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二章 白猿之死

第四十二章 白猿之死

    公输昼看到圣熊敖如此强大,展无恤一个人不能应付,渐渐有些不支,他便杀了十几只尸兽卒,夺了十几杆大戈,驾驶金铜飞兽,冲过去,围着圣熊敖飞转,吸引圣熊敖的注意,伺机用大戈击杀圣熊敖。

    果然,圣熊敖被突如其来的公输昼吸引,熊掌不断地向其击打,掌风呼啸,裂石破云,排山倒海。公输昼左躲右闪,像一只轻盈飞燕,又像是蝴蝶翩迁,游绕于巨熊周围。公输昼在金铜飞兽上,闪转腾挪,一得到机会,便掷出大戈,攻击圣熊敖。只见大戈叮到圣熊敖的身上,犹如柳枝投射在磐石之上,不折即弯。公输昼一看,大戈无用,又拿出养射夜送给自己的宝弓,连射数箭,如飞火流星一般,迅速异常,其势如电,但是射到圣熊敖身上,犹如前车,不能伤及圣熊敖半分。

    公输昼心道:难道这头大熊是神物,竟能刀枪不入。嗯,是了,展无恤的七星龙渊剑都不能伤它,更别说这平常的箭戈了。怎样才能打倒这只大红熊呢?想到这里,公输昼正好飞到圣熊敖的正前方,猛然看到它那一双巨大的冒着紫红色光的眸子,就如两个大灯笼,来回的晃动。公输昼喜道:“就是他了。世间万物最为脆弱的地方就是这一双眼睛,相比这头巨熊也是。”

    想到做到,公输昼弯弓搭箭,电光一闪,一支飞箭射出,正中圣熊敖的左眼。圣熊敖疼痛的吼叫一声,立刻发起狂来,暴怒不止,将那支飞箭撅折,扔到地上,随后双掌乱拍,凶猛的攻击公输昼。公输昼一边躲闪,一边细看是否伤着圣熊敖。但见圣熊敖左眼眼皮划破一道血痕,长有两寸,不断地在滴血,落到圣熊敖身上,慢慢渗了进去,与一身血毛融为一体。

    这一声惨叫也惊醒了熊弃疾,他猛地坐起:“不可伤害圣熊敖!”随即又晕了过去。

    公输昼有些失望,但还是喜道:“眼睛果然是这头巨熊的最弱之处,先把你打瞎了,看你还有何能奈?”于是公输昼就在圣熊敖眼前来回飞转。圣熊敖也是气急败坏,熊掌张开,去抓公输昼,这样就疏忽了对自己眼睛的保护。

    眼看圣熊敖的一双眼睛又露了出来,公输昼瞅准机会,两支箭搭在弓上,准备射出。这时,耳边听到:“昼,不要!”正是养射夜,他高高跃起,从自己的金铜飞兽跳到公输昼的金铜飞兽上,一把抱住公输昼,急切说道:“不可伤害圣熊敖!”话音刚落,眼前一红,养射夜和公输昼双双摔落。圣熊敖大吼,一脚踩扁了公输昼的金铜飞兽。

    二人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奄奄一息。养射夜道:“昼,你会怪我吗?”

    公输昼摇摇头,微笑道:“说哪里话,我怎么会怪你!自从你跟我出走的那天起,我就想到了有今日。夜,你是我唯一的知己,能够死在一起,我知足了。”

    “你不问我为何不让你杀那头熊?”

    “为何要问,你一定有你的道理。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为什么,不是吗?”

    “你这样我心里更难受,你还是怪我吧。那头熊是......”

    “你怎么临死了倒像个女人,婆婆妈妈的,还流眼泪。我们死后同穴,你愿意吗?”

    “我愿意!”

    二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十指相扣,双双闭上了眼睛。

    这时,圣熊敖已经追上展无恤和熊弃疾。熊掌拍下,展无恤回身急忙用七星龙渊剑去挡,剑尖直顶圣熊敖掌心。展无恤便觉圣熊敖这一掌犹如泰山压顶,连带金铜飞兽,直落地上,展无恤的双脚深深陷进金铜飞兽的铁背之中。圣熊敖紧接着又是一脚踩下,如若被这一熊掌踩着,展无恤与熊弃疾便无命在。展无恤是挡也不是,逃也不是。他若逃,熊弃疾必要遭戮,他要救起熊弃疾一起躲开,已是来不及。

    命在顷刻之际,圣熊敖突然后撤两步,仰面摔倒,在它两侧,有两只白猿,正掐住圣熊敖的双肩两臂,一边吼叫,一边用力向后拽。

    所来此二白猿正是大雪山雌雄双猿,通灵之物。当初展无恤与之比脚力速度,不分上下,白猿已对展无恤有钦佩之意,一个人类竟能与雪山飞猿竞速齐飞。再加之展无恤对雌猿母子有活命之恩,这次双猿来到蔡城,一是要感谢展无恤,再就是通灵到展无恤有难,特来协助。当双猿赶到蔡城外时,正好看到圣熊敖在攻击展无恤,于是出手把圣熊敖放倒。

    圣熊敖突然摔倒,甚是愤怒。作为神物,它从来没有被打倒过,这是第一次。圣熊敖怒吼一声站起,一把揪住雌猿狠狠的甩出,又要去抓雄猿。雄猿见状,急速奔出,星驰电掣,在几十丈之外一把接住雌猿,不至雌猿受伤。双猿后退了五六步才站定,它们毫不停歇,马上又飞速攻击圣熊敖。只见双猿在奔跑中不断变换方位,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扰乱圣熊敖的注意力,伺机给予致命一击。圣熊敖站在原地不动,目不转睛,双掌跃跃欲试,就等双猿来到近身,一把抓住,将其杀死。

    转眼间双猿攻到,只见圣熊敖沉雄,双猿轻灵。圣熊敖只在五六丈的范围内移动,双掌如锤,势大力沉。双猿则在圣熊敖外围,脚步如飞,犹如两道白色闪电,围绕圣熊敖旋转。双方都在寻找对手的破绽,只要觅得机会,便给予致命一击。有时双猿攻到圣熊敖背后,伸出利爪就是一击。圣熊敖有金刚之身,反而是猿爪受伤,疼得双猿吱吱叫。

    一熊二猿,一为神兽,一为通灵。双方战在一处,顿时飞沙走石,地暗天昏。双猿见圣熊敖果然威武勇猛,身如精钢,力大无比,徒手相搏是万不能取胜。雄猿四处一看,战场上散落着许多刀枪剑戟,有的完好无损,寒光滴血,它便与雌猿使了一个眼神。就见双猿掉头飞跑,圣熊敖正在纳罕,双猿又折而返回,手中攥了十来支长戈。

    双猿一左一右,毫不停歇,将近圣熊敖手中长戈全数掷出,随即雌猿向外跑开。在圣熊敖阻挡拨开飞来长戈时,雌猿已到其身后,双猿前后夹击,差不多与飞戈同时攻到圣熊敖近前,手中数十支长戈刺到圣熊敖的前胸后背。双猿就觉手中长戈犹如扎在铜墙铁壁之上,“当”得一声,便觉不再有动静。

    圣熊敖狂怒大吼,先将飞到的刀枪剑戟打落,两只熊掌一前一后,将刺到身上的长戈一把攥住,就往近身拉拽。二猿没有圣熊敖力大,雄猿就觉不好,尖叫一声,雌猿会意,二猿同时松手,就往回奔。圣熊敖大怒,熊掌用力把数十支长戈从中折断,同时将断戈朝前后二猿投掷而去,风驰电掣,流星飞火,尾随而到。

    雄猿还好,见飞戈将近,左右躲闪,全身而退。雌猿怀中始终抱有一物,用藤条缠住,所以奔跑速度稍慢,动作也迟缓了不少,身后断戈飞到,躲避不及,右腿被击中,破开两寸多长的血口,腿上茸茸白毛顿时被染成了红色。雌猿一声哀叫,双臂紧抱前胸,一个趔趄,就地摔倒,再起来,速度就慢了一大半。

    圣熊敖一看机会来了,就朝雌猿追去,不一刻,还剩尺许,眼见就要抓住雌猿,圣熊敖就觉脑后被重重一击,碎石纷落。回头一看,原来雄猿手中举着一块磨盘大小的巨石,又已飞到,一石砸到圣熊敖的头上。圣熊敖就觉一阵眩晕,但随即就清醒过来,再找雄猿,发现它已经抱起雌猿奔出一箭之远。

    圣熊敖望去,原来每隔不远,地上满是大小不等的石块,冒出地面。雄猿放下雌猿,伸手将一石块用力拔出,竟有二尺大小。雄猿抡圆了长臂,就朝圣熊敖掷来。圣熊敖见状,大吼一声,也不躲闪,熊掌拍出,飞到的大石便成齑粉碎块。第一块被击碎,第二块又至,如此往复,纷至飞来,中间还不时夹杂着长枪断戈。

    那边双猿累的气喘吁吁,体力渐有不支;这边圣熊敖步步逼近,马上一场屠杀就要开始。

    “不要伤害圣熊敖!”不远处,熊弃疾醒了。

    “快说,怎样才能制住圣熊敖?”展无恤见二猿渐落下风,急切的问道。

    “这......”

    “圣熊敖是你们楚国的神兽,你身为楚国王族,一定知道怎样对付圣熊敖。”

    “这......不好说。”

    “既然圣熊敖能被召唤出来,也一定能把它送回去。”

    “我不知道行不行。”

    “不试一试怎知不行?你再这样吞吞吐吐,我就出手把圣熊敖杀了,免得它在人间为祸天下。”

    “我说,我说。”熊弃疾心道:二猿已经能与圣熊敖纠缠,如果再加上展无恤,他武功高深,罢敌都不是其对手,如若他真的对圣熊敖下杀手,有什么损伤,楚国将有亡国的危险。那时候我即使真的当上了楚王,不久也会是一个亡国之君,那又有何用? “要召唤出圣熊敖,必须要用熊氏一族的鲜血,反之,要送回圣熊敖,也要用熊氏一族的血。”

    “怎样施为?”

    “将熊氏一族的血涂到圣熊敖的前额,画一特殊形状的灵符,再施展咒语,就可将圣熊敖送回通灵圣云境。”

    “灵符是何种形状?”

    “圆圈内一点,就如玉璧一般。诶呀!”熊弃疾惊叫一声,展无恤一剑划破熊弃疾的手臂,取其鲜血在手中,朝熊猿战场奔去。“我画上灵符你马上念咒语。”展无恤朝熊弃疾说了一句便不见身影。

    圣熊敖与双猿正斗得激烈,周围飞沙走石,密不透风,两道白光,一团红影,相互交错,难解难分。展无恤几次欲接近圣熊敖,均被挡了回来。

    展无恤喊道:“猿兄,先让这头巨熊别动,我有办法制服它。”

    雄猿听到,朝雌猿叫了几声,让其到后边袭扰圣熊敖,它则在正面蛇形速袭,在距圣熊敖有三丈之距时,突然跃起,一把搂住圣熊敖的双臂,死死的抱住,并且一口咬住圣熊敖的脖颈。雄猿这一击,显是舍命相搏,将生死置之度外。圣熊敖大吼,极是愤怒,使劲伸张双臂,想挣脱开雄猿。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就低头一口咬住雄猿后颈,就往上撕扯,一股鲜血顺着圣熊敖的牙缝流淌出来。雌猿见状,愤跳上圣熊敖后背,一把搂住熊头,连打带咬,双爪去掰熊口,试图让其松开。

    展无恤瞅准机会,几个纵跃,飞至圣熊敖的头顶,在空中一掌打在圣熊敖的前额上,一个圆形的血印立时显现。

    “快念!”展无恤大喊道。

    而就在这一刹那,圣熊敖先是挣脱双臂,甩开雌猿,再去抓展无恤。两只熊掌在面前头顶轮番狂抓,密不透风,展无恤在圣熊敖的肩头两侧来回飞身躲避,每每都是擦着熊掌爪尖而过。

    “展先生,还有一点没有点上,咒语不管用。”熊弃疾在下边大喊。

    圣熊敖一听,原来关键人物是熊弃疾,它又奋力朝熊弃疾那边追去,想把熊弃疾杀死。但圣熊敖发现,自己走不动,原来身前有一只大白猿在抱着自己的腰,阻止自己前行。圣熊敖就要挥拳去打雄猿,放慢了对展无恤的攻击。展无恤利用此机会,双脚踩到熊掌之上,借助熊掌挥动之力,又飞向圣熊敖的前额。手指点出,圆圈之内多了一点。展无恤欣喜,紧张的心片刻放松,随后,一只巨大的熊掌排到。展无恤余光瞄到,心道:不好。立即运用遁身术,就要躲避,但还是慢了须臾,左手食指被熊掌擦到,立刻皮开肉绽,只留下几滴血在圣熊敖眼前滴落。

    那边熊弃疾已经开始念诵咒语。

    被结印的圣熊敖顿觉不妙,狂性大发,把愤怒全部撒在雄猿身上,两只巨大的熊掌疯狂锤击雄猿的后背,每一掌都有排山倒海之势,力过千斤。三掌过后,雄猿不堪重击,口吐鲜血,牙齿松开圣熊敖的脖颈,但是双臂还是紧紧抱住圣熊敖的腰不放。圣熊敖击打到第五掌,渐渐觉得无力,身形恍惚,双脚开始没有了知觉,从下到上,化作一道红光,飞归圣云境去了。

    雄猿没有了支撑,摔倒在地上。雌猿疯狂的跑到雄猿身边,将其抱起,泪珠盈眶,用力摇晃雄猿的身体,嘴里发出嗷嗷的低沉叫声,似是在喊雄猿的名字,叫其醒来。双猿虽然不能人言,但感情至深至重,一点不输人类。

    展无恤也跑到雄猿身旁,见其双目紧闭,嘴角往外渗血。展无恤双手摸到雄猿骨骼,吃了一惊,雄猿全身骨骼已经尽断。展无恤喊道:“猿兄,醒醒,猿兄……”

    大雪山白猿乃天生通灵之物,通晓人性,有恩必报,体魄更是钢筋铁骨,居然被圣熊敖几掌重击,全身筋骨尽断,可见圣熊敖之力非比寻常,人间无有。如若没有把圣熊敖送回圣云境,蔡城城墙在它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一推便倒,蔡城百姓可就惨遭屠戮了。展无恤心道:猿兄为了我展无恤,救了全城百姓,被圣熊敖重击致死。我展无恤无论如何也要救你活命。

    于是展无恤将真气聚于双掌,贴至雄猿前胸,一股暖流输入雄猿体内。展无恤的武功传自春秋五隐圣之一的剑圣,又经自己精研修炼,沉雄浑厚,终于自成。输到雄猿体内,暖流如涌,面色有白渐红,而雌猿在旁边焦急期盼。过至半柱香时间,雄猿兀自未醒,展无恤又加大功力,额头汗水如注,滑落衣襟,有几滴掉落到雄猿的手掌上。

    突然,展无恤手腕一紧,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攥住,用力移开。原来雄猿已醒,看着展无恤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为自己耗费内力。雄猿脸露微笑,似是已经释怀,他看看雌猿,脸上又显出悲伤之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行猿泪顺着眼角流下。雄猿用手指指展无恤,看着雌猿点点头,雌猿又冲着雄猿点点头,也流下了泪水。雄猿伸手擦拭雌猿的眼泪,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慢慢的,它似是得到了满足与欣慰,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展无恤不解其意,大声呼喊:“猿兄,猿兄……”虽然他知道,无论怎么喊也是枉然,白猿也不会听到了。

    雌猿却是镇静了许多,它从自己怀中抱出一只小白猿递给展无恤,又朝展无恤点点头,再看看躺在地上的雄猿。展无恤先是一震,后又想到,此小白猿不正是他在大雪山救过的的么,那时候它还没有出生,现在已经这样的可爱了。小白猿闭着眼睛正在熟睡,刚才的激战它还不知道吧,它的父母是多么的勇敢。

    那么,雌猿将小白猿交给自己又是何意?难道……展无恤刚想到,就要伸手去拦,但还是慢了一步,就见雌猿用一根手指穿透自己的心脏,满是欣慰的俯在雄猿身上。

    展无恤看着这对白猿,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站起来,心中无限感慨:双猿之情,至真至纯,生死不分。再看看眼前这些人类,为了一己私欲,视人命如草芥,大打出手,不惜毁灭一切。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5934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