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名剑侠隐 > 第九十六章 太湖寻剑

第九十六章 太湖寻剑

    薛烛不再理会台上的相剑大师,转身对莫无琊鞠躬说道:“请问夫人,不知这剑名为何剑,是何人所铸?”

    “它不是剑。”莫无琊道,有些俏皮。

    薛烛愕然。

    “可它又是名剑。”莫无琊又道,有些卖关子。

    这时人们都竖起耳朵听这不是剑又是名剑的铁棒到底叫什么名字。

    “它叫龙筋斩,是我妈妈的佩剑。”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分开人群,跑到莫无琊身前,双手张开,一跃而起,抱住莫无琊就喊:“妈妈,妈妈。”莫无琊双手搂抱着展赤,喜极而泣:“赤儿,妈妈好想你。”

    “赤儿也想你。”

    展无恤过来道:“赤儿,是谁带你来的?”

    “姑姑不让说。”

    莫无琊噗嗤一笑,爱抚着展赤的小脑瓜道:“我的乖儿子呀。”、

    展无恤举目四望,寻找钟无容的身影,喊道:“无容师妹,出来吧。”

    就见一个身影飘落至论剑台上,拦住就要溜走的三个老头:“怎么,不再论剑了?快说,收了老吕多少好处?”

    “你……你一派胡言。”中间的老者气急败坏:“你不要血口喷人,说话要有证据。”

    “是呀师妹,这几位都是老前辈,不要上来就这样说。”展无恤道:“要有证据的。”

    “没有。”钟无容道:“我是猜的,只是想诓他们一下,没想到没有成功。”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那三个老者气道:“走,论剑大会不办了。”

    在场众人见状,再没什么乐子可看,指指点点,慢慢的散去了。

    展无恤问钟无容:“师妹,你和赤儿不是在鬼谷吗,怎么会到朝歌来了?”

    “是呀。”莫无琊道:“我到鬼谷去了一趟,没有找到你们,也没有看到大师伯和大师兄。”

    钟无容道:“别提了,现在师父和大师兄整天的闭关修炼,还有那个小白猿,自从能看懂无字天书,就习性大变,再也不跟我和赤儿玩了,天天钻研那些无字天书。前几天它也闭关修炼了,一只猴子还闭什么关呀,真是的。从此鬼谷内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我就带着赤儿出谷溜达溜达,听说这里又论剑大会就过来了。唉,师兄,你们怎么会到朝歌来了?”

    “我在云梦泽与干将、莫邪二位前辈铸剑,因为需要南冥神火和北冥精水,所以我就前往北海寻找北冥精水,琊儿去寻找南冥神火。日前,琊儿回到云梦泽,发现干将、莫邪二位前辈不见了,琊儿便将云梦泽周围数百里的范围找遍,就是不见二位前辈的身影。后来琊儿一路北行,与我汇合,说明情况后,我考虑到干将、莫邪二位前辈视剑如痴,说不定听说朝歌论剑大会,也会来参加。所以我与琊儿从邯郸直接赶到朝歌,希望能够找到二位前辈,谁知还是不见他们的身影。”

    “原来你们是在找干将、莫邪呀。”钟无容道:“我倒是听师父提起过他们,不过他们早已退隐江湖了,没想到这次又出来了,他们一定是见到铸剑的好料了。我看他们呀早晚会为剑而伤。”

    “不要说其他的额,你到底见过二位前辈没有?”

    “没有,我若是见到了,可得跟他们过两招不可。”钟无容道:“唉,师兄,你刚才说你去找北冥精水,师姐去找南冥神火。找到没有?拿出来看看?”

    “这两样东西非同小可,只有见到了干将、莫邪二位前辈才能让它们面世,现在不可以看。”

    “小气。”钟无容白了展无恤一眼:“不看就不看,有什么稀罕的。”

    “原来几位都是成了名的剑侠,薛烛今日能见到几位真是三生有幸。”薛烛向展无恤、莫无琊和钟无容鞠躬行礼道。

    展无恤还礼道:“这位薛先生刚才在台上对剑的见解令在下甚为敬佩,因为我们还要找干将、莫邪二位铸剑大师,我们就先行一步。如有机会,无恤愿跟薛先生畅谈剑术。”

    薛烛道:“干将、莫邪二位剑侠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铸剑大师,小可我早想拜会,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薛烛又道:“朝歌的论剑大会越来越假,我想二位铸剑大师是不会到这里来了。我听说,最近在太湖有不知名剑气出现,二位铸剑大师会不会在太湖呢?”

    “对呀,你小子还挺聪明。”钟无容道:“我猜干将、莫邪一定在太湖,他们想捕捉那道剑气来铸剑,你说呢师兄?”

    展无恤道:“很有可能。天下的铸剑大师都会游走天下,寻找失散在世间的剑气,将他们收集起来铸成名剑,所以收集剑气是铸剑师必备的技能和特有的嗜好,只要他们一听到哪里有剑气自是不会放过的。太湖有剑气出现,干将、莫邪二位铸剑大师必会快速赶往太湖,以免被他人捷足先登。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赶往太湖,寻找二位大师的下落。”

    薛烛赶紧道:“几位剑侠,能否带我一起去?也让我见识一下那道剑气的风采。”

    “也带我一起去吧。”这时候吕袭奇从论剑台下爬上来说道:“女侠,你那柄龙筋斩也卖给我吧,我愿意出十万金,不百万金怎么样?”

    “去,这没你什么事。”莫无琊一边说一边向展无恤和钟无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抱起展赤,三道光影一闪,四个人消失在论剑台上。这时候传来展无恤的声音:“薛先生,展某有要事在身,此去太湖又路途遥远,不宜与带先生同行,咱们后会有期,有缘再见。”

    太湖,在当时吴国境内,相传中国治水祖师夏禹奉舜帝姚重华之命在太湖治理水患,开凿了三条主要水道,东江、娄江、吴淞江,沟通了太湖与大海的渠道,将洪水疏导入海。司马迁《史记》中写道“禹治水于吴,通渠三江五湖。”

    太湖水面辽阔,东西二百里,南北一百二十里,广为三万六千顷,烟波浩渺,白浪连天,寻找两个人谈何容易。展无恤在太湖岸边砍了些竹子,做了一个竹筏,与莫无琊、钟无容和展赤一起泛舟太湖,寻找干将、莫邪的下落。一直到金乌西匿,除了浩瀚的水面就是岸边的山林,湖中岛屿点缀,大小不一,不时有湖鱼从水面越出,就再无他物了。

    “恤,赤儿困了,我们到前面的小岛上休息一晚,明天再找干将、莫邪二位前辈吧?”

    展无恤点点头,随即向前方一处小岛划去。

    咕噜噜,钟无容的肚子又开始叫了,她说道:“肚子好饿,你们先过去,我得找点吃的。”说完将一根竹竿拿在手中,脚踩白浪,看准太湖中的游鱼,竹竿点过,转眼之间就有数条太湖白鱼串在了竹竿之上。钟无容笑着向展无恤和莫无琊炫耀自己的收获:“今晚有烤鱼吃了。”

    这时,突然从湖底射出一道白光,在距钟无容手里的竹竿三丈远处飞过。钟无容就觉双手一震,随即轻了一半,再看手中竹竿,已经从中断为两截。说时迟,那时快,钟无容右脚伸出,将掉下的那节竹竿轻轻接住,而后再一用力,竹竿飞起,钟无容伸手要去接,从她身后突又飞出两道灰色光影,又将钟无容的竹竿带飞。钟无容飞身而起,跟在那节竹竿后面一把抓住,她再抬头看那两道灰影,原来是两个人。钟无容气不打一处来,喊道:“唉,你们眼瞎了,没看见我在捕鱼吗?你们给我站住!”钟无容飞身追了过去。

    钟无容跟随鬼谷子王诩学艺多年,尽得鬼谷子真传,在江湖上也算数得着的高手,但是追前面那两道灰影,总是差着一段距离,怎么追也追不上。钟无容看到,前面的两道灰影不是在逃,而是再追他们前面的那一道白光。

    此时,展无恤和莫无琊已经上了小岛,展赤在莫无琊怀中刚刚睡着。他们夫妇二人也看到了那道白光和两个灰影。展无恤担心钟无容又危险,说道:“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话刚说完,就见那道白光已然绕了太湖一周,朝他飞来,速度之快,犹如飞电,白光身后的湖水泛起了丈高的水浪。

    “恤,小心,接剑。”莫无琊将龙筋斩扔给展无恤。展无恤接过龙筋斩,立即使它变成一把铁伞的形状,用来阻挡那道白光。只见那道白光飞到龙筋斩近前,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绕过龙筋斩,直向莫无琊而去。

    由于展无恤在前,将全部注意力都用在了阻挡那道白光之上,当他看到那道白光改变路线,向莫无琊而去时,展无恤心下一惊,再要回身已经是来不及了。那道白光以迅雷之势飞到莫无琊身侧,莫无琊下意识的用全身护住展赤,那道白光在她身前却停了下来,轻轻地绕着莫无琊转了一圈,而后在她手臂上缠绕。莫无琊就觉一丝寒气隔着衣服浸透肌肤,有一种冰凉的感觉。

    这时展无恤已来到莫无琊近前,他手中紧握着龙筋斩以备不测,而那两道灰影也已落地,原来是干将、莫邪二位铸剑师。随后钟无容也已赶到,看到此景,他已经把前事遗忘,不知那道白光要干什么,是吉是凶个,几人都不敢出一点声息。

    现在几人才看清楚,原来那道白光似是一缕白烟,轻柔缥缈,似真似幻。

    展无恤轻声道:“二位前辈,这是……?”

    干将道:“这是太阿剑的剑气,我已经追踪它多日了。”

    钟无容道:“它为什么总是何绕着赤儿游动?”

    “原来那孩子叫赤儿……”干将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眼睛瞬间多了一些湿润。

    展无恤道:“那孩子叫展赤,是在下的犬子。”

    干将盯着太阿剑气和展赤,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一直捉不到它。太阿剑气一直在寻找它的主人,看来赤儿就是了。”话音刚落,就见太阿剑气一飞冲天,消失在晚霞天空之中。

    “看来赤儿也不是。”莫邪道。

    “随它去吧。”干将道:“凡事不可强求,相信太阿剑一定会找到它的主人的。”

    莫邪点点头,她走进展赤,猛地回头对干将道:“你也觉得像,是吗?”她的泪珠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

    “嗯!”干将也点点头。

    展无恤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二位前辈,你们这是……?”

    干将摆摆手,说道:“没什么,没什么,看到了赤儿就想起了我们的孩子。”

    莫无琊道:“二位前辈的孩子也与赤儿一样吗?”

    莫邪点点头,说道:“我可以抱一抱赤儿吗?”

    “当然可以,您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吧。”莫无琊将展赤托给莫邪。

    “不会吧。”钟无容道:“赤儿才几岁的小孩儿,你们两位这大年纪,孩子不会跟赤儿一般大小吧?”

    莫邪看看干将,意思说:还是你说吧。

    干将道:“要算起来我们的孩子今年得有十八岁了吧,他小时候简直长得跟赤儿一模一样。可惜呀,只是我们对剑太过痴迷,我们的孩子才……不提也罢。”

    展无恤道:“二位前辈一定有难言之隐,如若不弃,我愿让赤儿认二位前辈为义父、义母,不知二位前辈意下如何?”展无恤又看向莫无琊:“琊儿,你说呢?”

    “那当然好了,能拜二位前辈为义父、义母,那是赤儿的福分。”

    闻听此言,干将兴奋道:“真的?”他也跑过去抚摸展赤的嫩红脸蛋:“太好了,太好了,是吗邪儿。”莫邪高兴的点点头,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篝火燃起,飘着烤鱼的香味。

    展无恤道:“二位前辈是何时离开云梦泽来到太湖的?”

    干将道:“自从你和琊儿分别取寻找北冥精水和南冥神火,我二人在云梦泽闲来无事,推算天下剑气所在,称得上名剑的剑气都已有所属,只有太阿剑剑气还在四处游荡,没有找到它的主人。一天我夜观天象,发现太阿剑气在太湖出现,你和琊儿近期又不会回来,我二人便商议去太湖走一趟,捕捉剑气,为铸剑所用。我们在太湖发现太阿剑气踪迹,捕捉它数次,始终是功败垂成,直到今日碰见你们。本以为赤儿是太阿剑的主人,看刚才情形,赤儿也不是,太阿剑气是在等它真正的主人出现,而那个人必会在太湖附近出现。”

    钟无容道:“那要是太阿剑气被坏人捕捉了去,岂不可惜?”

    “不会的。”干将道:“连我和莫邪联手都无法捕捉道太阿剑气,相信天下除了南隐圣再也没有人可以捕捉到了。”

    展无恤道:“接下来二位前辈打算怎么办,还要捕捉太阿剑气吗?”

    干将道:“你已经回到中原,又和琊儿在一起,相信已经得到了北冥精水和南冥神火,我们一早儿动身赶回云梦泽,开始铸剑。”

    钟无容对铸剑没有兴趣,便辞别众人,独自回鬼谷去了,不提。

  http://www.bookszw.com/45/45630/18084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