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六十六章 鬼谷仙境

第六十六章 鬼谷仙境

    展无恤夫妇离开后,又行了了数日,便来到一座山谷,此谷夹在两座大山之间,山高蔽日,尽是黑石暗林,荆棘塞野,谷中的树木多不生绿叶,枝丫扭曲,犹如怪张鬼爪,山谷深处终年浓雾不散,如地府一般,人称此谷为鬼谷。

    行进谷中,展赤趴在莫无琊怀中,看一眼这片幽谷,马上将头埋进莫无琊腋下,就连平时好动的小白猿,也乖乖的拉着展无恤的手,一步一步跟着慢慢前行,生怕有什么鬼怪出现。

    突然,一声惊悚的尖叫划空而过,一个黑影闪现,直刺展无恤的眉心。展赤吓得嚎啕大哭,莫无琊赶紧躲在一旁,哄他不要哭。展无恤则左手拉着小白猿,右手滑过一条弧线,身子侧转,一道白光立现身前。只听当的一声,黑影撞在白光之上。那条黑影原来是一个黑衣人,只见她轻纱遮面,手持一把通体黑色的宝剑,刺中那道白光,原来那道白光正是展无恤放出的护身冰盾。黑衣人的剑光被冰盾所阻,她便在空中上翻,一只脚蹬在展无恤的冰盾上,借力后跃,身体平行地面,像一支箭飞了出去。就在这空挡,展无恤将小白猿推到莫无琊身旁,他腾出左手,在冰盾上点点画画。这时,那黑衣人又一个翻身,双足蹬树,剑光在前,身影在后,又冲了过来。展无恤见那黑衣人快到,便双手推送冰盾,只见他先前在冰盾上点画的痕迹,化作一道道剑光,激射而出。那黑衣人便挥剑阻挡,一开始还能招架前进,随着冰幕越来越小,剑光越来越密,黑衣人渐渐不支,她便急道:“老大,你还不快上。哎呀,我都快坚持不住了,你还磨蹭什么?”

    话音落地,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密林深处走出一人,只见此人身形见状,身穿灰袍,脚踏麻靴,脸上用一块灰布遮挡,肩上背一把黑色重剑,宽厚比寻常宝剑大上一倍。灰衣人走过黑衣人身旁,黑衣人对他说道:“你也太慢了吧,这个人交给你了。”灰衣人无奈的摇摇头,朝展无恤一抱拳,随后右手慢慢拔出那把黑色重剑,就像拿起一根竹竿一样轻。“请!”黑衣人道。只见那把黑色重剑挥动起来,黑影忽晃,密不透风,比之展无恤射来的剑光更甚。

    黑衣人仗着黑色重剑,步步紧逼,一会儿工夫便来到展无恤的冰幕前,一剑砍下,展无恤的冰幕顿时四分五裂。展无恤和那黑衣人受到冲力,各自后退两步。灰衣人见展无恤没有拿剑,便将黑色重剑放回后背,随即以拳脚向展无恤进攻。只见那灰衣人的招式沉雄刚猛,招招裂石破云,展无恤的招式则轻灵飘逸,快如闪电。

    转眼间数十回合过去,二人不分胜负。那灰衣人道:“还不放出你的幻武卒?”展无恤道:“先领教完你的伏魔十三龙再放也不迟。”灰衣人道:“你可看好了。”

    “一龙在水、二龙伏兵、三龙冲波、四龙揽月、五龙压顶、六龙回日、七龙化形、八龙夺气、九龙百变、十龙遁隐。”在一旁的莫无琊目不转睛注视着二人拆招,口中默默念着灰衣人使出的招式的名字。当她数到第十招“十龙遁隐”时,那黑衣人突然来到莫无琊近前,一把夺过展赤就跑,小白猿见状,尖叫一身,飞身就追。黑衣人抱着展赤,在山谷间闪转腾挪,展赤就感觉自己在空中飞来飞去,顿时高兴起来,不住地向身后的小白猿招手,小白猿则以为展赤有危险,追的更加紧了。

    莫无琊见展赤被抢,先是一惊,看到是那个黑衣人的身影,便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看灰衣人与展无恤过招。此时那灰衣人已使出伏魔十三龙的第十三式“真龙伏魔”。就见灰衣人周围光圈环绕,越聚越多,犹如一条条游龙浮动。展无恤也不敢怠慢,手抓一把红豆,准备随时掷出。但听二人同时长啸一声,灰衣人的游龙飞出,展无恤的幻武卒也已出现,两相便搏斗在一起。与此同时,展无恤使用遁身术,瞬间移到灰衣人身后,但灰衣人已不在原地。展无恤顿感不妙,就觉头顶有掌风压下。展无恤心道:“不好。”,随即双掌凝气,向上连推五掌,就觉身体下陷,再看自己的双脚入地已没至膝盖,幸的展无恤功力深厚,闭住九窍,才不致受伤。

    “妙,妙!师兄的伏魔十三龙更是炉火纯青了,好容易见恤败了一阵。”莫无琊笑着走到展无恤身旁,扶他出来。那灰衣人则飘落在二人身前,摘下面罩。但看此人皮肤白皙,方脸阔口,浓眉凤眼,全身透着诗书之气。要不是刚才他大显身手,任谁见了此人都会认为他是以为饱学宿儒的经术名家。此人便是春秋第一隐圣鬼谷子的高徒孙无语,他除了武功高深,更是博览群书,笃学博闻。

    孙无语道:“莫师妹过奖了,我本不愿与展师弟过招,可是拗不过无容师妹死缠硬泡,一定要我出手,我知道以我的功力决是伤不到展师弟的。”

    展无恤道:“那是孙师兄手下留力,要不然我整个人就没入地下了。孙师兄的伏魔十三龙已经练到随意转化了,刚才刚打完第十三龙,突然转到第十龙,十龙遁隐,进而又是五龙压顶,让人意想不到,我就是败在这两招的转化之上。可以说伏魔十三龙随意转化,变幻无穷,何止是十三龙。”

    孙无语道:“展师弟过奖了,你的幻武卒也是独步天下,打败公子罢敌就是最好的证明,江湖上可是无人不知。”

    莫无琊道:“刚才我没看到孙师兄使第十一龙绝地飞龙和第十二龙龙鸣神火,第十三龙神龙伏魔就已出手,我就知道无恤要败了。”

    展无恤道:“孙师兄那两招已使过了,只是太快你没看清楚。”

    莫无琊道:“那时钟师妹刚好抱走赤儿,我就朝那边看了一眼,没想到孙师兄已经把那两招使完。哎呀,光跟你们说话了,钟师妹去哪了,赤儿还在她那呢。”

    孙无语道:“钟师妹和师父一样,总是爱玩,她带着展赤别出什么差错。咱们快去找找。”

    三人正要 寻找,只见远处黑白两道光,一前一后飞至。那道黑光正是先前那个黑衣人,紧随其后的正是小白猿。

    待他们到近前,孙无语正色道:“还不快把赤儿交给你莫师姐。”

    那黑衣人摘下面纱朝孙无语做个鬼脸。这黑衣人正是孙无语的小师妹,鬼谷子的爱徒钟无容,只见她虽然皮肤微黑,但是生的眉清目秀,举手投足见更带着几分豪态。钟无容将熟睡中的展赤抱给莫无琊,说道:“这小家伙真好玩,跟着我星驰电掣,竟一点也不害怕,我们绕着大山跑到一半,他还睡着了。还有这小白猿,跑的还真够快,我用了七成功力才能把它甩开。”

    这时展无恤把小白猿拉住,它还蹦跳着要跟钟无容比试谁更快。

    莫无琊看着展赤说道:“喜欢吗?你也找个人嫁了,生一个吧。”

    钟无容道:“嫁就嫁,不过我要嫁的人得是人中之龙,将帅之才,不然谁能配得上我。”

    莫无琊笑着道:“我们的钟师妹定能找到她的如意郎君的。”

    几个人都哈哈大笑。展无恤问道:“师伯还好吧?我此次前来就是想请师伯收留小白猿,传授它术法。我觉得它与师伯有不尽的缘分,在蔡国时,师伯就及喜欢这小白猿。”

    孙无语道:“师父从蔡国回来后说他要闭关修炼,要创一套新的术法,想这几天快要出关了,我们进谷再说吧。”

    几人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见前方密林深处有两颗大树,每棵树杆都有丈许粗,四五人才能合抱过来,树上枯枝缠绕,一直伸到地面之上,好像一堵树枝织成的树墙。几人绕过树墙,前面几步远处是一个山洞,洞中怪石嶙峋,甚为恐怖。

    走进石洞,转过一个弯,猛然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只见群峰矗立,烟岚四合,眼前横起一匹白练,却是云铺海,群峰犹如玉笋,在白云簇绕中露出角尖。此时正是日出东方,阳光照射峰顶,映出映山红。山峰形状各异,有的如小荷才露,有的似雪莲盛开,有的更像出水芙蓉,真是人间仙境,瑰美无论。

    几人脚下是一条在山体上开凿的石阶,直挂云端,名为穿云梯。孙无语带着众人拾阶而下,穿行云海,四周白雾茫茫,不见一物,整个人像在云中行走。大约走了一刻钟时间,才行至穿云梯的尽头,这时云雾散尽,又是另一番洞天。就见眼前绿草茵茵,花团锦簇,蔼蔼香烟,氤氲遍地。不远处是木屋石廊,环绕其间,廊前屋后,各种花树,微风徐来,花瓣落处,犹似堆金。淙淙流水之音传来,寻声望去,却是一帘瀑布,贴石流水,犹如泄玉。几人下了穿云梯,向上望去,云铺海下,山峰倒挂,悬在空中,就如海市蜃楼,镜像白练上的群峰玉笋。

    展赤与小白猿从未见过如此奇景,兴奋异常,挣脱大人怀抱,跑到亭台水岸边上玩耍,爬到高处,跳跃着要上那倒挂的山峰。小白猿跳的尤其高,只见它借助地上的山壁,纵跃而上,眼看就要抓住那倒挂的山峰,可是每次都如水中捞月,徒劳而返。

    钟无容见小孩子玩的高兴,她童心性起,跳过去与展赤、小白猿追逐打闹,简直就跟没长大一样。

    孙无语带着展无恤和莫无琊来到一座木屋前,说道:“家师正在闭关,算着时日,这一两日就要出关,你们两位先在此暂住,等师父他老人家出关后再去拜见。”

    展无恤答道:“如此也好,有劳师兄了。”

    孙无语与他二人闲谈了一会儿,并问候了展无恤的师父春秋五隐圣的剑圣可好,再次谢了剑圣赠送湛卢剑之恩,与展无恤谈了些江湖上的奇闻异事与新晋人物,又说了些剑术武功之事。

    二人说话间不觉天暗了下来,孙无语准备了一些晚饭,尽是谷中果蔬甘泉,又到山中寻找钟无容、小白猿,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劝回来吃饭。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展无恤问起师伯又创了何种新术,不等孙无语回答,钟无容抢着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又创何术我不知道,但是孙师兄正在研究一种术,是从伏魔十三龙中演化而来,师兄你说是吗?”

    孙无语是一个谦虚谨慎的人,不像钟无容快人快语,性格直爽,便说道:“我是有此想法,但现在还没有什么端倪。师父传我伏魔十三龙时,说此术千变万化,如要想精进需懂得举一反三。我在修习伏魔十三龙时,时时谨记师父的话,现在虽不能说已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也已属上乘。但是,此后我再怎么修炼,就像遇到瓶颈一样,总是止步不前,对此我也十分苦恼。后来经师父点拨,说伏魔十三龙不只有武术招式那么简单。以后我再修习时,我就想,如能把伏魔十三龙的术理运用到其他术上,如剑术或者兵术是否会产生更好的效果,迸发出更大的威力,或者创造出一种新术,也未可知。”

    展无恤听完,叹道:“师兄所思果然不同凡响,无恤从来没想过这些,我要更加向师兄学习才是。”

    莫无琊道:“我看你再怎么学也赶不上孙师兄,钟师妹你说是吗?”

    钟无容道:“展师兄一个人打不过他,你们两个一起上不就得了,再不然就让小赤儿也上,我就不信,你们一家子还打不过他一个人。”

    几个人听了钟无容这不讲道理的话,都噗嗤大笑起来。此时展无恤嘴里正吃着食物,一口喷了出来,大家笑得更是开心了。展赤和小白猿不知大人在笑什么,瞪着两双萌萌的眼睛看呆了。

    钟无容道:“你们笑什么,不是吗?三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大吧。”

    几个人应和着说:“是、是......”

    钟无容道:“跟你们几个说话真费劲儿,还不如跟赤儿和小猿一块玩好呢。你们两个吃完了吗,咱们再去玩一会儿。”

    莫无琊道:“钟师妹,今天太晚了,孩子们还要早睡,明天再去玩吧。”

    钟无容道:“我就知道你们没意思。两个小朋友,早睡早起身体好,晚上听话,不要乱跑,我先去睡了。”说完也不跟其他人打招呼,径自走了。

    展赤和小白猿虽然老大不愿意,但是母亲说话了,他们俩也不敢违抗,乖乖的跟展无恤和莫无琊回屋休息去了。

    莫无琊哄展赤和小白猿睡着后,便与展无恤对面而坐,二人运气练功,这是他们夫妻二人多年的习惯。直到子时他们才睡去。

    寅末卯初,莫无琊醒来,他自然的朝展赤和小白猿睡觉处看了一眼,不看则罢,一看便倒吸一口凉气,那边睡觉的只有展赤,小白猿不见了。莫无琊急喊展无恤:“恤、恤快起来,小白猿不见了。”展无恤醒来朝那边看去,然后又看看门窗,没有一点动过的痕迹。他便安慰莫无琊道:“可能是小白猿贪玩,自己跑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莫无琊急道:“可是,你看那门窗。”

    展无恤道:“我看到了,不用着急,你在此看着赤儿,我去找孙师兄问问,也许他知道。”莫无琊点点头。

    刚才展无恤观察门窗并无动过的痕迹,小白猿要想从门窗出去绝无可能,他之所以说小白猿贪玩,自己跑出去了,是在安慰莫无琊,不想让他担心。展无恤又想,小白猿如果翻身走动,就算自己在睡梦中,也能觉察的到。小白猿要是自己出去了,自己没有不知道的道理,除非夜间有人将小白猿掳走。可是,当今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在自己身边拿走东西而自己浑然不知,除非此人是绝世高手,功力在自己数倍之上,而且鬼谷又如此隐秘,不是一般的人能进的来的。不知此人是敌是友,又是如何进得鬼谷的......展无恤边走边想,不觉间到了孙无语处,进门便把情况说了一遍,又讲了自己的所虑。孙无语也觉得事有蹊跷,与展无恤急速回房去看。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2161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