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八章 养氏一族

第四十八章 养氏一族

    上一次比箭正是在五年前,楚国郢都郊外的云梦泽猎场。由于养氏一族是楚国的名门大族,这次比箭又关乎决定养氏一族的族长人选,所以楚国百姓尽数围观,就连楚灵王也带着群臣前来观看。这次的比试项目是族中最有名的的神箭手养由基的百步穿杨的功夫,这是养氏一族中每次比试必有的一项,也是养氏一族中族人都要掌握的一项功夫。

    只见新一辈中五兄弟一字排开,百步之外一颗大杨树矗立在风中,树枝摇晃。在一条树枝端头,系着一条红绳,红绳上拴着一块碧绿的玉璧,大小如同树叶一般,上下晃动。而在玉璧的不远处立着一个标靶,比试的规则是,百步之外,箭要穿过玉璧,射中靶心。其中有一项不能完成者,淘汰出局,然后增加难度,在玉璧后一尺处再加一块玉璧,箭要穿过两块玉璧射中靶心。以此类推,直到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养射日作为大哥,首先出场。只见他走到射箭处立定,稳如泰山,衣带随风飘动,飒爽英姿。

    “嗖”的一声,一支羽箭穿过玉璧,稳稳地射中靶心。族老们看之,频频点头,而族中少女更是为之欣喜若狂。养射日向族老行礼,退了下去。接着是养射月,也一样射穿玉璧,射中靶心,只不过箭尾扫了一下玉璧的内壁。养射星和养射辰也一样将箭射穿玉璧,射中靶心。轮到养射夜时,只见他身体纤细,蒲柳弱质,形如女子。养射夜站在射箭处,也不瞄准,随手一箭射出,羽箭没碰到玉璧,只扫到玉璧边上的一片杨树叶,然后箭也射中了靶心。族老们看了不住的叹息摇头,都道:平时养射夜射箭最准,为何在如此关键时刻却发挥失常了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百姓们则为养射夜的表现嗤之以鼻,当中只有一人一直注视着养射夜微笑,当养射夜射出那一箭时,那人佩服的点点头,他就是养射夜的好友公输昼。

    当即族老们宣布养射夜出局,在那个玉璧后面一尺远处再加一个玉璧,这次比试的是一箭双璧。

    “等等!”公输昼出来道:“我看不用比了,是养射夜赢了。”

    “公输兄不要如此。”养射夜赶紧阻拦道:“你知道我的想法。”

    “我知道,但是也要让这些人看看,谁才是天下第一神箭。”公输昼说着,拔出养射夜的那支箭递给族老们看,只见养射夜那支箭上射穿着一只飞蛾。族老们才恍然大悟,他们刚才就见有一只飞蛾飞过,不知怎的突然又不见,原来是养射夜射去,这充分证明,养射夜的射箭之术比其他四人准上许多。

    这下族老们犯难了,到底是比还是不比。要按规则,养射夜是输了,但是要说谁的箭法准,那养射夜又是最准的,礼应是养射夜来当族长,族老们一时不能决定。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看养射夜的箭法最准,就他是族长了。”楚灵王随口说道:“哈哈哈,你小子还真帅。”楚灵王看了养射夜一眼,不知道是说养射夜帅还是他的箭法帅。

    “大王不可。”养射夜赶紧喊道:“按规矩我不能做族长。”

    “怎么?我的命令你也敢违抗?”楚灵王道。

    “就算是大王,如果说错了,作为臣下也不应该一味地盲从,而是指正大王的错误。”养射夜正义凛然的说道,公输昼在旁边暗中叫好。

    楚灵王噗嗤一笑,看看左右,指着养射夜不知道说什么好。自从他登基以来,只有申无宇和穿封戍当面顶撞过自己,眼前这个养射夜是第三个。楚灵王越觉得养射夜可爱,而后故意说道:“族老,你怎么看,本王说得对还是不对?”

    “如果按养氏一族传下来的规则,养射夜不能当选族长。”养氏一名族老慢慢说道:“但是,仔细品味,养氏一族传下来的规则实质上是看谁射的箭最准,刚才大家看到了,养射夜射箭冠绝群雄,无人能及。可是养氏一族历代族长都是将箭射过了玉璧,养射夜这次不同于历代族长,微臣还真不知道养射夜该不该当选族长,这全凭大王决定。”

    楚灵王心道:死老头子,跟我打太极。于是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次本王说了算。那么好,养射夜你就当选这一代的族长。”

    “大王,如果先前定下的规则不遵守而又随意改变,那您的臣民还会信服您吗?养射夜道:“请恕夜不能遵从大王的命令。”

    “刚才族老说的很清楚了,本王说的话怎能不算数。如果你再固执,就不怕本王杀了你?”

    “我有我的准则,恕夜不能从命。”

    二人一时僵持住,楚灵王越觉得养射夜可爱。其实楚灵王也不想杀养射夜,养射夜对族长之位确实是没有兴趣,才故意不去射玉璧。可是射箭之人,箭离弓弦,必有所中,养射夜举箭时,正好看到一只飞蛾飞过,便不自觉的瞄准。羽箭飞出,射中靶心,一气呵成。箭射出以后,养射夜还当不会有人发现,没想到没有瞒过自己的好友公输昼,被说了出来。

    “大王。”在一旁的熊弃疾对楚王说道:“养射夜不想当族长必有难言之隐,不如这样,让养射夜只挂一个族长的名,而族长的具体事务由养射日负责,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能决断可与族老商量,您看如何?”然后熊弃疾凑到楚灵王耳边小声说道:“这样您既不会丢面子,养射夜也不会为遵守他们养家的一些规矩规则而公开和您作对。以养家的实力,我们称霸中原还用得着。”

    “嗯。”楚灵王略思说道:“就这么办。这下你没话说了吧,你再不同意就太不给本王面子了。”

    不等养射夜回答,熊弃疾生怕他心直,再次拒绝楚灵王,于是接着说道:“大王,小弟奉命攻打蔡国,正缺少人手,不如让养射夜跟着小弟如何?有养射夜帮忙,攻下蔡国比指日可待。”说完向养射夜使眼色。

    “好,这样你也可以早点拿下蔡国,扩大咱们楚国的地盘。”楚灵王甚是得意:“哈哈,养射夜从今以后你就跟着弃疾,听从他的命令,就这么决定了。”

    养射夜心道:也只有如此了,如果再违抗大王的命令,对养氏一族没有好处。于是便答应下来,挂名养氏一族族长,跟随熊弃疾去了蔡国前线。养氏一族的具体事务则由养射日管理,养氏一族族人奉养射夜为族长。

    如今,养射夜战死的消息第一时间送到养氏一族族中,全族族人同仇敌忾,势要为族长报仇。经过家族会议商议和族老们对当前局势的判断,认定熊弃疾会是下一代楚王,为了养氏一族的利益,决定由养氏四兄弟率领全族族兵,两千余人,千里驰援蔡城,对抗公子罢敌。

    养氏一族人人神射,展无恤便安排他们作为后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出战。为此养氏一族的族兵还颇有微词,说展无恤瞧不起他们。

    一次,展无恤带领养氏四兄弟巡视城防,熟悉蔡城的御敌情况,无意间来到城角处,看到一个不起眼的木屋。展无恤觉得奇怪,以前没有留意城脚下还有一间房子。于是,展无恤和养氏四兄弟走进木屋一看,屋内并排放着十个大木箱,外皮刻着奇怪的符篆。展无恤一看便认出是公输昼专用的一种字符,字符之间有公输一族的咒印,不懂咒印的人是怎么也打不开木箱的。在卫国时,公输昼曾经教过展无恤使用木机飞兽,因而学了一些公输咒印,因此,木箱上的咒印难不倒展无恤。展无恤走过去,双手在公输咒印上指点几下,就见木箱缓缓打开,立面装的全都是公输昼炼制的金铜飞兽,一只大小只有一寸见方,拿在手中八两有余。

    展无恤虽然没有操作过金铜飞兽,但是他却驾驭过木机飞兽。展无恤拿起一个金铜飞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食指按下其头部的一个方形凸起,金铜飞兽马上节节舒展,背生双翅,形似飞鸟,不一刻就长到两丈大小,把那间木屋都撑破了。展无恤跃身而上,操控金铜飞兽一飞冲天,在空中飞了一圈落回原地。

    “真是太好了。公输兄虽然走了,还留下这么多好东西。”展无恤说道:“各位养兄,这些金铜飞兽在配上养氏一族的神箭,真是如虎添翼,养氏一族的战力不止提升一个档次。”

    “是呀。养射夜族长以前就经常跟公输昼先生在一起,两人合作天衣无缝,发挥各自的特长,不知道立了多少大功呢。”养射日道。

    “既然如此,我就把操控金铜飞兽的心法传给大家。”

    “这样最好,有了这些金铜飞兽,还怕设么尸兽卒,什么食虎飞兽。我们也就可以早日为族长报仇了。”

    于是,展无恤将操控金铜飞兽的心法先传给养氏四兄弟,再由他们传给养氏族兵。不到半月,养氏一族两千族兵便全部学会驾驶金铜飞兽,并且又加练了五天,使他们的操控技术更加熟练。

    当公子罢敌看到尸兽卒在地面进攻毫无进展,便派出食虎飞兽从空中进攻,而这时,正在全力阻击尸兽卒,无暇分身。展无恤便一声令下,派出刚刚训练好的养氏族兵,驾驶金铜飞兽,一冲而上,在空中与食虎飞兽大战起来。

    就见养氏一族两千族兵驾驶金铜飞兽飞到空中,上、中、下三层悬浮排开,弯弓搭箭,瞄准渐渐飞近的食虎飞兽,严阵以待。当食虎飞兽飞到羽箭射程范围以内,养射日大喊:“放。”两千养氏族兵同时放箭,两千羽箭齐头并进,飞到一半时,每一支羽箭上下抖动一下,便由一支变为三支,两千羽箭立刻变成了六千支羽箭,一同射进食虎飞兽阵中。与此同时,对方的数千只弩箭也已发出,双方箭雨互相撞击穿透,一片火星闪过,紧接着就响起阵阵惨叫声,食虎飞兽和尸兽卒纷纷中箭落地。

    “散。”养射日下令。两千养氏族兵上下左右散开,中间间距扩大,躲避飞来弩箭,同时金铜飞兽双翅上卷,阻挡弩箭射中,保护在其背上的养氏族兵。就算是这样,养氏族兵还是有人中箭受伤,但是他们依然坚持战斗,直到战死。

    一波弩箭过后,“合!”养射日下令,两千养氏族兵又组成上中下三层阵势。“进!”养氏箭阵向前推进,在距离食虎飞兽一箭之地时,养射日又下令放箭。如此往复五次,食虎飞兽渐渐被撵出蔡城城墙数里之远。

    养射日见状,心中一阵自喜:公子罢敌不过如此,等消灭了食虎飞兽,就可以对付公子罢敌为射夜报仇了。正想之中,突然养氏箭阵后方一片大乱,原来不知何时,食虎飞兽绕到养氏箭阵之后,将其包围,出其不意,弩箭乱射,养氏族兵,没有防备,死伤不少,跌落金铜飞兽,摔了下去。

    “听我命令,矩阵,矩阵。”养射日紧急喊道。就见养氏族兵阵型一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正方体,与外围的食虎飞兽组成的球体对峙,外圆内方,不停地转动,都在等待歼灭对方的机会。

    “放!”随着一声号令,养氏一族由内而外,食虎飞兽和尸兽卒由外而内,万箭齐发。紧接着就是火星闪耀,风雷轰鸣,一个巨大的火球轰然爆炸。巨响震动了地面战场,尸兽卒停下了进攻,蔡城联军也停止了阻击都抬头看着天空中发生的一切,数千具尸体纷纷从烟雾中下落,砸向地面战场。

    养氏一族死伤过半,身上所带的羽箭也已经射光。“为了养氏一族的荣誉,亮剑!”养射日拔出宝剑:“杀!”带领剩下所剩无几的养氏族兵冲向食虎飞兽和尸兽卒,与他们近身搏斗,不一刻,养氏一族全军覆没,而食虎飞兽和尸兽卒也死伤殆尽,不能再对蔡城上空形成有效的威胁了。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7490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