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天下序 > 第十一章 天下榜

第十一章 天下榜

    入夜,小石广场灯火通明,篝火旺盛,一处石阶梯高季兴侧卧举着一坛酒,不时豪饮,又低头看看酒坛。

    “这酒,可不比那风月楼的女儿红差啊!”

    高季兴笑道,抬头却看见力叔也是举这酒坛子向他走来。

    “没想到,你这小乞丐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好酒量!”

    力叔指指高季兴身边的几个酒坛子道。

    高季兴露出两排银牙,一脸醉像。

    “高离,听洛老头说你也是从江陵来?”

    “江陵,江陵,已经有十多年没回去了啊!”

    孙大力无奈的摇摇头,自顾自道。

    “力叔以前也是江陵人么?”

    高季兴仍痴痴道。

    孙大力举起酒坛猛灌几口,重重放下。

    “是啊!江陵人!”

    “力叔怎么不告诉高离,我们是为何被逐放在这无良村的!”

    仍是一袭白衣,英姿飒爽,大步向高季兴和孙大力走来,应该是饮了些许酒脸蛋泛红,却平平添了几分妩媚,洛阳大喝道。

    “既然力叔不说,我来告诉你!”

    一个踏步,洛阳一只腿已经跨上台阶,俯身盯着高季兴。

    高季兴抬头盯着洛阳,依稀竟还嗅得到酒香之气,心里暗骂这阴晴不定的疯女人。

    “江陵城外洛家村祥和安宁,世世代代与世无争,十年前,忽然有天一批官兵涌进村落大肆搜捕,竟然在村子草垛里搜出数件剑戈!大秦律法,百姓私造兵器斩立决,查无真凶,致使整村流放!你可知道?!”

    洛阳大喝道,致使离得稍近的村民也看向这里。

    高季兴昂首,眉头微皱。

    “我看见了,我看见几个和我同龄的富家公子将凶器藏在了草垛里!可是他们不相信!”

    低声哭腔呢喃道。

    “咚!”

    高季兴手中的酒坛滑落砸碎,手微微有些颤抖。

    力叔轻轻拍拍洛阳的肩膀。

    “洛阳,都过去了,别再说了”

    “过去了么?!那几个富家公子其中就有一个姓高呢!后来平哥,三叔他们也都因为…….”

    梨花带雨,洛阳嘶哑道。

    “洛阳!”

    洛老头一声喝,洛阳回头看了一眼,停止继续说下去。

    缓缓走过来,看了一眼呆住的高季兴,缓缓对着孙大力道:“大力,你送洛阳回去吧!”

    背过手看着洛阳远去,回头看看高季兴,微微一笑。

    “怎么,想起来了?”

    呆呆的高季兴回过神来,苦笑的摇摇头。

    “真是个混蛋呐!”

    洛老一笑,坐在高季兴身旁,这件事的原委,皆与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好,我能告诉你的是,这天下远比你想象要精彩的多,复杂的多,在天下运势面前,也只是一个村子而已。。

    凉风拂过,高季兴酒醒许多,高季兴看着洛老头似乎有些不同,高季兴脑袋里闪过一句话,那是偶尔在教书先生珍藏的书本里看到的一句话,生涩无比却好像刚好形容说出这句话的洛老头:星空之下他神庙里的老者凝望着星空,世纪更迭的遗孤守望着孤坟。

    洛老头喝了口酒,摇摇头又遁入凡尘,山羊胡翘起开口道:

    “你可知道“天下榜?”

    高季兴摇摇头。

    秦齐楚,三分鼎立足足八百多年,期间更是英才辈出,在那东海之滨又山名曰涯,涯山不属任何一国,独立于世,山上伫立着一座天下阁,每三年便会召集一批老家伙对当世英才进行一次争吵嚷闹的评比,评出:武、颜、君、财、权五大榜,每榜十人,统称天下榜!几百年来多少大才以入榜为毕生荣耀,又有多少人为之夭折。

    “两年前,我被那副阁主死乞白赖的拉去参与评了一次,哦!对了,那一次评比你那父亲便位列那权榜的第七位,哎!实在有些可惜!”

    高季兴坐在一旁,有些嗔舌,在那江陵城内整天纨绔游玩,甚至还导致无良村村民因此而流落,虽说这其中有着一些隐晦苦涩的原因,但任高季兴如何也没想到这外面世界竟也有如此风华,父亲更似乎是那天下传奇之人。

    似乎是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表情,老人泯然一笑,猛灌一壶烈酒,身体微微前倾:

    “孩子,你可曾见,旌旗蔽日的赤壁战场,有一剑客持一剑对几十万大军,仍可豪饮,可狂笑!往后几十年,江湖谁敢言我心比山高,我心有沟壑万丈!”

    “你可曾见,在那高高庙堂之上,人人冠冕堂皇,有一女子,赤足一袭红衣,乐起舞停,人人面红耳赤,帝王又如何!还不是痴傻到一樽酒撒的龙袍满身!”

    “你可曾见,广厦有一君子,真建了千万间楼阁大庇天下侠士尽欢颜,世人皆言得其一言,胜得千金!”

    “你可曾见,遥遥渤海湾多年前生生多出了八十里陆地,起因仅仅是有人出海游玩自己乘坐的船只倾覆于水中!敕万金,叫龙王无容身地!”

    “你可曾见,有一人只身亲赴敌国都,满是泥泞的靴子徒步踏出午门那一刻,深深皇宫内英雄鼎足足响了十二声,天下人皆侧目!”

    说到性情处,老头额头青筋泛起,高季兴不曾言语,手心却有些微微攥紧。

    江陵城很大,酒家数万、烟花三十六巷;江陵城很小,小到十五年的生活高季兴能记得也只有这些。

    洛老头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高季兴,暗自叹了一口气。

    “这天下,这江湖远比你所见识过的要复杂,也要精彩的多。”

    “还有一个不知道对你而言算是坏还是好的消息。”

    高季兴回头看着洛老头,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雁城之役,你父亲.......。”

    洛老头没有再说下去。

    高季兴鼻子一酸,终是止住眼泪流下,关于雁城之战,他猜想过无数种结果,却偏偏不会叛国,他是那样忠诚他的君主,他的战场,为了这些,他甚至可以不要最亲最近的人,不知道从什么起高季兴就再也没有当着他的面叫过他父亲。

    洛老头放下酒壶,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

    “孩子,陪我下盘棋吧。”。

    是一方做了古的棋盘——象棋。

    高季兴看着象棋,总觉得似曾相识。

  http://www.bookszw.com/57/57803/20265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