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平平无奇小侯爷 > 第七十八章 苏大家的真迹

第七十八章 苏大家的真迹

    接下来,萧探花又是一篇大赋献上。

    萧探花乃是天武三年的殿试第三,太祖钦点的探花郎,以才名而著天下。尤其在诗赋之上,当世无人能出其右。甚至有人评断,萧探花的赋风,已不亚于古朝的司马君。

    太祖爱其才,点了探花不久,便将长宁公主许配于他。于是萧探花便成了太祖的东床快婿,当朝的驸马爷。

    今日乃是老丈人的大寿,作为女婿自然要表示一番心意。

    也不愧当世第一才子的称号,萧探花一篇歌功颂德的大赋,做得是洋洋洒洒,一派煌煌景象,深得太祖之心。

    众臣不停的击节较好,就连太孙朱守文,也是频频点头,对自己这位姑父的大才,甚为钦佩。

    接下来,又是一波进献贺礼。

    都是些奇珍异宝,自然没有人蠢到会和安乐公一样,成箱成箱的金银往大殿上搬。

    最奇的是,朱信小世子居然牵来了一头四只角的梅花鹿,说是送给皇上放在御花园里养着,慢慢观赏。

    那鹿虽然新奇,不过牵着活物上殿,毕竟也有失体统。

    不过众人都知道这小世子极不靠谱,老王爷也娇惯的很,见皇上没有不喜,也便一笑了之。

    “皇爷爷,从灿奉父王之命,给皇爷爷祝寿。”

    见众人都献得差不多了,朱从灿也站了出来,“这幅对联,皇爷爷让从灿送入京都,以为皇爷爷贺寿。”

    说完,将随身带着的一卷油布打开,取出一张上等宣纸制成的条幅。

    朱从灿将条幅在长案上铺开,众人定眼望去,见条幅上写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风吹马尾千条线

    下联是:日照龙鳞万点金

    见了这十四个字,有些老臣便记起了一些往事。

    那是头几年春狩的时候,太祖见到奔马扬起的尾巴,忽然兴致所至,随口出了一道上联,便是这“风吹马尾千条线”。

    天子的对联,臣下自然不敢随便乱对。太祖便这上联发往镇守各地的皇子们,那些藩王有对出的也有对不出的,却都不甚合太祖的意。

    今日冀王这七个字的下联,对账工整,磅礴大气,喻义又十分吉祥,体现了太祖人间真龙的身份,在今日寿诞献上,显得极为适宜。

    众臣称赞冀王才气之余,也极为佩服他的心思。

    众人皆在议论这幅对联,只有萧探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纸,眼中渐渐露出骇然之色,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是苏大家的真迹?”

    “苏大家?”

    众人闻言,先都是一愣,接着都反应过来这三个字意味这什么,纷纷转头看向那副对联。

    苏大家乃前朝人,据说是十三岁时便得中解元,由此闻名天下。世人皆道苏大家来年定然是状元及第,从此飞黄腾达。谁知道造化弄人,第二年的春闱,苏大家不仅没能殿试抡奎,居然连进士都没中。世人叹息之余,也没放在心上,以为苏大家年纪尚幼,将来定然还是要高中的。

    谁承想,接下来连续三次的会试,苏大家依然名落孙山。

    此时他已是二十有余,对一般人来说,尚属年轻。可苏大家自幼成名,遭了连番的打击,居然有些心灰意懒,便断了那科举的心思,从此无意仕途。

    由是苏大家便流连花间丛中,不与权贵官宦为伍,却与那些莺莺燕燕打的火热。又为青楼女子写就了无数的词曲,那字字句句都写在那些女子的心坎上,便被天下脂粉引为知己。

    后来先朝末帝继位,因仰慕苏大家的才名,欲招他进宫,做个栋梁之臣,却被他婉拒了数次。好在先朝末帝性子平柔,苏大家既然不愿承奉圣恩,他倒也没有强求。只是对着身边的内侍淡然一笑道,说了句,既然他不愿来伺候我这个天子,偏爱那些胭脂红粉之地,那就让他做个花间天子吧。

    从此,花间天子的名号便传遍天下。

    苏大家却从此隐了身迹,极少在世间出现。

    听闻他最后一次现身,乃是先朝末年时节。

    当时江南有座闻名天下的相宜舫,乃是世间烟花最盛之地。

    这一年,相宜舫上来了一位客人,见了舫中的所有姑娘,都不满意。那做妈妈的平日是被奉承惯了的,见这客人百般刁难,便欲翻下脸皮来撵人。好在那客人虽是挑剔,出手却毫不含糊,于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老鸨子也只好强忍着伺候。

    于是便唤了三个还在雕琢中的心头肉出来,去招呼那看上去极为落拓却又十分多金的中年书生。

    谁知道这一番,便成就了那三位姑娘在天下的名声。

    初见初雪,中年书生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顿时一亮,喝了声好,又说了句“初雪胜晴”,浮了一大白。

    再见莫笑,连道了三声好、好、好,又呼道“拿笔来”。片刻之间,便挥就“莫笑人消瘦,春风最解语”十个淋漓大字,浮了三大白。

    最后见到殷舞,却是不言不语,忽然叹三口气,又对天大笑三声,从袖中掏出一卷纸墨,放在殷舞手中,便跃入湖中,踏波而去,不知所踪。

    殷舞打开那卷纸墨,封皮上书着“河山乱”三个大字。

    …………

    后来渐渐有些风声传了出来,说道是花间天子苏大家重现人间,曾在西子湖的相宜舫春风一夜。

    由是“初雪胜晴”、“莫笑人消瘦,春风最解语”两句便流传开来,初雪、莫笑也因这两句而得名,扬于天下。

    更可叹的是,三年后殷舞姑娘凭着一曲《霓裳乱》之舞名动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见。可是很多人都奇怪,既然初雪、莫笑是柳天子为二位姑娘留下的名字,殷舞二字却不知又出自何处?

    没人知道,那卷《河山乱》的首页,及书着“殷殷切切,且行且舞。得女如此,夫复何求?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几行字的卷末一页,却早就被殷舞付之一炬。

    后来先朝末帝也听闻了殷舞姑娘的艳名,于是召入宫中,从此《霓裳乱》之舞便为宫中专属。

    再不久,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先朝终失其鼎。

    先朝末帝将禁宫付之一炬,殷舞姑娘自然同赴火海,《霓裳乱》之舞也从此绝迹世间。

    苏大家“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的谶言,到此应验。

    此乃前朝秘辛,世人知之甚少。

    只是苏大家的书画,却是世间一绝,当年便有公论,乃是三百年来第一人。便是与历朝历代的书画大家相较,都不遑多让。只是他的真迹,传世极少,本朝以来,更是见所未见。

    众人都没想到,冀王居然能够请到他,写下这十四个大字。

    撇开对联本身的喻义不说,止是苏大家的绝世真迹,便是价值难估。

    

  http://www.bookszw.com/59/59618/21439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