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七十二章 肯去承担爱

第七十二章 肯去承担爱

    伍子胥和奋杨回到郢都,二人辞别,伍子胥直接回伍府,奋杨则直奔了费无极府邸而去。因为他知道,孔婉儿除了这里别他无处可去,虽然费无极是杀害他兄弟的仇人,但是他还是来了。至今奋杨还记得,当初在蔡公府,自己被费无极追杀,是她,是孔婉儿挺身而出为自己说情,才不至于被杀。奋杨记得,当孔婉儿挡在他身前时,她身上的清香令他终身难忘,从那时起奋杨就对自己说:孔婉儿就是他要保护的那个人。

    奋杨随熊弃疾到郢都以后,他就时时关注孔婉儿。因为孔婉儿与费无极的关系,孔婉儿对费无极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只盼望孔婉儿能够幸福就好,他只要能远远地看到孔婉儿哪怕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就心满意足了。也因为孔婉儿与费无极的关系,奋杨甚至产生了不再刺杀费无极的念头,从而放弃为死去的放鹰台的兄弟报仇。

    孔婉儿与费无极婚礼那天,奋杨也去了,他没有露面,只是躲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当奋杨看到孔婉儿盖着盖头出来那一刻,他心如刀绞,他多么希望那个新娘子不是孔婉儿。再后来,卫冲出现,孔婉儿与费无极的婚没有结成,那时奋杨从心底感到兴奋,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卫冲自杀,孔婉儿自行掀开盖头,走过去抱住卫冲,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奋杨又感同身受,再也没有先前的兴奋心情,同时他对费无极的仇恨又重新燃起,而且更深了一层。

    宾客散去,孔婉儿带着卫冲的尸体去往郢都东北方的郊外,守着卫冲的尸体七天七夜,奋杨在暗中也守护着孔婉儿七天七夜。在那期间无人时刻,奋杨真想冲过去,伸出手对孔婉儿说:跟我走吧,离开这是非的江湖。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孔婉儿是不会跟自己走的,他心里还是爱着费无极。

    奋杨站在费无极府邸的门外,门内没有一点声息,显然费无极还在秦国未回。奋杨思虑着是否要进去,前面这扇门是杀害他八位兄弟的凶手家的门,他若这样进去,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八位兄弟。奋杨心绪紊乱,最后他还是走了过去,轻轻地敲响了那扇门。进不进仇家的门与报不报仇不冲突,奋杨最后只得这样安慰自己。

    奋杨连续敲了十几次,始终没有人来开门。奋杨心道不好,便用力推门,门没有闩。奋杨迅速找到了孔婉儿的房间,推门便进,发现孔婉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气息微弱,嘴唇发白。奋杨迅疾过去,用手抚贴孔婉儿的额头,奇烫无比。奋杨顿时心神惴惴,道声:“不好。”便急速奔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奋杨赶了回来,他手握一个黑色的小陶瓶,看到孔婉儿兀自未醒,奋杨急忙过去,也不再顾忌男女有别,将孔婉儿轻轻扶起坐住,然后打开黑色陶瓶递到孔婉儿的嘴边,倒出一些蓝色的液体给她喝下。然后奋杨坐到孔婉儿的身后,内运玄功,将真气汇聚于双掌,输送给孔婉儿。

    当奋杨双掌贴合到孔婉儿的后背时,他心头一震,虽然隔着外衣,但奋杨也感到了孔婉儿的肌肤是那么温顺柔腻。奋杨不自觉的顺着手掌向上望去,只见孔婉儿一头乌发有些散乱,洁白的玉颈从散发中伸出,滑过一道优美的曲线,像一只小白兔又钻进孔婉儿浅色的衣领里。奋杨一时看的痴了,使他心猿意马,双手不自觉的发抖起来,致使输送给孔婉儿的真气有些紊乱。

    这时孔婉儿咳嗽了几声,奋杨急忙静下心来,专心运功,气息调匀,使真气通畅,便不敢再看孔婉儿了。

    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孔婉儿全身开始出汗,渐渐湿透衣衫,慢慢醒转过来。孔婉儿微睁双眼,感觉身后有人为她输送真气,她的第一反应便想到的是费无极,心道:费大哥还是在意我的,他一定是发现我淋雨发热,特意为我输送真气为我治病。孔婉儿的心一下就暖了起来:我不能让费大哥为我耗费真气。她内心含笑,转头望去,正要说话,一看那人不是他的费大哥,而是奋杨。

    孔婉儿瞿然而惊,赶忙躲开,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说道:“奋……,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奋杨也赶忙起身,说道:“展先生听说费……费少傅去往秦国办差,公子你独自一人在郢都,他特嘱我时常照顾公子,公子有什么需求跟我说便是。刚才我来看公子,发现公子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想是昨夜淋着了疾雨,我便回宫拿来大王赐给我的丹药,为公子服下。看到公子烧热退去,安然无恙,我便放心了。”

    “多谢你,我没有什么需求。”孔婉儿道:“奋将军,男女有别,况且我与费大哥已有盟好,你……你以后就不要来了。”

    孔婉儿如是说,奋杨心里早有准备,他显得异常平静,说道:“我知道。不过公子以后若有事,派人跟在下说一声便是。”奋杨说完转身离去,在他走到门口时,又听到孔婉儿道:“奋将军,我知道费大哥杀了你的兄弟们,但他那也是为了保护大王,请你不要找他寻仇好不好?”

    奋杨僵在原地没有说话,对于孔婉儿的心情,他完全理解:爱一个人就爱他的全部。奋杨走了,他心中虽然气愤,但想到孔婉儿,她是那么善良,奋杨只有忍受。在以后的日子里,奋杨还是不时地在费无极的府邸外驻足观望,希望孔婉儿能有事需要他帮忙。

    这一日,楚平王召见奋杨。在宫门外奋杨看到伍奢从细腰宫内出来,愁容满面,见到奋杨,二人长揖,互致敬意,随后伍奢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就要走。奋杨拦住他问道:“我看太傅脸色不好,有何忧愁之事?被大王训斥了?”伍奢又叹一声:“唉,单被大王训斥还好,可是太子……不说也罢。”而后伍奢默默地走了。奋杨看着伍奢远去的背影,感觉如此的踽凉,转身进去细腰宫。

    “奋杨,来来来,不必拜了。”熊弃疾说道。

    “大王,招小人来有何事?”

    “太子前天与人斗殴,杀了人。”

    “太子杀个人而已,大王不必担心,给那家人些钱币打发了就算了。”

    “说的轻巧,太子杀得是个吴国人,听说还是个公族。你也知道,我国跟吴国关系不好,我担心吴国会报复。”

    “你是说吴国会因此进攻我国?不过我到觉得不会。”

    “为何?”

    “您想,吴国一个堂堂公族,在我国首都干什么,而且还没有支会我国,我怀疑那人可能吴国的间谍,太子杀了他没什么不对的。”

    “证据呢?你只是怀疑。”熊弃疾道:“好了,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这些,而是要防备吴国可能的偷袭。”

    “大王放心,我愿亲率一支人马,进驻巢地,镇守吴楚边界,以防吴国来攻击我国。”

    “这你不用操心,寡人会派其他人去的。今天找你来是让你保护太子,你对太子就向对本王一样,确保他的安危。”

    “您是担心吴国会派刺客刺杀太子?”

    “这是寡人最担心的。放鹰台九刃历来就是我大楚王族的护卫,现在就剩你自己了,楚国不能没有放鹰台。寡人再给你一个任务,重新恢复放鹰台九刃。”

    “喏!”奋杨答应一声,他盼望的这一刻终于到来了:“谢大王。”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恢复放鹰台九刃吗?”

    “放鹰台九刃只听从大王的命令。”

    熊弃疾赞许的笑笑:“没你事了,下去吧。”

    奋杨走后,从细腰宫侧门走出一人,正是费无极。

    楚平王道:“你接着说。”

    费无极道:“我到秦国打听到那位秦国公主就是赢伊公主。”

    楚平王一惊,道:“我不是让你要求另外选一位公主吗?”

    费无极道:“臣一到秦国就向秦王说明大王的意思,可是秦王说前些天早有人来过向赢伊公主提亲,并说日后会有楚国特使正式来下聘书。也问过赢伊公主此事,赢伊公主也欣然同意。后来臣打听到,原来是伍奢那老头子提前派他儿子伍子胥去秦国办的。”

    楚平王听完,大怒:“伍奢老杂毛敢跟本王玩阴的,明知道寡人对赢伊公主有意还故意坏寡人好事。”

    费无极道:“伍奢向来是墙头草,见风使舵。当初他不就是背叛灵王投靠大王您的吗?现在他是太子太傅,如果他想让太子提前登记,他将是首功之臣,恐怕会对大王不利吧。”

    楚平王道:“不会吧,寡人对他不薄,我相信他还没这个胆子。就算伍奢有这意思,太子他也不会同意的。伍奢想对寡人不利,为何还要请奏让他的两个儿子去北关防齐国人呢?伍奢的两个儿子都留在郢都,他不就多个帮手吗?”

    费无极道:“臣以为,伍奢那是怕万一事情败露,被灭族,所以才先让他两个儿子离开。”

    此时楚平王有些心浮气躁,不耐烦的说道:“这都是你猜的,不是还没有发生吗?”

    费无极道:“大王不得不防呀。”

    楚平王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寡人自有安排。先说赢伊公主的事怎么办吧。”

    费无极沉思一会儿道:“臣有一个办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楚平王道。

    费无极慢慢的道:“既然执意要让赢伊公主嫁到我国,我们何不将计就计,迎娶公主。但是,与赢伊公主成亲的人不是太子,而是您?”

    楚平王没想到费无极会出这样的注意,说道:“这……这如果让秦国知道了怎么办,建儿知道了会怎么想?”

    费无极道:“等您与赢伊公主成亲以后,就算知道了,到时木已成舟,他也没有办法,不至于会为一个女人使楚秦两国交恶吧。至于太子那,您可以下一道旨意,以防备晋国为名,派太子去驻守城父,与晋国争霸,再另许配他一个女子,就说是秦国的公主,太子就不会怀疑。当太子发现与之成婚的女子不是赢伊公主时早已为时已晚,况且他在城父,也不会闹出多大的乱子,避免大王你的尴尬。”

    楚平王边听边想,他想到,在蔡城时自己受伤是赢伊悉心照顾自己;他想到,为了救自己,是赢伊冒着生命危险与尸兽卒殊死搏斗。一想到赢伊的浅笑,楚平王就不能自拔,他不能忍受赢伊成为别人的女人。楚平王问道:“那让谁代替赢伊公主嫁给太子呢?”

    费无极犹豫片刻,然后走到楚平王身边,附耳对楚平王小声密语。只见楚平王脸上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思虑,一会儿又微笑,到最后,楚平王似乎非常满意:“好,就按你说的办。”

    费无极接着又道:“此事千万不能让展无恤知道,否则他会破坏大王的好事。”

    熊弃疾道:“他现在与干将、莫邪远在云梦泽铸剑,不会知道的。”

    “就怕到时有人通风报信。展无恤的武功大王您也见识过,杀我易如反掌,更别说......”费无极没有往下说。

    “寡人知道,要对付他也得把剑铸好了再说。”楚平王道:“寡人派兵将进入云梦泽的通道关卡全部封锁,不准任何人进去。”

    “大王英明,臣这就返回秦国安排此事。”费无极说完,面无表情。

    费无极从细腰宫内出来,路过自己的府邸,本来他没想回去,但看到自己房间有灯光闪烁,他心中暗道:“我府中下人绝不敢自私进入我的房间,难道是孔婉儿回来了?”费无极不觉心中一动,一阵酸楚涌上心头,随后他立刻强压下自己的感情,镇定情绪,就要走。突然他看到奋杨从远处过来,在他家门口徘徊了好久似是想进去的样子。费无极从暗处看着,心道:奋杨到我府上来干什么?难道他想要报仇?不对,他要报仇以他的武功应该暗中刺杀才对,绝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在我府中正门想进又不敢进得样子。难道他是有其他原因?为了孔婉儿?在蔡城时我要杀奋杨,是孔婉儿拦下了我,奋杨一定是因此而对孔婉儿产生好感。想到此费无极不由得心生莫名的愤恨,虽然他对孔婉儿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是毕竟他们名义上还在一起,是没有成婚的夫妻。费无极决定看个究竟。

    奋杨在门口徘徊良久后,内心的压抑始终无法排解,虽然只有数天,但是他感觉已经有数年没有见到过孔婉儿了,不知道她一个人过的怎么样。可是,孔婉儿已经说过不要他再去看她。这几天中,奋杨一直在煎熬,只要一天没有见到孔婉儿他心中就像少点什么似的。所以奋杨每天都到费无极府周围来看,希望孔婉儿能够出门,他能看见她一眼,可是奋杨没有一次成功过。孔婉儿就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明知道她在这扇门的后面,却怎么也见不到。

    奋杨这次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内心的煎熬,上前推门,门闩着,奋杨便飞身跃起,翻过院墙进去。

    这一切费无极都看在眼里,他本想上前阻止,但是他没有,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根本就不是想不清楚,而是他不愿想清楚,一个邪恶的信念早已埋在心底,这一切也许是他最想看到的。

    没过一会儿,门打开了,奋杨出来,门内没有看到任何人。奋杨低着头,虚弱无力的样子,他迈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拖的走了,消失在暗淡的远方。

    奋杨走后,费无极决定探个究竟,他飞身跃入府院之中,进入自己的房间。就见房间内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孔婉儿独自坐在床边,身穿一件月白色外衣,与这整洁的房间似乎要融在一起。她双眼红肿,显然刚刚哭过。微弱的灯光照在孔婉儿的脸颊之上,泪珠反射出淡淡的光芒,更显得楚楚可怜。孔婉儿听到门吱呀作响,抬头看到费无极进来,脸上立刻闪现欣喜之色:“你回来了。”

    “嗯。”费无极应了一声。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点。”

    “不用了。”费无极道:“刚才有人来过了?”

    孔婉儿一惊,随后说道:“刚才奋杨过来了,他说受展大哥之托,在你去秦国这段时间我有什么困难可以跟他说,不过我已经回绝他了。”

    费无极道:“原来如此。你大可不必回绝他。”

    “这......”孔婉儿不知说什么,随后道:“你刚回来,累了吧,我去给你打点热水。”

    费无极道:“不必了,我还有事要马上回秦国,还有,我回来之事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孔婉儿答应一声,没有再说话。费无极走到门口,回头对孔婉儿道:“这里不再适合我们住下去了,我在郢都西郊置办了一所住处,明天我派人接你过去,在那里等我回来再为你办一次婚礼。”说完飞身隐没在夜空,就如流星一般逝去。

    孔婉儿追到门前,倚着门框,望着夜空中消失的费无极,眼泪流了下来。

    早已明知对他的爱 开始就不应该

    我却愿将一世交换 他一次真意对待

    我是宁可抛去生命 痴心决不愿改

    为了他甘心去忍受 人间一切悲哀

    在我心中这份浓情 没有东西能代

    肯去承担爱的苦痛 敢去面对未来

    我是宁愿改我生命 痴心也不愿改

    为了他甘心去忍受 人间一切悲哀

    在我心中这份浓情 没有东西能代

    肯去承担爱的苦痛 敢去面对未来

    我是宁愿改我生命 痴心也不愿改

    (在此向黄霑先生致敬)

    费无极走后,孔婉儿一夜没睡。自从搬入郢都西郊庭院,孔婉儿就很少吃东西,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她也没有再走出院门一步,就等费无极回来,她相信费无极给她的承诺。而与此同时,奋杨还是时常来到费无极的宅院门外远远地眺望,盼望孔婉儿能够出得门来,让他看看她的样子。自从上次见到孔婉儿,奋杨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孔婉儿对奋杨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奋杨将它深埋在心里,他从此知道了:爱她就不去打扰她。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4169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