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七章 兽卒攻城

第四十七章 兽卒攻城

    破晓时分,天空飘起了雪花,纯洁而晶莹,慢慢的落到泥泞的战场上,迅速被血污吞噬,大地变得更加污秽和黑暗。渐渐地,东方灰白隐现,没有一丝色彩,战场上坑坑点点反射,显出没有光亮的白,有的是脚印,有的是人形,更多的是圆坑,和人的头颅一般大小。

    天将微微亮,罢敌大营的火云柱突然消失,紧接着就是震天动地的响声,地面上的死水也泛起了涟漪。十几万尸兽卒黑压压一片,拍成了九个方阵,向蔡城压来。这次出现的尸兽卒比以前的数量更多,更具压迫,而且他们前进的方向只有一个,蔡城南门。

    尸兽卒方阵前面一字排列着九座巨型床弩,与三辆战车一般大小,每座床弩前头由三只灰熊推着前行,灰熊的后面又拉着一辆巨大的铜车,车上装满半尺粗两丈长的弩箭,弩箭除了精铁箭头,还装有三个倒刺。这样一根弩箭,除了能穿透城墙,还能将城墙勾住。弩箭的箭尾装有一个铜环,铜环上拴着长长的铁链,和巨型床弩连在一起。而在巨型床弩的后边,则站着三排用铁甲包裹起来的尸兽卒,而且每个尸兽卒手中都端着一座九宫连绝弩,蓄势待发。

    蔡城守军被突然出现的尸兽卒惊醒,他们匆忙爬上城头,第一眼就看到二十七头灰熊推着九辆巨型床弩,全部对准南门。守城士兵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展无恤看罢,心道:今日必是一场恶战,不知又要死多少人。展无恤刚一转身,心中猛地悸动,大喊道:“马上传令,东、西、北三门所有士兵全部到南门集结,准备迎击尸兽卒。”

    费无极道:“所有兵力都到南门,如果尸兽卒攻击其他三门怎么办?”

    “师兄,你看尸兽卒的阵势,势要集中兵力猛攻南门。其他三门不会有事的。”

    “兵不厌诈,你就这么确定?”

    展无恤略加思索,说道:“好,东、西、北三门各留一千士兵守护,其他全部到南门。”

    费无极没有再说话,他在怀疑展无恤从何断定尸兽卒要猛攻南门,而不去其他门。要是自己带兵攻城,一定不会这样做,定会分出一部分兵力攻击其他门,分散敌人的抵抗力。

    随着命令传达到东、西、北三门,守城兵士迅速集结到南门。

    “你们都是冠绝天下的勇士,神火兵、魄金士、魂木卒,尸兽卒在你们面前不过是一群蝼蚁,数量再多也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面对尸兽卒你们害怕吗?”展无恤对着城墙上下站满的兵士喊道。

    “蝼蚁何惧,为我所鄙!”守城军士齐声高喊,同时伸出右手大拇指,齐刷刷向下指。

    “尸兽卒残酷暴虐,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不管你是楚国人、秦国人、晋国人还是齐国人。”

    “誓与尸兽卒死战到底!”

    “尸兽卒倘若攻下蔡城是不会满足的,它们还要进攻秦国,进攻晋国,进攻齐国,到时候,你们的妻子,儿女都会被尸兽卒所杀。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誓死保卫蔡城,誓死保卫蔡城。”

    “准备好弓箭,对准尸兽卒的头颅,不要手下留情!”

    城墙上前三排是魄金士,整齐的向前迈进一步,一齐将弓箭搭好,近万人动作一致,就像是一个人做出来一样。他们瞄准尸兽卒,就等进入射程范围,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在魄金士后边,则是魂木卒,每一个人拿着长戈,背上背着短剑,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与尸兽卒近身搏杀;在城门周围,布置的则是神火兵,每五个神火兵前面都有一辆铜车,车上布满剑戟,全部对准南城门,防止尸兽卒攻破城门。

    在城下,尸兽卒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步步进逼,在距南城门三箭之地处,突然停了下来。寒风凛冽,旌旗招展,伴随着冰块一样的雪花,拍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没有一个人抖动一下。战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唯一的声音就是穿过耳朵的寒风。这种大战前的安静使人窒息,心跳犹如战鼓,率先咚咚敲响。

    士兵们眼睁睁的看到,两只灰熊搬开巨型床弩,另一只灰熊扛着一根如大殿铜柱一般的弩箭,费力的装到床弩上。随着一声号令,两只灰熊松开床弩,巨大的弩箭弹射而出,“轰隆”一声巨响,弩箭穿进城墙。又一声号令,那三只灰熊拖拽弩箭后面的铁链,将其拉直,势要把城墙拉倒。城上守军无不惊惧,突然他们眼前阴影晃动,八只巨大的弩箭已经飞到,砰、砰、砰全都插进蔡城城墙之中。瞬间就有九根铁链将尸兽卒军与蔡城城墙连在一起,铁链越绷越紧,城墙的砖石开始脱落。

    “大家不要慌!”展无恤喊道:“魄金士,去吧铁链斩断。”立刻就有九名魄金士飞身站到铁链之上,挥剑就砍。只见铁链和宝剑碰撞之处发出闪耀火花,金铁之声,铮铮刺耳,铁链只出现了几道剑痕,其他并无损坏。

    “上!”费无极命令道。只见九名神火兵也飞身过去,来到魄金士跟前,将剑尖一指,立刻有火苗喷出,去煅烧铁链。

    公子罢敌在阵中狞笑一声:无知,天罡神铁链岂是一般兵刃能破坏的。不过他看到神火兵所喷出的火焰渐渐将天罡神铁链烧红,魄金士的宝剑将铁链的缺口越砍越大,在这样下去对我不利。公子罢敌大喝一声:“进攻!”就见尸兽卒蜂聚蚁聚一般朝城门攻去,其中还有一部分直接跃上天罡神铁链,去攻击神火兵和魄金士。

    在尸兽卒距离城墙还有一箭之地时,展无恤下令:“放箭。”一时间万箭齐发,犹如飞蝗,尸兽卒最前一排率先被射倒,第二排又冲上来又被射倒,紧接着第三排冲上来,还是被射倒,就这样一波接着一波,如此往复,不多时城墙下的尸兽卒尸体就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后面的尸兽卒踩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往前冲。那些尸兽卒完全不知道何为死亡,何为害怕,完全没有人性,连续不断地向城门冲,同时箭雨也没有一刻停歇。

    这时,天罡神铁链上尸兽卒也已经和神火兵和魄金士交上手。虽然神火兵和魄金士功力深厚,勇猛无俦,但是尸兽卒人多势众,不知什么时候,在铁链下面,飞上几十条绳索套,不管敌我,一并将神火兵、魄金士、尸兽卒套住,拽了下去,不分青红皂白,乱刃将其杀死。

    天罡神铁链上没了神火兵与魄金士,尸兽卒便沿着铁链长驱直入,蹿上城墙。

    “弓箭手,射铁链上的尸兽卒。魂木卒阻击城墙上的尸兽卒,不能放一个进城。”展无恤令下,一部分弓箭手掉头射击天罡神铁链上的尸兽卒,从而阻击地面上尸兽卒的弓箭手就少了一部,致使部分尸兽卒冲到城下,用九宫连绝弩向城上的士兵射击。从而不断有士兵被射中,从城墙上掉下来。

    双方弩箭互射,不一会儿,城墙上就插满了弩箭,如芒刺在背,城墙下铺了厚厚一层尸兽卒尸体,足有数尺高,尸体上插满了弩箭,密如荆棘。尸兽卒还不断地向前涌,战鼓的轰隆声,双方将士的喊杀声,惊天动地,没有一刻停歇过。刀枪出没,剑刃横流,血光飞溅,染红了城墙,染红了大地,染红了河流,也染红了天空。

    尸兽卒的进攻从日出一直持续到日入,蔡城守军的箭雨也从卯时一只下到酉时,其间从没间断,双方都杀红了眼,都已经麻木,尸兽卒不断地向前冲锋,蔡城守军持续的拉弓射箭,仿佛那双手臂已不是自己的,毫无知觉。

    蔡城作为曾经蔡国的首都,城墙异常坚固。熊弃疾奉命攻占蔡城后,又对城墙进行了修筑加固,在城墙中加入了一尺粗的铜柱,又在外围用巨石砌筑,使其成为真正的铜墙铁壁。尸兽卒的床弩巨箭也只能破坏城墙的外围,将其砖石冲击开一个洞,里面的铜柱,则保护城墙屹立不倒。

    冲到城墙底下的尸兽卒,竖起云梯,就往上爬。蔡城守军早有准备,先是在云梯上倒上桐油,再用火把点着,不等尸兽卒爬上城墙,就烧断了云梯。但是尸兽卒众多,云梯布满城墙,桐油不够用,他们就用铁链拴住一根巨木的两头,再将巨木点着,沿着城墙摆动,撞击云梯和尸兽卒。

    两军城墙上对峙时,城门前的尸兽卒搬来一根床弩巨箭,正撞击城门。蔡城的城门是用古楠木制成,其间用铜条加固,用密封油油漆一遍,又用铜板将整个门扇包裹住,端的是坚固非常。几十个尸兽卒抬着床弩巨箭撞击了五十几下,才把城门撞破一个洞,床弩巨箭的端头卡在门洞中。然后尸兽卒又奋力往回拉床弩巨箭,几十个尸兽卒竟不能将铜木城门拉开。这时,一个头领模样的尸兽卒呼啸一声,一只灰熊闻讯奔过来,抓起地上连接床弩巨箭的铁链,就往后拉。尸兽卒门一边呼啸,一边上前帮忙一起拉,瞬间那半扇大门破损坍塌,尸兽卒各拿兵刃蜂拥而入。

    等待它们的神火兵早已在城门做好准备,不等尸兽卒冲过城门门洞,铜车就直接撞了上去。在铜车两侧的神火兵则用大戈砍杀尸兽卒,并且用铜车摞起,迅速堵住城门缺口。

    “退!”神火兵迅速退出门洞,后边就有尸兽卒跟了进来。

    “放!”神火兵退出门洞后大喊。就见从门洞天花落下八八六十四根半尺粗的铜柱,分成八排八列立在门洞之中,同时数百颗一尺见方的石块砸落下,将门洞填堵满,并且还把冲进城门洞的尸兽卒填压在下。就算如此,门前还是聚集了五千余众尸兽卒,他们不断用刀砍斧剁,推拉拖拽,不断掏空城门洞内的铜车石块,时间一长,南城门有再次被攻破的危险。费无极在城楼上见状,心道:我的神火兵负责守卫南门,如若再次被攻破,我脸上无光,必须先解决门前那千余尸兽卒,城门才会安然无恙。

    于是,费无极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纵身跃下城墙,孤身一人冲入尸兽卒群中,奋力拼杀,阻止尸兽卒破坏城门。展无恤正在指挥御敌,瞥眼看到城门处大乱,费无极正在当中左突右冲,勇猛无俦。但是尸兽卒众多,把费无极围得水泄不通,如果稍有闪失,费无极便有性命危险。展无恤迅速带领二百魂木卒,偷偷从侧面掩杀过去,在距离尸兽卒二十步的地方停下,各找掩体,弯弓搭箭瞄准,随着一声令下,尸兽卒纷纷毙命倒下。尸兽卒发现自己侧翼受到偷袭,马上分出一部回转,用弩箭与魂木卒对射。一会儿功夫,魂木卒羽箭射完,双方都互有伤亡。

    “上!”一百多魂木卒冲入尸兽卒群中,拼杀起来。城门内的神火兵看到自己的主帅被困,也从城墙上跳下二百多人,去助费无极。一时间,在城门前,双方混战起来。在神火兵和魂木卒的夹击下,尸兽卒很快被歼灭,解了门前之危。

    展无恤过去,伸手拉起费无极,二人正要说话,就觉地面摇晃了一下,好像发生了地震。

    “城墙快被拽到了,展先生快上来看。”城墙上有人喊道。展无恤和费无极对视一眼,互相点头,兄弟俩第一次如此信任扶持,一致对外。二人起身飞上城墙,看到数十只灰熊正拖拽着九根铁链,奋力往后拉。铁链的另一头拴着床弩巨箭,床弩巨箭的箭头全部插进了城墙之内,外皮的砖石如流水一样掉落,城墙开始摇晃,而且,铁链上还占满了尸兽卒,一步步向城上逼近。

    “魂木卒负责城下的尸兽卒,魄金士负责铁链上的尸兽卒,全力射杀,不能让一个尸兽卒闯进城。”展无恤命令道。

    就见绿色的箭影朝下,白色的箭影朝上,白绿泾渭分明。可就在这双方相持之时,天空中飞来成群的食虎兽,遮天蔽日。将近飞到城墙时,从食虎兽背上跳下尸兽卒,顿时与城墙上的守军乱战在一处。

    “上边,把上边的食虎兽射下来。”展无恤手指天空大喊道:“养氏一族何在,你们把食虎兽赶出城去!”

    “喏!”城墙内数百人同时答应。就见城中一处大院中飞出成百上千的金铜飞兽,其上站着养氏一族的族人,人人手拿弓箭,由养氏一族的族长养射日带领,瞄准食虎兽,在空中大战起来。

    养射日是养射夜的同胞兄弟,养氏一族这一代共有兄弟五人,养射日、养射月、养射星、养射辰、养射夜。养氏一族自古有一个传统,但凡族中任何人,谁射箭射的最准,谁就是养氏一族新一代的族长。每当上一代族长病逝或者隐退之时,族中就要有一场射箭比赛。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696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