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浮沉情世 > 第七章 朝颜情事

第七章 朝颜情事

    桃花灿烂的开放着,点点红色组合而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绚丽的风景,一片片粉色的花瓣自花枝上落下,纷纷扬扬桃花枝却永远保持着花朵盛放的样子。

    传说,自盘古大帝开天辟地以后,洪荒伊始,天地间开始有了生命迹象,而唯独这一片土地却寸草不生,即使是后来的天帝掌权以后以自身仙力也无法使这里生出一点绿意,因此这里便被划作了荒洲。可是七万年前,天帝九女长歌殿下降生之时,这有名的荒洲竟然在瞬间花草满地,更是长出了一片桃林。天帝大喜之下,将荒洲命名为仙谷,赐给长歌殿下。八荒一片哗然,饶是天帝的儿子,将来的天帝则华君上也没有这般封赏,因此在震惊之余又都对天庭的这位公主殿下多了份敬畏。

    花间亭上四周绕着白纱,一众仙婢恭敬的立在周围,丝丝琴音从亭子里传出来,惑人心神。

    南宁带着一名青衣女子走至亭前,屈膝跪下,青衣女子也随之跪下。

    南宁行了全礼而道:“参见公主殿下,启禀殿下,花神朝颜带到。”

    琴音依旧不绝,隔着轻纱依稀可见亭中的女子素手纤纤,头也未抬,一道极细的白光穿过白纱指向南宁而去,南宁被击得吐了一口血,立刻匍匐在地,不敢言语。身后的青衣女子见此情景也被吓得埋下头,不敢直视亭内。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琴音不现,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跟了本公主几千年了,连规矩都忘了吗?!”

    南宁瑟缩着身子:“奴婢不敢忘,殿下弹琴之时不喜别人打扰。”

    穆瑾轻笑:“既然记得,为何还要犯!”

    “殿下,奴婢知错,奴婢只是一时口快,请殿下饶了奴婢吧。”

    “规矩不可废,去化心池呆一天吧。”

    “是。”南宁咬咬牙退了下去,化心池水可是世上最柔之水,只有纯心的人进去才不会被灼伤,自己进去可要被褪一层皮啊。公主殿下确实不好伺候!

    青衣女子骇然,九公主殿下果然心狠,处罚果决。

    “朝颜。”一道清冷的声音凌空而下。

    花神立刻恭敬道:“小神在。”

    白纱被轻轻托起,穆瑾从亭内走出。一身白色曳地长裙随着穆瑾的走动而摆动着,朝颜只见到一抹白色出现在眼前,而后一股清香传来,仔细一闻,竟是曼珠沙华的香味,朝颜一惊,这位颇受天帝宠爱的公主殿下莫非喜欢那生长在三途河边的花!!

    见穆瑾迟迟不开口,朝颜有些跪不住了:“不知殿下传唤小神前来有何要事?”

    穆瑾走至朝颜身旁站立,望向那一片灼灼的桃花林:“朝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天界?”淡淡的语气竟让朝颜有些惶恐。

    “回殿下的话,小神并无任何事瞒着天界。”

    “你敢欺骗本公主?!”穆瑾的语气不由得冷了几分,一拂衣袖转身走至石桌前坐下。

    朝颜不由得心慌了,莫非公主殿下知道了自己的事?否则不可能会突然召见自己的!可是这不可能啊,自己向来是很隐秘的,决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那公主殿下为何有此一问呢?想了想,还是咬牙道:

    “小神不敢欺瞒公主殿下,小神一直待在花神宫,很少离开,还请殿下明察。”

    “抬起头来。”

    朝颜慢慢抬起头,望着穆瑾,只见穆瑾就那样坐在那里,一身清冷,却让人不敢直视,不愧是九公主殿下,光是那份气质,莫说是其他的公主,就是六界内也少有人能与之相比。

    “果然是花神,生得这般艳丽!”朝颜确然是很美的,肤白如雪,黑发如墨,因着花神的身份,更是为她添了份高贵之气。

    “小神不敢,是殿下抬举了。”朝颜实在猜不透穆瑾到底想干嘛,只得恭敬道。

    “花神,本公主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自己招了的话,本公主还可网开一面。若是不招,等查出了实情,便会上禀父帝。你可要想好了,本公主的手段想必你也听说过吧!”穆瑾转动着手,轻轻说道。

    朝颜却着实被吓了一跳,九公主的手段虽未见识过,却如雷贯耳,自己是万万不敢招惹的。招了,自己犯下的是天条,后果是什么,再清楚不过,可是不说,殿下只须挥挥手就能查出来,到时也是难逃罪责。权衡一番,还是说出来为好,于是一咬牙,道:

    “启禀殿下,小神说。”

    二十年前,荣国的花草在一夜之间死绝,且无法再生长。荣国君主以为这是上天降下的惩罚,于是大赦天下,并举行祭天仪式,向上苍祈祷花草再生。朝颜身为花神,自是感应到了荣国这场不寻常的灾祸,于是亲下凡间。

    到了荣国皇城郊外,朝颜便感应到了一股妖气,立刻明白是妖物作祟,于是施法驱散了妖气。朝颜缓缓踱步至玉山上,见此处风景甚好,一挥手间就将花布满了整个玉山,慢慢向荣国四周散开而去,看着又恢复生机的凡间,朝颜露出了会心的笑。

    一转身准备离开间,却瞥见了一名男子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心下懊恼自己刚刚施法是否被这凡人看见了,正在想是否要清除他的记忆时,男子突然瞪大双眼,吼了出来:“姑娘小心!”朝颜也是感应到了危险,立刻回身却来不及避过突如其来的一掌,虽受重伤还是极力集起仙力杀了偷袭她的妖物,待杀了妖物之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朝颜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装饰淡雅的屋子里,淡淡的兰花香让她觉得很舒心。虽为花神,却独独钟爱兰花,看这屋子摆放的均是上好的兰花品种,想来主人也是兰花的爱好者,心中不免对这主人有了几分好感。

    “姑娘,你醒啦。”男子推门而入,两名丫鬟尾随。

    朝颜起身,朝男子点了点头,便要下床。

    “我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见状,上前阻止朝颜起身。

    “姑娘,你受了伤,还是躺着吧!这里是魏亲王府,我就是魏亲王,昨日见姑娘受伤,便将姑娘带了回来,还请姑娘不要介意。把药端过来。”男子朝一名丫鬟示意,丫鬟立刻将药端到男子眼前。

    朝颜见到碗里黑黢黢的液体,皱紧了眉头,想自己活了十来万年,花神之身,今日居然要喝这人间的汤药!

    魏亲王见朝颜皱眉,以为她怕苦,不由轻笑:“姑娘,这是我请城中最好的大夫开的药,喝了就没事了,姑娘若是怕苦,我为姑娘准备了蜜饯。”

    朝颜深吸一口气,不能暴露身份,端起碗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喝了下去。好苦!朝颜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想也是,她什么时候喝过这种东西?

    “姑娘,吃颗蜜饯吧!”一碟蜜饯出现在朝颜面前,朝颜拿起一颗放进嘴里,觉得嘴都要甜化了。

    “今日多谢公子了。只是我得离开了。”朝颜不敢与凡人过多牵扯。

    “姑娘身上的伤还没好,还是多住几日吧。”魏亲王挽留朝颜,眼里的希冀很是强烈。

    朝颜看着那一双眼,竟有些不忍,便答应了。

    就这样,朝颜在王府里住了下来,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竟走到了一起。

    “后来小神回天庭述职,等再回去的时候,却收到一封书信,信上说,他不爱我了,之前只是做戏而已,他要娶别的女子了,他不想再见到我了,要我识相点,自己离开。小神万念俱灰之下回了天庭,却又放不下自己的心,于是便每年都用了花神的名头到玉山等他,只因他说我貌比花神,可是....”朝颜一脸惨白的望向远处。

    “可是这么些年来,他从未去过玉山,是不是,所以你才越是要将他逼出来,问个清楚?”穆瑾像是窥探到了朝颜的心事一般。

    “殿下,小神只是太爱他了啊!”朝颜眼泪斑斑的望向穆瑾。

    “那你为何不去找他,而要用这个方法?以你的法力进一个小小的王府轻而易举。”朝颜爱上的居然是魏亲王,不就是那个紫灵的父亲吗?真是有意思。

    “他说过,不想再见到我,所以我只能逼他来见我。”

    穆瑾轻轻抬手,将朝颜托了起来。

    “起来吧,本公主看你一片痴心,不怪你。”

    朝颜一脸惊讶,看着眼前的上位者,公主殿下的意思是不会告诉天帝,怎么会?不过还是压下心中的疑惑,向穆瑾行礼:“多谢公主殿下。”

    穆瑾点了点头,慢慢走到一树桃花面前,伸手折下一小支花枝,放在鼻前轻轻嗅了嗅,微微一笑,竟是将漫山的艳丽都比了下去。

    

  http://www.bookszw.com/53/53570/189897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