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十六章 无琊受伤

第十六章 无琊受伤

    众人向倒塌处看去,只见有几百只尸兽卒从那个倒塌缺口涌进,就如洪水泛滥,冲破堤口一般。这些尸兽卒渐渐向众人围拢过来,藏食虎站在一边喊道:“把这些人都杀了,一个不留。”

    那些尸兽卒听到命令,便“嗷嗷”乱叫,各提手中钝刀、铁锤等兵刃冲向众人。各国群豪见此情景,也各拉兵刃,摒弃间隙,使出各自看家本领,与尸兽卒站在一处。

    展无恤护住莫无琊,挥动七星龙渊剑,只见剑光环绕,尸兽卒纵使众多也不能进无恤无琊身边十丈至距。即使有一两只尸兽卒侥幸近身,也被展无恤一脚踢飞。莫无琊眼见尸兽卒越聚越多,说道:“恤,我来帮你一把,杀几个尸兽卒玩玩。”展无恤因妻子怀有身孕,怕她运用功力,动了胎气,待要阻止,已然来不及了。只见莫无琊抽出龙筋斩,手腕用力一晃,那龙筋斩就如游龙出水一般,又如离弦之箭,直插尸兽卒的心脏。随后又一用力,龙筋斩又如蛟龙归海,在自己身前变成一道钢铁栅栏,挡住尸兽卒的攻击。莫无琊手腕向上一翻,龙筋斩又变成一个铁笼,把几只尸兽卒困在里面,随即铁笼收缩,笼壁上突然长出几十根尖刺,把那些尸兽卒一个个刺死,它们想逃也无从逃走。

    展无恤看着自己的妻子,无不痛惜怜爱,说道:“琊儿,龙筋斩不可多用,太耗费真气了。”莫无琊回眸一笑,同时龙筋斩刺出,姿势甚是顾盼动人,似是再说:你看,我没事。

    孔玄在不远处一边用血符冰幕阻挡尸兽卒,一边用承影剑砍杀,仗着承影剑的巨大威力,孔玄还能支撑,没有受伤。但是,战罢多时,孔玄也累得是有进气没有出气。

    季扎和他随身的四婢边战边退。四婢虽然有武功在身,但是和众多凶猛强悍的尸兽卒相搏,不免还是吃亏不少。几十回合过后,虽然她们杀死不少尸兽卒,自己身上也受了几处刀伤,鲜血殷红了她们雪白的衣裙。季扎见状,赶紧挡在四婢身前,使出六爻剑法,击退来犯的尸兽卒。

    只见季扎剑招慢慢悠悠,犹如风度翩翩的书生,在练习书法一般。其实,季扎每挥出一剑,便有无数道剑气隐藏发出,那些尸兽卒还没有近前,便都纷纷被剑气击杀倒地。

    四婢见主人挡在自己身前杀敌,急喊道:“公子,我们是来保护您的,怎么能让您反过来保护我们,替我们杀敌。姐妹们,我们冲上去,保护公子。”

    季扎道:“你们听话,不要胡闹。尸兽卒数量太多,咱们且战且退,不可硬拼。”

    “是。”四婢齐声喊道,随着季扎往后退。

    尸兽卒从四面八方越聚越多,且各国群豪先前与罢敌的战斗中均已受伤,功力折损大半,再与尸兽卒相斗已经显得力不从心。

    展无恤见状,一剑挥出,杀倒一片尸兽卒,随即抱起莫无琊跳到一颗大树之上。“琊儿,你先在此稍等片刻。”说完只见展无恤高高跃起,挥剑斩落几十条树枝,抛向各国英豪。在树枝将要落地的一刹那间,展无恤掐诀施法,树枝晃动,突地变成一皮皮奔马。展无恤喊道:“各位快上马,尸兽卒太多,先逃到城外山上在做计较。”各国群豪见装,都不怠慢,快速跃上马背,冲出重围,直奔朝歌城外山林中跑去。

    展无恤见众人均已冲出重围,便又剖出一根树枝,在变幻成奔马的一刻,他与莫无琊一同跳到马背上,跟在众人身后飞驰。

    藏食虎一看,逃走许多重要人物,他大吼一声,怒道:“不能让他们逃走,给我追。”随即指挥尸兽卒,紧追众人。藏食虎见展无恤和莫无琊跑在最后,便心生奸计,施展邪术,从水中放出几十只食虎兽,向展无恤和莫无琊身后奔射而去。

    莫无琊听见身后风声,手中龙筋斩向后划去,登时变成一张金色的渔网,罩住二人。此时,食虎兽纷纷撞到龙筋网上,不是被弹回就是被龙筋网割成粉碎。龙筋渔网虽然又大又密,最终还是不免有漏网之鱼。只听莫无琊轻轻“啊”了一声:“恤!”便轻轻伏在展无恤的背上。展无恤顿时觉得莫无琊有些异样,整个身子软绵绵的,便问道:“琊儿,怎么了?”

    “我后背被咬了一下,好痛。”莫无琊声若游丝,渐渐微弱。

    展无恤甚是着急,回头看到还有几个尸兽卒在紧追不舍,他们身后跟着一群食虎兽。展无恤便抓出一把红豆,奋力向后掷去,只见半空中几十颗红豆变成几十个红衣幻武卒,与追来的尸兽卒和食虎兽战在一起,阻住它们追击。

    展无恤所练得撒豆成兵,斩草为马的神术极是耗费真气。所幻化出来的幻武卒,幻行马,数量越多,功力耗费的也就越多。当展无恤功力不支时,也就无力再幻化。

    正当着危急时刻,众人已经到达城外的山林。山坡虽然不高,但是有许多的巨大山石和参天巨木。众人急马奔入山林,以大石巨木为依托,阻住追来的尸兽卒,各拿兵刃飞器射杀。

    只听后边的藏食虎还在大喊:“给我追,把他们都杀光………”这时,突然从山林中射出一只飞枪,正中藏食虎的左臂,藏食虎大叫一声,整个人随枪飞起,被钉在身后几十丈远的一颗大树上。

    这时养射夜在队伍的最后边,数箭齐发,射杀尸兽卒。只见他箭无虚发,把追来的尸兽卒,一个个射倒。紧随其后公输昼也赶过来,出手就是木机飞兽。他先跃到木机飞兽的背上,在飞过养射夜的身边时,一把将他拉上来:“养兄,你在木机飞兽上面射杀尸兽卒会安全些。”养射夜朝公输昼点头,随后就是不断地射出飞箭。

    “还有我呢,等等我。”公子熊建在木机飞兽后边边追边喊。

    “公输兄。”养射夜道。

    “明白。”公输昼道。随后就见木机飞兽往回飞转,捞起公子熊建。

    擒贼先擒王。由于藏食虎受伤,尸兽卒没人指挥,乱了阵脚,众群豪一拥而上,斩杀剩下的尸兽卒。众人翻过一个山坳,见后边再无追兵,便纷纷下马,在一处空地上休息。

    展无恤轻轻把莫无琊抱下马,查看他的伤口。只见莫无琊的左肩上有九个血色牙印,鲜血从中不断渗出。展无恤急忙运用真气,将莫无琊伤口流血止住,再一模她的手,已是无比寒凉。

    狐屠查看了一下人数,独缺孔玄、孔婉儿、费无极、公子熊建、养射夜、公输昼。

    椒丘欣一屁股坐在地上,道:“田兄弟,我刚才看见你的那杆金枪飞出去,定是刺中了藏食虎那混蛋。没想到你的功力竟还如此深厚。”

    田雍摇头道:“不是我掷出的。”

    “不是你还会是谁?”

    “当时我要掷枪,但觉体力不支,两手发软,正在犹豫间,展先生正好在我身边赶过,便单手接过枪,投掷出去,随后,我就听到藏食虎大叫一声,想是刺中他了。掷枪的正是展先生。”

    “展先生在何处?”一个声音问道。众人这才举目寻找,见不远处展无恤正抱着莫无琊靠在一颗大树旁,脸上尽是焦虑之色。众人走进一看,莫无琊后背衣服已经被鲜血浸透显示受伤极重。

    此时,已近黄昏,残阳西匿,天光穿过树林,洒在莫无琊的脸颊之上,显得格外凄凄。展无恤焦急的道:“琊儿,你怎么样,还痛不痛?琊儿,你醒醒。”他一边说一边用手贴在莫无琊的后背上,不断地输入真气。

    众人在一旁手足无措。田雍道:“看来展夫人受伤甚重,我们也不能杆站在这儿,咱们得想个法子帮帮展先生才是。”

    椒丘欣道:“展先生对我等有活命之恩,要不是展先生,我们早死在尸兽卒之手了。各位,谁有法子能救展夫人之伤?”

    百里奔雷左右看看,对常星君道:“常兄弟,你在我秦国医术最为高明,看看展夫人的伤能不能医治。”

    常星君走进展无恤道:“展先生,能否一看夫人的伤口?”

    展无恤道:“只要能医治琊儿的伤,但看无妨。”他又对莫无琊道:“琊儿,这位先生是秦国名医,让他看看伤口。”莫无琊微睁双眼,点了点头。展无恤便把莫无琊肩头的衣服慢慢褪下。这时众人都不由自主的转过身去。

    常星君看到莫无琊的伤口,紧锁双眉,对展无恤道:“夫人是被食虎兽所咬伤。”

    “正是。”展无恤道。

    常星君道:“食虎兽乃剧毒猛兽,剧毒无比,就算一只成年老虎,被它咬上一口,也会立时毙命。幸亏展先生及时将食虎兽毒逼出,并不断为夫人输入真气,夫人才坚持到现在。如若不然…..”常星君没有再说下去。莫无琊气息微弱,全赖以展无恤为她不断输入真气,才能续命到现在。

    “你尽说那没用的,这谁都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法子就展夫人?”狐屠说道。

    常星君没有理他,从袋中拿出一个紫红色的小葫芦,有手掌大小,交给展无恤道:“这是家师用炼制的七叶冰霜露,是在天山七种罕见草药的叶子上冰寒霜露所制,有解毒的功效,至于能否解食虎兽毒,在下也没有把握,请展先生收下吧。”

    展无恤接过道声:“多谢!”随即给莫无琊服下。不一会,莫无琊咳嗽几声,口中吐出些许黄汤,后背伤口流血渐渐凝固。展无恤焦急问道:“琊儿,琊儿,好些了吗?”莫无琊慢慢睁开双眼,气息微弱:“恤….”声如蚊蝇,只一声,便又晕了过去。展无恤喊道:“琊儿,醒醒,不要睡了。”然后马上又为莫无琊输入真气。

    众人前不久还看到展无恤力战罢敌,何等英雄盖世。而现在,眼前这个那人,对自己的妻子惜爱倍至,伤到极处,竟而落泪,宛如一个痴情男子,想的全是儿女情长,全无先前的豪气干云,充分说明,展无恤对莫无琊的爱至深至情。众人见此情景,无不动容。

    常星君道:“可否能为夫人把脉?”展无恤见刚才吃了七叶冰霜露,无琊伤情见轻,便道:“有劳了。”

    常星君手指轻按莫无琊的腕脉,脸现忧色:“夫人已有两月身孕?”

    “正是。”

    “夫人脉象虚弱,先生为夫人输入真气,再加上我的七叶冰霜露,过个一年半载,好生调养,本可康复。但是夫人身怀有孕,肚中胎儿与夫人争夺真气,要想救夫人,恐要打掉夫人肚中孕子。”

    展无恤听常星君如此说,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急道:“你说什么?”眼中喷着怒火。这时莫无琊身子一震,睁开双眸:“恤,我要保住孩子……..”展无恤松开常星君,对莫无琊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定能保住孩子。琊儿,你好好休息。”又对常星君道:“常兄,刚才我一时心急,得罪了。还有什么办法救救我的妻儿。”

    狐屠也道:“常星君,好歹你也是岐伯的传人,下毒解毒你最拿手,你快想个法子。展先生可是我等的救命恩人。”常星君思索片刻,说道:“当初学艺之时,我听师父说过,在吴楚以南,百濮之地,有一个羽人国,那里生长着一颗神树,名为建木,所结果实名为榣果,能解百毒,有续命之功,起死回生之效。我想如果夫人能得到此果,定能重伤痊愈,母子平安。”

    田雍道:“既然如此,我等即刻动身,去百濮羽人国去找那建木之果便是。”常星君道:“羽人国离中原有千里之遥,从来没有人去过那里。”田雍道:“你刚才不是说羽人国在吴楚以南,百濮之地吗?”常星君道:“百濮之地,荒蛮千里,具体在什么地方,实在是难以寻找。也许那个羽人国,存在与否,也很难说。”

    椒丘欣怒道:“不存在你说它有个屁用!”常星君也怒道:“我是为展先生好,万一有不就能就展夫人母子的命了吗?”

    正在这时,公子熊建、养射夜与公输昼同乘木机飞兽赶到。只见三人衣服已经全然破损,身上都有伤口。一落地,那只木机飞兽就哗啦一声,全身散落成一堆木板。

    “我们已经把尸兽卒全部杀光。”公子熊建道,显得甚是得意。他猛地看见展无恤抱着莫无琊靠在一棵大树旁,跑过去道:“老师,夫人她受伤了?”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4456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