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我以深情知年华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陈瑾自认为是一个相当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的人,但他还是差点奔溃了。

    没有任何的娱乐方式的情况下时间变得格外漫长。那种让不适应的人一旦停下来没事可做就抓心挠肝哪哪都不舒坦的烦躁感来得格外清晰强烈。

    白日里有病人的时候忙一忙,忙完了之后就剩下晒太阳发呆,那些个书啊报纸啊颠过来倒过去看了不知多少遍。

    再后来,他实在闲的没事儿做了,就跟着大姐种菜种花。村委会大门外就是公路,公路下边就是挺大的一块地,大姐在里面种了不少蔬菜,辣椒啊茄子啊青菜啊什么的,大多都是常见的,当然也有那么几种他不认识的。或许他吃过,只是不认识。

    一大块园子被分成了很多小块,分别种不同的蔬菜,看着相当让人心情愉悦。

    大姐是村委会专门雇的,几乎管理村委会的一切杂活,同时身兼厨师一职。其实吧,种菜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主要是她说看挺好的一块地荒废着怪可惜的,于是就十分积极的倒腾。

    大姐挺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很勤劳能干,做的饭菜挺好吃的,不过花样不多,来来回回就那些个菜。

    再好吃的菜吃上一个月也会吃腻了,所以他十分佩服村委会的其他几个工作人员竟然经得住长年累月这么吃……

    一个月过后,他已经适应了不少,但是改善伙食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了。

    有天早上没人去看病,他就坐在卫生室前的小马扎上一边磨着一块捡来的小石子一边补脑着席暮凉的惨状。他其实挺想去看看席暮凉的。

    沿着通车困难的车路一直走就能到镇上,这他知道,但那是十几公里不是十几米啊……

    到镇上大概得走上两三个小时呢吧,想想都觉得脚疼……

    他看着窦医生关上了卫生室的门出了村委会,过了几分钟又折回来了,“窦哥,怎么又回来了?”他问。

    有些病人情况比较特殊没法亲自到村委会,这种情况下病人或者家属打他们卫生室的座机,或者托人捎个口信,明了情况后窦医生会上门看诊。

    自他来了之后窦医生就去过两次,不过他都没有跟着去。

    窦医生委托他“看守营地”,他自己也没有四处晃悠的欲望。

    “没,不是出诊,我就是去镇上赶集,我看你都快发霉了,就问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镇上。”窦医生回答,随后又说了一句:“下午大概不会有病人,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明儿一早再赶回来,不耽误事儿。”

    这一个月来陈瑾也发现了看病的人一般都是早上来的,只有少数的人偶尔会下午来。就像是某种约定俗成的东西,这可能是和周边人们的生活劳作方式有关。

    一听窦医生要去镇上,陈瑾高兴得差点蹦起来,缓了缓才问:“窦哥,咱们这儿还有赶集呢?好玩吗?十几公里的路呢,现在十一点多,咱去到那儿得下午两三点了都,还得是马不停蹄的走。咱明早得出发多早才能及时赶回来啊……”

    他虽然挺激动的,但一想到明天早上得摸黑赶路就一通郁闷。

    简直就是悲喜交加!

    窦医生明显被他问愣了一下,“你都不知道咱们这有赶集吗?老李和小朱他们不是经常赶集吗,你就没发现?”

    老李和小朱都是村委会里的人,陈瑾和他们也挺熟的。不过熟归熟,他这一个月还没太回过神来,所以也就没有留心周围的事情。

    陈瑾也愣了一下,乐了:“我都没注意。”

    窦医生也乐了:“赶集是每个月三次,在农历……呃,也就是阴历的初三,十三,二十三这三天,人挺多的。比起城里嘛当然不好玩,比起这里的话当然挺好玩的。”顿了顿,又说:“咱有车呢,虽然路不好走,但是咱也只需要一个小时。”

    不再多说,他急忙冲回宿舍,边冲还便喊:“窦哥,等我十分钟。”

    天知道他是怎么在几分钟之内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的。他可不好意思邋里邋遢的去见席暮凉。

    窦哥用眼神把他头都到脚扫视了一遍,拍了拍他的肩膀:“挺帅的,你这是要去约会的啊。”

    他没回答,只是嘿嘿笑了两声。

    村委会门口有一间房子,专门用来停车的,约等于车库。

    平日里都用两把巨大的锁锁着,比人的拳头都大的那种老式的锁。

    陈瑾第一次看见那两把锁就觉得那房子里指不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后来知道是用来停放摩托车以及放置一些机器的时候他一阵无语。

    窦医生打开门,陈瑾跟着进去,看见里面有四五辆摩托车,长得都差不多。“窦哥,哪辆是你的?”他问。

    窦医生指了指最左边:“喏,这就是我的坐骑。”

    “……哥,你干嘛不弄一辆正经的摩托车?你这也太……特立独行了吧……”

    窦医生乐呵呵的回答:“傻孩子,你没觉得我的坐骑明显要比摩托车稳很多吗?摩托车不好骑,还没办法拉东西,多不划算啊。”

    “哥,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不会骑摩托?”

    窦医生一点也不尴尬的笑着回答:“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

    陈瑾无言以对。

    因为是赶集的日子,所以一路上都有人,大多是步行的,还有少量的摩托车和小型拖拉机。摩托车还好,拖拉机行驶的速度没比步行快多少,关键是那动静还大的能吵死牛。

    陈瑾坐在窦医生的小三轮车兜里,想把头缩进肚子里。

    都怪窦哥的军绿色小三轮太拉风了……

    小三轮一路颠啊颠,摇啊摇,终于在陈瑾的骨头被颠散架之前顺利到达镇上。历时一个小时十三分钟。

    到了街道入口,窦医生把小三轮停了下来,陈瑾道:“哥,怎么停下了。”

    窦医生正弯腰锁上他的坐骑,闻言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咱们走路不用二十分钟就能从街头走到街尾,再说你觉得这么多人我的车能挤进去?”

    他老实回答:“不能。”

    窦医生又笑了笑,指指他们前面的的街道左边的一个岔道:“从这进去走两分钟拐个弯就是我家,今天正好周末,学校不上课,今晚让你嫂子下厨给咱做些好吃的。现在嘛,我带你逛逛。”

    陈瑾挺感动的,但还是很坚决的拒绝了他的好意:“哥,别,你也说了这地方不大,我也不会走丢不是?我自己到处瞅瞅就行了,你和嫂子见一面也不容易。”

    窦医生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你自己到处逛逛,差不多了就回来这儿,我来这儿接你吃饭……”

    “哥,不用等我了,我有朋友在这呢,我来赶集主要就是为了来看看他,今晚我就住他那儿了,你别担心我,我明儿一早就来这等你。”陈瑾连忙说。

    窦医生狐疑:“真的,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不会是怕担心给我添麻烦什么的吧……”

    陈瑾无奈:“真的真的,我和你说过,叫席暮凉,在中学里教书呢。”

    窦医生想了想好像确实有那么回事儿,这才放心回家看老婆孩子去了。

    陈瑾挤在人群里慢慢跟着人群移动,兴致勃勃的到处看着,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赶集,值得纪念!

    街道两边都是小商铺,买衣服的,卖猪肉的,卖蔬菜的……卖的东西还挺全!

    看着眼前的景象,又想了想村委会,顿时一阵郁闷。

    他买了不少东西,水果、糖果、小镜子、洗发水……还买了一只猪肘子。

    他一时兴致来了就买了,回过神来一阵无语。

    学校挺好找的,和赶集的街道隔着三四百米。他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兴冲冲准备进去找席暮凉,从学校大门外面往里边瞅了瞅发现都没个人影,这才又猛然想起是周末。

    席暮凉比他早到的半个月,他只知道席暮凉在这教书,住的员工宿舍。他当时为了不给人添麻烦,都没和席暮凉碰过面。

    这该到哪里去找他啊……

    郁闷。

    又晃悠了十来分钟,学校大门终于从里面开了,走出来一个很健壮的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女的。

    陈瑾冲过去,冲她笑得露出了十二颗牙:“姐姐,你知不知道有个叫席暮凉的老师,很年轻,长得很好看。我是他朋友,第一次来这儿,找不到他住哪儿。”

    许是被他一口一个姐姐喊得开心了,那大姐笑得眼睛都只剩下了两条缝,“找席暮凉啊,你看那边那栋楼,你往左边的楼道上去,三楼正对楼道口那间就是他宿舍。”大姐指了指学校对面的那栋楼。

    陈瑾道了谢之后就蹭蹭蹭往大姐奔向席暮凉的宿舍,抬手,敲门。

    敲了两声席暮凉就开门了,胡子拉碴的,对着他愣了两秒:“阿瑾,你怎么来了?”

    陈瑾把东西往他怀里一塞,很自觉的往里走,“怎么,我不能来啊?”

    席暮凉看了看怀里莫名其妙的东西,笑道:“当然不是,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你也不用带这么多礼物啊。”

    陈瑾打量着席暮凉的宿舍。算是一室一厅,挺小的,好在有卫生间和厨房。客厅里连沙发都没有,只有两张桌子,一张干干净净,旁边还摆放着四五张椅子,另一张桌子上堆满了书和报纸。

    他又往席暮凉的卧室瞅了瞅,挺简单的陈设,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木柜,简陋是简陋了些,不过看起来很干净。他往走进去往床上一趴,道:“谁说是给你的礼物了,糖果和糕点是我要带回去的,菜和肉是让你做饭给我吃的。”

    席暮凉在卧室门口把袋子往地上一放,逐个儿打开看,看完乐了:“我靠,你还真买了菜和肉啊。不过也好,省得我还得去街上买。”末了,又把袋子拎到客厅了。

    陈瑾起身,跟着席暮凉走进他那两个人都嫌挤的厨房,看席暮凉先是煮上饭,然后开始处理猪肘子。他笑了半天:“我靠,暮凉,你真是贤惠,都会做饭了。”

    席暮凉抬起头瞪他一眼:“你不知道我会做饭还敢往我这里买吃的让我做给你吃啊!”他以前确实不会做饭,都是被生活逼迫的。他不是对吃的东西一向要求不高,但吃过两次学校食堂的饭菜之后他再也不想尝试第三次。

    食堂一共就三个菜,两素一荤,管你爱不爱吃,反正没得挑。去晚了还不一定吃得上。

    第一次他打了一荤一素,肉是臭的,很明显的那种臭味。估计是没有冷藏变坏了,他吃了一口差点吐了,第二次打了两个素菜,吃出了半截小手指那么长的一条虫子,这次真的没忍住,吐了。

    从那以后他开始自力更生自己做饭,好在虽然不会做太复杂的东西但是好歹能把饭菜做得能吃,绝对算不上好吃但好歹吃得不痛苦。

    好在陈瑾还知道让卖肉的帮着把猪肘子砍成一段一段的,不然只能整只煮了,他的锅还不一定放得下。又清理了一遍之后,他把肉放进锅里加上盐和水,拍了一段生姜进去,撒上几粒花椒,然后就炖上了。

    他洗了洗手,转身看斜靠在厨房门上的陈瑾:“走吧,大概一个小时应该就能吃了。”

    “这就完事儿了?”

    席暮凉乐了:“我就会一锅炖,嫌弃也没用,别的想吃也没有,你要是会你就自己倒腾。”

    陈瑾连忙讨好:“暮凉暮凉,没嫌弃,你做的我都爱吃,再难吃我也会吃完。”

    席暮凉看着他笑:“你说的。”

    “什么?”

    “难吃也要吃完。”

    陈瑾看了看那一大锅肉,欲哭无泪……

    不过幸运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席暮凉那一锅肉煮的简单粗暴但是吃起来一点不含糊,但是陈瑾还是吃撑了,起码一个星期都不想吃肘子了。

    碗是陈瑾收拾的,收拾的挺麻利的,这是他在老爷子和威压和老爸老妈的利诱下练出来的技能。

    晚上是和席暮凉一起睡的,他兴奋到失眠了,坚持要拉着已经昏昏欲睡的席暮凉唠唠嗑,倾诉他悲惨的境遇以及惨不忍睹的生活环境,倾诉他因为没有娱乐方式所以快要发霉了,控诉席暮凉没有把员工宿舍的明确位置给他害他在学校外面瞎转悠……

    席暮凉始终耐心听着,等他说完了才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陈瑾看着席暮凉,呆愣了足足十秒,“我靠,我都忘记世界上还有手机着东西了,我那边深山老林的没信号,我今儿出门压根没想起来带手机。”

    席暮凉摸了摸他脑袋,叹了一口气:“睡吧,都一点了,你不是明天一早还得赶回去吗?”

    席暮凉微凉的手指触碰到他,他决定脸有些烫,耳朵也有些发烫,只得强行逼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第二天七点钟他就去窦医生的车旁边等窦医生,不到十分钟窦医生就来了。他把糖果和从席暮凉那儿拿来的书放进车兜里,道:“窦哥,要不你教我骑车吧。”

    窦医生愣了愣,笑了:“我就会这小三轮。”

    陈瑾道:“没事儿,就它了,三个轮子总比两个轮子稳当,我挺怕疼的……”

    回去之后。陈瑾空余的时间就都用来学骑小三轮了,一个星期之后就能骑得挺像那么回事儿了。

    于是他终于有了新乐趣——工作完事儿之后借窦哥的小三轮去找陈瑾。下午五点去,六点多就能到。

    一来一回得折腾两个多小时,不过他乐意。

    席暮凉说他跑来跑去不安全,劝他少跑几趟,无果。后来席暮凉干脆给他配了一套钥匙,以免他到了之后席暮凉在学校有事儿走不开他没地儿去。

    、

    陈瑾为这事儿暗戳戳高兴了好几天。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知道收到了召唤之后陈瑾不得不回A市,他挺郁闷的,他都想就这么一辈子和席暮凉在镇上过活了。

    他把要回去的事儿和席暮凉说了之后席暮凉拍拍他的脑袋:“乖乖回去吧,你还有学业呢,我现在带的初二,等明年他们中考完了之后我就回去找你。”

    得到席暮凉的安慰之后陈瑾总算把心放回肚子里了。虽然挺舍不得席暮凉舍不得窦哥舍不得大姐舍不得菜园子和小三轮,但他还是走了。

  http://www.bookszw.com/52/52292/184100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