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5章 地狱训练营

第5章 地狱训练营

    几天以后,银月帝国,永州。

    远离城区的一条山谷,一列好几辆马车慢慢地走在道上。谷口看起来跟寻常风物无异,但从一处秘密山隘口转过之后,情势立即就变了,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戒备十分森严。通过好几处岗哨之后,马车这才停住,有人大声喝令:“下车!都下车!”

    凌夜随着众人下了车,抬头看去,迎面是一座小小的城池,城上遍插黑旗。城门口有一个彪形大汉叉着腰站在那里,正用刮刀一般的眼睛审视着这群刚到这里的人。这大汉身材相当雄伟,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铁塔一般,黑沉黑沉的脸就像铁锅的底,一道刀疤从左边太阳穴斜向右下角延伸,直至右边颌下。

    这是一张不怒自威的脸。

    凌夜并不是自己来的,也并不是由黄泉将军亲自送来。黄泉将军和他的手下从各处找到了不少彪悍的角斗士和近百个少年,一起送到这里来。这里,是银月帝国狼卫军的秘密训练基地,号称地狱一般的鬼地方。据说,在这里受训并且能活着走出去的人,个个都是能以一当百的勇士,是敌人永远的噩梦。

    带队前来的军官向铁塔一般的黑大汉行礼报告。黑大汉审视着眼前新来乍到的这群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粗声粗气的道:“你家将军送来的人中,废柴是越来越多了。不是我老黑胡扯,这群人中要是能有五分之一通过试炼活着走出去,我老黑以后就用双手走路!”

    那军官陪笑道:“黑将军说笑了。狼卫军训练营的严酷人所皆知,若是这群人资质太差,那么就算是全军覆没,一个都走不出去也是寻常。哈哈!”

    黑大汉又哼了一声,喝道:“点名,验收!”

    从马车上下来的人群中,突然传出暴雷也似的一声怒喝:“兀那黑大汉瞎扯什么鸟话?瞧不起人是吧?有什么本事瞧不起人?露两手给老子看看!”

    随着呼喝,人群里大踏步走出一个大汉,也是相当魁梧粗壮,赤着上身,露出雄壮结实的肱二头肌和八块腹肌。这人脸上也有伤疤,留着短发,一望而知是个从死亡角斗场上经过残酷厮杀存活下来的角斗士。

    按道理说,带来的人中出现这般闹事的,带队的军官应该诚惶诚恐,大声喝止并主动担上责任。但此时,那个带队的军官却毫无喝止之意,相反还站到了一边,斜眼看着那个出头鸟,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凌夜看在眼里,心下隐约猜到了什么。

    角斗士走到黑大汉身前,怒目瞪着他,粗声粗气的道:“划下道儿来!老子要跟你比一比,好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黑大汉只看了一眼角斗士,嘴角边搭拉了下来,缓缓的道:“你如果真要比的话,就要有点觉悟。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就比你最擅长的。你尽管出手吧!”

    角斗士喝了一声好,左拳竖起护脸,右拳直接就是一记直拳冲过去。虽然只是平平无奇的一记直拳,但这角斗士身材精壮,一只拳头都有沙煲大,又是从残酷死斗中存活下来的,普通之极的一拳也隐然而有风雷之声。不用想,若是被他一拳打中,立马瘀肿都是轻的。

    黑大汉站在原地一直不动,直等到风声呼呼的拳头即将挨到面门之时,这才倏地伸出左手,一把抓住那沙煲大的拳头。角斗士这一拳虽然势头猛恶,但被他这么一抓,拳头竟然就此停滞,无法前进一分。这黑大汉看着粗壮,出手却是极稳极准极狠,是个狠人!

    角斗士刚喝了一声好,黑大汉右拳一起,咚地在他面门上就是一拳。这一拳极为霸道,只是一拳,那角斗士的整颗脑袋便砰地一声爆裂开来,血肉四溅。那具失去了脑袋的躯体兀自站着,在原地不停颤抖。

    好霸道的一拳!

    黑大汉又哼了一声,放开左手,无头躯体这才软软倒地。他背起双手,冷冷地审视着新来的众人,缓缓说道:“还有谁觉得我没资格瞧不起你们吗?”

    没有人说话。众人都被这霸道血腥的一幕震住,没人再做出头鸟。他们都看着那黑大汉,目光中自然而然地露出敬畏的神色。黑大汉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敬畏,缓缓的道:“这里也好,战场之上也好,都是实力说话的地方。没有实力的话,不要轻易挑衅我!因为,我是这里的总教官!记住,我的名字叫做——李黑!”

    凌夜站在人群里,也在看着这个黑大汉。他心中虽然也对那霸道的一拳相当吃惊,却也没有因此而敬畏这个总教官。他从这一拳中看出,这个李黑的拳劲霸道归霸道,但并不是最上乘的功法,只能算是威猛一些的外功。如果是最上乘的功法,那么一拳震死那角斗士的同时,并不会因此而把他的脑袋都爆掉,而是看起来完好无损。李黑明显并没掌握那样的上乘功法。

    李黑又拍了拍手,喝道:“点名,验收!”

    城门旁边快步走上来两个拿着花名册的士兵,喝令众人排成两排依次从李黑身边走过,然后在花名册上签名或说出名字,登记在册。

    凌夜双目平视,漠然从李黑身边经过,没再去看李黑。但在他从李黑旁边走过的时候,李黑倒是侧过头来,雷电一般的目光在凌夜身上转了几转,然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言过其实!”

    他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凌夜听到了这句话,也敏锐地感觉到了李黑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暗自琢磨了下,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说,黄泉是特别跟这个黑大汉提到过自己的?

    他心下暗自笑了笑,也不想去多加理会。正如李黑所说的,这里是实力说话的地方,而不是用嘴去逞强。刚才那个角斗士就属于一个用嘴逞强的人,现在他的尸体还没冷却,凌夜不想步他的后尘。

    从记名的士兵旁边经过时,凌夜注意到一点,有一个名字后面画了个红色的叉叉,后面标注着两字——死亡。

    连原因都不作说明的啊!

    凌夜感觉到了,这里不会是一个温情的地方,正如它在外界的传闻一样,是死亡的地狱。

    ※※※

    登记进门之后,迎面过来一名军官和一队卫兵。他叫住众人,等所有人都进来之后,这才笑眯眯地说道:“我叫铁军,是这里的戍卫长,负责的是整个营地的巡逻岗哨保卫之责。现在,我很高兴地迎接来你们这一群新人,并万分荣幸地担任你们的导游,带你们领略一遍本营地的特色所在。好,横队变纵队,开步走!”

    这个小小的城池结构相当简单扼要,城墙四周是一座座卫兵的居室、岗哨和瞭望塔,中央是密集而低矮的建筑群。在这两者之间的,就是用来训练的各种设施。此时正有一群群青壮年男子在训练场上热火朝天地刻苦训练。这群男子只穿着大裤衩,露出的肌肉相当精壮,口号声直如响雷也似。在这里面的人,除了受训的人和戍卫的军队之外,就是教官及各种助手杂役,一个闲人都没有。

    凌夜已经看出,这里布置成这样是有用意的。训练场上的人,时刻处于卫兵和教官的监督下,稍微懒惰一点就能立马被看出来。至于怎么处罚,那就不知道了。

    一处训练场上,一大群同样只穿大裤衩的男子手持刀剑在那里训练刀剑相搏,一个身穿紧身战衣身材火爆的女人在人群里穿行,口中娇喝着:“十五号,你出手太慢了!十九号,看好你的步法!三十八号,你今天没吃早饭吗?给我用力点!砍死你的对手!”

    可能是看到有新人过来,有个男子多看了几眼,一下子没注意,被对手反手一带,踉踉跄跄地向前跌出,无巧不巧地扑到那个女人的身上,那男子大惊失色,赶紧后退几步,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教官,对不起,对不起!”

    那女子随手拂了拂胸口沾上的尘土和汗渍,看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嫣然一笑:“这么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女子说话的语气相当的温柔和娇羞,凌夜都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然而,下一刻,光芒闪动,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厉叫一声,双手已然离开了身体,断臂处血如泉涌。

    他的双手此刻已经到了那女子的手上。女子温柔地抚摸着那双还在不停地往下流血的断手,满脸妩媚地说道:“你这么想摸人家,那就让你的手永远留在我这,想摸就摸咯!”

    扑通一声,没了双手的男子昏厥倒地。女子一边抚摸着断手,一边叹了口气:“唉,真是可怜,没了双手可怎么活呢?带去给鬼医,让他给四十一号重新长上双手吧!”

    随着她的说话,两个士兵大声答应着从旁边转出,抬起那个断手男子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中央那堆密集的建筑群里。

  http://www.bookszw.com/55/55409/19541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