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八十七章 丁令部的老者

第八十七章 丁令部的老者

    展无恤向北有行了十多天,**上的雪渐渐多起来,而且天气越来越冷,说明已经出了鬼方国界,**了北海国,这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这一日,展无恤正在马匹寻找吃的,突然听到坐骑一声嘶叫,回头看去,一匹鬼方狼将其扑到,紧接着又有五匹鬼方狼扑了过去,瞬间将那马儿撕裂。几十天的长途跋涉,他已经失去了一匹马,只留下这一匹,在这荒无人烟的北寒之地还能跟他做个伴,如今却被鬼方狼咬死,展无恤气愤之极,起身追去。

    六匹鬼方狼见展无恤追来,丢下马尸,拔腿就往北方跑。奇怪的是这六匹鬼方狼不是狂奔或者是分散开逃跑,而是排成一列长队,个头最大的狼跑在最前面,个头最小的狼跑在最后面跟随,这明显就是一个找死的队形。这六匹鬼方狼哪有展无恤的速度快,不一会儿展无恤就撵上跑在最后面的一匹,一掌拍下,那匹狼惨叫一声,在地上翻滚了几滚不动了。前面两匹狼一见这情形,掉头扑向展无恤。虽然他们知道这样做毫无用处,但是为了给同伴争取逃跑的时间,它们不惜牺牲自己,以命相搏。展无恤看到两匹狼从两侧扑过来,露出满口獠牙,明显是对准他的脖颈。展无恤站定,猛然伸出双手,看准时机,在两匹狼离他还有不足半尺的距离时,双手猛然出击,抓住两个狼头,向中间一幢,顿时**迸裂,甚至连一声叫喊也没有,尸体就摔在地上。

    付出了两条狼命,但是也延缓了展无恤的追击时间,再看那三匹鬼方狼已经逃出七八里远。展无恤继续追击,不多时便又追到了那三匹鬼方狼的身后。跑在最后面的那两批鬼方狼如同之前的那两匹一样,掉头也扑向展无恤。就见展无恤这次不做停留,高高跃起,不等两匹鬼方狼扑下来,脚尖就已踢中鬼方狼的下颌,两匹狼哀嚎几声,在半空中反了几圈,重重的摔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动了。

    展无恤落地毫不停留,又朝最后一匹鬼方狼追去。眼看就要追上,就见那匹鬼方狼用尽全身之力,向前飞窜而起,离地足有十几丈之高。同时展无恤也飞身而起,来到那匹鬼方狼的腹下,一掌击中狼的小腹,那匹鬼方狼也惨叫一声,借着展无恤的掌力飞窜的更高更快,然后摔在地上又向前滑动了几丈远,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展无恤走过去,见那匹鬼方狼还没断气,狼颈奋力向前伸,眼神中似乎在看什么东西。展无恤顺着看过去,就见前方十几步远处,有一片黑暗森林,林中具是参天松柏。在森林的边缘,有两点绿光在朝展无恤闪烁,展无恤当即打了个冷战,那是鬼方狼王,它是来报仇的。

    展无恤站在那,这时他已经冷静下来,感觉到凡事不等做过,对鬼方狼也不必赶尽杀绝,再说这些鬼方狼也没跟自己有深仇大恨,刚才下狠手只是一时脑热。狼也是天地间的生灵,能饶它们一命就饶它们一命吧,况且此地荒无人烟,也不会伤害无辜。

    展无恤正想着,就见那匹鬼方狼王走出了黑暗森林,而且嘴里叼着一具人的尸体。它盯着展无恤,将尸体扔过去,而后又朝展无恤长吠一声,鬼方狼王是在挑衅。展无恤终于忍无可忍,对恶人没必要心慈手软。展无恤拔腿就朝鬼方狼王奔去,看到展无恤追来,鬼方狼王诡秘一笑,掉头就钻进身后的森林里狂奔,如同风一样绕着松柏穿行,快如奔雷,堪比武林高手。鬼方狼王一边跑还不断地吼叫,所过之处尽力将身侧的树枝打断,发出响声。

    展无恤追进黑暗森林,才发现林中具是合抱粗的参天大树,树下铺满厚厚一层松针,踏上去异常松软。在森林中,越深入越发的黑暗,视线受阻,只能隐约看到前方狼影晃动。展无恤脚不停歇,正在穿林而追,突然前方的鬼方狼王停下了,那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展无恤,似是在等什么东西。看到那双眼睛,展无恤心道不好,就在这时,在他身侧一声吼叫,一只大虫扑将过来,两只虎爪瞬间抓住展无恤的右肩,力道之大,他的身子随着虎爪力道向左倾斜而下,紧接着一张血盆大口就咬向展无恤的头。展无恤见状,大吃一惊,左手急忙抵住老虎的下颌,双腿猛蹬老虎的小腹,同时使出遁身术,瞬间移开。

    那只老虎扑空,一头撞倒前方一棵松树。此时展无恤移到老虎身后,但看这只老虎,身长两丈有余,体宽肥大,**雪白,虎背金黄,条纹错落有致,就像披着黄金盔甲。虎尾粗壮,甩到一棵碗口粗的树干上,竟将树干打断。展无恤闪身躲开,正好老虎掉转身躯,看到展无恤在侧,大吼一声,又扑了过去。展无恤高高跃起,欲要骑在虎背上将其制伏,他身还未落下,一条虎尾甩来,展无恤在半空中伸出双手,一把抓住虎尾,随后落在地上,运足真气,向后用力,将老虎拽起,甩出几丈之远。

    老虎在地上翻滚两圈,最后趴卧不起,一时有些晕眩,他不相信,一个如此渺小的人类竟然有这样大的力量,平时都是它欺负人类,却从来没有被人类欺负过,今天这是头一回。它就不信这个邪,老虎爬起来,抖落身上的松针雪沫,朝展无恤大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又扑过来。展无恤回头,看到身后有一棵大树,树干分成两叉,甚是粗壮。展无恤笑笑,心中有了制伏老虎的办法。就见展无恤站在原地不动,只等老虎扑将过来。眼看老虎扑到,展无恤身形一晃,来到老虎腹下,伸出双手,抓住老虎的肚皮,瞄准那个树杈,顺着老虎向前的力道,扔了过去。老虎就觉自己的身躯就要落地,却又不自主的飞了起来,它还不清楚是何缘故,就感觉已被树杈卡住,四爪悬空,上前不得,后退不得,只剩下一条虎尾来回乱晃,只打得周围树枝纷飞掉落。

    这时展无恤再找那匹鬼方狼王,早已不见了踪影。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老虎再无力气,安静下来。展无恤来到老虎面前,手捋虎须,自言自语道:“这么大的一只老虎怎么处理才好,放了你吧,怕你再去害人,不放你吧,死了可惜。这只老虎怎么会突然攻击我?难道是鬼方狼王故意 引我过来,同时又把这只老虎引出……”展无恤向四周看去,隐约看到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闪烁了一下,消失了。

    这时,森林**现了一群人,他们身裹兽皮,手拿木棒,一双双惊恐的眼睛看着展无恤和那只老虎。突然这群人欢呼起来,手舞足蹈,嘴里喊着展无恤听不懂的语言。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老者过来,向展无恤深鞠一躬,呜哩哇啦的说话,一会儿指那老虎,一会儿指展无恤,而后他又叫来几个人,手牵着一头鹿,那老者双手示意,让展无恤骑上去。与此同时,已有人用麻绳捆住老虎的四爪,用两根圆木将虎口夹住,再与四爪系牢。那些人将老虎从树枝上抬下来,然后放在一排木筏上,木筏前方有五头雄鹿拉着。展无恤骑上鹿,不知道这些人套袋自己到哪里去,但是见他们毕恭毕敬,对自己非常热情,也就放下心来,先看看他们有何事再做打算。

    展无恤跟着这些人穿过森林,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先前那老者将展无恤引进一个山洞,但见这山洞格外宽敞,洞中生着篝火,使洞中显得格外暖和,就这火光,展无恤展无恤看到洞中正前方有一平台,平台上铺着厚实的兽皮,上面斜卧着一人,背对洞口。展无恤进来后,那老者向平台上的人深鞠一躬,而后非常恭敬的退了出去。

    展无恤在洞中心道:那些野人带我来见此人到底是为何,莫非这人是他们的头领?展无恤不自觉的朝洞口看了一眼,就听到“阁下是中原人吧?”不知何时,卧在兽皮上的那人坐了起来,这身法展无恤也暗自佩服。但看此人骨瘦如柴,白发银须,双眼如电。

    展无恤见他是一位老者,便拱手道:“在下展无恤,正是从中原而来,要到北海国去办些事情,路遇此地,被那些野人带到这里,不知此地是何处,那些野人又是何人?”

    老者站起来,展无恤心中一惊,刚才他是回头看了一眼洞口,没有看清老者是怎样坐起身来的,而现在展无恤是盯着老者,也没看清老者是怎样站起来的。要说身法快展无恤的遁身术已数天下最快的身法,没想到这老者比自己还快。

    老者哈哈笑道:“除了上次那两个老家伙,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中原人。此地就是你要找的北海国,带你来的那些人不是野人,而是北海丁令部族,他们的祖先便是颛顼帝派到此地镇守北方之极的兵卒,从此世代居于此地。先前因为你将那头猛虎擒住,替他们消灭了虎患,他们是为了感谢你才把你带到我这里的。”

    展无恤一听此地就是北海国,而且见老者不同常人,年龄又比自己大出不知多少,对这里又极为熟知,于是拱手说道:“刚才前辈说过,丁令部族是颛顼帝派往此地的兵卒后代,按说应该会说中原语言才对。”

    “时间久了有些事情就会忘记。当初颛顼帝派往此地的兵卒大多不是中原人,而且他们久居此地,与当地人多有通婚,不说中原语言也属正常,但是不代表他们不会。”

    “我看前辈不像是丁令部族之人,不知前辈是?”

    “我是谁不重要,你展无恤我却了解的很,最近你在中原武林的名头很是响亮呀。前段时间发生在鬼方部族的事情很是可惜呀,全族人没有一个活下来。你这次北上要找雪妖,为的就是得到北冥精水回到中原铸剑。我劝你,北冥精水不要也罢,剑最好不铸,回去跟你的妻儿共度余生岂不是更好?”

    展无恤听得此话,有些愤然,说道:“前辈何出此言,人生在世,总要有些理想,然后努力去完成它。有些事还没有做就放弃,当你垂垂老矣的时候想起岂不后悔。有些事是好是坏,是吉是凶。只有做了才知道。您如此睿智,丁令部族对您恭敬有加,但是您明知道此地有虎患却不帮他们除去,我觉得您这样行事似乎不妥,不是吗?”

    那老者哈哈大笑,说道:“万物生于天地间,顺其自然,合乎天理,人何必为刻意达到目的而自寻烦恼呢?虎生于北海之地,患于丁令部族,这些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几百年来,虎与丁令部族共生于此地,虎不贪婪,人无贪欲,可以说它们相处共生,是自然而然的事,何必去破坏它们的平衡呢。而有些人为了达到一些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杀戮,从而满足自己的**,殊不知,满足**的同时会伴随着更大的痛苦,不是吗?”

    展无恤道:“有些事情还是要去做的,有时候只有做了才会有意义,才会更精彩。您刚才所说的无恤不敢苟同。”

    “好,好,好。”老者连说三个好字,似乎有些无奈,缓缓道:“你可以走了。以后遇到什么难事无法解决再来找我,还在这个山洞中。”说完老者又卧在兽皮之上。

    刚才与老者针锋相对,后又见老者和蔼可清,展无恤顿生不忍,心道:丁令部族引我来此,一定是老者安排的,他不会只是跟我说些大道理,劝我不要铸剑,他一定还知道其他的事情。展无恤停顿片刻,恭敬地问道:“前辈,无恤现有一事相求……”

    “一直向北走,九天后见到海,你自然会见到北海二女。”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无恤了却心愿会再来拜见前辈。”展无恤问完,见老者闭目不语,于是鞠躬退出山洞。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824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