没有遭受任何的惩罚,那就证明学院方面并不知道他们在不周平原做出的那事情。

    “不管是不是他,先调查一下他的底细在做打算。”李慕白眼神已然变得毒辣起来了。

    “我知道了。”

    李泽道的感知能力何等的敏锐,所以一下就捕捉到有两异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后背看,却也不是那么在意。

    毕竟长得帅又拉风的男孩,总是要惹来他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的,李泽道已经习惯了。

    不过帮自己树立太多敌人无疑是一种相当傻逼的行为,实在不利于自己当卧底的计划,所以李泽道觉得以后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美滋滋的犯愁自己太帅了的同时,李泽道来到了神器阁这里。

    神器阁倒不是金字塔建筑,不过那种古朴大气的气息跟其他建筑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

    而且神器阁就建立在悬崖边缘,建筑身后更是有一道极其壮观的瀑布,在配合上那显得缥缈的烟雾,整个画面就如同那仙境一般。

    跟里头的工作人员说明了下自己的来意并且出示了自己的玉卡,之后便有仆役带着李泽道往里走,很快的便来到了一个通往下面的楼梯口跟前。

    “铸剑部就在这底下,不过下面温度有些高,所以现在就把衣服脱了吧,不然会受不了的。”仆役回头看着李泽道笑笑说道。

    说着,他将自己身上那灰色衣服给脱了下来,露出了那显得干瘪的上半身。

    李泽道点了点头,同样将自己身上那长袍脱了,露出那胸膛。

    李泽道多少有些怪异,毕竟不习惯在男人面前脱衣服。

    当然就算仆役不说,李泽道也已然感受到从下面扑面而来的那股热浪,有了一种想脱衣服的冲动了。

    不过接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毕竟是铸剑的地方,温度高那是正常的。

    “这位同学,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虽然看起来挺瘦的,但是想到身材这么好。”仆役惊叹道,甚至手伸了过去,就想抚摸一下李泽道的胸口。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扯了下,后退一步避开他那咸猪手的同时,长剑果断出鞘。

    “我不喜欢男人碰我。”李泽道声音冷冽,身上更是释放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气出来。

    你妹的,竟然想吃我豆腐?你以为你是南宫婉儿……不对,就算是南宫婉儿那也不行!

    “李泽道同学,我,我别无他意,就是……羡慕你的身材跟皮肤。”显然是被李泽道的杀意给吓到了,仆役的声音哆嗦着,更是赶紧将自己那差点就被剁掉的手缩了回来。

    李泽道也懒得在跟他计较,冷哼了一声,长剑入鞘。

    仆役不敢再多说啥,甚至都不敢多看李泽道一眼,赶紧带着李泽道顺着那楼梯往下走。

    每下一个台阶,温度就好像飙升了一度似的,愈发的闷热异常。

    当两人最终走完楼梯来到了那偌大的石室之后,此时仆役已然气喘吁吁,面色通红,身上汗如雨下。

    李泽道的修为摆在那里,所以他的情况稍微好些,但是也好不到哪去,他这才知道,自己实在太小看这个地方了,他以为这个地方再热,也就跟那大中午的沙漠差不多。

    李泽道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如此的幼稚。

    那大中午的沙漠跟这个地方比起来,简直不要太凉快了。

    心里这个后悔啊,怎么就鬼迷心窍了接了这任务呢?不管是帮种菜还是饲养天马,甚至是清扫茅厕一个星期的任务,都比这强啊。

    果然,学分越高的任务越有坑。

    而且跟李泽道之前所想象的画面完全不一样,这里并没有那“哐哐哐……”的打铁声,甚至一个鬼影都没有。

    “这是……都吃饭去了?”李泽道在心里嘀咕了句。

    “你在这稍等会儿,我先走了。”仆役舌头伸得长长的,声音虚弱的说,没等李泽道回应,干脆的转身离开。

    李泽道也没理会那严重侮辱到自己的仆役,他伸手抹了下自己那满脸的热汗的同时,打量起这个热气腾腾的山洞来了。

    只见前方有一个大铁炉,铁炉上青火闪烁,在那铁炉上里头还插着一把剑,此时整把剑都被干脆的烧红了。

    铁炉旁边还有有个大水池,大水池里的水黑乎乎的不说,甚至还冒着烟雾,显然是快要被烧开了。

    至于大水池旁边,则是一张大桌子上,上面乱七八糟的放着很多剑,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的剑身黝黑如墨,有的却是银光闪闪。

    这些剑就如同那破铜烂铁似的,被相当随意的扔在那里。

    另外还有一把黑乎乎的大锤子,显然是用来打铁用的。

    怀着极其好奇的心情,李泽道往那大铁炉走了过去,越是靠近,越是清楚的感受到它的那种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的热度。

    李泽道觉得,若是将一块生肉扔进去,那生肉恐怕会被一下子就被烤成炭灰。

    更让李泽道觉得诧异的是,那远处那角落里,竟然堆满了好几十个坛子,从空气中漂浮着的那一丝酒味来看,那应该是酒坛子才对。

    就在这时,一道轻微的呼吸声传传进了李泽道的耳朵里。

    “有人?”李泽道目光一下子就落在那大水池上,那声音正是从那大水池后面传来的。

    “那个……有人在吗?我是不周学院的学生,到这帮忙铸剑来了。”李泽道出声说道。脚底更是烫得厉害,就好像鞋子都快要被烧着了似的。

    回应李泽道的是一连串显得如此慵懒舒坦的哈欠声,然后一双黑乎乎的大手从那大水池后面探了出来。

    李泽道干脆惊呆,着实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

    所以,有人在这个自己连一秒钟都不想多待的地方……睡觉?而且听那声音,竟然还能睡得如此的舒坦?

    这是什么概念?

    就等同于大中午太阳正毒辣的时候躺在那大沙漠里那沙子上睡觉,与此同时那沙子下面还有一个火炉在烤着那沙子……

    然后,李泽道看到了一颗头发乱糟糟的脑袋从那水池后面探了出来。紧接着一道身影从那大水池后面走了出来,出现在李泽道面前。

    “是你?”李泽道楞了下。这不是之前在半山腰上遇到的那个考验自己,之后还将那冰块做成的凸透镜当做是宝贝的邋遢中年男子吗?

    当然,此时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更是邋遢了,头发乱糟糟的,上面满满的都是灰尘,那一身衣服也脏兮兮的,怎么看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让李泽道骇然的是,他那张黑乎乎的脸上竟然一颗汗珠都没有!是的,一颗都没有!他……不觉得热?

    是已经习惯这种热度了还是吃了某种东西?

    就比如吃了那五色鸡,就可以抵挡住那不周山彻骨的严寒。

    “原来是先生。”中年男子见是李泽道,已然满脸欣喜的笑容。

    “先生客气了,叫我泽道即可,我是过来帮忙铸剑的,先生负责这铸剑部?”李泽道问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笑道:“这铸剑部的确是我负责的,我是一名铸剑师,当然,我也打造其他兵器,叫我老剑即可。”

    “老剑大哥。”李泽道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对了,这铸剑部就你一个人?”

    “平时就我一个人,偶尔会有学生接了我在让任务阁帮发布的任务过来帮忙。”老剑笑道。

    “原来如此。”李泽道明白了。没想到偌大的铸剑部竟然只有一人,偶尔多个一个两个过来兼职的学生,难怪没有那热火朝天的打铁声。

    “老剑大哥,需要我做些什么?”李泽道抹了一把脸上冒出来的汗珠子。

  http://www.bookszw.com/27/27112/135290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