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20章 难得糊涂

第20章 难得糊涂

    凌夜他们向食堂走去的时候,在临近的一处阁楼之上,有一双眼睛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紧紧地盯着他们,眼神里透着森森的杀机。

    “这些人中,还得再弄死起码一半!”眼睛的主人慢慢地吐出一句话。这人身材并不是怎么高大,身穿便服,看起来还有些慈眉善目的样子,正是胡宽。

    扑棱棱几声,一只小鸟丛远处飞来,落在阁楼的另一扇窗子上,歪着脑袋嗒嗒嗒地啄着窗扉。胡宽收回看向凌夜他们的目光,转向看见小鸟,便从一旁的一个小袋里抓了一把小米快步走过去,小心地洒在窗前的桌子上。

    小鸟见了小米,便飞下来啄食。胡宽小心翼翼地抓住它,从它脚上取下一样东西,慢慢展开来,却是一张卷得很紧的纸条。

    纸上只写着三个字:“已得手!”

    这三个字写得歪歪扭扭,潦草而又丑陋,比学堂刚学写字的孩童写的字几乎没什么差别,让人看了直皱眉。胡宽却像看到了梦中情人的情书一般,眉花眼笑起来,又抓了一把小米撒给小鸟。

    他把纸条丢进一旁的小火炉里烧掉,看着灰烬,嘿嘿笑道:“还想抓我的把柄好搞倒我?嘿嘿,没有那么容易!”

    他提起笔来,用左手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卷成一卷,系在小鸟的腿上,用食指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吃吧,吃吧!吃饱了帮我送信!”

    ※※※

    同样还是训练营里,另一处阁楼,李黑正站在一具尸体面前看着。那是一个壮汉的尸体,脸上还有一道看起来还很新的瘀痕,像是被棍棒之类击打出来的,正是昨天跑去凌夜他们的宿舍煽动谋反的那个壮汉,李黑想留下来审问来着。

    现在,这个壮汉已经变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致命伤是在脖子,上面多了一个深深的创口,喉管都被割断了。即使是帝国最残酷的刑罚施加在他身上,他也永远不可能说话了。

    一旁有几个军官士兵垂手站着,大气都不敢喘。李黑让他们好生看管这个壮汉,但这个壮汉还是死了,他们是严重的失职,搞不好要被总教官叫人拖出去砍了。

    李黑没看他们,只是俯身打量了一阵尸体,站起身来,挥手道:“抬走吧!随便埋了!”

    一个壮实的军官出声问道:“总教官,那他们呢?”说着伸手指向那几个失职的官兵。这人名叫摩云,是李黑的副官。

    李黑淡淡的道:“各打五十大板,罚一个月粮饷!”

    那几个官兵脸上都显出如释重负的神情。相比被拖出去砍了来说,这个处罚简直就是太轻了,格外的开恩。

    摩云道:“就这样?”

    李黑挥手让那几个官兵抬着尸体出去,看看屋里无人,这才慢慢地对摩云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这并不是他们的错!”

    摩云一脸疑惑:“没有错?那怎么还要处罚?”

    李黑笑了笑:“有些事情,还是装装糊涂比较好,难得糊涂啊!”说着拿起一个酒坛,随手倒了两碗,递了一碗给摩云:“喝!管他娘的那么多!”

    摩云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仰脖子把酒一饮而尽。李黑呵呵笑道:“好!我就喜欢你的酒量和服从!”

    ※※※

    “我怎么觉得,你昨天说的那句话,好像显得很蠢呢?啊,凌大哥,我不是说你蠢,是说……”

    饭后小憩的时候,林远南和凌夜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小声对他说道。

    凌夜淡淡的道:“你指的是,我昨天说有人为什么要指使那壮汉过来煽动大家谋反的原因吗?”

    林远南连连点头:“我仔细想来,总觉得不太对劲,不太说得过去。如果真是要揪出心存不满想要造反的人,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尤其是,这个背后指使的人又是胡宽,他想要弄死我们,至于这么讲究理由吗?”

    凌夜耸了耸肩,仔细察觉周围没有其他人,这才淡淡的道:“能而示之不能,知而示之不知。我是在装糊涂,装作完全不知道。这是保护自己的一个办法!”

    林远南眼睛一亮:“凌大哥,你还学过兵法?”

    凌夜嗯了一声。林远南看向他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崇敬:“你懂得的东西真多,我还以为这里的人只有我看过几天兵书。”

    凌夜淡淡的道:“我爹教我的。”

    林远南哦了一声,眼神突然黯淡下去,转回之前的话题:“你觉得,胡宽为什么想要弄死我们呢?”

    凌夜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冷笑:“你注意到他跟李黑不对眼了吗?”

    林远南点头。凌夜冷冷的道:“这就是最明显的原因。至于更进一步的原因,现在我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的勾心斗角,跟我有什么关系?对我来说,我只需要知道胡宽想要我们死,而我不想死,那就够了。”

    林远南笑了笑:“你好像对很多东西都不在乎。”

    凌夜耸了耸肩:“在乎的东西太多,人不累吗?糊涂一些,不是开心一些吗?”

    “……说得就像你很开心似的……”

    凌夜淡淡地笑了笑,转开了话题:“泡在毒液里练功,怕不怕?”

    林远南默然一会,这才说道:“我还真希望,这个时候的我,是真的糊涂!”

    凌夜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到时发给我们的那些所谓的助长练功的丹药,十有八九,还是有毒害的。”

    林远安苦笑一声:“凌大哥,你不觉得,一旦服下了那颗玄黄一命散,那除了一步步地往下走,浸泡药液,吃他们的丹药之外,还能回头吗?”。

    凌夜默然。他现在又不能告诉林远南他其实没吃那颗药丸,只能说道:“我猜,这些药丸药液之类,十有八九还是鬼医调制出来的。这里除了他,估计没人会折腾这些玩意!”

    两人相对默然一会,远处传来了阙德的呼喝:“都起来,起来!别想偷懒,该练功去了!帝国每天花在你们身上的银子,足够一百户人家过上一年好日子!”

  http://www.bookszw.com/55/55409/19614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