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六十三章 申亥之女

第六十三章 申亥之女

    白隐、白显没有停手,他们的梭剑继续刺了出去,插进了那两个神火兵的心脏。楚灵王见状,扬手一挥,白隐、白显的人头落地,两道绿色的九灵气从他们的断颈而出,回到楚灵王的手心。楚灵王托着沉重的脚步来到那两个神火兵的近前,举起颤抖的手去抚摸第一个神火兵的脸颊。

    “罢敌!”楚灵王叫了一声,手指刚触碰到,那个神火兵就全身开裂,化成了一团粉粒,散落在地。楚灵王吓得手足无策,马上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双手去捧那些黑色的颗粒。颗粒细滑,从楚灵王的指缝流走。楚灵王赶紧起身,又朝另一个神火兵走去,他走到近前,却不敢伸手去触碰。楚灵王贴近那个神火兵,气息都不敢出,生怕惊到什么,眼前的那个神火兵又会变声齑粉。

    “禄儿!”楚灵王流下了眼泪。作为一个叱咤风云,令天下诸侯闻风丧胆的楚灵王,曾经灭陈蔡、服齐鲁,与强大的晋国平起平坐的楚灵王何曾流过眼泪,但这一次为了自己的儿子,他哭了,他是真的伤心了。

    一道剑气冲袭而来,那个神火兵瞬时也化成了灰烬,楚灵王急忙用手去抓,但他什么也没抓到,眼前的一切从他自己的手中逝去。

    原来那些幽绿之气和绿色铠甲武士就是楚灵王暗中放出的九灵卒,他将费无极困住,想一击而杀之。没想到,费无极带来的神火兵中,竟有与太子禄和公子罢敌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这是费无极故意为之,就是想趁楚灵王一时疏忽而杀之,没想到却被白隐、白显所破坏。当楚灵王看到长的与太子禄和公子罢敌一模一样的神火兵时,便勾起了他的心中爱子之情。在杀白隐、白显时,收回九灵气,也不免削弱了九灵卒,从而费无极才奋力冲出九灵卒的围困。那道剑气就是费无极冲出时所放,意欲杀死楚灵王,没想到却击中了那个神火兵。

    经过与九灵卒的交手,费无极领教了其威力,他逃出时,身上的衣服已所剩无几。而楚灵王眼见自己的儿子化为乌有,心中愤怒异常,他狂啸一声,九灵卒愤怒而起,紧追费无极,大有不将他杀死决不罢休之势。

    费无极狼狈逃窜,其间数次召唤出神火兵去阻止九灵卒,没想到神火兵毫无还手之力,九灵卒的兵器一接触到神火兵,神火兵便全身粉碎,死于无形。费无极大为吃惊,心道:这是什么兵卒,竟然连神火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费无极慌忙之下一直按原路奔逃,不多时便逃到先前楚灵王的营地,那里还有近千名忠于楚灵王的士兵,他们见费无极奔来,狼狈不堪,那些士兵便知费无极被楚灵王打败,于是纷纷上前拦截。费无极见状,不做停留,径直从那些士兵头顶飞过。可怜这些忠诚的士兵,他们还没回过神儿来,后边的九灵卒就到了,伴随着阵阵哀嚎,那些士兵化成了齑粉。

    费无极奔逃中回看一眼,惨烈之状,无法言表。九灵卒杀完那些楚国士兵,又对费无极穷追不舍。费无极哪敢停留,继续向南逃去,速度之快,转眼间便是百里之遥。费无极经过一个岔路口时,瞥见左近有一市镇,正值午间大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费无极心生诡计,他已看出,后边那些幽绿追兵所过之处,不论人畜,无一存活,费无极便转弯奔向那市镇。

    九灵卒在到达市镇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即便如此,它们身上的九灵气也冲进了市镇的街道不远处,那街道上的人们被九灵气罩住,瞬间死于非命。其他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怪物,都僵在了原地,突然一个人惊叫一声,那些人们才回过神来,惊恐的四散奔逃,费无极趁乱打晕几个人,抢了几件衣服,混在人群中逃走。

    不知为何,九灵卒开始慢慢的消散向原路退回去了。过了一会儿,市镇上有几个大胆的人出来,见危险已过,便招呼大家,抬走尸体,市集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楚灵王收回了九灵卒,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自言自语道:“我杀的人太多了,是上天在惩罚我呀。”说完,楚灵王体力不支,再加上伤心过度,晕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

    “大王,您醒了。”

    楚灵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毯子。“你是谁,我在哪?”楚灵王看着面前的一个中年男人。

    那人好像想起什么,马上退了两步跪倒:“大王,我是申亥呀。”

    “申亥?”

    “是呀,就是申无宇的儿子。”

    “申无宇?我都快忘记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家。大王,这里很安全,您就放心住着吧。”

    “没想到呀。”楚灵王苦笑:“看来天下还有人记得我。”

    “我父亲在世时受大王恩宠,几次顶撞大王,您都没有怪罪他,我申氏一族都记着大王的恩德呢。”

    “申无宇是个好人,我当初若听他的劝告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大王,不要太过伤心了,您先在这住着,说不定你那几个弟弟哪天良心发现,知道自己错了,把您迎回郢都也未可知。”

    “别逗了,他们杀我还来不及呢。”

    “......”

    “申亥,我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如此伤心吗?”

    “三个弟弟联合造反?”

    “不是,那只是让我感到失望。”

    “失去了国家?”

    “也不是,我若回郢都,我还是楚国的大王。”

    “那是为什么?”

    “是失去了我的儿子。我儿罢敌勇猛无比,是楚国的第一勇士,竟然死在了阵前,是我对他太娇纵了,不该让他独自去攻打蔡城。至今我还不明白,我儿罢敌的无限循环生命体是如何被破解的,天下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此间秘密,就算是灵姬也是一知半解。可是我的禄儿......”楚灵王再也说不下去了,哭了起来。

    “大王勿要伤心,我一定杀了费无极,为两位公子报仇。”

    “我跟费无极交过手,他还没那个能力杀死罢敌。”

    “那又会是谁呢?”

    “一个叫展无恤的人。”

    “我听说过此人,他第一次出现就在卫国技压各路豪强,还......”

    “还第一次打败了罢敌。”

    申亥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楚灵王继续说道:“可惜我的禄儿,他竟然被费无极杀了,我一定要杀了费无极为我的禄儿报仇,还有那个展无恤,我也饶不了他。”

    “大王,您放心,我申亥一定为大王分忧,帮助大王杀了展无恤和费无极。”

    “申亥呀,我知道你也是个好人,现在你知道我为何如此伤心了吧。”

    “是失去了你的儿子。”

    “是呀,失去了我的儿子我就觉得我失去了一切,即便是拥有天下又有什么意义,我就觉得我活着如同死了一样。”

    “大王,勿要太过伤心,我这就召集刺客,暗查费无极和展无恤的行踪,刺杀他们。”申亥说完,又对门外说了一声:“进来吧。”

    这时门帘挑起,走进两个少女,大约有十六七岁,二人长的一摸一样,脸上稚气未脱,她们是一对双生姐妹。大的身穿浅红色衣衫,小的身穿淡紫色外衣,腰系丝带,紧身利落,秀发披肩,面如美玉,每人手上拿一把短剑,显得英气非常。

    “太无礼了!”申亥严厉道:“来见大王怎能带兵器,还不快收起来。”

    “是,父亲。”

    “这是我的两个女儿,阿朱、阿紫,从今天起就由她们两个侍候您,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她们两个就是。”

    “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是。”申亥和两个女儿退出房外。“阿朱,阿紫,你们两个要时刻保护大王,就算你们死也不能让大王受到一点伤害,我担心会有刺客来刺杀大王。”

    “父亲放心,我们一定誓死保护大王的安全,决不让大王受到一点伤害。”

    “现在大王唯一的愿望就是杀了展无恤和费无极,这几天我要外出雇佣刺客去刺杀展无恤和费无极,我不在你们千万要小心警惕。”

    “是父亲。”阿朱道:“不过我听说展无恤和费无极都是出名的剑客,父亲怎么能刺杀他们?”

    “我也知道他们武功极高,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要暗杀他们。”

    “父亲也要小心。”

    楚灵王在申亥家不吃不喝已有三天,急得阿朱、阿紫不知如何是好,她们每天都给楚灵王送饭,楚灵王每次都将饭菜打翻,呵斥她们让她们不要来烦自己。阿朱、阿紫很是担心,怕父亲回来发现没有照顾好楚灵王而责怪她们。

    这一次二人又来送饭,到门口阿朱眼珠一转,对阿紫道:“我有办法,一会儿看我的。”

    “大王,父亲刚刚来信,他说找到了一个叫墨的游侠,据说是什么西隐圣的弟子,此人武功极高,剑法在那个叫展无恤和费无极之上,杀死他们两个指日可待。您不吃些东西,万一有一天我父亲将展无恤和费无极的人头提来,您看不到了,岂不可惜。”

    楚灵王回头瞪了她们一眼,阿朱、阿紫立刻打了一个寒颤:“小孩子,懂什么!”楚灵王慢慢恢复了平静:“把饭菜放下,你们出去吧。”

    二姐妹出来,爬上一棵桑树。阿紫问阿朱:“姐姐,你怎么知道父亲找到了一位叫墨的游侠去刺杀展无恤和费无极,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的傻妹妹,我是骗大王的。”

    “姐姐你......”

    “嘘......你没看到大王让我们把饭菜放下了吗?”

    阿紫笑着点点头。

    此时金乌西匿,明月东升,明星渐渐多了起来。今夜静的出奇,除了阿朱、阿紫姐妹的窃窃私语,其他的听不到一点声音。二姐妹正闲来无事,望着东方明月发呆,突然,从明月之**出数点亮光,像闪电一般,射向楚灵王所在的房间。两点碰触到房瓦,将其穿透,房内立刻爆开熊熊火焰,火苗四溢,从窗口喷出。阿朱、阿紫见状,惊得双目圆睁,一时不知所措。

    “大王!”阿朱首先反应过来。只见二女飞身跳下桑树,面对熊熊烈火,她们毫不犹豫,只身破门冲入房内,马上就觉得全身炽热难忍,衣服头发马上全部烧着。阿朱、阿紫忍痛运功闭气,在屋内搜寻楚灵王所在,但是却一无所获。阿朱、阿紫正在焦急万分,就觉得全身被一股凉气包裹住,顿觉燥热消退,随后二人身体被那股凉气裹着冲出火海,落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此时,阿朱、阿紫虽未受多大伤害,但是身上衣服头发已经烧毁大半,只有几块零落的丝布遮住羞部,对此儿女并不太在意,因为她们已经看到了楚灵王毫发无损。

    “这里不再是容身之所了,你们也走吧。”

    “我们不走,我们要保护大王。”

    楚灵王摇摇头,向外走去。

    “谁也不许走。”话音未落,从苍穹中飞落数十名黑衣人,将楚灵王、阿朱、阿紫团团围住。

    “神火兵,我不想杀你们。”楚灵王淡淡的道。

    那些黑衣人自觉没必要再隐瞒,将身上的黑衣扯去,露出身上的铠甲。楚灵王不消看他们一眼,继续往外走。几道火光射出,紧接着就是“当当当......”连续的金铁碰撞之声,火星四溅,阿朱、阿紫用短剑挡下了神火兵射向楚灵王的神火箭,紧接着二女就与最先接近楚灵王的几个神火兵激战起来。也就不到十个回合,阿朱、阿紫就像灵蛇一般,在那几个神火兵中间游走了几圈,又站回了楚灵王两侧,而那几个神火兵则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其余神火兵见状,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一窝蜂的全部冲了过去。

    第三天,申亥在附近的山上找到了楚灵王,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发呆。那棵树的树干粗壮如水缸一般,只有一人多高,树皮斑驳,掉落了许多,树枝扭曲变形,上边的叶子已经掉落了大半,就像无数人在伸展着双臂痛苦的挣扎,想要脱离这无尽的烦恼。地上的枯叶铺了厚厚的数层,最下一层已经与地上的泥土融为一体,树上的枯叶还在不时的飘落,轻轻的落在上面。

    “大王,终于找到您了。”申亥见到楚灵王,脸上的疲惫缓解了很多:“昨晚我回到家,看到家里一片狼藉,而且有很多神火兵的尸体,但是没有找到大王,我料想大王一定安好,必在附近,果然在此处找到大王了。”

    “阿朱、阿紫呢?”

    “她们已经死了。”

    “你养了两个好女儿。”

    “能为大王而死是她们的荣誉。”

    楚灵王起身,走到那棵树下,弯腰捡起一片叶子。楚灵王看着这片枯黄的树叶,若有所思,他觉得自己就像面前这棵树一样,天命已经到了尽头,它的一切终究都会掉落。

    “你找到展无恤和费无极了吗?”

    “申亥无能,自从蔡城大战以后,展无恤就辞别了公子弃疾,不知所踪,我已派人四处打探,还没发现他的下落。至于费无极,他上次被大王打败后,据说回去见了公子弃疾,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我已经派了多名刺客混进公子弃疾的大营,一旦发现公子弃疾的踪迹,就立刻来报大王,并且刺杀他。”申亥见楚灵王没有说话,继续道:“还有公子弃疾,只要大王下令,我就......”

    “我那弟弟还好吧。”楚灵王不等申亥说完就打断他的话,语气中有些生气。

    申亥一愣,马上说道:“好好,我听说公子弃疾用计杀死了公子比和公子黑肱,但是现在他还没有进入郢都,估计他是怕大王......”

    楚灵王轻笑一声:“弃疾这方点还很像我,够狠。”

    “大王,不如我们现在赶回郢都,只要您一回去,那些反贼就会吓破胆,郢都的人民还会拥戴您,您还是楚国的大王。”

    “那又有何用?”楚灵王叹道:“我的儿子都死了,以后谁来继承我的大位?还不如就让给弃疾坐。”

    申亥没有说话。

    “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杀了展无恤和费无极。”

    “大王放心,我一定尽快找到那两个人。”

    “你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大王,山上风凉,还是回我家吧。”

    “你的住处神火兵已经知晓,我回去了他们还会去的。我不想再有人为了我而死。”

    “大王既然不想回去,在这山里我还有一所住处,那里隐蔽清幽,不会有人打扰的。”

    楚灵王点点头。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申亥见楚灵王闷闷不乐,茶饭不思,每天在煎熬中度日,心中甚为担忧,他又不敢太过奉劝,总想要怎样才能让楚灵王转移悲思之苦。

    这一日,申亥又来见楚灵王。申亥一进门楚灵王就问:“打探到展无恤和费无极消息了?”这几日楚灵王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还没有。”申亥道:“有一件事大王不妨听听。”

    楚灵王没有说话,他现在除了报仇已经对任何事情不感兴趣了。

    申亥继续说道:“三年前天上掉下来一块天外飞石,把一座山撞倒了,将那块天外飞石压住,我听说附近的村民把那块天外飞石挖出来了。这块天外飞石必定不是凡物,我打听到,费无极三年前就过问过此事,并且派人去找过,既然这块天外飞石已经出现,我想费无极一定会......”

    “我们也去看看。”

    申亥答应一声,退了出去,准备车马,去往那天外飞石之地。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1588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