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八百六十一章:天界之地

第八百六十一章:天界之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半缘修道半缘君 妙笔阁()”查找最新章节!

    他又不死心的再一次的探查,发现气息确实已经消失了。

    “……看来你是有意防了我一手?”天帝看着千雪,露出来了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但是你们若是拿不到钥匙,是无法回来的,这点我还是清楚,你将钥匙藏在了那个人的身上——你当真以为我找不到他吗?”

    话音刚落,尘嚣自远处赶了过来,天华之镜的碎裂,天帝所打造的这个丹浮境也即将崩塌,他的胸口当时受到了猛烈的一击,这一击差一点将他的神魂击碎,可见这法力反噬之力多么巨大。

    但是天帝却像是没有任何事情般,仅是面色苍白了些许。

    “天帝,您没事吧?”他急急地赶来,俯身跪地:“请主上责罚!”

    “放心,我还不至于这么弱。”

    天帝将已经陡然跌落碎裂的丹浮境给挥手收起,指着地上四人:“你将他们好生安置在云殿内,将我备好的花凝丹给他们服下,若是他们醒来要走,就让他们走便是了。”

    “是!”尘嚣领命。

    待到远处的人影消失了踪迹,天帝这才扶着旁边的柱子,他的身影踉跄着,慢慢往下坐了下去,神魂紊乱,他现在已经无法再动用神力,连忙趺坐,凝魂聚意。

    而在他施展神华的那一刻,忽而间听到了耳畔响起了一阵细微的碎裂声,鎏金的面具陡然间分裂,自中劈开,落在了地上。

    当啷清脆的声响,犹如九天的惊雷,震得他登时浑身一颤!

    ……

    千雪醒来之时,正是外面天光初现的时刻。

    道道光芒破开天穹浮云,似是万丈凝魂落下。

    而此刻,她却像是心底有一块空落了一般,走过了那么长的路和艰辛的征途,他们即将就可以迎来最后的终点。

    她在异度空间的时候,就用神识向牧若交流过,若是他们一再分散神器的力量,也只是一直这么不咸不淡的继续僵持下去,谁也无法将谁说服,但要解放神器,就会造成神器封印碎裂,背后的东西便会现身,会造成天下浩劫。

    而这一份浩劫,也是当初让他们全部覆灭的原因之一。

    但若是这么一直避让下去,却让宿命与恩怨不能做出一个了解。

    千雪做出来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聚齐神器,化整归一。”

    也许这也是她早就这么该决定的命途走向。

    “你现在已经不再迷茫了吗?”牧若的声音传来。

    “迷茫?若不踏出寻找路的步伐,就一直无法走出这个怪圈,我已经用千年的时间去印证我的路,而这就是我的答案。”

    她大步走上前,看着背后也同样苏醒的两人,在那滚滚云海之上,他们三人三足鼎立,却又各自有着纠葛分支。

    “我作为妖王,向两位提出结盟,让神器化整,你们可愿意?”

    “我还要和神界相商,才能给你答复。”牧若垂眸道。

    “你呢?”千雪走向了君鲤:“我想你也知道了生命之泉的力量,拥有了生命之泉,就可以保你拿出神器不会死,我在这里保证,会为你找到生命之泉,若是我找到——”

    君鲤的微笑却将她的言语截断了,他上前道:“抱歉,此物还不能交出来,但我会保证等到你聚齐其他五件,我会将这最后一件给你。至于我的性命,你大可不必费心。”

    “那你就是同意了?”

    君鲤静静的看了她半晌道:“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如果我想让你的帮助呢?”

    “至死方休。”

    千雪的胸口冲上来了一股苦涩,她强力的将这个苦涩压下去,调整了自己的心:“好。既然如此,我们马上就出发。”

    牧若看着他们朝着远处走去,眼神暗沉微微叹息,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尘嚣站在自己背后,他道:“你为何不与他们一起走。”

    “我与神族缔结的契约未曾完成,自然还是需要听从神族的委派。”

    “天帝方才告知我,他需要闭关几日,而你的任务,就是找到那把被带出来的钥匙。”

    “天帝的命令,在下自然不会怠慢,但是还请天帝告知我,为何在她的记忆当中,会出现时之境?这可不是该出现在那个时候的东西,您是怎么在天华之镜内与那东西连接上的?”

    半晌空中寂静无声,牧若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笑道:“既然天帝不愿意说,这件事情,在下还是会做,但这是最后一次,与神界的交易了。以偿还您给在下的这颗心。”

    他指了指胸口,像是有所指示般,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天华之镜子的碎裂,必定会造成灵山的崩塌,会不可避免牵扯进来许多生灵,尘嚣,你将那些生灵都去超度了,给安排一个好的归宿。”

    天帝的声音响起,尘嚣应了,却满是担忧的望着隐去的境。捏着剑的手颤抖半晌,却还是不能违逆他的命令。

    他知道,天帝受的伤一定很重,否则决不可能任何人都不见的闭关。

    希望只是他想多了。

    千雪与君鲤一道先行去了翼界,在他们醒来之前,翼君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他们是因为卷入了与他战斗之中,才会被天华之镜给笼罩在幻境当中。

    而在外面还有着心急如焚的几个人在等候自己。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千雪大概也明白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愿意与自己同行就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曾经相爱的两个人现在相同陌路,这种感觉像是那口血憋在她心里,却让她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两个人一齐落在那个地方,翼界似是因为受到了那天华镜的影响,那悬浮的数块石头都坠落了下去,他们匆匆的赶往了困住他们的山,却发现那山居然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那山四周蔓延的烟雾久久笼罩在翼界,他们一路上看到了许多人都在四散的奔逃,想来这巨变来的如此猛烈,不知有了多少生灵都因此凋敝。

    “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千雪蹙眉道:“我这就召集妖界送来物资和必须品。”

    说着她将一只花摘了下来,然后将其送到了半空之中,花瓣四散消匿,化作了光屑飞散而去。

    君鲤抱住了一个濒死的翼族人,他还有着翅膀,应该是从上界掉了下来的,他取出来丹药给他服用,再以功力相济,不多时就从昏迷当中醒了过来,旁边的人见到他能救命,呼啦啦的全部一拥而上。

    太多的伤者一时间无法照料,千雪和君鲤干脆就在这里搭了一个帐篷,一个在内撰写药方一个在外输送救人,极其默契,但他们也发现了,自己多救助的是带着翅膀的翼族人,而在下界应当才是受灾最重的,怎么不见几个人呢?

    千雪带着这样的疑惑,去外面勘察,却发现那些翼族人知道了他这里有救命丹药时,就将路口封死了起来,只准许有翅膀的族人医治,而那些濒死的人,却都被堵在外面,任凭生死。

    千雪气不过,怒气冲冲的走了回来,向君鲤说明了此事,君鲤这些时日已经耗费了许多的神力,加上他自己也有着在天华之镜的反噬伤,面色很差,千雪想了想,决心将这些下界之人接到妖界治疗,撤了这里的救治点。

    君鲤却摇了摇头:“这是我们神界造成的罪孽,我也算是半个神族人,所以理应我来承担,我会向他们说明一视同仁,否则就不施于援手。”

    “你啊。这分明……”

    君鲤马上点住了她的唇,带着浓重的药草味道和微微凉意的手,一下子让千雪将话全部咽了回去。

    “你这样替他们赎罪,我可不管!”千雪感觉自己气不过,转身欲走,却又忍不住折返回来看在孜孜不倦的治疗着伤者的君鲤。像是思考了些什么,转身离开了。

    这伤者如此的众多,却没见到翼界有什么动静,千雪冲上了翼君殿,却发现他这里被一股神秘的结界给笼罩住,她无法冲进去,只能看着这空间内似是有着什么,山中有海,海上有楼,层层叠叠。

    “这是什么??”千雪愣住。

    但见这黑色的结界还在以缓慢的速度在往四周推进着。

    “看来是翼界受到了异度空间的影响了。”

    出现这种奇异的现象,也只能从这个方面去解释,她凝着灵气,在四周定下了一排砧木,这可以暂时缓解一时的扩张,只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解决。

    大概找到钥匙,打开那扇门,她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神之启示。

    翼界之主怕是被困在这个时空当中了,翼族现在群龙无首,这个消息若是被散布出去,怕是会遭到其他不会好意之人的觊觎,千雪正在头疼之际,忽而看到了一个人。

    这人似乎比她要先一步来找翼君,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因此在施展法力努力的与之抗衡,正是在外面一直等待着他们的清越。

    她对清越自是有着一份的愧疚,若不是她将蜀山的神器抢走,他原本作为蜀山掌门就不至于要断玉佩弃主位,四处漂泊无处可依。

    “清越!”

    清越似是听到了一个女子熟悉的声音,他往后望去,却见到了凰陌落了下来,他激动的差点灵气震荡:“师妹!”

    “……我不是你师妹。”

    清越定睛,看到她脸上的神情,似是有些失落,但又迅速亢奋了起来:“原来是妖王,您回来了?君鲤呢?”

    

  http://www.bookszw.com/32/32714/21089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