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风吹繁花散落时 > 第三十二章 人算不如天算(下)

第三十二章 人算不如天算(下)

    全城都已经知道昨天有人到知府衙门胡闹,钦差大人和一位平民丫头一起现场办案,还周知府清白。钱万全也在书房,见吴怡进来,看了一眼钱宁。

    钱宁向前一步,“吴怡,昨天你去知府衙门了吗?”

    “去过了,我还和钦差大人看了周大人的房间呢,什么也没有。”吴怡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老爷,公子,我已经告诉连锁管家余大人可能有问题。”

    “你就这么直接说了吗?”

    “是啊,少东家你放心吧,连锁管家会看着办的。”

    钱家父子面面相觑,虽然他们希望周知府知道,可是不想卷入官吏争斗。

    “好了,既然已经说了,也不可能收回来了,钱宁,你准备准备,明天就出发吧。”说着钱万全离开了书房。

    “少东家,你要去哪啊?”吴怡看钱万全走远了,来到钱宁身边。

    “哦,我们的茶叶要找新的买家,张浩已经回来了,说要去京城。”

    “去京城?”

    “是啊,爹原本想去南方,张灵妹妹想说服爹去西凉,张浩回去后,张伯伯主张去京城,爹也赞成了张伯伯,所以派我去京城,吴怡。”钱宁抿着嘴笑了笑,“这次去京城,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啊?我?”吴怡没想到钱宁会想带自己去京城。

    “是啊,你不是想学做生意吗?况且我教你读书写字,若等我回来,你可就都忘了。”

    “那,那老夫人这边?”

    “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去,我去回禀奶奶。”

    吴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刚才她还在为了五十两银子兴奋,现在就要去京城了。“少东家,我去!”吴怡一直漂泊不定,虽然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对于做生意赚钱的渴望还是更胜一筹,吴怡心想:跟着少东家总没错的,没准哪天自己偷师成功,发财了呢!

    钱宁欣慰的微笑,“那你先去准备准备,还有,你去账房把你的月例领回来,要是你在外边有什么需要的,带着钱总没有坏处。”

    吴怡一听要领月例了,更加高兴了,“哎,我这就去,嘿嘿,少东家,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去收拾东西。”

    “明天一早!”

    “好,我这就去!少东家明天见了!”

    吴怡从书房出来,脚步轻盈,从账房出来更加轻盈了,因为账房给了吴怡一个月的月例,说是少东家吩咐的。吴怡高兴的要飞起,人生中最有钱的时刻不断来临。吴怡甚至庆幸刚才答应了去京城,徽州富得流油,京城也遍地黄金。

    吴怡哼着小曲回到房间,“吴怡回来了。”

    “春菊姐姐?你怎么在呢?”

    “我,哦,我来拿腰带,小姐刺绣可好了,我想让小姐帮我看看,以后能缝得更好不是。”

    “恩,是。”吴怡往屋里一看,“春菊姐姐,你的腰带。”

    春菊回头一看,腰带还放在炕上,赶紧过来拿,“哎呀,瞧我,那我走了啊。”春菊拿上腰带连跑带颠地走了。

    吴怡看了看,觉得奇怪,转身看见自己的褥子又高兴起来。吴怡赶紧把门窗都关上,掏出自己的腰带,将小银票都藏在腰带里,把最后一点缝完,在腰间比划来比划去。吴怡突然想起“腰缠万贯”,噗嗤笑了起来。

    此时李博已经写好了奏折,认为余年参奏无理,钱记茶庄的事情还需要时间调查。

    娉婷被请到陈家,陈千朗拉着陈明阳给娉婷赔礼道歉。“哼。”娉婷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十分傲娇得把脸一杨。原来昨天在门口胡闹,陈明阳拉着陈千朗进了门,当着娉婷的面“哐当”一声将门关了。

    “大小姐,我们昨天实在无理,请大小姐赎罪。”陈千朗恭恭敬敬给娉婷抱拳施礼。陈明阳拧着眉毛见娉婷这样觉得她更讨厌了。无奈陈千朗一扭头,看见他正直直瞪着娉婷,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在陈明阳腿上,陈明阳一条腿跪了下来。“你这个逆子!还不快给大小姐道歉!”

    陈明阳想起来,被陈千朗按着动弹不了,“爹!”

    “快点你!”

    娉婷转过头看着陈明阳,看他恶狠狠瞪着自己,觉得委屈,不自觉撅起嘴。“算了你,我才不要你给我道歉呢!”

    陈千朗一听这话,手里稍微松懈,陈明阳趁机站了起来,“我才不会给你道歉呢!就你!你想作威作福回你的知府衙门去!或者你干脆回京城,问问你爹娘为什么不好好教教你!”

    娉婷一下子站起来,“你说什么!”

    “一点道理也不讲,刁蛮任性!你以为全天下都围着你转呢!”陈明阳声音越来越大,陈千朗赶紧拦着,“大小姐,大小姐他不是……”

    “你闭嘴!你让他说,我周娉婷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还你做什么了。你,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告诉你,以后咱们要是远远看见对方就绕着走,千万别说我认识你!”

    “陈明阳!”娉婷急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你这个混蛋,来人呐!”,娉婷看着四周才发现这是陈家,自己根本没带人来,心中更加懊恼,指着陈明阳鼻子说到,“本公主早晚剁了你!”

    “你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呢!不是你家里宠着你,你就是公主了,公主要是你这样,我看我们大周朝真是没救了!”

    “你!”娉婷一时语塞,跺着脚大喊一声“啊!陈明阳,我讨厌你!”

    “那最好了!你赶紧给我走,我们永远也别见面!”

    “陈明阳!你怎么回事?我们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陈千朗终于听不下去了,“爹,你看她那样,就一女土匪,我才不给她道歉呢!还写信骗我,要不是她是女的,我都……人呢?”

    两父子竟顾着争辩了,一看娉婷已经走了。“你看你呀!大小姐。”陈千朗正要追,陈明阳一把拉住,“追她干嘛,走了正好!”

    娉婷回到知府衙门,将自己房间门一甩趴在床上大哭起来,一会儿又将所有东西砸了。李博正好到来,进来相劝。

    “你滚!”娉婷将杯子摔在李博脚下,“滚!”

    “公主,你别气坏了身子。”

    “不要你管!”娉婷带着哭腔,从小到大,李博就是娉婷的出气筒,“你去,你把那个陈明阳给我抓起来!你去呀!”

    “公主,五皇子知道了,肯定得骂你,你还是冷静点吧!”

    “我不管!你要是不去,我自己去!”说着娉婷往外走,李博知道她的脾气,若是自己和何平都不管,她很有可能带着府兵去找陈明阳算账,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再闹出什么乱子来了,李博从娉婷身后抱住娉婷,给她抱回了屋里,放在床上,“公主,你今天哪也不能去!”

    娉婷挣扎半天,又砸东西又骂李博的,还是无济于事。终于到了中午,周启回来了,娉婷也已经闹累睡觉了。

    “她怎么了?”

    “好像什么陈明阳招惹她了,没事,发点脾气也就过去了。”

    周启一听又是陈明阳,真不知该说点什么,“别管她了,你是不是快回京了。”

    “应该快了吧,折子已经递上去了。”李博见周启看着地面,似乎在想什么似的,“怎么了?”

    “你说父皇叫你来明明是站在我这边的,如今你这么上折,会不会……”

    “嘿,你的人品皇上肯定信得过啊,再说了,六公主怎么样皇上也心知肚明,她胡闹,皇上总不能怪你,况且我已经取得了人证物证,都能证明你绝无偏私,所以即使知府不是你,我也会如此上报的。”

    周启不置可否,对于皇上的心思,周启大多时候猜不到,就是来当知府也是一头雾水,周启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李博来当钦差也让人意想不到,他一直以为会派一位自己不认识或者比自己大的长辈来。说白了李博是周启的随从,皇上再怎么信任自己也不会在朝政上如此随意。就好像小时候,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事也要承担责任,更何况有人上凑单核自己,会这么就轻描淡写的过去了吗?

    “揣测圣意不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是谨慎一点吧。钱记的事情继续调查,张海也要抓紧时间调查,余年倒是不足为虑,牢里要看好了,李氏也要赶紧寻找。”

    李博不敢怠慢,以钦差的身份派人在全城寻找李氏和不明男人的下落。

    此时,钱老夫人正带着人要回府。

    李婶知道知府衙门再找她,她不敢回去,也不知道该逃去哪里。看见老夫人一行来上香,原本藏在庙里的李婶动了心思,正好张广来到庙中寻找李婶的下落,李婶灵机一动躲在老夫人的随从里,跟着进了钱府。

    李婶用身上的钱买通了后院管事,她不敢去厨房怕别人找,就在后边打扫卫生,还特意改变了发髻。晚上,李婶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床上,心里懊悔极了,若不是一时贪心自己还好好的在知府衙门受人尊重,如今不仅母子分离,还提心吊胆,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http://www.bookszw.com/59/59813/20918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