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63章 斗智

第63章 斗智

    凌夜说完,大踏步出列,昂然前行。亲卫队那人摆了摆头,带着手下跟随在后。

    胡宽盯着凌夜的背影深深地看了一眼,挥手示意士兵给他让路,自己也随后跟上。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到时看情况来个死不认账了!

    不多时,凌夜便带着众人来到之前藏人的灌木丛,把人从里面拉了出来。两个黑衣人被他打晕,跑也跑不了,仍然藏在里面,此时便被凌夜拉到了众人面前。

    亲卫队那人一边看着,一边点头:“黑衣人,嘿嘿!”

    凌夜将其中一个丢在地上,拖着另一人走到胡宽和亲卫队那人马前,看着他们,却不说话。亲卫队那人点了点头,问道:“这是什么人?你为什么知道他们在这里?”

    凌夜淡淡的道:“也没什么,只是他们想监视我并陷害我,被我发现了而已。至于他们是什么人,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一下子辨认出来。”

    亲卫队那人又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凌夜:“少年人,那就试试你的办法吧!”

    胡宽心中暗暗感觉到不妙,但一时之间却也猜不出来凌夜会有什么办法。此时此刻无论如何不能认怂,他只能是打肿脸充胖子,赌凌夜没什么好办法,于是也笑眯眯的道:“少年人,那就不要废话,赶紧动手吧!”

    凌夜挑衅般地看了胡宽一般,左手扶起那黑衣人上半身,扯掉他的蒙面巾,让他的脸对着胡宽,然后一巴掌把他打醒。那黑衣人很快醒转,睁着眼睛左右看看,一下子看到了胡宽,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胡大人!老大!谢谢大人救了我!那小子……”

    犹如一盆雪水当头浇下,全身刹那间冰凉至极。胡宽遏制不住地大吼道:“你在叫谁!你在说什么!”

    那黑衣人终于看到胡宽旁边还有着不少人,大惊之下,赶紧住嘴,支支吾吾的道:“我……小人……”

    凌夜丢开他,冷冷地看着亲卫队那人:“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亲卫队那人赞赏地看了凌夜一眼,转头看着胡宽,笑眯眯的道:“胡总教头,我也是想问,这意味着什么?”

    胡宽此时心下对凌夜的恨意更深,也在不住地咒骂自己的蠢材手下。一睁眼就直接叫自己胡大人,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人基本都是这样的。在身陷不利境地并且昏迷过去,然后在一睁眼就看到自己非常熟悉的人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直接呼叫对方,并诉说自己在那一瞬间最想说的话。凌夜利用的正是这点,让黑衣人连抵赖和撒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张口就说了出来。

    还以为会是无聊的套路问话呢,没想到是这般单刀直入直捣龙泉的一招,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他母亲的,凌夜这小子为什么会这么聪明的办法!

    当此之时,除了抵赖,还是只能抵赖。胡宽吸了口气,脸上又恢复了笑眯眯的神色:“这能意味着什么?你说这人吗?没错,我认得这人,他是狼卫军训练营中的一名军士,所以他认得我,我也认得他。一下子见到我就喊我,这是非常理所当然的啊!”

    亲卫队那人呵呵笑道:“是吗?为什么我觉得,事情好像不止这点呢?”

    胡宽笑眯眯的道:“哪里不止?”

    亲卫队那人道:“你觉得呢?哪里不止?”

    胡宽呵呵一笑,转头瞪着那黑衣人,笑眯眯的道:“你说吧,今晚你都干了什么事情?嗯?”

    那黑衣人感受到了他那眯缝着的眼睛里射出的凶光,不禁打了个寒颤,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小人……今晚上来监视……啊,不,是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间被人打晕,然后就……到了这里……要不是大人救了我……”

    胡宽转过头去,看着亲卫队那人:“你看,这又意味着什么?”

    亲卫队那人呵呵笑道:“这般语无伦次,一看就是在威压之下临时编造出来的。这样子问法,能问出什么来?”

    胡宽笑眯眯的道:“那你想怎么办?”

    亲卫队那人笑了笑,问那黑衣人:“被谁打晕?”

    黑衣人看了看胡宽,冲口而出:“凌夜!一个叫做凌夜的小子!”

    “你怎么知道?”

    “这个……他弄醒过我,威胁我,说要我……要我……监视……啊,不,是要我诬陷胡大人!”

    胡宽心下大乐,笑眯眯的道:“这么可恶?”

    那人鸡啄米般地点头:“是的是的,就是这么可恶!”

    凌夜不出声。亲卫队那人看了他一眼,又问黑衣人:“诬陷胡大人做什么?”

    黑衣人眼珠转了好大一会,说道:“诬陷胡大人……诬陷他……这个……杀了福王!”

    亲卫队那人哦了一声,又看着凌夜:“你怎么说?”

    那黑衣人这时才转过头,见到凌夜,吓得一下子倒退几步:“就就就……就是这小子!”

    凌夜默不作声,大踏步走上去,又是一拳把他打晕,然后把另一个提过来,也是对着胡宽的脸弄醒。

    这一个黑衣人也是一睁眼见到胡宽就惊喜地叫出声来:“胡大人!”

    亲卫队那人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黑衣人下意识地看向胡宽。亲卫队那人喝道:“看着我,不要看别人!”

    他顿了顿,加重语气说道:“你的这个伙伴已经把一切都招了。如果你说得跟他不一样,那不好意思,我就会把你丢去喂狗!”

    黑衣人惊惶不安地看着亲卫队那人,迟疑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我……我和这个同伴一起来监视一个叫做凌夜的人,结果被他发现,把我们都打晕了。其他的事,我也不知道……”

    亲卫队那人把手一挥:“拖去喂狗!”

    几个亲卫队员立即走上前来拉住那人。那人大惊之下,挣扎着说道:“神明在上,小人说得都是实话!”

    亲卫队那人哼了一声,说道:“好!先把他的小命留下,慢慢再审!”

    胡宽在一旁看着,心下再次暗呼不妙。这样子搞下去,到时还要怀疑到自己头上,再怎么抵赖也不好洗清。福王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怎么说都是皇族,他的脑袋在自己这边没了,他的父亲恭亲王能善罢甘休?皇帝陛下能置之不理?

    他母亲的,自己为什么那么蠢,要派两个人来监视凌夜?

    要是只派一个,到时他说的什么,那就是什么了。现在好了,两个人说的不一样,破绽百出,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肯定要继续隔离开来进行审问,到时自己还是跳进月河里也洗不清!

    他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不能让这两人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主意打定,他又笑眯眯地说道:“这样子在这里问来问去有什么用?不如都先关起来,打道回府,明天再审吧!”

    亲卫队那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恐怕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胡总教头,说个冒犯的话,你现在是很有嫌疑啊!”

    胡宽呵呵一笑,拱了拱手:“胡某人正不怕影子歪!好了,胡某就先回去了!传令下去,天亮后立即收拾行装,左营为前导,回训练营!”

    胡宽说完,自顾自便打马走人。他一走,他手下的士兵便也跟着离去,火把的火光也逐渐远去。

    亲卫队那人看着凌夜,目中露出欣赏之色,点头道:“少年人这般机智,做一个狼卫军士兵,真是屈才了!”。

    凌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拱了拱手,回身便走。

    福王的亲卫队,他没什么好感。若不是为了扇胡宽的耳光,他才懒得搭理了,有什么好说的?

  http://www.bookszw.com/55/55409/201408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