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快穿系统:谁家反派又黑化了 > 第93章 王爷每天都要逛青楼 ( 51 )

第93章 王爷每天都要逛青楼 ( 51 )

    陈寂聿被抓进死牢后的第三天,楚榆一袭青衣站在城楼上。

    这天,刮着微风,她的衣袍被吹起,墨发被风吹起,她就像雕塑般,一动不动,目光看着远方。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的?”

    彼时一声龙袍的陈惊钰站到了她的身边,视线也放在前面。

    “我们第一次相见开始就已经在开始计划了。”

    楚榆倒是诚实,对于此事她并没有藏着掖着。

    “听说皇帝昨晚死了。”

    “嗯,昏迷三天了,最终没有救回来。”

    “他吐血我还是有些意外的。”楚榆面容平静,语气淡然,“他估计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枕边人一直在给他下慢性毒药吧。”

    “医书中说,虾与枣不能同食。”陈惊钰慢慢偏头看着楚榆,嘴角荡起弧度,“估计就连如此精明的你,也未曾算到他没有喝枣子酒吧。”

    楚榆高深莫测的脸,有一瞬间的龟裂,但是还是强装了下来,“那又如何,你不是坐上这个位子了吗?”

    “……”

    “对了,你的钱什么给我?”

    “……你掉钱眼里啊!”陈惊钰彻底维持不住他的高冷人设了,“我刚登基缓一缓不成吗?”

    “不成,五万两一文都不能少。”

    说完一甩衣袖就朝城楼下走去,只留下陈惊钰一个人站在天地,气的两眼发直,“这么会遇到如此这般爱钱的女人!”

    ——

    【宿主大人,近些天主上的黑化值有明显的下降,已经从95掉到50了。】

    走在街上的楚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脚步一顿,随后微微摆了摆手。

    “这是情理之中的,若我花了这么多心思他一点都不减,我一定会忍不住杀了他,省得眼见心烦。”

    【……】

    这个女人真是太暴力,一点都没有女孩子该有的气质。

    现在只能祈求主上不要被她带坏了。

    胖团心里刚想完,从天上落了一个巨大的铁饼瞬间就把他砸成了薄片。

    时刻观察小黑屋动态的楚榆,嘴角微微扯起一个怡悦的笑,哼着小小歌,一步一跳的就朝前面走去。

    一年后的春天桃花依旧红,楚榆依旧住在最欢楼里,他坐在窗台上,闭着眼睛,感受着太阳照在她脸上的感觉。

    暖暖的,很舒适。

    这一年陈惊钰把所有的一切都处理的很好,百姓都很爱戴他,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总而言之就是十分惬意。

    不过也不是一直风平浪静,就比如说,有人劫狱把陈寂聿救走了。

    对此楚榆也理解,男主嘛,肯定会有几个心腹,救他走,也在楚榆意料之中。

    再比如一直被关在冷宫里的皇后娘娘疯了,最后掉进湖里淹死了。

    又比如这些年反派的黑化值一直都没有动过。

    气的想要打人!

    吱呀——

    陈惊钰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楚榆如此危险的坐着,眉头微蹙,“你这样坐着就不怕摔成肉泥吗?”

    “我巴不得这样呢!”

    楚榆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巴微微动了动。

    “……”

    陈惊钰被一噎,随后找了一个地方气呼呼大人坐了下来,片刻冷静下来后。

    “那首诗,说的不是我母亲跟那个男人吧。”

    “从一开始说的就是陈寂聿吧。”

    楚榆没有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依旧悠闲自在的闭着眼睛。

    “今天探子来报说洛汐汐死了,她嫁给陈寂聿还没有满一年。”

    “而陈寂聿为了壮大势力,跟当地的一个族长的女儿成亲了。”

    “所以一年她都是独守空房,不久就郁郁而终了。”

    听到这里楚榆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偏头看着陈寂聿,“他翻不出什么风浪来的。”

    “我知道。”

    “就算他翻出风浪来又如何,我还是怕他不成。”

    陈寂聿顿顿盯着楚榆的脸,“我只是不明白,你是怎么提前知道这一切的。”

    “这个可是我的秘密,得要十万两。”楚榆掸了掸灰尘,知道陈惊钰面前,“你还欠我五万两呢!这都一年了你倒是什么时候还。”

    “我都不跟你算利息的事情了,你就不麻利点吗?”

    “钱钱钱,除了这个你还是知道些什么。”

    陈惊钰站了起来,吓的楚榆往后退了一步,幸好陈惊钰眼疾手快,及时拉住了她。

    “谢谢啊!”楚榆的把手抽了出来,“不过这不能不抵债,还有啊,我也不是只知道钱,吃喝玩乐我都知道,要不要我教你啊。”

    陈惊钰清楚的感觉到手掌心的余温在慢慢消失,他微微愣神,蓦然恢复正常,“颠三倒四。”

    话落就朝屋外走去。

    “怪人。”

    楚榆摇了摇头,叹口气坐了下来。

    午夜时分,一个黑影在皇宫屋顶穿梭,踩地无声,身轻如燕。

    次日,皇宫里发生了两件大事,国库财务被偷走大半,二是皇上的脸上被人用百年墨画了一个乌龟。

    据知情人爆料,这个贼人还十分挑衅的留下了一张纸条。

    把皇上给气的眼睛都红了,派出大量的人,一定要被贼人给抓住。

    本仙女走了。

    因为你长期欠债不还,本仙女不得已光顾了你的国库。

    为了让你以后记牢欠债一定要还钱。

    本仙女十分好心的给你的脸上画了一只乌龟。

    以此用来告诫你,做人一定要诚实守信。

    ——最美的仙女奉上

    早朝,陈惊钰手里紧紧握住这封信,他的脸上又重新带上了那熟悉的面具。

    时至今日他不得不承认,他对她,终归是不同的。

    虽然可能达不到喜欢,更牵扯不到爱,但总归是有些在意的……

    所以既然是他在意的东西,就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陈惊钰的手渐渐成拳,身上冒着丝丝黑气,这反常现象把底下的文武百官吓的够呛。

    有人壮着胆子想要站出来上书,突然一个穿着奇异服饰的女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

    文武百官都乱作一团,他们惊恐的盯着女子。

    “来人,来人啊!”

    “不要叫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女子伸出手,随意的摆弄了一下手指,所有人的文武百官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甚至动弹不得。

    “总算是黑化值到100了,我还以为你卡在99不动了呢?”

    楚榆慢慢靠近手里蓦然多出了一支泛着金光的毛笔,笑意炎炎的盯着高座上的陈惊钰。

    “李未凝。”

    陈惊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脚步有些踉跄,他一步一步的走进楚榆。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还来得及就感觉心脏处一阵抽疼,慢慢低头看去,心脏被一支毛笔穿透。

    所有人的官员们看着他的皇上被正大光明的在他们眼睛面前杀死却无能为力,只能咬牙切齿盯着楚榆。

    对于这样的目光,楚榆见怪不怪,根本没有在意。

    陈惊钰跪倒在地,嘴角不断地有血喷吐而出,血染红了龙袍,他想要伸手,却没有力气,眼皮越来越重,嘴唇微动,没有任何声音。

    虽然不曾发声,但是楚榆却知道他说了什么,她亲手把毛笔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

    “或许是我的无能,或许我实在不懂当今人类的感情,太久了,我不想耗下去了。”

    话音刚落下,就如之前一样,地上的尸体慢慢消失不见,所有有关两人痕迹的事情全部被抹去。

    一切都在重新开始……

  http://www.bookszw.com/41/41742/15526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