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八十九章 北冥雪拳

第八十九章 北冥雪拳

    这时,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莫无琊和赵鞅逃出北海冰原,翻过雪山来到山脚下,几头鹿拉的雪龙撬还停在那。雪龙撬是北寒极地部落的一种交通工具,用北方松木制成,上宽下窄,形似飞龙。大的雪龙撬能坐十人左右,一般配有六头鹿,小的雪龙撬只能坐两个人,配有两头鹿,速度也跟快。

    莫无琊跳上一辆雪龙撬急道:“你们还等什么,快走。”她感觉到他们并没有脱离危险。赵鞅道:“我们不等展先生了?”“他会追上我们的。”莫无琊肯定的说。赵鞅听罢,吩咐手下兵卒跳上雪龙撬,他则上了莫无琊的雪龙撬,一声唿哨,雄鹿飞奔而起,像一支箭一样,迎着风雪穿越林海。不一会儿时间,他们便行出几十里远,前面一片坦途,照这样的速度,很快就能到达丁令部。直到此时,众人提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些。

    赵鞅问道:“夫人,你说展先生会追上来吗?”

    莫无琊道:“一定会的,他的遁身术奇速无比,瞬间就会赶过来,放心吧。”

    赵鞅点点头,突然他的脸上现出惊恐之色,前面平坦的雪地上掀起了一个巨大的雪浪,顷刻就到,连人带鹿一起掀翻。莫无琊见势一把抓住赵鞅的后衣领腾空而起,迎着雪浪,将龙筋斩变成柳叶形,赵鞅站在前端,莫无琊站在后端,她一手扣住赵鞅的腰带,另一只手抓住龙筋斩的头部,使柳叶形的龙筋斩前半部分弯曲起来,挡住迎面扑下来的雪浪。二人站在柳叶形的龙筋斩上迎着雪浪来势滑行,刚冲到第一个雪浪的浪尾,第二个雪浪的浪头就又到了,他们两个就像在涨潮的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飘摇不定,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这时,一个更大的雪浪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下来,莫无琊再也躲避不开,情急之时,她把柳叶形的龙筋斩卷曲,将她与赵鞅裹住,抵御外面雪浪的冲击。不知翻了多少个滚,震动和巨响过后,他们被埋在雪层之下,外面安静了下来,只听到脚步踏雪之声,有人来了。

    莫无琊使龙筋斩钻出雪层,看到不远处叶列娜和狄安娜正缓步走来。这时赵鞅手下的兵卒也爬出雪层,也看到二女过来,就要找兵器保护主人。只见叶列娜手指微动,一团团雪块飞来,那些兵卒瞬间被裹住,拖起来挂在周围的树上,就听见骨折筋断之声不绝于耳,那些兵卒开始惨叫起来,声音凄厉,叫人不寒而栗,不多时便纷纷毙命。

    “你姥姥的!”赵鞅骂道。那些死去的兵卒是他赵氏最得力最忠心的家兵,他们祖辈就跟着赵氏开疆破土,打下了不少地盘,立下了汗马功劳。赵鞅怒拔宝剑窜出,直奔二妖女冲过去。莫无琊想拦住他,可是晚了一步。

    赵鞅奔出后,看到狄安娜嘴角微翘,似是在嘲笑他。赵鞅更加愤怒,大吼一声,恨不得飞过去,而后他却停下了。就见狄安娜周围的雪慢慢升起,逐渐凝结成十根雪柱,每根足有二尺粗细,十几丈长短。狄安娜噘起樱桃小嘴轻轻出了一口气,十根雪柱如离弦之箭一样直奔赵鞅,速度之快,瞬息而至。

    赵鞅眼前一黑,耳听旋风骤起,睁眼观瞧,莫无琊已挡在他身前,手中的龙筋斩如风车一般迅速旋转,削断来袭的雪柱。

    “待在我身后不要乱跑,否则你的小命就没了。”莫无琊道。

    “是是是!”赵鞅赶紧点头,也为他刚才的冲动感到后怕。

    “你就是莫无琊?”叶列娜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好的,让展无恤对你不离不弃。”

    “两个人彼此相爱是没有任何功利的。彼此相爱的两个人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愿意陪对方做任何事情,即使前方是刀山火海,千难万阻也在所不惜;彼此相爱的两个人会无微不至的关心对方,无时不刻的牵挂对方,而不是一味地只想着满足自己的欲望,自私自利,不为对方考虑。这些你是不会懂得。”莫无琊娓娓道来。

    “哼,少跟我讲什么大道理,我只相信这个。”叶列娜将拳头举起:“杀了你不就简单了。妹妹,你不要插手,我一个人对付她。”

    “听姐姐的。”狄安娜后退一步。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北冥之力。”叶列娜话音一落,就听见雪地中传来轰鸣之声,紧接着雪地翻滚,开始震动,从中升起一只巨大的雪拳,足有三辆马车大小,对准莫无琊砸下。莫无琊见势,早已做好准备,她先将展无恤推开,而后一跃而起,落到雪拳之上。这时龙筋斩已经变成了铁拳状,迅猛砸下,那雪拳轰然粉碎。莫无琊刚落地,另一只雪拳又起,莫无琊如法炮制,高高跃起,这次她还没落到雪拳上,就感觉身侧寒风袭来,又一只雪拳横向打来。莫无琊见势不妙,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单脚点踩雪拳背部,而后迅速飞离,躲到一棵粗大松树后面。而那两只雪拳一先一后,尾随追来,只见第一只雪拳打在树干上碎裂了,第二只雪拳紧接着也击了上去,在它碎裂的同时,就见那棵巨松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莫无琊在树后受到冲击,摔落在地。叶列娜得意的微笑着,突然脸色一变,同时有五只雪拳拔地而起,从五个方向朝莫无琊击去。这一次叶列娜要一击致命,将莫无琊彻底杀死。莫无琊卧在雪地上,抬头仰望袭来的雪拳,她显得那么渺小与无助。莫无琊心道:这时候如若有他在,我即便死了也无怨无悔。

    雪拳落地,击起漫天的雪花,整个怎林突然变得安静了,只有雪花在慢慢下落。叶列娜脸上又起了笑容,这五只雪拳她特意用北冥之力的寒气硬化,比之前的三只雪拳强上不止百倍,她笃定,这一次莫无琊非死不可。

    雪花不知落下了多少片,当有一片雪花落在雪拳上时突然发出异响,叶列娜得意的表情凝固了,她看到五只雪拳上出现了裂纹,而后碎裂塌陷。落雪纷飞中出现了一个钢铁金字塔,就见这金字塔一片一片的开启,下面站着的是莫无琊,毫发无伤,随后金字塔重新化回龙筋斩拿在手中。

    叶列娜见之大怒,马上又有数只雪拳生成,飞速扑来。莫无琊边跑边躲,手中龙筋斩一会儿变成一个铁拳与雪拳相对,一会儿又变成一面盾牌阻挡雪拳的攻击。虽然莫无琊每次都能化解雪拳的攻击,但是一次比一次吃力,每对上一拳,总是多退出几十丈远。叶列娜虽然占得上风,但一时也没有办法制伏莫无琊。狄安娜在一旁看的有些不耐烦,见不远处赵鞅独自一人在那儿,她顿时计上心头,也没告诉叶列娜就化出一只雪拳朝赵鞅袭击而去。

    赵鞅正看莫无琊与叶列娜激斗出神,突然看到自己头顶悬着一只大雪拳,顿时大吃一惊,拔腿就跑。而那只雪拳在他身后不近不远的距离跟着,只要赵鞅跑的慢些,雪拳就在后面砸他一下,赵鞅跑的快些,雪拳就在后面跟着。雪拳每次砸到赵鞅,赵鞅都惊喊道:“啊……救命。”

    莫无琊正自顾不暇,猛然听到赵鞅呼救,顿时方寸有些慌乱,渐渐有体力不支落败的迹象。莫无琊边战边退到赵鞅处,这时那只雪拳砸下,力道突然变得刚猛。如若这时莫无琊将龙筋斩变成金字塔护住全身,可自保无虞,那么赵鞅就必死无疑了。然而钢铁金字塔只能容下一人,再多一人便不能聚拢。于是莫无琊只能将龙筋斩变成一副盾牌,双手紧握,护住两人,这样就大大降低了龙筋斩的防御能力。

    就听一声巨响,雪拳击中龙筋斩护盾,震得莫无琊与赵鞅飞出几十丈远,重重的摔在地上。莫无琊就觉虎口阵痛,龙筋斩护盾随即脱手,颈嗓发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一片雪地。赵鞅被莫无琊护着,也是被撞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双瞳发黑,站都站不起来。

    一只雪拳又升了起来向这边砸来,莫无琊急忙运功,收回龙筋斩以抵御雪拳的二次攻击。由于莫无琊受伤,功力减弱,已经来不及了,龙筋斩刚回到手雪拳就到了。一声巨响,雪拳登时碎裂,雪沫飞溅过后,在莫无琊面前站着一个人,正是展无恤。莫无琊看到这个熟悉的背影,眼睛湿润了。

    叶列娜见到展无恤救下莫无琊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起来。“我没有看错,你果然可以从鲲鲛王口中逃脱。”

    “这一切都是你蓄意所为?”展无恤道。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谁阻碍我,我就杀谁。”

    “我说过,谁敢伤害琊儿除非把我杀了,否则我不会答应的。”

    “我也说过,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宁可毁了他,谁也别想得到。”

    “姐姐,跟他啰嗦什么,把他们一起杀了不就一了百了。”狄安娜在一旁有些不耐烦。

    展无恤小声对莫无琊道:“琊儿,小心,不知这两个妖女又有什么邪术。”

    莫无琊点点头。这时赵鞅早已跑到展无恤身后,也点点头答应。

    叶列娜叹道:“看样子也只有这样了。”就见姐妹二人同时运功,雪地先是开始晃动,而后从四面八方钻出百余只雪拳,跃跃欲试,就等姐妹二人的命令一起进攻。叶列娜对狄安娜道:“妹妹,不要大意,小心展无恤的遁身术和幻武卒,他可以假乱真,伺机逃走,你先用北冥之力将周围的空间封住。”狄安娜答应一声:“好。”顿时周围数里范围内出现了一层薄雾,就像一个透明的碗,将周围的空间罩住。同时叶列娜和狄安娜周身也出现了一层雾气,这就是北冥之气,在困住敌人的同时还可以保护自己。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我看这些雪拳数量不下二百只,硬拼是不可能的了。”展无恤道:“一会儿我先把这些雪拳吸引住,你带着赵鞅先走。”

    “你会遁身术,你赶快去丁令部去请那位老者,我看只有他才能制伏这二妖女。”莫无琊坚定的道:“这里我跟赵鞅先应付着,一时不会有事的。,我只盼你快去快回。”

    展无恤摇摇头:“不要骗我了,我是不会把你丢在这里不管的,刚才我都看到了……”展无恤没有把话说下去,他知道莫无琊明白的。

    “现在我们三个人只有你有能力冲出去,与其我们都死在这,还不如你去搬救兵,我们还有活的希望。”

    展无恤回头看着莫无琊,百感交集。他明白莫无琊绝不是二妖女的对手,就算加上自己也不一定打得过她们,况且刚才一战,莫无琊已经耗费了巨大的真气,体力不支,处处受限。如果自己离开,莫无琊又要顾及赵鞅又要应付二妖女,等不到自己回来,很可能就会死于二妖女之手,他是不会那样做的。为今之计,只有寻得机会,想办法先制住二妖女。

    “越是危险的时刻我越是不能离你而去。”展无恤凛然道,而后又问赵鞅:“你说对不对?”

    “你们俩真是婆婆妈妈,哪里像个大侠。”赵鞅也不客气:“你不走大不了咱就一块死,趁此机会咱先杀个痛快……啊,小心。”五只雪拳从五个方向已经袭了过来。展无恤立刻给莫无琊使了一个颜色,莫无琊立刻明白,只见她纵身从两只雪拳只见穿过,就往西南方而去,随后就听到“啊……”赵鞅大喊的声音,他整个人飞了起来,也向西南方而去。

    莫无琊抬头观瞧,飞起将赵鞅接住。赵鞅惊魂未定:“你们把我抛起来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话音刚落,一只雪拳袭来,就听“啊……”赵鞅又飞了起来。莫无琊背转侧身,龙筋斩出手,一记铁拳铁拳击碎那只来袭的雪拳。“救命。”赵鞅瞪大双眼盯着向他袭来的一只雪拳,突然眼前一晃,展无恤将他救出险境。

    再看莫无琊此时正独自与十几只雪拳缠斗,只剩下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长此下去,必遭不测。

    “琊儿!”展无恤大喊一声,赵鞅又飞了出去,同时展无恤施展遁身术瞬间移到二妖女处,对准狄安娜一掌击出,展无恤就觉自己这一掌穿过稀薄的雾气就像打在一团棉花上一样,将其掌力全部卸去。

    叶列娜回头看去,说道:“我姐妹二人真心对你,你却对我们下此毒手。”她玉貌恚恨,右手一挥,十几只雪拳同时朝展无恤击去。展无恤闪身就躲,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动作迟缓,双脚似是陷入了泥潭。原来展无恤在攻击狄安娜时,暗中被二姐妹用北冥之力制住,无法脱身。眼看雪拳就要击到,那边莫无琊和赵鞅又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生命岌岌可危。展无恤急用遁身术想去救他们,怎奈手脚被缚,施展不出。

    在这危急时刻,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两个风眼,展无恤和莫无琊周围的雪拳顿时齐碎,化为齑粉,被吸入了风眼。展无恤就觉制住自己的北冥之力在慢慢减弱,他重又施展遁身术,急速来到莫无琊身边,他们看到两个风眼在天空中相互旋转,形成了一个太极图案,不一会儿,数百只雪拳全部被吸入其中。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78711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