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83章 收场

第83章 收场

    的确,胡宽虽然已经被制服,但周围还有着众多的帝国军士兵。这些士兵毕竟是胡宽的部下,难保他们不会因为怕被上司追责而对众人继续发起围攻,好给上司一个交代。

    段嫣然看了看阙德的尸首,摇了摇头,跳到一匹马上站着,提高声音叫道:“大家听好了!胡宽故意指挥铁狼歼灭了帝都来的骁骑营官兵,并故意颠倒黑白,诱导你们参与搜剿,最后又命令你们绞杀这些狼卫军的弟兄。你们都是被胡宽骗了!”

    周围的帝国军官兵都看着段嫣然,一时都没有说话。有些官兵知道当时的情势,但更多的则是不知道。他们又怎么知道段教官说的是真是假?

    段嫣然又道:“不相信?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帝都来的骁骑营是奉命来捉拿胡宽的,因为胡宽刺杀了上次来的福王。胡宽不甘受缚,因此一直在暗中谋划,最后玩了这么一出。别的不说,就这么说吧!胡宽跟你们说骁骑营是被发狂的铁狼杀死的,那为什么还要你们去搜剿逃走的骁骑营?难道不应该是营救他们吗?怎么反而要杀死他们?”

    帝国军官兵们显然开始相信了,交头接耳起来。

    一名校尉越众而出,大声说道:“段教官说的都是真的!胡宽策划杀死了福王,犯下了死罪,却还煽动大家为他搜剿骁骑营,围攻狼卫军,那根本是拉大家下水给他陪葬!大家不要相信胡宽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这全是胡宽的错!”

    帝国军士兵又是一阵议论纷纷,场面上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段嫣然不失时机地跳下马来,抓着胡宽的头发提到马背上转了一圈给大家看,大声叫道:“胡宽,你自己说吧,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胡宽双手已经被砍掉,手臂上的创口虽然因为被冻结的原因而没有多少血流出,但彻骨的疼痛还是阵阵钻入心头。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就算鬼医也给他接上一双铁手,帝都的皇帝陛下也不可能放过他。

    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死了吧!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事情确实如此。好了,小段,给我一个痛快的吧!”

    听到胡宽亲口承认,一众帝国军更无怀疑,纷纷收起武器。有人破口大骂:“臭老头,拉我们下手,害人不浅!还不知道帝都会不会把我们全都斩了!”

    段嫣然笑了笑,叫道:“这个不用担心!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大家众口一词,都说是胡宽指挥铁狼歼灭了骁骑营,大家奋勇去救,结果因为敌不过铁狼,死伤惨重,幸好最后鬼医来到,收服了铁狼,稳住了局势。你们看,这样子的话,大家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一众帝国军焕然大悟,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移花接木,瞒上不瞒下,原本就是帝国官场中惯用的伎俩。反正只要保得大家平安无事,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人群中有人出声问道:“胡宽呢?”

    段嫣然笑吟吟的道:“胡宽啊……这个太简单了。”她伸手指了指凌夜,说道:“铁狼被制服后,胡宽见势不妙夺路而逃,结果被这位少年郎拦住去路,一番苦战之后,一刀结果了他罪恶的生命。这样不就行了?”

    众人都不由得连连点头。

    完美,太完美了!

    反正嘛,大家都已经见识了凌夜的身手,从千军万马中冲杀而出,又引诱胡宽派开身边的铁狼,最后冲破重重保护,将胡宽打下马来。这种人的功劳,哪个敢跟他相争?

    许多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凌夜的身上。凌夜面无表情,冷冷的道:“不要!不要安在我身上,我也不要什么大功。我只想要结果了这死老头!”

    段嫣然眼珠转了转,笑吟吟的道:“想要结果这老头?那有什么难的?”

    她把胡宽丢到地上,拍了拍手,指着阙德的尸首说道:“胡宽那么喜欢折磨别人,还想把你的阙教官五马分尸,而他今天是必须要死的。那么,就让他自己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吧!”

    凌夜不置可否。林远南等人则叫起好来,大声道:“对!就是这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段嫣然向他们招手道:“那就过来呀!难道你们打算等着胡宽自己爬过去吗?”

    胡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嘶声叫道:“段嫣然!你说了给我一个痛快的!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做人不能这么阴毒,出尔反尔!”

    段嫣然笑吟吟的道:“是吗?有谁听到我说过给你一个痛快的吗?”

    胡宽一时语塞。确实,人家压根就没答应过!

    再说了,就算答应了,段嫣然真的就会遵守吗?

    以他对段嫣然的了解,那是根本不可能!

    霎时间,胡宽心如死灰,满脸苍白,仰天长叹道:“一步错,步步错啊!”

    林远南等人大声欢呼着,大踏步走过来,抓着胡宽的手脚拖到他老人家自己准备好的五匹马之间,七手八脚地解下阙德的尸首放在一边,再把胡宽绑上去。他们生怕绑得不牢靠,出了死力使劲打上死结,直把胡宽勒得双眼直翻白,痛得死去活来。

    眼看都要死了,还要受这般痛苦!

    不一时,一切准备就绪。狼卫军众人亲自拉着马匹,亲自执着皮鞭站在马后,侧头看着凌夜,纷纷叫道:“凌老大,你来下令,大伙儿一起出手!为阙教官和死伤的众多兄弟报仇!”

    凌夜沉默片刻,便即点头答应。他面向传说中魂灵归去的西方,高高举起冷月宝刀,大声叫道:“山河永寂,英灵流芳!五马分尸,血债血偿!预备——放!”

    随着刷刷几声响,五匹烈马一齐发出嘶鸣,然后发狂般地发足飞奔。绑住胡宽的绳索本来就绷得很紧,此时五匹烈马一起发足狂奔,巨大的力量立时将胡宽活活撕开!

    没有人知道胡宽临死前到底受了多少痛苦,人们只听到,胡宽发出了一声短促而痛楚的惨嚎,然后就没了声息。五匹烈马各自拖着一块肢体撒腿飞奔,鲜血淋了一地……

    一众狼卫军看着奔去的烈马,再看看地上的鲜血,脸上都露出一副解恨的神情。

    大仇总算是报了!

    段嫣然慢慢走到凌夜身前,伸出右手托起他的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睛,笑吟吟的道:“告诉我,少年郎,此时此刻,你在想些什么?”

    凌夜那沾满血迹和尘沙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红色,向后倒退了两步,有些羞愤地说道:“离开这里!”

    段嫣然笑嘻嘻地又逼近一步:“为什么要离开这里?难道……你不知道……”

    凌夜又退后几步,深深呼吸了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从你身上的气味,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但是,那不足以让我决定留下来!”

    那个深夜里出现的黑影,身上总是围绕着一层黑气的黑影,虽然尽力掩藏着自己那突出的身形,刻意变声来伪装,但是,身上的气味总是难以改变的。凌夜早就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开始还没法子知道,但在段嫣然上次挑逗他的时候,凌夜终于发现了,段嫣然的身上有着同样的气味,只是要浓一些。

    没猜错的话,那就算胭脂香了。

    只是这个艳若桃李心狠手辣的段教官为什么会暗中来教他神影诀?凌夜一时之间还猜想不透。

    原本正在那里检查铁狼的鬼医听到两人的对话,突然接口道:“少年郎,你怎么可以离开这里呢?老夫为你准备了一套整个帝国独一无二的铁狼战甲,还等着你穿上呢!老夫可是对你给予厚望,你可不要让老夫失望啊!”

    凌夜哼了一声:“好意心领!”。

    他加重了语气,冷冷的道:“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第一卷完)

  http://www.bookszw.com/55/55409/20388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