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 第四百七十三章:重归于好

第四百七十三章:重归于好

    无论再怎么说着“长姐如母”的这种话语,也终归并非是庄明星她真正的母亲。

    对于两家成亲这种人生大事,在这个时空里面,所有人都是极为看重的。

    若是母亲早逝尚且可以理解,但明明他们庄家的父母双亲,都是在世且身体还是极为的硬朗,根本没有任何不能够前来南疆的理由。

    可偏偏他庄家的父母双亲就是没有来,只有庄明书带着自己的妻子,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赶过来南疆,参与了庄明星的这场婚事之中。

    而究竟为何沈月娥在庄明星成亲这么重要的时候,竟是也会选择不来,让她在这等重要的日子出丑。

    也不过就是因为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而沈月娥本身也就是一个小鸡肚肠的人。

    想当初庄明月给庄家带来了多大的利润,又让沈月娥给她的娘家,尤其是哪个没有丝毫用,只懂得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沈康给了多少的银两。

    可偏偏她沈月娥从来都是记不得庄明月的好,永远只会觉得庄明月就是一颗摇钱树,只要她动动手动动嘴,庄明月就该老老实实的给她生钱,且还是源源不断的生钱才是。

    在过了那么一段时间以后,庄明月熟悉了这个时空,她也就并不想要再继续过这种被索求无度的生活了。

    所以在这以后,庄明月便开始决定了反击,再也不愿意继续当沈月娥和沈家的这颗,可以索求无度的摇钱树了。

    一直以来,可以说是都是在靠着庄明月大手大脚生活惯了的沈月娥与沈家一家,现在突然之间就再也不能够肆意花银两。

    这让他们这些人怎么能够接受的了?

    而也正是在这次的反抗之后,庄明月因为决心不会再继续做沈家的摇钱树,可以说是彻底的同沈月娥翻了脸。

    从那以后,沈月娥便开始同庄明月各种不对付,乃至于之后还同龙政宁合谋对她下了手。

    而至于这次,沈月娥究竟是为何不愿意前来参加庄明星的婚事,又为何阻拦着让庄如海也不许前来的缘故。

    庄明月便是用脚趾头想也是能够猜测到的。

    一来,沈月娥厌恶她庄明月,所以根本就不想看到她。二来,沈月娥一心都想要再庄明星的婚事上做文章,至少可以利用庄明星的婚事,让她收到一大笔的聘礼,就等同于是一笔意外之财了。

    谁曾想,最后庄明星居然会选择和庄明月离开,且这么一离开就是整整三年之余的久远。

    对此着实不能够接受的沈月娥,在接到了庄明星寄回去的信件以后,自然是不会前来。

    沈月娥原本以为,成亲这种头等大事,家中的父母亲那就是必须得到场的才行。

    也正是因为她觉着庄明月会为了让庄明星顺利出嫁,到时候一定会想办法将她给请过去,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同庄明月谈条件,在她身上大赚一笔。

    可谁曾想,最后庄明月不仅是没有三请四邀的让沈月娥前往

    南疆,甚至于在寄过去那么一封信件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

    坚决不相信庄明月会这么做的沈月娥,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庄明星和朗天的亲事结束,也最终没有等到任何的消息,而她也就因此坚持着愣是没去参与。

    所以这才会出现了,当日成亲的时候,郎家是有着郎家老妇人坐镇,而她庄家则是以长兄为父,以长姐为母的充当了爹娘,去接受朗天和庄明星的跪拜之礼。

    也是在哪个时候,庄明月就发觉了,这位郎家的婆婆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只不过当时朗天同庄明星刚成亲,再加上庄明月相信着朗天不会让她受委屈,也就没有多言。

    可是事到如今,庄明月不仅是看出来了,这郎家婆婆瞧不起庄明月这般的商贾人家,且还屡次想法设法的去刁难庄明星。

    想不明白,郎家婆婆为何要这般做的庄明月,看着面前几次三番被欺负了的妹妹,心中也不禁涌上一股火气来。

    “郎婆婆,晚辈敬重你是长辈,所以不曾多言语些什么。但你这样五次三番的这班对待我妹妹,未免也是太过分了一些!”

    着实看不过眼的庄明月,最终还是选择帮庄明星讨公道出气,否则若是有了这么一个开头,只怕日后这郎家婆婆对庄明星就会欺负成性,再也收不住了才是。

    而郎家婆婆则是认为着,庄明星既然已经嫁进了她郎家,那就是郎家的人,让娘家人前来讨公道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且这前来讨公道的人,还是庄明月,一个晚辈。

    面上皆是冷意的郎家婆婆,目光如刀的瞪向庄明星,“你以为让你长姐来,就能磨灭你做的错事了不成?!”

    又被吼了的庄明星,本就委屈的神色顿时就更加委屈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往庄明月的身后顿了顿,“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将庄明星给往后户了护的庄明月,看着面前神色可以“吃人”的郎家婆婆,“郎家婆婆,明星尚且及笄之年,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大可以同她说,明星向来乖巧自然是会改的……”

    说着这话的庄明月语气尚且还是颇为温和的,可是随后她便猛地口气一转,“但若是明星根本没有做错事情,你这般教训她便是过份了!所以今日,还请郎婆婆给我,给我庄家一个说法才是!”

    自认为教训自家儿媳没有任何问题的郎家婆婆,在看到庄明月用这种态度对待她的时候,脸色又是一变,“怎的?!老身教训一下儿媳还需要你这么一个长姐过问不成?!你若是听不得老身的话,那便赶紧走罢!我郎家也容不下你这么一尊大佛!”

    也不知究竟是因为这郎家婆婆说不过庄明月,还是因为心虚亦或者是真的恼火到了极点。

    总归在她说完了这句话以后,便直接扭头就走。

    本还想争论几句的庄明月,没有预料到她会这般果断的扭头离开,神色微有些愣然的盯着郎家婆婆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直到她彻底

    的消失在眼前的时候,庄明月还在思考着,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何?

    明明两家都是同样做生意的人,皆是商贾人家,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阶级之分。

    怎的这个郎家婆婆,就一直以这种事情为由,不断的欺负着庄明月。

    在左思右想了好一番之后,最终庄明月所的出来的结论,也就只有那么一个,那就是郎家婆婆生来就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

    更何况还在在这种婆媳之争,最为显著且恶劣的时空里面。

    所以再也以后,最后两天的时候,庄明月索性直接带着庄明星从家里搬了出来,让她住进了自己在南疆买下来的院落住了下来。

    庄明月听说前厅来了人,不屑冷笑,原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挑唆的,本来都是商贾人家,何来瞧不起之说,但要是有人在背后挑唆关系可就不一样了。

    哪怕是平常百姓家,也不能有人在背后使坏,否则哪有不出问题的?

    庄明月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问庄明星:“那人来了,现在安置在哪里?”

    “就在堂屋等着呢,要我过去,姐姐,我不要过去,她来肯定又是娘亲叫过来当说客的。”

    “你既然都知道,那这是你自己的事,关键在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想回去吗?你想回去那就顺着台阶下,你要不想回去那就直接把她打发了。”

    庄明月漫不经心的磕着瓜子说,庄明星冷哼:“哼,他们想要我出来,我就出来,想要我回去,我就回去,我又不是柿子,哪能任由他们欺负。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要不你去帮我把他打发了罢。”

    庄明月心想,既然是沈家叫过来当说客的人,那和沈家就有一定的关系。

    平时他们沈家人欺负自个儿的妹妹也就罢了,如今连一个外戚也要骑到头上,真当她庄家没人了?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自然是要好好“招待招待”的。

    她一拍桌子,道:“既然来了,那就过去看看吧,这样躲着也不是回事儿,你跟在我后面好好看看,多学学我是怎么收拾的,不要老是被人家欺负,丢了我们家的脸面。”

    庄明星暗自窃喜,那人老是在自己婆婆面前挑拨,如今也让她看看自己长姐的功夫。

    到了前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在屋子里面转转悠悠地左顾右盼,好像在等着什么人,见到庄明月她们过去,立马上前,眉眼间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是过来了,怎么老是在娘家待着,嫁了人呐,就是夫家的人了。”

    她上前看着庄明星,语重心长的一副模样,说的话若是旁人听了去,那是真真切切的有理,完完全全是在为对方考虑。

    反而还没有了刚刚那副,极为心切等不及的模样来了,倒当真是颇为有趣的样子。

    可这种行为,在庄明月的眼中便是一种虚伪至极的行为罢了。

    

  http://www.bookszw.com/40/40055/16961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