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三十七章 守城之军

第三十七章 守城之军

    展无恤回到住处,心中虽然郁郁气闷,脸上却未显出一丝一毫。莫无琊正坐在床边怀抱展赤,灯光淡淡,照射在莫无琊红晕的脸颊之上,朦朦胧胧,幽幽雅雅。她衣领微开,粉颈均红,奶香清淡,微微萦绕其间,显然是刚喂完奶。展无恤脱掉外套,轻轻走过去,摸摸展赤粉嫩的脸蛋,轻轻亲吻莫无琊的额头,但觉香汗微湿。

    “琊儿,辛苦了。”展无恤轻轻道。

    莫无琊笑笑,没有说话。

    展无恤坐在床边,又轻轻问道:“听话吗?”

    “听话。”莫无琊点点头:“吃饱了就睡。”

    “但愿他永远过着没有纷争的时光。”

    “战争要来了吗?”

    “是。公子罢敌率领尸兽卒要来攻打蔡城,要杀死全城的人。”

    “是不是他们拒绝坚守城池,伺机歼敌,而是要出城与尸兽卒硬拼。”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

    莫无琊诡秘的笑道:“我还知道,你力劝熊弃疾而他不听,却一味相信神火兵的威力。”莫无琊又叹口气道:“你为他人好却不知道已经得罪了别人。”

    展无恤更加惊奇,说道:“是呀,我提议蔡公不要跟尸兽卒正面交锋时发现他已经有些不快。”随后展无恤嘿嘿一笑:“不过,琊儿,你真是神仙,连神火兵都知道了。难道你长顺风耳了,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不还不知道呢,来,然我看看在哪呢。”

    莫无琊嗔怒道:“什么神人、顺风耳呀。从你进屋那一刻,你的眼神就告诉我了。”

    展无恤道:“是呀,你我夫妻形同一人,心灵相吸。我心中有什么事也不会瞒着你的。”

    莫无琊听了,心中温暖,无比欣慰,嘴上却反驳道:“你呀,真笨。日前你去蔡公府,大师兄去过落霞别苑,他说是特来看赤儿的,又说让我们尽快离开落霞别苑,最好离开蔡国。我问他为何,他什么都没说,临走时只说了一句:神火兵恐也阻止不了尸兽卒,蔡城将要覆灭。”

    展无恤长叹一声,许久没有说话。到最后说了一声:“他还是忘不了。”

    莫无琊深情望着展无恤:“师兄,琊儿是你的妻子。”

    展无恤身子一震,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莫无琊时,听到她第一次喊他就是这“师兄”二字。那轻美悠扬,如银铃般的声音,从此深深印在展无恤的心中。他们成亲以后,也不知从何时起,莫无琊开始喊他“恤”。刚才这一句“师兄”,仿佛二人又回到了剑湖池万剑峰那无忧无虑的日子。

    展无恤搂莫无琊在怀,深情说道:“那些列国豪雄之士,觊觎名利,忽蔑生命,不懂得珍惜身边的亲人。琊儿,不管遇到何等危险,我会用生命保护你跟赤儿,直到我这条命不在了。”

    莫无琊泪珠盈眶。“我不许你这么说。”莫无琊说道:“恤,我会永远跟着你不管去哪,即使是死也和你在一起。”

    展无恤抱的更紧了。“当前最要紧的是城中的百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一走了之。城中不知有都少像赤儿一样的孩子呢。”

    “我们要怎样做?”

    “尸兽卒来时,城中的军队必会全部出城迎战,城内就会空虚,如果没有一点准备,稍有不测,首先遭殃的就是城中的老百姓。我想我在城中组织一些少壮市民,加以训练,加固城池,在尸兽卒来攻城之前,帮助守军队守城。”

    “熊弃疾会同意吗?”

    “我会去跟他说的。”

    “听你的!”

    翌日,展无恤找到熊弃疾,说明自己的来意。熊弃疾听后,欣然应允,他心道:我全力组织摆阵抗敌,正愁城中无人管事,再者,如果展无恤也在阵前,他这乌鸦嘴看到尸兽卒又说一些退守之言,乱我军心,反而会坏我大事。让他在城中也好,万一如有不测,还有退路。

    从蔡公府出来,一路上,尸兽卒要来攻打蔡城的消息已经传遍大街小巷,有的人事不关己,无所畏惧;有的人胆小,害怕打仗,想逃往他国,又不舍得家中财物田产;有的人怕死,舍弃闲杂,想逃出城去,谁知蔡城守军严守城门,不得闲杂人随便出入,有几个胆大的硬要闯,随即被长剑刺死。城中顿时一片混乱,一些城中无赖开始抢东西,打砸放火,想浑水摸鱼。随后城中守军出来维护秩序,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站在一处高台上大声道:“大家不要乱,蔡公已有应对尸兽卒的万全之策,现在大家都回到自家家里去,没有命令,不许出来,如若不听,便要人头落地。”

    那名军官说完,安守本分,胆小怕事的市民陆续回家去了。几十名好事大胆的青壮汉子还是待在原地游走,想要闯出城去的架势。

    “你们怎么还不走,等着找死是吗?”那名军官喊道。

    “回家是等死,留在这里是被杀死,逃出城去或许还能活命。谁不知道,尸兽卒就要来了,它们一来,城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大胆,竟敢妖言惑众,看我不杀了你。”说着那名军官拔出宝剑就朝那个汉子头上砍去。

    那汉子见状,低头躲过,同时向后退了几步,离那个军官远了一些,能看出此人有些武功。

    “你还敢躲。”军官的第二剑就到了。那汉子一转身又躲了过去,竟有些得意。那军官顿时气恼,火往上撞,一个平头百姓竟然连续躲过自己两剑,让他在自己手下面前出丑。随后招式狠毒起来,一剑快似一剑,而且剑剑都是杀招。转眼五六回合过后,那汉子在一转身的档儿,将后背漏了出来。那军官岂肯放过,一脚踢出,正中那汉子后心,摔出了一丈多远。那汉子刚要起身,军官的剑已经赶到,就朝汉子的胸口刺去。

    就听“当”的一声,军官的剑飞出十几丈远。在他们的身旁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头脸都用黑布包裹着,手中提着一把赤黑大剑。那军官虎口发麻,看到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顿时大吃一惊。但作为一个军人他马上镇定下来,大喝道:“好大的胆子,还有同党。来呀,全不给我抓起来,在这的人一个也不许走。”

    呼啦啦,一百名士兵,端着长戈,把在场的几十人全部都围了起来。那些青壮汉子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抓,都觉不会有命在,都想殊死一搏,来个鱼死网破,纷纷攥紧拳头,有的在地上捡起石块,就要反抗。眼看事态不可控制,一场杀戮就要发生,就听一生“住手!”展无恤飞身而至。

    “又来一个送死的。”那军官喝道:“给我抓起来。”

    “且慢,这位军爷,给在下一个面子,把这些人放了吧。”展无恤和气说道。

    “你是哪根葱呀,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不认识我,那你可认识它?”说着将蔡公虎符令递到军官面前。

    那军官一看,认得是蔡公虎符令,知道此令符只有蔡公身边极信任的人才能得到。眼前这人一定是蔡公的亲信,不知道来此有什么要事,不能得罪。又见展无恤仪表不凡,气宇轩昂,不像一般的人,又想到,蔡公请来许多江湖游侠,待为上宾,说不定眼前之人就是其中之一,态度立刻恭敬起来。

    “先生是?”

    “展无恤。”

    一听“展无恤”三个字,那军官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态度更加谦和。他最然没有见过展无恤,但展无恤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听过无数次。在蔡公的楚军之中,展无恤力斩公子罢敌的事迹已经传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来是展先生,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别记小人过,您有什么吩咐?”

    “ 奉蔡公密令,我来协助你等守城,这些人就是我选中帮你的。”展无恤指着被围的那些人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有展先生在,我们心里就有底了。”那军官说道“都退下,都退下,没听到吗,都是自己人。”

    军士们纷纷退下。展无恤转身对那几十个汉子道:“我理解大家的心情,谁不想活命。但是,当前强敌压境,我们的家园危在旦夕,难道大家真的在我们的家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走吗?我相信,你们是不会的。没有了家,苟且偷生又有什么意义,那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孤魂野鬼,又和那些尸兽卒有什么分别。”

    众人听着无不羞愧难当,低下头去。

    展无恤继续道:“如果大家愿意,那就和我展无恤一起,守卫这座城,即使战死了,别人也不会瞧不起我们,不会说我们是贪生怕死的懦夫。”

    “我愿意,我不做懦夫。”刚才那个被打的汉子喊道。紧接着其他人也喊起来:“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家,我们不怕死,我们不做懦夫。”

    “好,如此大家先各自回家,明日此时此刻,在此集合,随我登城御敌。”展无恤又对那个军官道:“这位军爷,劳烦你一件事可否?”

    “展先生别这样叫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您叫我石固就行了。有何事您尽管吩咐。”

    “好,石固。军营中刻有多余的兵刃?”

    石固面有难色,说道:“展先生,您也知道,蔡诚守军大部要出城列阵,所有的兵刃都被征用去了,我这里的确没有多余的了。再说,我一个小小的百夫长,也不敢擅自动用军中的兵刃,实在对不起展先生。”

    “我们不劳烦守军兄弟,他们也不容易,兵器我们自己带。”刚才那被打的汉子说道。有了共同的目标,一会功夫,两人从敌人就变成了朋友。

    “对,我们自己带。”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展无恤看了,颇感欣慰,说道:“好,展无恤在此谢过大家了。”

    众人一起道:“应该感谢展先生,我们先回去了。”大家陆续走后,只留下那个黑衣人。

    展无恤走过去问道:“壮士何人?”

    黑衣人道:“先生不认得我,我却认得先生。”

    展无恤道:“你为什么诬陷费师兄,而且还跟踪我。”

    黑衣人大笑,声音嘶哑:“没想到天下闻名,人人敬佩的展大侠也如市井小人一样,偏听偏信。”

    展无恤也不动怒:“此话怎讲?”

    黑衣人走到一个僻静之所,说道:“别人不知费无极为人,难道展先生也不知道吗?想当初孔大人对费无极如此之好,推心置腹,我家小姐对他情深意重。可费无极却恩将仇报,为了承影剑杀害孔大人,又对我家小姐流落异国他乡不闻不问,也为寻找,这样的人只有杀之而后快。可惜,我武功低微,几次杀他都未能如愿。本想在蔡公府天下英雄面前揭穿他的虚伪面目,没想到,费无极巧言令色,欺骗天下人,就连展先生也被蒙蔽。我本死不足惜,只是孔大人的大仇未报,我家小姐还不明真相,就算我死也不瞑目。”

    展无恤听黑衣人说完后,情绪没有一点波澜,内心异常平静,便问道:“阁下真的是卫冲?”

    黑衣人道:“卫冲?卫冲?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卫冲了。”说着黑衣人把抱在头上的黑布揭了下来。只见卫冲满头痤疮,脸上全是烧伤的疤瘌,已经没有了人形。“天下已经没有卫冲这个人了,卫冲已经死了。”

    展无恤沉思道:“卫将军有何打算?”

    “不要叫我将军。”卫冲道:“我若杀不了费无极,我就去找我家小姐,把实情告诉她,我再去跟费无极拼命。如果在此之前我死了,还劳烦展先生把实情告知我家小姐,我卫冲将涌泉相报。”

    “费师兄不会的,他虽然性格孤僻,也不至于做出如此不仁不义,伤天害理之事。卫将军还需查清楚事实为好。”

    卫冲怒道:“当时我就在现场,我就是事实!”说完大踏步而去。走过七八步,卫冲突然回身跪倒:“展先生,天下之人,我只相信你,我死了,请您为孔氏一族主持公道。你的恩德,我卫冲来生再报。”说完起身而去。

    展无恤矗立良久,不觉间心中悲悯,是对卫冲?还是对自己?他不相信师兄会杀孔玄,可是卫冲吞炭毁容,受尽磨难,也不像是有假,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展兄为何在此发呆?”展无恤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公输一族的公输昼。展无恤道:“原来是公输兄,久仰,久仰。不知公输兄也为何在此?”

    “听说展兄正在城中招募人马,我特来投靠。”

    “天下英雄都在城外追随蔡公列阵,为何公输兄偏偏来我这。”

    “狐屠那些人都是势利之徒,他们都带着不同的目的办事,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我的好友养射夜又去了秦国,没人和我聊天。想来想去,我看展兄这不错,有人陪我聊天,所以我就来了。”

    “如此也好,不过我可没时间陪你聊天。”

    “这样呀!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守城吧,到时候多杀几个尸兽卒玩玩。”

    “太好了,能得到公输兄相助是全城百姓的幸事,也能少死些人。”展无恤有些黯然神伤,他一直担心蔡诚守军太少,不是尸兽卒的对手。不过他马上又精神振奋起来:“公输兄擅长机关,不知对此次守城有何见教?”

    “对尸兽卒来说,任何城墙都形同虚设,谈不上什么见教。你给我准备一间大屋,待到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如何御敌。”

    “公输兄也认为神火兵挡不住尸兽卒?”

    “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公输昼然后坏笑道:“展兄认为如何,能挡得住吗?”

    展无恤大笑:“哈哈……。全凭公输兄自己安排,我这就为你准备一间大屋。”

    展无恤带着公输昼在城中找到一处极为隐蔽的大院,正中一个青铜方鼎,正北有一间大屋。院中长有数十棵参天大树,即使中午阳光直射,屋内已然幽暗阴森,此处正是先代蔡国公自缢所在,所以人迹罕至,公输昼却对此处情有独钟。

    “公输兄,你还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尽力去办。”

    公输昼想想,说道:“是呀,你手里有蔡公的虎符,不用白不用,这个青铜方鼎不错,够大。你让人给我送十根圆木,大小呢就像这院中的大树一样。”

    展无恤笑笑,自然知道公输昼干什么,说道:“好,我即刻派人去办。”

    “还有,不要让任何人接近这处宅院,以免有人走漏风声。”

    “这是自然。”

    “你可以走了,我要开工了。”

    展无恤摇摇头,感觉公输昼此人除了对养射夜极为客气外,对其他人都不屑一顾,真不知道是为什么。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508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