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77章 突变

第77章 突变

    正在跟帝国军争战的狼卫军众人中,有不少人也暂时撇开对手,转头向正在城墙上奔跑的凌夜看去,目光里充满了焦虑、担忧和不安。

    千弩万箭,稍有差池就会被射成刺猬一般。一个人并非三头六臂,要如何才能挡得住那么多?

    胡宽调转了马头,也在盯着凌夜,笑眯眯的道:“这一回,我看你怎么挡!”

    挡不住。

    但谁又说一定要去挡?

    众人瞩目中,眼看密密麻麻的羽箭就要射到凌夜身上的时候,凌夜的头顶忽然精光耀眼,舞刀护住头领,从头顶上射下来的箭支纷纷被打开,他的身子则猛然间拔高,一下子就蹿上了城头,冲到了城头的弓弩手之中。

    除了头顶的羽箭被打落,其余的羽箭全部落空,打在城墙之上,纷纷坠落。

    一箭也没中!

    胡宽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不至于吧!”

    城头之上,首当其冲的那弓弩手吓得大叫一声,忙不迭地向后退去,反手伸到背后去抓取箭支。

    此时正是容情不下手,下手不容情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没等那弓弩手反手抽出箭支,凌夜已然手起刀落,一刀斜斜劈下,将那弓弩手的上半身劈得飞了起来,斜斜向城下坠落。

    附近前后左右的弓弩手发声喊,不约而同地反手抽出箭支,以最快的速度弯弓搭箭向凌夜射来!

    这是拼生死的时候,稍微的迟疑都可能会受伤甚至断送性命。凌夜大喝一声,将自己修炼的无名玄功提升到了极致,身形化作一串幻影,倏地扑进面前的弓弩手之间,反手抓住一名弓弩手挡在自己背后。

    嗖嗖声响中,一片啊啊啊的惨叫连连响起。这群位于凌夜周围的弓弩手射出的箭支没能射中凌夜,反倒射中了自己人,好几个弓弩手立即倒了下去。

    被凌夜当作挡箭牌的那个弓弩手身上也中了好几箭,痛呼着破口大骂不止。凌夜将他丢开,右手冷月宝刀刀光连连闪动,左劈右砍,转眼间又将五六个弓弩手劈死在地。

    城头上的弓弩手虽多,但见到凌夜左冲右突,砍瓜切菜般砍杀着伙伴,不由得都是胆战心裂,纷纷四散而逃。凌夜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们,提刀在后面疾追,又砍倒了五六人。余众更是心胆俱裂,抱头鼠窜。

    胡宽在城下看见,不禁勃然大怒:“临阵退却者,杀无赦!杀无赦!”

    没有人理他。比起口头说出来的杀无赦,肯定是寒光闪闪的刀锋更加有威慑力。只是转眼之间,城头上的一百多名弓弩手便死的死逃的逃,活着的全在逃命,没有人顾得上射箭。

    胡宽简直气炸了胸膛。他俯身一把从身边的士兵腰间夺下弓箭,弯弓搭箭,也是一箭向凌夜射去。

    这群弓弩手实在不像话,那就还是老子亲自上阵吧!

    凌夜本来就在留意着胡宽的动静,见到他向自己射箭,嘴角冷冷一笑,将冷月宝刀插在地上,俯身从死人身上拾取了一副弓箭,左手抱弓,右手拉弦,嗖的一箭向城下射去。

    只有你会射箭吗?

    我也会!

    叮的一声,两支相向疾飞的羽箭在半途相遇,发出叮的一声轻响。胡宽的箭立即一头急坠而下,凌夜的箭则向前再飞了一段,这才力尽而坠。

    “好!”

    林远南等人看得目眩神摇,禁不住出声喝彩起来。

    凌夜又搭上一支箭,冷冷的道:“别看我,保住自己的性命!喂,死老头,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我一箭!”说着右手一松,一支羽箭离弦飞出,流星赶月一般疾向胡宽面门飞去。

    胡宽嘿了一声,右手食中二指形成剪刀势,一把向羽箭夹去,口中说道:“这有何难!看老夫如何双指夹箭!着!”

    胡宽确实有两下子,双指还真是夹到了箭杆之上。但这支射来的箭上附着凌夜强劲的玄功灵力,胡宽虽然夹到了箭杆,却止不住那支羽箭继续前飞的势头。那支羽箭仍然向前飞去,箭尾打得胡宽的手指好不疼痛,脸上更是大惊失色,忙不迭地向旁边偏转脑袋躲闪。

    啪的一声,羽箭擦着胡宽的脸颊飞过,在他的脸颊上擦出了一道血痕,然后突的一声插在了地面上,直没入半杆箭支,箭尾兀自颤动不已。

    林远南此时还在看着,不由得叫道:“可惜!”

    胡宽伸袖子擦了擦脸颊上的血,只觉脸上一道火辣辣的伤,心中又惊又怒,大声喝道:“好!小子既然这么不知进退,那就休怪老夫手下无情了!”说着举手向那八只铁狼一指,大喝道:“儿郎们还不快快上前杀了这个无法无天的逃兵,更待何时!”

    这八只铁狼实在是太听胡宽的话了。随着胡宽的呼喝,那八只铁狼缓缓地直起身来,向着城头的凌夜缓缓行去。这八个铁疙瘩实在是太高大太沉重了,这一起走起路来,顿时尘沙弥漫,地动山摇。

    作为胡宽最后的杀手锏,这八只铁狼终于还是派了出来!

    胡宽深深地呼吸了几口,脸上又恢复了笑眯眯的神情。他伸手指着城头上的凌夜,笑眯眯的道:“小子,不管你有多么的强横,你总归是血肉之躯。今天,老夫就要看看,你这副血肉之躯要如何抵挡八只铁狼!听好了,你要是赢了,老夫就二话不说,放你们走,如果输了的话呢,嘿嘿嘿……”

    嘿嘿嘿的笑声突然间就戛然而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痛楚的狂嚎:“啊——”

    正在得意洋洋地说这话的胡宽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人。那人的左手按在胡宽的肩膀上,右手虚掐着他的脖子,沉声喝道:“听好了!要命的话,就把你那几个铁疙瘩喝住,什么都别想!敢说半个不字,老子就活活捏死你!”

    这个人正是阙德,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阙德!

    他一直在隐忍。凌夜回头了,他忍住不动;林远南被按倒在板凳上准备砍头了,他还是忍住不动;狼卫军被乱刀砍杀被迫奋起抗争,不少人战死,他还是忍住不动;凌夜被万箭攒射眼看就要被射成刺猬,他还是忍住了,不动!!

    他在等,等一个最值得暴露自己的时机再动。过早的暴露无益于事,只会白白送死。

    眼下,他等到了,于是,他动了!

  http://www.bookszw.com/55/55409/20293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