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一章 结拜兄弟

第二十一章 结拜兄弟

    到得桃花村口时已是东方见白,全村老小妇孺,都站在村口翘首期盼亲人归来。前排几个老人手持火把,照在乡民脸上,更显得残年风霜。见展无恤出现,众村民纷纷围拢过来,一看他身后有许多身穿铠甲的兵士和马匹,先是一怔,后看出是跟着展无恤而来,都心下奇怪,不知这位展先生是从何处借来的人马。再看马背上昏迷不醒的乡民,以为展无恤带回来的是尸体,亲人已无活命。有的妇人看见自己的丈夫就趴在马背上,破衣烂衫,束发凌乱,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忍不住悲痛大哭起来。一人痛哭,其余的人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时哭声震天。女人哭泣,男人们都去搬自己亲人的尸体,七手八脚,乱乱糟糟,场面混乱起来。

    展无恤忙道:“各位乡亲,大家不必担心,你们的亲人并没有死,只是中了邪术,暂时昏迷了。”

    一个老者道:“我刚试过,他们都已没有了气息。请先生施术,救救他们吧。”

    展无恤道:“我并没有解救之法,但是我追赶盗匪时,抓住他们一个同伙,我想他一定知道如何解救各位乡亲。”说完,展无恤指挥幻武卒把乡民们扶下马在平地上平躺好,又把抓住的那个黑衣人的蒙脸布拿下。只见此人相貌英俊,方脸浓眉,虎目圆睁,透射刚毅。展无恤揭开那人的哑穴,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来此掳掠乡民?”

    那人瞪了一眼道:“我被你所擒,要杀便杀,何须多问?”

    展无恤道:“大丈夫敢作敢当,有何不敢说的。况且不是我擒住的你。”

    那人脸现惊异,问道:“什么?不是你制住于我?”

    展无恤道:“你是被一个蛇发黑衣人投掷过来,被我接住。那时你已经晕了过去,所以不算我擒住的你。”

    那人闻听此言,刚毅的眼神慢慢散淡,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自言自语的道:“他们还是拿我当草芥。”说完那人猛地抬起头道:“好吧,我说,我全都说!我乃楚国人伍子胥,我来此地也是迫不得已。…..”

    “先不说这些,我且问你,这些乡民为何昏迷不醒,你们给他们施了什么药?”展无恤打断他道。

    “他们被施了无味散魂粉。”

    “如何解救他们?”

    伍子胥沉吟一会道:“我若解了乡民之毒,你们是否肯放我?”言下之意,如果不放他,他宁可和这些中毒的乡民同归于尽。

    展无恤笑道:“听你刚才之言,你也是被迫无奈来此,至于为什么我虽然还不知道,但看你一脸正气,不像是坏人。我答应你,只要你救醒乡民,言明来此原由,只要没做十恶不赦之事,我自然会放你。”

    “你说话算数?”

    “大丈夫言出必信,当然算数。”

    “好吧!”伍子胥道:“我袋中有一黄色陶瓶,立面解药用清水冲服,乡民散魂粉之毒几个时辰后自会解去。”

    随即展无恤拿到解药叫村中妇人们给昏迷的乡民冲服。

    “展先生,幽忆还没回来,您看到他了吗?”一个急欲待哭的声音喊道,正是落英。昨天还是她的新婚之日,不曾想,洞房花烛之夜,合卺并膝之欢,花艳共坐之时,突然飞来横祸,新婚郎君被一群黑衣人掳走。至今,其他人都已经平安被救回,唯独新浪幽忆还未见踪影,只留下新娘落英独自悲痛欲绝。

    展无恤站在一旁,被落英突然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他明明记得把所有人都救了回来。

    洛爷爷这时说道:“幽忆是新郎,我孙女落英是新娘,昨天就是他们俩成婚之时,谁想到天降如此灾祸……….”说着忍不住哭起来。

    展无恤道:“洛爷爷,落姑娘,不必太过伤心。我当时追斗贼人,他们逃跑时我见并没掳掠其他人而去,想是幽忆正躲在山中也未可知。”转身又对伍子胥道:“你可曾看见逃走的两个黑衣人带走乡民吗?”

    “不曾看见。”伍子胥道:“何况当时我已经晕倒。”后一句声音极小,不过还是被展无恤听到,怒视了他一眼。

    落英颤声道:“展先生,您是在何地救下乡亲们的?我要去那里找幽忆。”

    展无恤愕然,“这……这……”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此时,莫无琊也已赶过来,正巧听到落英所说的话。莫无琊道:“深山林壑,一个女孩子自己去万分危险,落爷爷也不会放心。恤,不如你再到山里走一趟,再找找幽忆的下落,说不定他在山里迷了路也未可知。要是找到了,就带他回来,也好让他们新婚夫妻团聚。”

    不等展无恤说话,落英便跪下道:“展先生,求求您也带我一起去吧,若能找到幽忆,您的大恩我永世不忘。” 展无恤急忙扶起落英道:“小妹妹快起来,我答应你会尽力去找你的新郎。但是,山中林深幽壑,常有猛兽出没,危险的很。你还是在家等我的消息吧。”落英紧皱眉头,泪如泉涌,紧咬牙关不住的摇头。

    莫无琊见落英坚持要进山,于是劝道:“落妹妹,想你一整夜不曾休息,姐姐也没休息,好累呀。我看这样,不如妹妹先陪姐姐回家休息一会儿,找幽忆就让展大哥去,他会遁身术,来取快如闪电,带你在身边他不便施展,耽误了找幽忆怎么办?不如我们在家等他好消息,让展大哥带着幻武卒一起去找,好不好?”落英听完,虽然不知道遁身术、幻武卒是什么,但她曾经见过展无恤飞身追赶黑衣人,身形如电似风,自己若非要跟着,定会耽误了展无恤搜救幽忆,倒是好事变成坏事,确实不便。于是点点头,期望的眼神望着展无恤,慢慢跟着莫无琊回去了。

    展无恤向村里众人看去,看见昨天打架的小孩鱄设诸,只见他挺胸而立,眉目中透着英武之气。展无恤心道:现在村中青壮年男子都已中毒昏迷,我这一去无人看管伍子胥,也就只能找小孩子来做了。

    于是展无恤朝鱄设诸说道:“鱄设诸,你过来。”鱄设诸走过去,仰头看着展无恤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展无恤笑道:“我自然知道,我有事要你做,你能行吗?”鱄设诸道:“你是我们村的大恩人,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做好。”展无恤道:“好孩子。这个楚国人你暂且看管他,不要让他跑了。现在我们还不知他给的解药能否解乡亲们的毒,在乡亲们毒解之前不能让他逃走,知道吗?”“知道了。”鱄设诸点头应允道。

    于是展无恤把伍子胥关在村中一间没人住的土屋之内,由鱄设诸看管,随后辞别莫无琊和村中众乡民,转身到山中去寻找幽忆。

    乌云渐渐将明月覆盖,夜空显得更加黑暗了。桃花村中火把通明,每个路口都有村中年长老者把守,一是若再有强盗进村可及时通报全村,二是为了防备伍子胥,若他要逃走,可在村口堵截,还有就是如果展无恤回村,要第一时间告诉落英,这是莫无琊特别嘱托的。

    漫长的一夜过去,日出东方,展无恤还没有回来。不但落英等的焦急,莫无铘也渐渐有些许担心,都盼望她们心中挂念的人早些平安回来。

    不觉间时至禺中,伍子胥只觉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身上绑绳又紧似钢钳,全身犹如刀绞,难受之极。“小兄弟,能否给我一碗水何?”伍子胥对屋外面的鱄设诸喊道。鱄设诸进屋,双眼瞪视伍子胥,只见他两眼布满血丝,嘴唇干裂,不断张口喘着粗气,显得极其痛苦狼狈。

    伍子胥见鱄设诸进来,便乞求道:“小兄弟,给我碗水喝好不好。”鱄设诸站在那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伍子胥心道:乡下农人耿直,那个展无恤临走时叫这孩子看着我,看来一味的求他,他是不会听我的。于是又对鱄设诸道:“那位先生让你看着我?”

    鱄设诸点点头。

    “只要他回来之前我还在,好好的没事,你就完成任务,不负重托是不是?”

    鱄设诸又点点头。

    “我现在口渴,又受了重伤,如果你不给我水喝,我很快就会死,到时候那位先生来了看你如何交代?”

    鱄设诸闻听此言,立刻焦急慌乱起来:“那…那…”

    “只要你给我水喝,我就不会死,那位先生回来你也可以交代。”

    “你等着。”鱄设诸到屋外舀了一瓢水回来喂伍子胥喝下:“我看你可怜才给你打水的。”

    伍子胥喝完,微笑道:“多谢小兄弟。我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你能给我找点吃的吗?你放心,有绳捆着,我不会跑的。”

    鱄设诸心道:已经给了水喝,再给他点吃的也不会不可。他若真的死了,展先生回来一定会怪罪我的。于是拿出两个米团,喂伍子胥吃,那是母亲特意留给他午饭吃的。伍子胥连声道谢,过了一会,又道:“小兄弟,我身上的绳索绑扎的太紧,已渗入肉里,疼得厉害,你能否给我松一松?”

    “不行!”鱄设诸道:“松开你你跑了怎么办?展先生回来会怪罪我的。”

    “你不必担心,我已经答应你不会跑的。况且展先生武功法术高深莫测,就算我能跑也会被他抓回来的。再说,我已经想明白了,你和展先生都是好人,我还有重要的事等展先生回来告诉他呢,我怎么会走呢?”

    “当真你不跑?”

    “当真。我看得出,你非常佩服展先生那样的英雄,我也很佩服。大英雄都是一言九鼎,说话算话的。即使我们不是大英雄也要向大英雄学习,是不是?”

    “好吧,看在你献出解药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一次。”鱄设诸说完拿出一把小刀,割开伍子胥身上的绑绳。

    伍子胥突然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鱄设诸见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伍子胥双手推开屋门,烈日阳光从门洞中一下子灌了进来,照得整个小屋奇亮。伍子胥长舒一口气,转身又朝鱄设诸走去。这时的鱄设诸六神无主,在伍子胥面前显得低矮弱小,如若伍子胥现在动手可轻松将鱄设诸制伏。伍子胥双眼紧盯着鱄设诸,身体影子整个将鱄设诸罩住,一个显得如此强大,一个显得那么渺小。

    突然,伍子胥轻轻一笑,坐在地上,说道:“小兄弟,你再把我绑上吧。”鱄设诸无比惊愕,说道:“你不跑?”

    “我说过不会跑的,当然就不跑了。”

    “我看你也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物,我不绑你了,咱们在这一起等展先生回来,看他如何处置你。”

    伍子胥见鱄设诸小小年纪,就这般坦诚,于是说道:“小兄弟,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鱄设诸看了伍子胥一眼,说道:“你给解药要是管用,叔伯们醒了,我就跟你交朋友。你的解药如果是假的,我就杀了你。”伍子胥道:“好个小英雄,恩怨分明。我的解药是真的,到正午的时候,乡亲们自然会醒,不信的话,到时你去看。”

    鱄设诸看看天上的太阳,将到正午。这时从村中过来一个髫龄童子,手中提着一个竹篮,见到鱄设诸道:“你娘让我给你总吃的来。”说着把篮子递过去。

    “我娘呢?”

    “在照顾叔伯们。”

    “叔伯们都醒了,但是还不能走动。哦,你娘还说给那人也带了吃的。”

    鱄设诸心道:“那个伍子胥没有骗我,他的解药不是假的。”于是转身回到土屋,见伍子胥还坐在地上。

    “我跟你交朋友了。”鱄设诸道。

    “好兄弟!”伍子胥喜道,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说道:“这块玉送给你。”

    “我不能要你的东西。”鱄设诸摆手道。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就应彼此坦诚相待。”伍子胥说道:“我送你玉佩不为别的,只因当今天下,诸侯纷争,我身为楚国人,自当为楚国效力。这次来到桃花村,虽非本意,可来了就是帮凶,而且还被抓。就算展先生回来不杀我,回到楚国也会被奸人所害。乡民纯朴,不似朝廷中勾心斗角,人人为私,不择手段。为兄是怕以后不能再与小兄弟相见了。”

    “那好,我收下。”鱄设诸道:“展先生回来如要杀你,我会拼死替你求情;如若展先生不杀你,你就别回楚国了。”

    伍子胥摇头道:“我父母兄弟都在楚国,我不回去还能去哪儿?”说完愁思难遣。鱄设诸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还不知道愁为何物。

    过了片刻,伍子胥道:“不想这些了。有酒吗?陪为兄喝几杯怎样?”

    “好啊!我们桃花村酿的桃花酒清醇香甜,最是好喝了,你等着,我去拿。”鱄设诸现在已经全然把伍子胥当作了朋友。

    不一会儿,鱄设诸抱来一坛桃花酒,两只大陶碗,两个人便大喝起来。伍子胥给鱄设诸讲列国的英雄事迹,讲到曹沫近身勇擒齐桓公;讲到天下第一剑客勃鞮追杀还是公子重耳的晋文公;讲到晋国战神先轸大战楚国成得臣;讲到秦国杜回力大勇猛,无人能敌,最后只能借助尸魔的力量杀死他;还讲到楚国养氏一族的箭神养由基百步穿杨的故事。最后只听得鱄设诸逸兴瑞飞,向往不已,不住给伍子胥倒酒让他再讲。

    鱄设诸问道:“你说的那些人和展先生比起来怎样?”

    伍子胥道:“依我看,展先生是世外高人,鬼神莫测一样的人物。如论武功术法,是我见过最高的。我听说公子罢敌都是展先生的收下败将。”

    “公子罢敌是谁?”

    “他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勇士,拥有鬼神之力,当今楚王的儿子,公子罢敌。”

    “有朝一日我也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也要像你说的那些英雄人物一样。”

    “有志气,你能行的。来,兄弟,喝酒。”

    鱄设诸喝了一碗酒,有些醉意,说道:“村里人都说我只会打架,没有出息。我就不信,有机会我也要闯一闯江湖,做一番事业,让他们看看。

    伍子胥道:“虽说江湖险恶,但有志男儿就是要迎难而上,想闯就闯。如果为兄能活着回去,一定会助兄弟一臂之力,帮兄弟完成心愿。”

    “小弟在此多谢大哥了。小弟再敬大哥一碗。”

    不觉间两人已经喝完一坛酒,都觉不尽兴,鱄设诸又抱来一坛继续喝,只喝到二人酩酊大醉,不醒人事。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445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