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六十二章 绝望之王

第六十二章 绝望之王

    郢都,细腰宫门外,费无极一步一步的迈上淌血的石台阶,他身后的地上躺满了内宫侍卫的尸体。费无极轻轻地推开门,一双恐惧的眼睛望着他,慢慢向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费无极没有说话。

    “求求你不要杀我。”

    “哼,看你这样比你弟弟差远了。”费无极慢慢的拔出承影剑,待全部剑身就要出鞘时,突然两道白光从那双恐惧的眼睛两侧射出,直插费无极的双眼。费无极急忙用剑去挡,但为时已晚,那两道白光已经插进费无极的双瞳,从他的脑后射出,费无极盯着那双眼睛应声倒地。

    “太子,我们快去与大王汇合吧。”那双眼睛身后出现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装束一模一样,都是外穿素白氅袍,内穿素白紧身衣裤,头系白色发巾,黑发如瀑,披在双肩,脚踏白色长靴,上面绣着浅白色的龙凤祥云,栩栩如生。这二人除了头发眉毛是黑色的,其他都如白雪一般。

    “不行,我倒要看看这个费无极是何许人,竟能把我三百内宫侍卫杀得一个不剩。”说着那双眼睛来到费无极身旁,怒道:“谁说我不如罢敌,罢敌没有杀死你,看,你看,现在是我杀死你了,是我太子禄杀死你了。哈…哈…”

    “你还是比不过罢敌。”

    “谁、谁?”太子禄转身寻找声音来自何处,同时那两了个白衣人迅速过来护住太子禄,警觉地观察四周,同时手中出现了一对白色梭型的兵器。

    “不用紧张,我说的只不过是实情。”随着话音从东西两侧同时出现了两个费无极。这令太子禄惊魂失色,不自觉的回头去看,那个费无极还躺在地上。

    “在蔡城,我与公子罢敌对峙,多次交手不分胜负,我用三年时间才将其打败。你呢,我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把你这些手下搞定,而且你马上就要死了。”

    “住口,费无极早已被我杀了,你们两个是冒牌货。”太子禄大怒道,但他心中还是有些摇曳,并不自觉的回头去看费无极的尸体,发现还在,但是不同的是,尸体已经站了起来。显然太子禄没有注意到,他转过身对着另外两个费无极道:“白隐、白显把这两个冒牌货给我杀了。”他刚把话说完,白隐、白显已飞身出去战另外两个费无极。

    这时,太子禄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看到的费无极的尸体有些异样,其他尸体都是躺着,费无极的尸体怎么是站着的?太子禄想再确认一下,他刚转过身就感觉自己的胸口破了一个洞。他往下看,发现一把剑刺穿了自己,红色的血顺着剑的槽口像溪水一样潺潺流到地上。生于斯、死于斯。太子禄想骂费无极,怎奈咽喉堵满了血块,燥热无比。“凉一些多好。”他刚这样想,就感觉脖颈被薄薄的冰块滑过,那一瞬间他感觉从未有过的清爽。随后他就感觉一具无头尸体躺在地上。“这具尸体怎么那样眼熟。”还没想清楚他就感觉自己在移动并跨过了那具尸体。“对了,想起来了,那具尸体是我的尸体,我已经死了。”太子禄想明白他的这一生也就结束了。

    费无极提着太子禄的人头一跃飞上屋顶,看到两道白光与两道黑光互相交错,在楚王宫的屋顶上来回奔流,如四道闪电时隐时现,同时伴随着破空之声。白隐、白显手中梭剑能长能短而且速度奇快,含光无极与霄练无极剑法精妙,而且心意相通,配合默契,速度最然没有白隐、白显快,但依靠他们精玄的剑术,在防守中进攻越来越多。

    四人混战了将近三百回合,不分胜负。含光无极眼见不敌白隐,撤身就退,白隐则在后紧追不舍。突然含光无极使了一招大罗回旋腿,一脚踢向白隐。白隐正在穷追,没想到含光无极会突然回马进攻,急忙用梭剑挡住,顺势向后退去,卸掉推力的同时梭剑向外,直刺含光无极。这一切只在瞬间发生,此时含光无极还是背对白隐,而且梭剑发出,犹如轻烟升空,悄无声息,无从观察。但含光无极就像后背长眼,在梭剑将到那一刻,含光无极突然双手指天向后跃起,身体贴身梭剑剑身,直奔白隐,还不忘向不远处屋顶的承影无极看上一眼。

    行进中含光无极的衣袍随风摆动,有衣角擦过梭剑,立刻被削了下来。眼看含光无极就要刺中白隐,突然白光一闪,白隐不见了踪影,留下一根梭剑飘在空中。含光无极伸手要拿,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停住,回身就是一剑,只听“当”的一声,白隐的梭剑不知何时已在白隐手中,并与含光无极的含光剑碰在一起,二人又战在一处。

    而另一边霄练无极与白显激战正酣,霄练无极剑法诡异,身形时隐时现,不断朝白显的要害部位进攻,而白显依靠极快的身法总能躲开霄练无极的进攻,而且还能连续反击十招左右。远远看去二人战团就像一团黑色烟云,从这个屋顶飘向另一个屋顶,其间烟云从内而外,又从外而内,不断有白色闪电飞出飞进,而且夹杂着金铁兵器碰撞之声。几十个回合后,白色闪电又钻进黑色烟云中却没有像先前一样立刻出来,而是随之想起了“啊”的一声。“是白显!”白隐心道不好,一道白色闪电就要直插黑色烟云,就在这时,白显飞身而出,两道白色闪电聚在一起。

    “妹妹,受伤了吗?”白隐急问道。

    “没有,只是划破了衣服。”白显道:“哥哥,太子他......”

    “我看到了,是我们实力不济,有负大王嘱托。”白隐说完,二人拿起梭剑,放在自己的脖颈之上。他们的主人已死,就没有再战斗下去的必要了。

    “慢着!”霄练无极、含光无极飞向承影无极,三个无极融合在一起:“就这么死了你们的大王会不高兴的。去,把这个带给你们大王再死也不迟。”太子禄的人头飞了过去。白隐伸手接住,心道:“就算死也要让大王知道此事,是谁杀了太子,好为太子报仇。”随后两道白色闪电消失在苍穹。

    “听我命令,即刻兵发州来。”费无极对神火兵命令道。

    白隐、白显奔到夏水南岸,就见岸边残车败旗、尸横遍野、血泥混杂,尸体一直延伸到夏水岸边的行营。营帐绵延数里,正中是一座暗红色的大帐,帐顶飘着黑色的纛旗,外围的士兵将大帐团团护住。白隐、白显直冲过去,没有一个士兵拦截他们,这是楚国的士兵。

    “大王,白隐、白显在外求见。”侍者进帐禀报。

    “让他们进来吧。”帐内正中坐着一人,虽然显得有些疲惫,但是威严犹在,凛然自若,此人正是楚灵王。

    “喏。”侍者出来对白隐、白显道:“大王叫你们进去。”

    “大王!”白隐、白显跪倒哭了起来。

    “是不是弃疾进了郢都?”楚灵王泰然自若的问道。

    “是费无极......”白隐道。

    “什么?”楚灵王猛地站起来:“费无极?禄儿呢?”

    白隐、白显跪爬在地上不敢抬头,白隐将一个包裹举起来。侍者接过放到楚灵王的桌案之上,慢慢的退到一边。楚灵王看着那个包裹,双手颤抖的去抚摸它。楚灵王已经知道了里面包裹着什么,当他的手碰触到包裹内脸时,这是多么的熟悉,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楚灵王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当楚灵王醒来时,他的眼中隐现一丝绝望,不易察觉的绝望。

    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扶起楚灵王:“大王,您没事吧?”

    楚灵王微睁双眼,盯着桌案上的包裹说道:“打开。”

    “大王您该休息了。”

    “子革,让我再看最后一眼吧。”

    子革没有说话,示意白隐将包裹打开。楚灵王看着太子禄的人头,眼泪流了下来。

    在州来当楚灵王看到送来的赤霄剑时,就知道公子罢敌已经死了,他非常悲痛但没有绝望。公子罢敌是他的左膀右臂,失去公子罢敌,楚灵王至多是失去了一部分战力,他自信自己有能力恢复军力,能够打败叛军。但是,太子禄却不同。太子禄是他最得意的儿子,勤奋好学,精通周礼,剑法出众,最可贵的是太子禄与中原各国关系甚好,正好弥补了楚灵王的缺陷,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好国王。一个国君没有了继承人,也就没有了方向,也就失去了未来,纵使他有强大的军队,也会逐渐败下来,直至死亡。

    更加让楚灵王不敢相信的是,熊弃疾真的杀死了太子禄。太子禄可是他最喜欢的王侄,想太子禄小时候,熊弃疾每天带着他玩,教他读书,传授他剑术,教他做人的道理。太子禄对熊弃疾的感情,甚至比他这个做父亲还要好。楚灵王再怎么也想不到,熊弃疾真的痛下了杀手。在楚灵王的意识中,他不忍心杀掉熊弃疾,熊弃疾也不会忍心杀掉太子禄,至多是拿太子禄来威胁自己,让自己把王位让给他。所以楚灵王在收到赤霄剑时,才没有第一时间赶回郢都,保护太子禄。

    楚灵王悠悠的道:“人之爱其子也,亦如余呼?”

    楚灵王身边的侍者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接口说道:“甚焉,小人老而无子,知挤于沟壑矣。”

    楚灵王没有怪他,哀叹一声:“余杀人子多矣,能无及此呼?”声音带着绝望与无奈,在场的众人都被感染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具都泪流满面。楚灵王虽然暴虐,但是对他身边的人还是不错的。

    这时,大帐外传来一阵骚乱,有人进来禀报:“神火兵又杀过来了,士兵们正在溃散。”

    “走吧,都走吧。”楚灵王淡淡的说道。但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走,楚灵王看着他们:“你们都是好人,在这里只能等死,你们不怕死吗?”

    没有人说话。

    “你们两个,还跪在那干什么?走吧。”

    “我们有负大王之命,在等大王发落。”

    “我杀得人已经够多了,就免你们一死,起来走吧。”

    “我们是大王的侍卫,大王在哪我们就在哪。”

    “他们二人忠心耿耿,就留下他们两个吧。”子革道。

    “......”楚灵王叹了口气,不再看他们。

    “你们两个去把费无极挡住,我有要事跟大王商议。”子革对白隐、白显道。

    “喏!”二人提剑而出。

    “大王,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我们并没有失败。公子弃疾那些叛军虽然暂时占得上风,攻取了郢都,但是公子比和公子黑肱还在,他们兄弟三人必会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内部并不团结,而且公子弃疾手下的那些杂牌军是从各国借来的,不堪一击。三天前那个晋国的狐屠和齐国的椒丘欣不是被我们打的溃不成军,四散奔逃了吗。神火兵虽然勇猛,但是大王您别忘了,您手上还有一支王牌--九灵幽卒。”

    “神火兵是楚国的根本,就像秦国之于魄金士,齐国之于魂木卒,我不能毁了楚国。九灵卒一出,天地幻灭,寸草不生,神火兵也凶多吉少。”楚灵王苦笑道:“我已经没有了儿子,就算杀了弃疾,夺回王位,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现在神火兵在费无极手里,而且他还有那把剑。”

    “别小看了神火兵,一把承影剑还不至于让神火兵唯命是从。要是没有弃疾,费无极也召唤不出神火兵。”

    “您就这么相信公子弃疾?”

    “我相信,弃疾既然敢把神火兵交给费无极,他就有把握控住神火兵,我相信神火令还在弃疾手中。”

    “您还是喜欢您这个弟弟。”

    “也许他能把楚国治理好。子革,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你也走吧,去辅佐弃疾。”

    “那您呢?”

    “不要管我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子革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子革已经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无能为力了,一个人心死了,他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

    子革走了。

    楚灵王走出大帐,他一个人踽踽凉凉沿着夏水走下去,任凭身边的战斗激烈,喊杀震天,在楚灵王眼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那些对战的士兵们,就像劲风中的树叶,马蹄下的荒草,激流里的碎石一样,都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在他眼里,此时的战争都是虚无,他所看见的是正在颤抖的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后边有人说话:“到此为止吧。”

    楚灵王回头看去,来人满脸杀气:“你是......费无极?”

    “正是。”费无极一步一步的走近:“我奉大王之命取你的人头。”

    “现在我还是楚王,公子弃疾只是我的臣子。”楚灵王不怒自威。

    费无极也不跟楚灵王争辩,说道:“是我自己动手还是你自己了断。”此时费无极距楚灵王不到三丈远。

    “哼!”楚灵王对费无极嗤之以鼻,淡淡的道:“是你带兵攻入郢都杀了我儿子?”

    “你已知道何必多问。”费无极暗将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分将除去,从两侧慢慢靠近楚灵王。因为费无极出发时熊弃疾告诉他,楚灵王武功极高,千万不要轻敌。“只有你死了,大......  未来的大王才能顺利登基。”

    “哈哈,未来的大王?”楚灵王大笑:“在他登基前我要你先替我儿子陪葬。”话音未落,只见楚灵王双掌向下,五指成钩,立即有两股幽绿色的九灵气从地底而出,聚集在楚灵王的掌心。这九灵气据传都是楚国历代战死的将军士兵的灵魂,他们不愿离开楚国,便化成灵气,漂浮在楚国各地。一次楚灵王在楚国先祖的典籍中发现一种聚气之法,他便钻研修炼,经过几年苦功,将这些灵气练成了九灵卒,但是他只能收放九灵卒,却不能控制它们。此时,楚灵王将九灵卒召唤出,就是不顾一切后果要杀死费无极。

    “大王,小心,还有两个费无极在您两侧。”人随声到,两道白光闪现,白隐、白显出现在楚灵王的两翼,横剑护住楚灵王,同时火星四溅,两把梭剑与含光、宵练交激在一处。再看白隐、白显,他们二人身穿的白裳已经被血色染红,手中白色的梭剑流淌的鲜血,只有剑柄还是白色,可见他们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激战。

    “大王,费无极由我们来对付,不劳您费心。” 白隐说完,二人便全力去战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而且还要时刻观察承影无极的一举一动。

    楚灵王慢慢的将幽绿色的九灵气送回地下,灵气所过之处已成了枯草焦土。白隐、白显本就不是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的对手,刚才又和神火兵激战一番,已是筋疲力尽。现在为了保护主人,又要与之对战,更是处处落了下风。但是他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一上来招招都是不要命的搏杀,竟与含光无极、宵练无极打了个平手,可即使如此也不是长久之计。十几个回合后,白隐、白显便渐渐不支,身上多了数道伤口,开始节节败退。又过了十余个回合,白隐、白显已退到了楚灵王的两侧,再无可退之地。

    对于这惨烈的激战,楚灵王显得淡然如水。自从白隐、白显与含光无极、宵练无极交战起,他就没有看过一眼,好像此战根本没有发生。楚灵王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对面三丈外的费无极,而费无极亦是如此,他们两个在以另一种形式在战斗,而且激烈程度比在他们眼前的白隐、白显,含光无极、宵练无极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声闷响同时传来,含光剑、宵练剑同时刺进了白隐、白显的心脏,他们一起倒在了楚灵王的两侧,双眼渴望的看着楚灵王:“大王,我们不能再服侍您了,请把我们也收了吧。”楚灵王没有说话,但眼睛湿润了,他的双手对准白隐、白显的头,两道白色的灵气出窍,吸入楚灵王都手心,与此同时两道幽绿色的九灵气进入白隐、白显的尸体。

    白隐、白显本是雪白的肌肤瞬间变成暗绿色,一双深窘如夜的眸子变成了噬血红珠。白隐、白显的尸体径直站立起来,两双红色眸子盯着隐身的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两个无极的身影显现在他们眼中,恐怖紧张的空气陡然而生。突然疾风骤起,贴地而行,白隐、白显随风而至,来势凶猛,直取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就觉重生之后的白隐、白显身形如电,功力大增,所使出来的招式也不似以前的阴柔而是凶猛狠辣,招招冲着要害而来,全不顾及自身是否受伤。含光、宵练二无极一时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就在这时,承影费无极身后尘土飞扬,从远处奔来二十余名神火兵,瞬间到达承影费无极近侧。承影费无极站在那里,一直盯着楚灵王,但他也看到了骤然起了变化。虽然他不知道为何白隐、白显突然如此凶猛,但他明白这一定跟楚灵王有关。在那一刻,承影费无极心头一紧,暗生隐隐恐惧,他便暗中召唤隐藏在不远处的神火兵,以应付不测之机。

    神火兵刚到,承影费无极就双手一指,神火兵便分成两队,从他身后鱼贯而出,直奔白隐、白显。含光无极和宵练无极见机后撤脱身,与承影无极合为一体。与此同时,费无极就觉身后发凉,刚转身去看,就见一股幽绿之气扑面而来,瞬间将他罩住,在幽绿之气内出现数个身穿铠甲的绿色武士,并伴随着凄厉的哀嚎,举剑朝费无极的头砍去。费无极心道不好,马上闭气凝神,三剑齐出,护住全身。

    在两侧白隐、白显数招之内就将上来的神火兵陆续斩于剑下,当他们各自击杀最后一个神火兵时,一剑将神火兵的头盔击落,露出他们的面容。

    楚灵王看到,大吃一惊:“慢!”楚灵王突然喊道。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1177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