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四章 秦女赢伊

第四十四章 秦女赢伊

    日薄西山,微风拂面,当中夹杂着血腥味,烧尸味。展无恤怀抱着一只小白猿,默默地站在一座坟前,这座坟比寻常的要大上一倍还多,土是新的,是他亲自挖的,亲手盖得土。展无恤身旁站着莫无琊,她怀中抱着展赤,正不住的盯着小白猿,还不时伸手与小白猿打闹,他们显然不知道发生着什么,不理解大人们此时的心情,两双天真无邪的眸子与这压抑肃穆的气氛极不相称,他们还不懂得战争的残酷无情。

    公子季扎和白羽站在不远处,凝望远方,城墙上旌旗招展,有士兵来回的巡逻,手中的长戟不时反射着道道寒光,他们不知道战争是否还会来到,自己这条命是否还能活下来。生命是宝贵的,当下能活着已实属万幸。士兵,好好活着吧,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亲人,不知道下一个躺在战场上的尸体是不是自己。

    展无恤悲切道:“猿兄、猿嫂,展无恤对你们不起!你们不远万里来到蔡城,帮助我展无恤,不过半日,竟命丧敖熊掌下,还没来得及与我痛饮契阔就走了,你叫我于心何安?不过,猿兄、猿嫂请放心,我夫妻二人一定会照顾好小白猿,不让他受委屈,不让任何人欺负它,让它吃好穿暖,我们有什么它就有什么。我还会教他武功,倾囊相授,让它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白猿。我的武功你是知道的,传授小白猿还算可以吧?想当初你我在大雪山之巅赛跑,我不输给你的。如果有一天我教不了他了,我就请我师父、师伯教他,你说好吗?”说到动情处在场众人不禁热泪盈眶,感同身受。

    展无恤起身走到白羽面前,看着他全身白色的羽毛十之八九被染成了红色,展无恤心中无不感动:“白羽兄,多谢你来相助。要不是羽人族拼命阻击食虎兽,蔡城全城恐将生灵涂炭,是你们救了全城的百姓啊。”

    白羽嗓音有点沙哑,可能是作战太过猛烈,而且没有一丝一时的休息,咽喉干涩。“ 展先生不必如此说,是九天神大人派我们来的。九天神大人知道展先生急需帮助,所以十天前就派我们羽人族兵士昼夜兼程赶来,总算没有误事,没有给九天神大人丢脸,也报答展先生救我羽人一族的恩情。”

    还有什么话说,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展无恤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确实无需多说,羽人日夜兼程,飞行万余里,十天十夜不曾间断,只是为了践行前言,回报他人之恩。展无恤此时的心情用感谢等贫乏的语言所无法表达的。

    “伤亡了多少白羽人?”

    “伤五百,死三百。”白羽说的看似轻松,实则沉重。

    展无恤默然,心如刀绞。“现在食虎兽已被消灭,尽数不留,尸兽卒也被打败,只留残部,苟延残喘。只是,公子罢敌还没有被灭,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羽兄,白猿夫妻已经为我而死,我不忍你们再受些许伤害,咱们就此别过,你们快些回羽人国养伤吧。”

    白羽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如果还有用我门羽人之处尽管开口,我们羽人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日后,无恤定会再去羽人国当面向九天鲲鹏道谢,到时,我再跟白羽兄痛饮,不醉不归。”

    “告辞,我们也该回去向九天神大人复命了。”白羽说完,招呼羽人们,驮着牺牲和受伤的白羽人回归羽人国。

    展无恤一直仰望着天际,直到羽人的身影渐渐隐没,他才回头对公子季扎道:“公子何以会带兵来援?而且还是闻名天下的魂木卒。”

    公子季扎笑笑,说道:“公子罢敌率领尸兽卒围攻蔡城,这么大的动静,谁会不知道。可是楚王现在正陈兵楚、吴、徐边境,公子姬光正在带领吴国倾国之兵与之对抗。在吴国军营之中,斥候每天来报蔡城战事,蔡城胜则徐国无忧,蔡城败则徐国忘,吴国危,诸侯惧。后来我们得知,尸兽卒人多势众,蔡城岌岌可危,我便自请救援蔡城,但又不能抽走吴国一兵一卒,我便北向齐国求助,没想到齐公胆小怕事,不敢招惹楚国。时间紧迫,当时我想,如果找不到援兵我就一个人来。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仙圣的两个门徒,他们正带领仙圣所炼魂木卒前来相助。展兄是剑圣高徒,仙圣相比你也熟知吧?”

    展无恤道:“仙圣是在下的二师伯,可是我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刚才我听说他老人家的二位高徒也来了,不知在何处?”

    公子季扎道:“田雍是仙圣的外侄,因为田雍战死,仙圣的二位门徒护送田雍的尸体回宕山去了。”

    展无恤答应一声没有再说话。

    “天黑了,我们回城吧。”莫无琊道。

    众人起身,默默地往回走。

    “蔡公有请二位到议事厅!”一个兵卒赶到,对展无恤和公子季扎说道。那个兵卒满头大汗,全身湿透,气喘吁吁,显然是找他们俩找了很久。

    “请我二人做什么?”展无恤问道。

    “这......小人不知。”

    “你先回去,我们随后就到。”

    “喏!”士兵起身回去。

    “季扎兄,依你之见熊弃疾这人如何?”展无恤问公子季扎。

    公子季扎沉思片刻道:“聪慧缜密,工于心计。但是比起楚王熊围还是强了很多。”

    “那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你是打算再帮他一次。”

    “我也不知道。就算是为了这些孩子吧。”展无恤怀抱着小白猿,又看看莫无琊怀里的展赤。

    展无恤和公子季扎先送莫无琊回到住处。自从开战以来,她也一直没有休息,不是陪着展无恤就是在照顾展赤,再就是安抚城中老少百姓。而今,莫无琊身边又多了一只小白猿,以后的日子,她只会更加辛苦。在战乱时期,女人更显得伟大和可爱。

    天色墨染,眉月升空,乌云还不时的遮挡那弯弯的亮光。

    展无恤和公子季扎在路上远远看到费无极出了家门,急急朝蔡公府方向奔去。费无极所居之所正是熊弃疾特意安排的,只与蔡公府有一街之隔。展无恤和公子季扎路过费无极家门时,一男子站在门口眺望远去的费无极,眼中充满爱意。此人穿着一身黑衣,领口露出一圈白色衣衫,纯洁轻盈,裹着如霜似玉般的肌肤,面容清秀,略施粉黛,秀发挽起,好一个漂亮的美公子。展无恤和公子季扎路过的那一刹那,一眼看出,此清秀公子原来是女扮男装,而且正是孔玄子的独女孔婉儿。

    原来公子熊建跟随常星君和百里奔雷去秦国借兵,当常星君和百里奔雷去岐山去借魄金士的时候,公子熊建找了一个借口去雍城去见赢伊,顺便把孔婉儿接回蔡城。而赢伊没有到过中原,一心想出来玩,见识一下中原的繁华热闹,公子熊建也乐得将她带在身边,二人就不再两地相思,也可正好让自己的公父看看,以便将来向秦国求亲,迎娶赢伊。为了出行方便,公子熊建便让二人女扮男装,在去蔡城的路上与常星君和百里奔雷汇合,一同赶往蔡城。

    他们带领魄金士赶到蔡城时,正好赶上尸兽卒与神火兵大战。常星君心里知道公子熊建不是打仗的料,再带两个女子,而且一个还是秦国公主,他不敢大意,便首先派人将此三人偷偷送进城,安置在蔡公府内。三军击退尸兽卒后,费无极也回来修养,孔婉儿便随着来到费无极住处。

    孔婉儿这一年来迭经忧患,数历艰险,幸而在秦国遇到赢伊,才能活了下来。孔婉儿从初见费无极的情窦初开,一往情深,再到家族罹难,独自流落他乡异国,穷寡孤独,不知亲人生死,时时盼望心爱之人能来接她,没想到所来的人却是公子熊建。如今,终于再次见到情郎,而且二人独处一室,孔婉儿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扑入费无极怀中,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来。孔婉儿待要倾诉这一年来的悲苦委屈,费无极便接到熊弃疾的传令,到蔡公府商议要事,是以孔婉儿男装还没换下就送费无极到门口,目送他离开。

    费无极等陆续进入蔡公府后,孔婉儿依依不舍的待要关门,只听一个嘶哑的声音道:“公子,慢些!”

    “是谁?”孔婉儿有些骇然。

    “是我,卫冲拜见公子。”

    孔婉儿心中一阵,猛然开门,她心中压抑的石头突然又悬了起来。孔婉儿看到台阶下站着一人,破衣烂衫,满身污垢,弯腰低头,手中却拿着一把大剑,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明亮。

    “你真是卫冲?”

    “小人正是卫冲,以此剑为证。”说着将手中的大剑横放双手之上,递给孔婉儿。

    孔婉儿看了一眼,没有接。“你没有死。”

    “卫冲没有死。”

    “你的声音......?”

    “我的声音变成这样,全是为了给大人报仇。”

    “我爹他怎么了?”孔婉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人被人所杀,惨死在那人剑下,到现在连尸体也找不到。”

    晴天霹雳,寒夜惊雷。

    孔婉儿冲下台阶,一把抓住卫冲的肩膀,就觉得卫冲身上凹凸不平,疙疙瘩瘩,犹如满是蒺藜的树桩。

    “爹爹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我爹?”

    “是那个人。”卫冲还是低着头,不知是因为没有保护好孔玄而羞愧难当,还是在孔婉儿面前主仆有别而不敢抬头。

    “你他起头来,看着我,那个人是谁?”

    卫冲慢慢抬起了头,只见他满脸烧痕,全无人样,吓得孔婉儿倒退了两步。

    “那个人就是费无极,我变成这样也全是拜他所赐。”

    “你不要说了。”孔婉儿瞿然而惊,心旌摇曳,一时不知所措:“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孔婉儿不敢相信,她历尽忧患,终于找到自己心爱之人,指望从此能够与他厮守一生,不再分离。而今却听到托付终生之人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谁能够承认,谁愿意相信。

    “  我变成这样,就是为了杀费无极。”卫冲有些低落:“可是我武功低微,不是费无极的对手,几次三番都被他打败。我这次来找公子就是想让公子与我联手一同杀了费无极为大人报仇。”

    “你胡说,你在说谎。你,你不是卫冲。”孔婉儿声嘶力竭的喊道:“我爹绝不是费大哥杀得,费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你走,你走,我不相信你。”

    卫冲想要再力争,但是看到孔婉儿情绪激动,失去自我,于是仰天长叹:“世人不信我没关系,就连公子你也不信我。大人的仇何时才能报啊!”

    卫冲郁郁的转身离开,临走时对孔婉儿说道:“公子,你还是及早离开费无极为好,此人阴鸷狭隘,跟他在一起他会害了你的。还有,大人的仇我一定会报的。”说完卫冲的身影渐渐远去,他弯着腰,身材伛偻,悲惨凄凉,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

    孔婉儿一人默默地坐在石阶之上,心中绝望忧愤,悲痛欲绝,脑中一片空白。

    一阵风吹来,门前一颗桑树树叶窸窣 ,掉落下几片,上面布满孔洞,在孔婉儿的脚边不停地旋转,就是不肯离开。孔婉儿抬起头来,不自觉的眼前一片模糊,像是隔了一层纱,什么也看不清楚。渐渐地,那层纱更重了,孔婉儿突然觉得自己周围变成了荒漠,一切都是黑色的沙,寂寥的黑色。孔婉儿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孤单过,虽然她曾经独自流落异国他乡,也未曾有现在如此空荡的心,那时她心中还有希望,还有牵挂。而今听到,他最亲的人已死,而且是被自己最爱的人所杀,她如何能接受,她如何肯相信。她宁愿相信那个卫冲是假的,是来招摇撞骗,是为了一己私利而为之,他说的都是假的,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孔婉儿多么希望此时此刻费无极能出现在自己面前,抱着自己,安慰自己,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抬起头,看到黑色的荒漠尽头,一个人影出现,正是费无极。孔婉儿高兴地站起来,擦掉眼泪向费无极跑去。她跑呀跑,即使双脚陷进沙坑也在所不惜。可是她跑了很久,费无极还是远远地站在天边,任她如何的奔跑也不能接近。

    孔婉儿望着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费无极着急了,她大喊:“费大哥,我在这里,你不要走!”可是,无论她如何喊,那个身影也无动于衷,在远方若隐若现。

    孔婉儿一直拼命地跑,脚下一空,摔倒在地,再也追不上了。他心中急切,“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婉儿,婉儿。”一个声音在叫自己。“是费大哥?”孔婉儿睁开眼睛。

    “姐姐怎么独自一人坐在地上?”一个清脆银铃般的声音传来:“眼睛都红,是不是刚见到情郎又走了舍不得。”

    孔婉儿看看自己,已经离自家门口几丈远,于是淡淡一笑,强打精神回道:“是公主殿下。”

    “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公主,要叫我妹妹。”来人正是秦国公主赢伊,也穿着一身黑色男装,显得更加飒爽英姿,俊秀英朗,绝丽无双。她在秦国与孔婉儿相处日久,便以姐妹相称。有时孔婉儿不习惯,叫一声公主,总被赢伊纠正过来。

    “好,妹妹,不要取笑我了,哪有什么情郎。”

    “刚才那个费无极......”

    “你又在取笑我。”

    “我哪有资格取笑你呢,我跟你同命相连。”赢伊叹道。

    “难道你也......”孔婉儿没有说出后半句:你的父亲也被杀了?可是一想,赢伊的父亲是秦公,怎么会被杀呢,是自己想多了。因为孔婉儿所伤心的事是刚听卫冲说自己的父亲被杀了,虽然她不相信,可心里还是有许多芥蒂。赢伊说他们命运相连,孔婉儿便以为赢伊的父亲也被杀了。

    “是呀,熊建那小子没跟我说几句话就跑了,说他父亲找他有要事,我看他是到了中原就花心了。”赢伊煞有介事的说道。

    “不要胡乱猜测,这兵荒马乱的他那有那个心情呀。更何况他是蔡公的儿子,负有保卫蔡城的责任。”

    “唉!我也知道。是不是你那个费无极也去议事厅了?”

    “是呀,怎么了?”

    “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我们也去看看。”

    “那好吗?他们都是谈一些打仗御敌的事,更我们女人不相干。”

    “女人怎么了,女人也可以上阵杀敌的。再说你我的武功也不比那些男人差,就是那些世俗人有偏见,在我们秦国就没有这些规矩。我们就在门外偷偷看几眼。”

    孔婉儿心道:卫冲说费大哥是我的杀父仇人 ,虽然不可信,就陪赢伊去议事厅看看,也正好探听费大哥是不是卫冲所说的奸妄之人。于是便答应道:“好,我们去看看也行。只是这身衣服......”

    “这身衣服正好,就算被人发现了,也不会猜到我俩是女扮男装。” 赢伊说完,拉着孔婉儿就走。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6415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