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五十六章 生死抉择

第五十六章 生死抉择

    展无恤走出城门,脚下踏着一具具尸体,经过先前他大战尸兽卒的地方,来到旷野,望着云梦泽的方向,他已经决定要去找灵姬了。

    这时,就见前方由远及近泛起一片烟尘,内中有一人向蔡城方向飞奔而来。展无恤不自觉的警觉起来,右手紧紧握住剑柄,以便随时与来人交手。转瞬之间,那团烟尘贴着展无恤飞过,强大的气流甚至将展无恤带的后退一步,展无恤紧握剑柄的手也随之松开了。他刚转过身去看那团烟尘,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叟就已经站在展无恤的面前了,身法之快,不可预判。

    “师伯!”展无恤叫道,就要跪下,可是腿刚要弯曲,一股强大的托力将他托住,不能下拜。

    “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跟我一跪,我还得还回去。”来人正是鬼谷子:“小子,我找你有事。”

    “嘿嘿。”展无恤尴尬笑笑:“师伯找我何事?”

    “听说你在这跟人打架,我在谷里呆着无聊,就过来跟着你玩玩。我可不是空手来的,我给你带礼物了。”

    显然展无恤没有心情跟鬼谷子开玩笑,说道:“师侄有事要去办,等我回来再陪师伯玩好不好。”

    “你的事先等等,看我带来了什么。”说着将身上的大袋子往地上一扔,从口袋里出来的全是尸兽卒的人头。“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尸兽卒没有打你们吗?这些人头就是那些尸兽卒的官儿,没有了人头他们也就复活不了了。”

    “师伯,您肯帮着我打公子罢敌?有您在蔡城就有救了。”展无恤兴奋道。

    “刚才你说有事要去办,什么事?”鬼谷子不理他这茬。

    展无恤不敢隐瞒,于是就将灵姬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

    就听“啪”的一声,展无恤脸上紧紧挨了一巴掌,“该打!我说看到我的小侄女眼睛那么红,原来是你欺负她,看我不揍你。”

    展无恤赶紧跪倒,这次鬼谷子并没有拦着。“师伯打的对,可是全城的老百姓,我不能看着他们一个个被尸兽卒杀害,见死不救。”

    “你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救不了,还谈何救别人。”这是鬼谷子少有的正义凛然,发怒说话:“你马上去把琊儿给我找回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是!”

    鬼谷子马上又诙谐起来:“诶呀呀,一个没注意就让你给下跪了,这样吧,我在这儿替你盯着,试试罢敌那小子有什么本事,保证蔡城没事儿。”

    “是,多谢师伯。”展无恤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下,站起来转身要走,没两步又回来:“师伯琊儿在哪?”

    “云梦泽。”

    “琊儿在云梦泽?”展无恤暗自惊道:“灵姬也在云梦泽。”

    展无恤要问琊儿在云梦泽何处,再看鬼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云梦泽,千湖之地。展无恤举目望去,一个个湖泊,星罗密布,清籁汤汤,夕阳斜映,平滑如镜,无边无际。

    “偌大的云梦泽,我该从何找寻?”展无恤心道,迈步踏上湖面,涟漪从他脚下散开,在不远处归于平静。展无恤走在湖面上四处环顾,盼望能找到莫无琊,哪怕是一丝的身影。脚下是平静的湖面,他心中确如沸水一般焦急,步伐不觉得加快。

    跨过湖面,穿过丛林,迈过山丘,又进入湖面,直到明月东升,繁星散缀,莫无琊还是毫无踪迹。此时,展无恤已经找遍了方圆近百里,不知过了多少山多少湖。不觉间展无恤看到远处有一座高耸的山峰,此峰少说也有千仞,高耸入云,白天他竟然没有看到。后来展无恤才知道,这座山峰白天隐没在云气之中,只有到了晚上,它才显露出来。山峰倒映在湖中,像一根乌黑的柱子,展无恤正好站在柱子的顶端,心中莫名的紧张起来:难道琊儿就在附近?

    展无恤马上快步奔向那座山峰,奇怪的是,那座山峰像会移动一般,距它越近它就越小。展无恤奔了近百里之遥,才来到山峰近前一看,那座山峰竟是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展无恤爬上石山四处搜寻,仍然一无所获,他站在山顶,举目望去,奇怪的是,周围的山丘尽收眼底,这石山竟是云梦泽的最高处。

    “看来琊儿不在这里。”展无恤又回到山脚,找来一些树枝,点燃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看着燃烧的火苗,把周围的山石照亮,展无恤发现,这座石山上的石头都是红色的。

    展无恤抬头仰望山顶,方圆千里,只有此山最高,他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想法。展无恤从四周山丘中找来大量的木柴,布满山峰的崖壁,然后把木柴全部点燃,在夜空中,整个山峰被照亮,火光映着红色的石头,就像一颗赤诚火红的心。“琊儿,你若能看到,就快些出现吧。”但是,等待展无恤的还是失望。

    十七天过去了,莫无琊还是没有出现,即便是展无恤找遍云梦泽的每一座山丘,每一片湖泊,一点也不见爱妻的踪影。展无恤又回到了那座红色的山峰,夜空幽蓝,眉月星稀,远远望去,山峰上的火焰还在燃烧,倒映在湖中,越显得凄美。

    “我离开此地已有十七天,山峰上的木柴应该早已燃烧殆尽才对,为何现火苗还是那么旺盛,就像新点燃的一样。”展无恤心中纳罕:“难道琊儿在那儿……”想到此,展无恤脚步加快,奔向山峰而去。距山峰还有半里,展无恤看到山顶上站着一个人,背影婀娜,衣带随风摆动。

    “琊儿!”展无恤大喊一声,朝那背影跑去。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颗红心是为我做的吗?”那个背影转过身朝展无恤笑道。

    “灵姬?”展无恤大吃一惊:“我不是来找你的。”转身就要走,他预感到碰到灵姬就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你走了就不要后悔。”

    “琊儿在哪?”

    “你倒是很聪明,看见我就知道她在我这儿。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在我和她之间你选择谁?”

    “当然是选择我的妻子--莫无琊!”展无恤将“莫无琊”三个字的语气声音特别加重,以显示自己的坚定。

    “你真的会为了一个人而放弃一城人的生命不顾?”

    “一个人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还谈何去保护别人。”

    “呵呵!不愧是展无恤,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可惜了蔡城的人。”

    “你不要得意,现在我大师伯就在蔡城,公子罢敌也不能怎么样。”

    “鬼谷子,呵呵,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呵呵,咱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你……”展无恤也有些心虚起来,鬼谷子的脾气一向令人难以捉摸,他说在蔡城对付公子罢敌,说不定哪天心血来潮,溜之大吉,去别的地方玩去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莫无琊,迅速赶回蔡城。于是,展无恤急道:“快说,琊儿在哪?”

    “不要着急吗,既然你在莫无琊和蔡城之间选择了莫无琊。我倒要想知道,在你妻子和你儿子之间你会选择谁呢?”灵姬说着从腰间拿出了龙筋斩。

    “灵姬,他们母子若有一点伤害,我不会放过你的。”展无恤一看灵姬手中的龙筋斩,就知道,莫无琊母子已经落在灵姬手中。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就是想知道你展无恤更爱谁。”

    “少说废话,你对他们母子做了什么?”展无恤愤恨的喊道。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呵呵,还真少见呀。”

    展无恤已经忍无可忍,他急切的想知道莫无琊母子的下落,再跟灵姬啰嗦也无济于事,只见他脚尖转动,突然使出遁身术的功夫,瞬间便已来到灵姬身后,拔剑就要将其劫持。可是灵姬的功夫也不弱于展无恤,在她见到展无恤脚尖微动的时候,就暗将神火飘使出,护住全身,随即身影晃动,一道红光已到湖的中央。灵姬刚站稳,脚下的涟漪还没有散开,展无恤就又已经追到。

    “身法还是那么俊。”灵姬挑逗着展无恤说道:“你若能追上我,我就告诉你莫无琊在哪。”

    展无恤也不答话,随后跟了过去。

    就见,一道红光在前,一道青光在后,从这个湖心瞬间移到那个湖心,他们二人所过之处,如镜一样的湖面只是微微泛起涟漪,就像两根羽毛轻轻落在水中一般。转瞬之间,二人已经离那座红色的山峰将近十里之遥。灵姬突然在湖心站定,转身面向展无恤,二人鼻尖几乎要贴上,灵姬诡异的微微一笑,展无恤全身打了个冷战,奇怪的是他没有向灵姬动手。此时那座山峰峰顶的倒影正好在他们两个人的脚下,峰顶的两侧有两个黑点在移动,展无恤立刻回头向那座红色的山峰峰顶望去。

    “现在你可以选择了,是救你的妻子还是就你的孩子。”灵姬还是微笑着。

    虽然在十里之外,展无恤的目力极强,他看到山峰峰顶的两侧站着四大尸王,他们也复活了,而且没有跟随公子罢敌去攻打蔡城,而是来到了云梦泽。就见四大尸王两两一组,一边抓住莫无琊,用绳子捆着,另一边则是把展赤和小白猿捆在一起,用手提着伸到山峰的悬崖边。

    “你到底要干什么?”展无恤怒目而视。

    “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走,他们母子安全的离开,要么我把他们同时扔下悬崖,我倒要看你先救哪个。我知道你的遁身术有瞬间移动的能力,但是在这个距离要同时救两边的人,我还没有见到有人能够做到过,今天就让我开开眼界吧。不过呢,我相信你能做到,所以我在他们身上都绑上了一块石头,呵呵,就看你的了。”灵姬还是带着戏谑的口吻

    展无恤不再理会灵姬,他望着数十里之外的峰顶,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孩子,都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是宁可不要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的人。可是现在他必须做出选择,只能救一个,他又怎么能选择呢?他怎么能做选择呢?无论他做出哪种决定,他都要背负无尽的痛苦和自责。如果他救了妻子,牺牲了自己孩子,痛苦的不单是他更还有他的妻子;如果他救了孩子而牺牲了自己的妻子,那么孩子长大以后,问起妈妈去哪了,他该如何回答。而他要答应灵姬的要求,妻子和孩子虽然能活下来,对于他而言,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如同死了一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展无恤必须做出选择。

    展无恤一边想着一边目测自己到峰顶的距离,以自己遁身术的速度,在人掉下山崖之前赶到应该不成问题,如果在到达之前再放出幻武卒,两边同时去救,速度必然会慢下来,能否同时救下他们还未可知。到底怎么做?展无恤心急如焚,一时拿不定注意。

    突然他狂笑起来,笑声中隐含着无奈与愤怒。展无恤抽出七星龙渊剑狂舞,剑气将湖面割裂,激起通天巨浪,像一条条巨龙从湖底窜出只穿夜空。展无恤的发带掉落了,头发蓬乱披散开来。紧接着展无恤挥舞着七星龙渊剑胡乱削砍,毫无章法,突然剑锋一变,朝灵姬攻去。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灵姬猝不及防,连连倒退,同时她发出的神火飘被七星龙渊剑连连斩落,两片衣角也被削落,飘在半空中。三招过后,灵姬感觉展无恤的攻势减弱,衣服也变成了红色的铠甲,原来是幻武卒。而在不远处,如电一般的的一道碧光朝峰顶飞去,沿途激起两排水墙。与此同时,灵姬暗骂一声,马上下令,峰顶上的四大尸王同时将手松开。莫无琊,展赤和小白猿同时从峰顶掉落下来,由于他们身上绑着巨石,掉落速度非常之快。

    展无恤痛苦的不知道如何选择,该救哪一边,在他到达红色山峰的那一刻,展无恤不自觉得朝莫无琊那边飞去,但他同时幻化出一个幻武卒去救展赤和小白猿,这或多或少降低了他的速度。

    百里奔袭,展无恤到达红色山峰的半山腰就要接住莫无琊,他心中有了些许的欣慰。往往惊喜都是稍瞬即逝,就在此时展无恤和莫无琊之间出现了一道红光,灵姬插在了中间。

    “我就是要让你看着你最心爱的人死。”

    展无恤微笑着看着莫无琊,就好像灵姬不存在一样。莫无琊也微笑着看着展无恤,泪珠飘在空中,里面映着展无恤和莫无琊,在泪珠中,他们在一起了。这一刻,莫无琊终于明白,他们是不能分开的,也是分不开的。就这样,他们慢慢的往下落,仿佛这悬崖永远没有尽头似的。展无恤伸出了手,莫无琊也伸出了手,两个指尖慢慢的接近,就要触到了,完全无视灵姬的存在。

    突然莫无琊消失了,灵姬心道:不好,那老家伙果然来了。灵姬急令四大尸魔迅速来救自己,她则发出神火飘,急忙抽身而去。

    “琊儿!”展无恤惊惶之下四处找寻,看到莫无琊在不远处的山石上站着,正在焦急的仰望,身上的绳子已经散落在地。展无恤再往下看,马上就要到崖底,他随即重运玄功,卸掉重力,向后翻跃,刚稳稳地落地,就听见远处几声闷响,然后就听到展赤和小白猿的喊叫之声。

    展无恤和莫无琊同时向声音处望去,他们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甚至没有多看对方一眼,就不约而同的奔了过去,前后不过在须臾之间,到达一看,二人都如释重负的笑了。原来鬼谷子正在跟展赤和小白猿玩耍,在他们旁边,四大尸王被捆的结结实实躺在地上。鬼谷子用一根不知从何处找来的树枝正往四大尸王鼻子、眼睛、耳朵、嘴中来回拨弄,看着四大尸王奇怪的表情,在一旁的展赤和小白猿笑得前仰后合。

    “师伯。”展无恤喊一声跪倒在地:“多谢师伯救命之恩!”莫无琊也跟着跪下,看着展赤喜极而泣。

    鬼谷子一跳多高,接着就是一脚,踢在展无恤的屁股上:“跟你说过多少遍,见了我不要跪,快起来。”莫无琊马上起来一把抱过展赤,不知道怎样亲才好,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都是妈妈不好……”

    “放心吧,小家伙没事儿,我已都看过了,好着呢。”鬼谷子道。

    “要不是师伯及时赶到,赤儿母子恐怕凶多吉少。”

    “那还用说,师伯的功夫可是天下第一的。”

    “这话我喜欢听,丫头,我的功夫比你爹怎么样?”

    “当然是师伯最厉害了。”

    “我更喜欢听了,真是好侄女。”鬼谷子得意的飘飘然。

    “师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展无恤问道。

    “我在蔡城待着是在没意思,公子罢敌那小子又打不进来,我只用了两下玄功那些尸兽卒就撤退,真没劲。所以呀,没事儿我就去公子罢敌的大营去遛弯儿,那里也没意思,去了好几次,我偷听到四大尸王到了云梦泽。我想啊,四大尸王不是什么好鸟,我正想收了他们呢,于是就到云梦泽来了。”

    “那蔡城岂不是危险了,师伯不在公子罢敌一定会猛攻蔡诚的。”展无恤担心的说道。

    “也是呀,我怎么没有想到。”

    “师伯,那我们一起回去吧?”

    “要回你们回去,蔡诚实在不好玩,那个费无极几天不说一句话,闷都闷死了。”

    “师伯呀,费无极不好玩公子罢敌好玩呀,您顺手把他也收了得了。”莫无琊说道,她知道跟鬼谷子说话不能想跟一般人似的。

    “也是呀,不过公子罢敌还是留给恤儿对付,我对他不感兴趣。”鬼谷子道:“听说郢都好热闹,我要去那里玩玩,没空跟你们回蔡城,我走了。”

    “师伯,您一定有解决蔡城之围的办法,请师伯指点无恤该怎么做。”展无恤自知,即使自己回去也无法让蔡城摆脱危机。

    “你要听呀,嘿嘿,告诉你,你回去找公子罢敌决斗,就跟他说谁赢了听谁的。你加把劲儿把他打赢了让他撤兵不就得了。”

    听到鬼谷子这么说,展无恤和莫无琊相视一看,无奈的笑了。

    “我看师伯拿公子罢敌也没有办法,要不您走就把他收了,看来天下武功最高的是公子罢敌了,连您都怕她。”

    “丫头,激将法,我才不会上当呢,”鬼谷子诡秘地笑笑:“不过呢送你们点礼物倒是可以用得上。”

    “什么宝贝呀,快拿来看看。”

    “等着。”说完鬼谷子提着四大尸王转到山后。

    “师伯,您可别偷着跑了。”莫无琊吐吐舌头。

    到这时候,展无恤和莫无琊才深情的望着对方,二人走近,莫无琊猛捶了展无恤一拳,然后拥抱在一起:“以后不要离开我了。”

    “嗯。”

    两个时辰以后,就听山背后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震天动地,周围的湖水都开始跳动起来,不知道山后发生了什么。展无恤一手抱起小白猿,一手握住七星龙渊剑,莫无琊抱起展赤,他们同时朝山后看去,只见鬼谷子在前身后有四个方队,每个方队足有五百余人,每个都是两丈多高,头戴青铜盔,身穿青铜甲,手中拿着四丈长的大戈,背后背着一丈长的大剑,威风凛凛,气势磅礴。鬼谷子在前显得娇小了许多。

    “这是拿四大尸王炼的四千幻武卒,你们带去吧。”鬼谷子说完一道无色光冲向苍穹不见了。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6915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