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二章 承影再现

第二章 承影再现

    雨住云未散。众人继续赶路,到日落时分,来到赤岩山脚下。只见全山红遍,怪石嶙峋,寸草未生。山坡上横卧斜躺着全是尸体,已经全身焦黑,有的还在燃烧,周围散发着烧死尸的味道,让人无法直视,不能呼吸,恐怖之极。

    那老者下车,面对眼前的惨景,双眉紧蹙,一阵热浪不时迎面袭来。他向前走了两步,转身对兵士们说道:“你们先去前面山口等我,这里太危险!”众人都知道是三足乌凰已在近前,危急万分,齐声道:“我们愿与先生共生死,哪里也不去。”老者正要再说,突然一声尖利凤鸣,一人从山上飞下,同时伴随着着火的山石坠落。只见此人身上的衣服已被烧去十之六七,有的衣角还在着火。那人看到老者众人,急呼道:“快跑,三足乌凰已经暴走!”说着就往山口急奔。

    众兵士虽然人人惊恐,但是没有一个往外跑的。老者急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跑。”说完也向山口急奔,因为他知道,他不跑别人也不会跑的。

    就在这时,只见山顶一条火蛇喷射而来,沿途山石立时被烧成齑粉岩浆。眼见就要烧到众兵士,老者急忙转身,双手推送,一条匹练立刻竖在众人身后,挡住喷涌而下的熊熊烈火。也就在众人跑出十多步远时,那匹练就被烧成齑粉,火势随后又急追而来。老者见状,让过众人,双手又推送而出,一条似水如冰的匹练竖起挡住无数条的下山火蛇,与此同时,老者咬破右手食指,在匹练上急画起来,片刻之间,匹练上就已画满血红的字符,这就是传说中卫国最强的防御之术—血符冰幕,它是施术者用水化成一堵冰幕,再加上施术者用血写就的血符化练而成。血符冰幕融进了施术者的意志,施术者的意志越强,血符冰幕就越坚硬,可随施术者的意志随意变化移动。

    火蛇不断喷涌撞击血符冰幕,具被弹了回去,但火蛇仍不善罢甘休,它们不断的向上涌,想越过血符冰幕去攻击后边的人。血符冰幕随着老者的意识,不断的变高变宽,阻挡火蛇的进击。即是如此,一股股热浪还是透过血符冰幕,侵袭着后边的人。

    老者的汗越流越多,体力渐渐有些不支。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双指指处,卷轴凭空自动打开,它如丝绸一样光滑,如净水一样清澈透明。这卷轴,随着老者手指,一直向前延伸,直接到了山谷谷口。

    老者道:“你们快顺着这条匹练逃出赤岩山,我来对付这些火蛇。”

    众兵士齐声道:“我们愿与先生共生死,先生不走我们不走。”

    “难道你们对付得了三足乌凰,那不是白白送死吗?卫冲快带他们走!”

    “先生! 我-----”卫冲进退为难。

    “你们再不走就不是我的门人。”

    卫冲再要说话,见老者脸上现出威严决绝之色,不敢再张口。“走!”卫冲无奈的几欲哭出,转身带着众兵士沿着血符冰幕奔去。

    这时又有火蛇袭来,紧追众人不断撞击血符冰幕。那卷轴化成的血符冰幕,就如一道坚冰砼墙,本身看不到血符,但是那些火蛇每当撞击一次,在那撞击点就有血符显现。

    老者见余人尽去,便把那黑布包裹之物打开,一把全身篆文的宝剑显现出来,虽然剑身还在剑鞘之中,但是寒气依旧逼人。老者伸手,宝剑悬于半空,老者握住剑柄,猛然拔出宝剑,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老者手中只有剑柄没有剑身。

    寒光凛凛,剑声冥冥。映着火光,老者手中宝剑的剑影飘忽在地,这就是只有剑影不见剑身的承影剑。

    这时从火蛇群中突然伸出三只黑色钢爪,爪尖锋利,映射寒光,抓住血符冰幕立刻撕得粉碎,那些火蛇立刻喷涌而出。老者见状,举承影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立时出现一个冰轮。宝剑一甩,冰轮击出,火蛇碰到便成飞灰。后边火蛇又不断涌来,老者又连挥数剑,冰轮连续飞出,阻击成群火蛇。

    突然,又一声凤鸣,响彻苍空。老者抬眼望去,只见火蛇后边有一只巨大火鸟,身有三足,高有十余丈,展开双翅,有九丈之余,翅膀上下扇动,火苗从上滴落。它昂然挺立,一双蓝眼紧盯着老者,脖颈内似有一个圆球向上涌动,到达咽喉处,突然张开赤红的鸟喙,喷出一个巨大的火球,风驰电掷般向老者飞去。火球在半空中突又变成无数条火蛇,从上而下袭来。

    老者见状,知道不好,急忙又连挥数十剑。只见几十个冰轮叠加在一起,也向火蛇球飞去。只听“轰”的一声,震天动地,数十冰轮与火蛇球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只震得满山尘土飞扬,烟雾笼罩了半个山腰。

    寂静中,短暂的死寂,突然又一个火球破雾而出。老者急忙飞身跃起,挥剑击出,一道剑光闪过,火球爆裂。又一声凤鸣,数十条火蛇卷在一起又喷射袭来,老者又从怀中急拿处一个卷轴抛向空中,立时又出现一道血符冰幕,从下而上,直伸苍穹。老者抬脚蹬幕急上,同时挥动承影剑,一个个冰轮击向三足乌凰,在半空中被火蛇群阻击而破。而其他火蛇也紧追老者不断撞击在血符冰幕上。

    顷刻间,老者奔到血符冰幕之巅,双手紧握承影剑,举过头顶,大“吼”一声,宝剑砍下,一个椭圆形的冰轮随着剑尖所指飞出。三足乌凰也摆动双翅,挺起胸膛,张口一个火蛇球喷出。只见椭圆冰轮与火蛇球撞在一起竟没有破裂,在半空中碰撞相持,迸发火花。这时老者又是一剑,剑光出势,犹如飞剑,穿过椭圆冰轮和火蛇球,眨眼间击中了三足乌凰的胸口。只听一声哀鸣,三足乌凰仰身而下,跌落在山谷之中。

    老者躬着要喘着粗气,瞪大双眼,直视前方山谷,心道:“击中它了吗?杀死了吗?”

    正想着,忽然山谷中喷出一团火焰,紧接着满身是火的三足乌凰疾飞而出。这次它身上的火苗更大,烧得更旺。三足乌凰连叫几声,显是怒气冲天。他煽动双翅,热浪滚滚,张口,一个更大的火球形成,球面上群蛇乱窜。老者心道“不好!”,那火球已经奔老者而来,老者举剑一道冰轮而出。但是,在那巨大火球之前已经毫无功用。老者逃无可逃,用剑一档,心想“我命休矣!”。

    就在此时,老者觉得手腕被人一握,急向后拉,身前突得现出一个黑色身影,手举一个巨大盾牌,往地上一戳,掐诀念咒,盾牌越长越大,挡住火球热浪。同时那黑衣人使用土遁身法将老者带出赤岩山范围,来到另一座山上,躲在一块大石之后。

    两人在大石后头看,只见赤岩山山腰处火光闪烁,就听见“轰”的爆炸声,就见浓烟团起,山石崩塌,周围几十里滚落大片碎石。

    那三足乌凰飞在空中,一双蓝眼四处寻觅,过了一会,连叫几声,又飞入山谷之中。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4455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