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影后的嘴开过光 > 第640章 不燃

第640章 不燃

    忽的,林老太太神情一滞,脱口而出道:“申敏,是申敏那个女人对不对!”

    随着她说出“申敏”两个字,大儿子林华堂脸色就是一变,“妈!”

    “申敏是谁?林华堂,你有瞒着我的事是不是?”

    大太太一愣,看看婆婆有些惊恐的表情,再看看自己丈夫满是心虚的样子,立即就知道这个叫申敏的女人身上有着什么秘密了,不禁也寒了脸,“这是怎么回事?!”

    “爸,申敏是谁?她为什么要弄这个骨灰还有什么血符?”

    林华堂的大女儿问道。

    林华堂有些支支吾吾的。

    “这件事暂且不提,施大师,请问那个女人现在在哪?我们有事要跟她谈。”

    林老太太眼神一闪,没有理会孙女的问话,而是看向了施大师。

    施大师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把符画好后交给她,她人就走了,之后的事我哪知道?”

    “卫老,不知这个什么符,能不能彻底毁掉?”林老先生开口了,看向卫老,问道:“已经找到了根源,那我这个宅子的麻烦是不是也能去除了?”

    卫老闻言就点点头,“正是,只要烧掉这道血符就好了。”

    这让林家人都松了口气。

    那个叫申敏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暂且不提,当下这个诡异的符才是他们最应该担忧的事,只要这个解决了,那林家就会觉得胸口大石被搬开了。

    林家大太太赵芬脸色十分难看,她隐晦的瞥了丈夫一眼,丈夫有些心虚的避开了他的视线,这让她的心更加下沉。

    不用说了,想也知道那个叫申敏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没想到一直是个好先生的丈夫竟然在背着她时做过这样的事,而且看样子这事婆婆也是知道的,呵。

    这件事回头再算,家丑不外扬,当着这么多大师的面,她就压下这口气给他留个面子。

    赵芬其实也很想发火,但是婆婆还有公公都在朝她使眼色,她哪里敢现在发作!

    管家走上前,拿出打火机凑近了那张符纸,就要把它给烧掉。

    这符只要一毁,那林家就可以恢复了,虽然不是当下就能恢复如初,但只需要几天的时间任这里的怨气消散一下便不会再有问题。

    但是——

    “不对啊,这符怎么烧不掉?!”

    木杨忽的问。

    其他的人本来都已经分神了,因为事情到这里也算委托结束,他们也就完成了任务,只等结算了报酬后便能离开,可哪知正在轻松时却是听到了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哪有烧不掉的——”

    有人对这话嗤之以鼻,心想着符是纸做的,哪有烧不掉之理,可是看过去后话就不由得中断了下来。

    的确是烧不掉。

    不管那打火机怎么烧,纸符都一点没变,连个小火星都没起。

    那管家也只是个普通人,哪里曾见过这样的事?他烧了一会儿后就有些畏缩了,再看符时眼神满是惊恐——

    这得多大的威力啊,连烧都烧不掉!

    这真是白日见鬼了!

    收起打火机,任符纸掉到地上,管家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离那符远了点这才松了口气,却觉得整个后背都被汗给打湿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家老爷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不是说烧了就没事了吗,可为什么会烧不了,卫老,这是怎么回事?”林老太太也带了些惶然。

    他们不是这个圈子的,更是弄不懂这些诡怪的东西,起初在看到那个盒子和血符骨灰时就已经觉得心头毛毛的了,还是听了卫老说烧了符会无事这才安心,哪想到接下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怎么会这样……”

    卫老也是愣住了,他从地上拿起符纸仔细的看,但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师父,是不是符纸还在生效,所以才会点不燃?”陈曦山凑过来问。

    “不会的,只要是符纸就没有点不燃的,除非是有些特殊功用的符纸,但这是阴祟符,按理说是不会存在这种情况的。”卫老摇摇头,眉头皱的很深。

    不止是卫老,别的玄门中人也是同样摸不着头脑。

    “是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这纸明明是普通的纸啊……我说老施,你是不是在符纸上动了什么手脚?”有人忽的问。

    老施一愣,然后就连连摆手,“不不,我不知道啊,我也只是会制个符而已,连卫老都看不懂的事情我怎么会弄出来?你也太抬举多了。”

    他也正懵着呢!

    林老太太看着他,眼中有着冷意,但语气却还是克制着的,显得很柔和:“施大师,事关我们林家人全家的性命,要是你在其中做了什么,那还请你高抬贵手,给我们指个明路,你放心,我们定然会有重谢的。”

    要是普通人,那她还能想办法以势压人,但人家跟她不是一个路子的,她不仅不能得罪,还得小心的讨好着。

    否则人家明面上可能不去说什么,但在背地里再给她来张符,那一切都完了。

    “林老太太严重了,我跟林家无怨无仇,制作这个符也只是拿钱办事罢了,我敢发誓不管是符纸还是符文都是最普通的,要说特殊的地方那就只有血了,可这血也是申敏在我跟前现取的,我保证她也没有动什么手脚啊!”

    老施连忙出声解释了。

    不解释不行,他可不想当背锅侠。

    况且这件事要是不弄清楚,那他在圈内的名声也会不太好听,别人只会以为他心机深,而且手段阴损。

    那他以后还要不要再做生意接委托赚钱钱了啊!

    他解释的很诚恳,眼神真挚,这让林家老太太脸色微缓,可眉目中却仍是沉重。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玄门的人也都是在两两讨论着,但都是些没有头绪的胡乱猜测,卫老则是盯着符纸在看着,一脸的苦大愁深,很明显是被这个难题给困住了。

    江小白见状就暗叹一声,对旁边的木杨说:“你不是要出风头吗,那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http://www.bookszw.com/49/49857/21553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