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十九章 桃之夭夭

第十九章 桃之夭夭

    这一日展无恤正抱着莫无琊翻越一座山岭,烈日照在展无恤的脸上,汗如雨下,两鬓的头发都已经湿透。莫无琊看着展无恤,心中一阵酸楚,说道:“恤,为了我,你辛苦了。”说着伸手抚摸着展无恤的脸颊,继续说道:“黑了,也瘦了。我……真是没用。”

    展无恤微微笑道:“又说傻话了,你可是我妻子。为你受点苦算得了什么。”

    “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吃七叶冰霜露和百草琼浆丹,你又给我输入真气,可是,我的伤还是不见好,我看多半是治不好了。”

    “不要灰心,只要找到了建木你的伤不就能治好了吗?”

    “建木远在巴蜀之边,路途遥远,定有万难险阻,说不定我们还没到我就死了,就算找到了建木也不一定能治好我的伤。与其陪我受尽辛苦,还不如我们就此停下来找一个满是桃花的地方,住下来,享受剩余的时光,等我死了,你再找个好姑娘……..”

    “不要说了!”展无恤不等莫无琊说完就大吼一声:“你以为你死了我会独自苟活在世上吗?不要说为你吃苦受累,就算为你舍了这条命不要,只要能治好你的伤也是值得的。我不会轻言生死,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你也不会独活。我要好好活着,不但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琊儿,你明白我的心思吗?”莫无琊悲泣动容,泪珠盈眶,眼泪扑簌簌的滚落衣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莫无琊紧紧抱住展无恤,不住的点头:“我明白,我明白。我活着不只是为了自己。”

    展无恤安慰道:“不哭了,以后不许说这样的傻话了。你看,就像我们走到此处,即使前方荆棘丛生,只要坚持走下去,一定会找到建木,治好你的伤的。”

    说完二人望向远方,在密林深处,有几点鲜艳红点晃动,像黑暗中的点点明星。展无恤重又抱了莫无琊向密林深处走去。行不多时,密林中的红点渐渐清晰可辩,并且不时有阵阵清香随风飘浮过来。

    莫无琊顿时舒畅不少,说道:“是桃花!”展无恤点头称是,脚步加快,那些红点越来越多,再行一段,二人已然一片桃花林中了。

    莫无琊见此地佳木葱茏,桃花烂漫,心情渐渐的好了起来。想到自己最爱桃花,在剑湖池边不远处就有一片桃林,每逢桃花盛开时,她与展无恤便在那片桃林一起练剑幽会,至今想起脸上也不免羞红。展无恤抱着她,见妻子笑靥如花,也相对一笑。

    莫无琊羞怯说道:“恤,你看这片桃林像不像剑湖池边的那片桃林?”

    “像。”

    “你把我放下来,我想走走。”

    “行吗?”

    “行!你刚给我输完真气,好多了。再看此处桃花林,就想起了你和我在剑湖池边的桃花林中散步,心情大好,感觉伤也无甚大碍。那时候你可没有抱着我。”

    展无恤慢慢放下莫无琊,微笑道:“好吧,要小心。”

    展无恤的左手轻搂着莫无琊的纤细腰肢,右手轻轻抚着她的左手,就在桃花林中散步。轻风拂过,落红漫天,二人走在桃花雨中,无比惬意。这是在前方不远处,传来潺潺流水声。寻声过去,原来是一条数丈宽的小河,河水清澈,流动轻缓,河中不时有各色鱼儿游过。展无恤掏出公输昼送与的木机兽,手按机关,轻轻摆动,向小河中一抛,只见那个木匣陡然舒展,竟然变成了一只极为漂亮的小船,漂在河中。展无恤抱起莫无琊,轻一纵跃,缓慢落到小船中间。莫无琊之前走得累了,便躺卧在展无恤的怀中。展无恤划动船桨,小船顺流缓缓而下。只见桃花林,夹岸无穷无尽,中无杂树,芳草鲜嫩,落红缤纷,随波漂流。遥望远方,群山红绿相间,好像披了锦绣,绚丽夺目,山顶有两棵大树,高耸矗立,巍然而生。

    这时从远处飘来悠扬的歌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子之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子之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子之与归,宜其家人;

    歌声轻快优美,溢满幸福喜悦之情。

    展无恤道:“这唱歌的姑娘要出嫁了。”

    莫无琊道:“听歌声,这姑娘定是要嫁给一位相貌英俊,她特别喜欢的青年。”

    “你怎么知道?”

    “从她歌声中听出来的,你是不懂的。”莫无琊说完狡黠一笑 。展无恤先是一怔,随即会心的一笑,说道:“听歌声就在不远处,附近定有村镇,这几天也走得累了,不如我们就在那里借宿一宿吧?”

    “听你的。说不定我们还能喝上那唱歌少女的喜酒呢。”莫无琊高兴地说道。

    小船顺着河道转了一个弯,便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村庄,沿河而建。在河边有几个妇人正在洗衣服。不远处,在河边的一棵桃树上正趴着一个幼艾少女,正是碧玉年华,边摘花瓣边唱歌:桃之夭夭,……。

    展无恤划船靠岸,几个洗衣的妇人见来了生人,便停止打闹说笑,收拾衣服纷纷回家去了。那个摘桃花的少女从桃树上跳下来,好奇的盯着展无恤和莫无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抱着她?”展无恤道:“在下剑湖池万剑峰剑士。这是我妻子,她受了伤,我正带妻子寻药,路过此地,特来借宿。”那少女道:“什么剑湖池?什么万剑峰?在什么地方?你的妻子真美!她是怎么受伤的?是被坏人打伤的吗?你们怎么到这里来的?”

    “嗯…….”展无恤不知如何回答,那少女问起问题来没完。

    莫无琊看出丈夫有些窘迫,微笑问道:“小妹妹,这里是不是有人要出嫁呀?”

    那少女脸颊霎时含羞带红,答道:“是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你唱歌就知道了。”

    “我们这里凡是要出嫁的姑娘都会唱这曲子。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还得回去试穿新衣服呢,明天是我要嫁人啦。”那少女说完扭头就走,迈出几步,回头又说道:“你们不是要借宿吗?跟我来吧,住我家,请你们喝我的喜酒。”

    展无恤和莫无琊对视一笑,跟着那少女进村去了。

    这村庄不甚大,只有几十多户人家,依山傍水而建。村舍古朴,房屋矮小,每户人家院里院外都种满了桃树,桃花盛开,伴着炊烟升起,一片安逸祥和,真是世外桃源

    展无恤和莫无琊跟着那少女沿街而行,路过村庄的一块空地,有几个小孩在嬉闹打架。只见那些小孩只是髫龄童子,其中一个小胖子以一敌四,却一点也不落下风,那个小胖子正和一个和他差不多胖的小孩双手互掐,两个小秃脑袋紧紧的顶在一起。他的身后正被一个瘦一点的孩子紧紧抱住,死力的往外摔,两条腿又被两个小一点的孩子缠住。再看那小胖子,憋足力气,顶着与他互掐的小胖子,拖着另外三个小孩向前移动,可见他的力气有多大。围着他们有几个小女孩,嘻嘻哈哈,又蹦又跳,再给双方加油打气。

    那少女见了,跑过去喝道:“都别打了,别打了。一会儿去姐姐家吃席。”那几个孩子像没听见一样只顾着自己较量。那少女气道:“你们再打我去告诉你们的娘。”那几个小孩连看她都没看她一眼。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中年妇人,身穿一件藏青色粗布衣衫,洗得特别干净。那少女跑到中年妇人面前说道:“大嫂,快管管那些孩子吧,他们又在打架。”那中年妇人也不着急,说道:“这些小兔崽子,整天介没事干就知道大家。”说着走过去喊道:“鱄设诸,跟娘回家!”这时那个以一敌四的小胖子已将其他几个孩子压在身下,听见娘叫他,便起身拍拍身上的土,便乖乖跟着那中年妇人回家去了。

    “别忘了到我家来,鱄嫂子。”那少女喊道。

    那少女朝展无恤和莫无琊笑笑,说道:“前面挂灯笼的就是我家。”待到得门口,那少女喊道:“爷爷,有客人来了。”突然,门帘掀开,从屋里跳出七八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孩,一把抓住那少女就往屋里拽,叽叽喳喳的说道:“你怎么才回来呀,快来试试新衣服。”她们进屋以后,从西厢房出来一位老者,约有六十多岁年纪,银发白须,身穿灰布长袍,一腹诗书气,说道:“远客光临,幸何如哉,令寒舍蓬荜生辉,快请入内奉茶。”展无恤道:“讨饶了。”进得屋内,老者见展无恤夫妇气宇轩昂,风度闲雅,非是一般的游士。于是问道:“小老儿唐突一问,我看二位非常人也,不知仙居何处,为何至此?”展无恤到:“我乃是剑湖池万剑峰的剑士,只因拙荆为奸人所伤,特去百濮巴蜀之地寻找建木来医治吾妻之伤,路过此地,不吝讨饶。”那老者惊道:“剑湖池万剑峰?那可是神人仙居之地,二位莫不是剑仙?”展无恤笑道:“世上哪里有剑仙、神仙。那些传说中的剑仙不过也是凡人。我二人只是平常的剑士,只不过多学了一些道法剑术。”老者道:“不管怎样,那也是贵客。喝茶,喝茶。”

    展无恤问道:“敢问老丈,可知百濮道羽人国?”老者道:“我小时候听老人说过羽人国,建木就更听说过了。据传说,建木之果能治百病,解百毒,有起死回生之效。不过谁也没见过。听老人们说,要去那里,自此一直往南再往西走就到了,但是路途凶险危恶,没有人到过。”展无恤道:“多谢老丈,为了我的妻子,无论多么险恶难走,我也得找到建木。”

    那老者道:“我看先生风姿俊朗,夫人虽然病体有痒,但不失端庄,二位一定会福泽无疆,寻到建木的。”展无恤道:“托老丈吉言。”莫无琊却不关心羽人国、建木在哪,她对这个桃花盛开的小村庄倒是饶有兴趣,问道:“我看此地种的都是桃树,不知这里是何处?”老丈答道:“这里是楚国南疆洞庭湖畔,翻过那座桃都山往南走就是百濮之地。此地如此多的桃林都是从桃都山上移植过来的,每到春天,桃花盛开,所以我们这个村叫桃花村。”莫无琊自言自语道:“桃花村,多美的名字。”

    老者看看天色已到申时,说道:“明天是我孙女成亲的日子,二位也留下来喝杯喜酒吧。”展无恤道:“如此多谢了。”老者道:“贵客不必言谢,我去给二位准备些吃的。”说完走出西厢房。

    过了一会,老者送来晚饭,是一些青菜豆饼和一盘羊肉,还有一坛酒。老者道:“孙女成亲,我特地宰了一只羊,先给二位尝尝。这桃花酒是我孙女出生那年酿造的,如今拿出来,备着明天用。二位也先尝尝吧。”展无恤先谢过老丈,心道:这里村民淳朴,待人真诚,不似中原人利欲熏心,骄奢恣肆。看琊儿对这里心生向往,非常喜欢,等将琊儿的伤治好了,带她到这里隐居岂不更好。那老者道:“二位就住在这西厢房吧,我去那些铺盖应用之物”

    吃过晚饭,展无恤再跟莫无琊输送一会真气,直到亥时,二人听的那少女房间还在嬉戏打闹,定是同伴们还在玩逗即将成为新娘的少女,想她幸福甜美的笑容,展无恤和莫无琊相视一笑,也替那少女高兴。

    不知不觉间,展无恤看着莫无琊慢慢睡去。

    天还没亮,就听见远处传来鼓乐之声,音量极小,像是在村子尽头。展无恤耳力极聪,有极微弱的声音就能觉察。他听得是丝竹鼓乐,知道是迎亲的新郎已经出发,便慢慢爬起床,动作甚是轻缓,生恐吵醒自己的妻子。他想先行起来,看看迎亲的队伍快到时,再叫醒莫无琊。

    不一会迎亲队伍就到了,新娘穿着大红衣袍在一群少女的簇拥下刚迈出门槛,一把把桃花瓣从天而降,犹如仙女散花。原来那少女采摘桃花瓣是为此用。新郎俊俏,新娘美丽,二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此时在亲友们的祝福和欢笑声中终于走在了一起。

    新娘被接走,全村老小都跟着去新郎家去吃酒,展无恤和莫无琊也被拉着一起过去,一下子,全村街道没有了一个人影。新郎家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直到眉月挂上树梢,全村老少才各自回家,留下一些年轻小伙还在新郎家等着闹洞房。

    展无恤担心莫无琊太过劳累,便带着妻子先回到了那老者家里。在莫无琊睡去以后,展无恤来到落家院子当中,看着空中明月,他伸展双臂,练了一套拳法。待展无恤站定,一阵风贴地袭来,隐隐有一丝寒意,展无恤看着地上卷起的尘土,心道:此时正是阳春三月间,是暖风正浓时,怎会有凉风袭来。展无恤转身回到屋里,把大氅给莫无琊盖上。

    正在这时,村东头新郎家火光四起,照亮黑夜的一片天,细听之,不时传来阵阵哀嚎。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4456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