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大唐新世界 > 新可汗

新可汗

    自从薛延陀背反以来,铁勒九姓部族一致行动,断绝了给东突厥处罗可汗的贡奉。

    他们还截留了从西域前往漠北草原的商旅,将这些商人护送前往长安与大唐交易。

    处罗可汗连遭败绩,此际又断绝了大批的经济物资的来源,实力大幅下降。

    对大唐的屡次出手,均以失败告终。当初他执意南下,将汉庭从金山迁往阴山,誓要帮助可敦义成公主恢复杨家的天下。

    此时,显然是力不从心了。

    一连串的败绩使他陷入了无尽的忧郁。每当入夜,他就不停地思索,为什么大唐发展的如此迅速?

    这才短短三四年的光阴,李渊就要占据中原大半个天下。难道他有苍天庇佑吗?他有战神相助吗?为什么他变得像山一样难以撼动?为什么人心都在向他归拢?……

    处罗可汗百思不得其解。

    而反观自身,头痛病近来常常侵扰。部下诸王公渐生轻慢之心,铁勒诸部公然反叛,西突厥统叶护常常为了西域贸易刀兵相见,更加要命的是近年漠北又天灾不断……

    处罗可汗的心情日渐沉重,为了解忧,他不得已用烈酒来麻痹自己。

    由此,他常常昏睡不起,以至于很多草原上的公务都是可敦帮他处理。

    近来,渐渐进入深冬,来自北海(此处指贝加尔湖)的强冷空气呼啸而来。处罗可汗出马巡视之时,不小心中了风。

    自此,卧帐不起。不久之后,就匆匆离世了。

    处罗可汗死后,漠北人心浮动,众部落因为群龙无首,各行其是,原本强大的邻邦顿时变得一盘散沙。

    这对于日渐崛起的大唐帝国来说,是一件好事。

    对于突厥这种崇拜英雄的部族来说,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

    可敦是前隋的义成公主,他侍奉了两代可汗,她的儿女如今也长大了。

    尤其是王子阿史那社尔,生的智勇双全,年纪轻轻便已经领有万余部众。只是,他资历尚浅,不能服众。

    可敦遂宴请突厥王公贵族,议立颉利为新任可汗。

    颉利勇武,更兼多谋,在部族中颇有威望,因此并没有太多的反对者。

    颉利继任汗位后,深感形势窘迫,面对一盘散沙的漠北草原,他急需树立权威,以便将草原部族重新统一起来。

    与处罗不同,他上任伊始,首先着力于内部整顿,而非大规模的对外用兵。

    颉利是一代枭雄,为人狡猾阴鸷,他心知此时的漠北草原无力攻唐,但他并没有放弃对唐朝力量的削弱。

    凡是大唐的敌对者,他都会加以利用。朔方梁师都、蔚州高开道,已经被他拉拢了过去。河西的吐谷浑,也与之结盟。

    至于李渊的盟友,西突厥统叶护可汗,他采取的是暗杀手段。虽然几次三番没有得手,但誓不罢休。

    颉利甚至派出密使,前来策动李艺、徐圆朗、李伏威等人……

    窦建德此际已经与颉利可汗结盟,他自称是隋朝的臣子,愿意尊可敦义成公主为主,因为义成公主是隋朝的公主,是去世的隋炀帝杨广的亲生姐姐。

    为了表示诚意,窦建德将俘虏了的隋朝叛贼宇文化及砍头之后,用他的头盖骨做成酒器,准备送到漠北草原。

    另外,他将宇文化及叛乱队伍中裹挟的杨隋宗室成员全部护送到漠北草原。为了防止意外,窦建德甚至将自己的卫队抽调出一千余人,特意执行此次护送任务。

    李渊得知消息以后,感到莫名的压力,他知道大唐王朝已经走在了关键的十字路口。

    如何度过时艰,是考验一个国主心智和心魄的特殊时刻。

    牧心者,牧天下!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http://www.bookszw.com/59/59806/20917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