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靓女截殉录 > 第四章养痈遗患激民反(38节) 第135节 殉害李家破 人亡嫔与妹安危与

第四章养痈遗患激民反(38节) 第135节 殉害李家破 人亡嫔与妹安危与

    第135节 殉害李家破人亡 嫔与妹安危与共

    “李离妹,求见孙主!”王振进来报。

    “让她快进来!”孙嫔从太子的客厅回来后,杨英艺、白慧明也办好了手续,二女一切安排好后,到孙嫔这来做事。于谦事,已向相州发出了信函,吏部和都察院,协助办理。白慧明在杨英艺的陪伴下,跑完了这边事。于谦和白慧实际已结婚。家已有3岁女孩。若可以,家要一起搬进京城。二人与孙嫔说了此情况。孙嫔安排答应、吴慧敏送白慧明,给胡善祥当贴身保镖。杨英艺,就站在孙嫔身边。答应、吴慧敏和白慧明去了胡善祥那里。孙嫔的主仆客厅,剩杨英艺和孙嫔。焦淑琴在门口站着。王振这时进来报,孙嫔一听,看眼杨英艺,有点兴奋地说。杨英艺也高兴地看向门口。

    “小女李离妹,给孙主施礼,孙主吉祥!”李离妹进来看眼并冲杨英艺一笑,后冲孙嫔施礼说。

    “离妹平身,快过来。你从德州一别,去了哪里,坐下聊!”孙嫔笑说。

    “孙主让你坐,你就坐,说说情况!”杨英艺拉住李离妹手,亲近笑说。

    “这里没外人,你俩都坐下,咱随便聊。”坐在主座,孙嫔笑说。

    “给孙主当保镖,你行呀你!”二人坐在客座,李离妹冲杨英艺笑说。

    “你俩以前认识?”孙嫔想起杨英艺说的话笑问。

    “是的。”李离妹想着认识的过程地说,和杨英艺说的无异。

    “杨英艺当保镖,你听谁说?”孙嫔笑问。

    “小女在门外,与保镖小严闲聊,小严问我,来干啥?我说从河南,来找杨镖头。杨镖头站皇宫,给孙主当了保镖,小严如此说。我想我请杨镖头,得向孙主借人?”李离妹说着笑问。

    “这些天,你去了哪,来了就借人?”孙嫔笑问,杨英艺附和。

    “小女绑大夫人,就是我大妈,借杨镖头,打击李家哥仨。小女调出李家哥仨,为母亲报仇雪恨!”李离妹裸露出,复仇决心和信心地说。

    “你绑你大妈?”孙嫔在回京路上,与杨英艺说了李离妹父亲死妾殉葬事,孙嫔对李离妹绑她大妈很惊讶地问,杨英艺附和。

    “是的!”李离妹说。

    “殉制害李,家破人亡!”孙嫔一想地说

    “是的!成语释义:家庭破裂,人口死亡,形容家遭,不幸的惨相。语出《晋书•温峤传》。”李离妹解释。

    “你大妈,被绑架进京,一路遥远,颠个半死吧?”孙嫔听李离妹话,产生一股佩服之心的同时,对其绑的大妈,心升出一丝怜悯之意地问。孙嫔协助骆红打官司,按正常说,去永城发生一系列的事,源头都是她大妈执行人殉制引起。其实,孙嫔不应该对离妹大妈,有一点的怜悯。官司不仅败诉不说,还给孙家造成了,好多不应有的损失。孙嫔在永城孙宅捉纵火犯,还有丢失俩人及其找寻的辛劳,等等一件件事以愿违。特别是在野林,孙嫔没杨英艺等人的保护、沈青等人赶到那里解围并护送,是否能回到皇宫,很不好说!涂宝若是位贪财之人,孙嫔的小命,也就丢在了野林。从这一点上说,孙嫔就不应同情李离妹大妈,然而竟问出此话。

    “你怜悯恶婆?”管大妈叫恶婆,李离妹疑惑问。

    “咱是女人,同情心,还是有的。”杨英艺并没向着李离妹说,而是为孙嫔笑着解围。

    “是啊!咱都是女人。李狗已死,咱对他妈,不要太苛刻了。你母亲的死,是哥仨害死,你大妈并非直接!”孙嫔一听杨英艺解围话,顺话意地说,似乎也算合乎点的情理。吴成昨天,来与太子说,一人被拧断脖筋,暴尸街头。京知府巡检,在出事现场勘察,搜出身上 “路引证”,是永城人叫李狗。巡检正在查此案,找寻杀人的凶手。孙嫔听到此消息,既高兴又一惊。孙嫔当时怀疑,是李离妹雇人所为?李离妹今天一出现且说出此话,劫她大妈要挟哥仨,怎会有时间害李狗?

    “谁杀死的?”李离妹惊呀问,并解恨地说:“此人该死,哥仨都应该,暴尸街头!”

    “京知府,在破案!”李离妹亲眼见自己母亲,被哥仨害死却无能为力,而今知道一仇人暴尸街头,怎会不解恨呢?李离妹的表情,真的很是愤恨,孙嫔看着李离妹,想着说。

    “李狗死了,小女可少杀一个仇人。”李离妹像是自己叨咕,也像是给孙嫔听的话,一脸愤然地说。

    “你还借人,若带走,得给我看,实施啥的计划。人在外,一旦出事,本宫得负责任。”孙嫔一想李离妹说的来意,就直接笑着说。

    “是啊!你要杀人,不是闹着玩,我家镖局,受雇杀人。我父反复研究,被杀人是否民愤极大,且不得人心。家镖局规定,不是谁给银,就去为谁,杀人报仇。一看不行,镖局不接此活儿,也不挣灭心银。镖局一旦接活儿,父亲安排计划,很是周密。据我所知,镖局一次失误,也没出过,杀的都是罪大恶极者,没好人!”杨英艺一听此事,看眼孙嫔也看向李离妹,严肃而认真说。

    “我要为母报仇,灭了剩的哥俩,以示祭奠,母亲亡灵。小女通过永城之行,认识了孙主,并也知道,孙主是好人。小女不瞒你们说,原没那多想法,也不知道人殉制。我在南京读私塾,父后来送我到国外,我岁数小,没接触过此类事。父亲有病捎信,我就回了来,到家后一段时间,父亲就死了。家竟出此样事。李家如此完了,我也不能再上学。我母亲竟让,同父异母的仨哥,给害死。官府支持害人的人,人殉制太可恶,我恨透了仨哥,也恨透人殉制!”李离妹的脸出现无法遏制哀伤着说,双眼竟流出了悲泣的泪水。

    “离妹别哭,我们支持你。我只是想让你,事既要做就得稳妥,也不能出啥漏洞。你的遭遇,我们很同情,皇朝没人殉制,你还应在念书。同父异母兄弟、姊妹,被人殉制给害得,变成陌路的仇人。皇朝没人殉,李家哥仨怎会杀人,害死他们的庶母。是人殉制造孽!”孙嫔看掉泪的李离妹,自己眼也转了泪无可奈何地说。

    “是!人殉制太可恶,你们都别哭,擦把脸吧。”杨英艺看眼流了泪水的二人,刚强地忍住流泪,去洗了条毛巾,递给二位,也是憎恨人殉制地说。杨英艺的表情,孙嫔看在了眼里,接过毛巾,自己擦了一把,递给李离妹也擦着。

    “我的仨哥,对我和三娘骆红,哪有那大仇恨?我在家时,哥仨叫我小妹,有好吃的,也都给我吃。常在一起,我们逗着玩,没发生过矛盾。三娘骆红,爱与大妈闹小矛盾,也只是背后。对我们小孩,骆红都特好,在牌桌上赢碎银,给我们零花。骆红说李一大家人,都应友好相处。我们都叫骆红,美丽三娘,意长得很漂亮。骆三娘挺爱听,常爱抚地对我们,摸下小脑袋,或拍下小屁股。我们很喜欢三娘。大妈与骆红三娘间,有矛盾时,我母亲给调和,也促二人和好。我母常亲自洗,也常指挥下人,给仨哥洗衣服,以解脱大妈的辛劳。那时的一家人,都相处得很好。父亲夸我母,会调和家事。可家父死了后,大妈竟那样狠,哥仨真下得了手?我那天晚上,若不是亲眼见,真的不敢相信,活生生的现实呀!”李离妹说。

    “嫔与妹,安危与共!是啊!人在人殉祖制面前,脆弱得很!人在朝野大概都是如此,不单是为尽孝。家里的财产,会撕下人的面纱,使亲人间走上,相互残杀之路!”孙嫔听李离妹说到这,想起一句俗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家财产闪闪夺目时,人殉制是蒙在人脸上的遮羞面纱,纱一但被撕掉,会裸露出夺财的真面孔。有人为一己私利,会不择手段地忘掉家族、亲情关系。孙嫔想着说。

    “成语释义:共同享受安乐,共同承担危难。形容关系密切,利害相连。出处三国•魏•曹植《求自试表》。孙主如此说,离妹别太伤心了。”杨英艺想着,解释成语说。

    “孙主说得对。家出这事我左右不了。我看些史书,有关人殉制的,有一些启示。我在永城时,给人讲过《圣经故事》。故事是生活在亚、非、欧,三大洲交界处的,古代希伯来民族,数千年集体智慧的结晶。那是犹太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共同的正式经典。这也是他们所说的,人类的起源。中国人类的起源,从最原始开始。现在的大明朝,要倒退了。上千年前的孔子,反对人殉制,到了千年后的明朝又捧起人殉制。明朝权贵对人殉,和闻香饽饽般,在大口地嚼咀着!人类应朝进步的方向发展!然而,大明朝权贵的眼光,滞后在上千年前,使人费解!”李离妹一脸的哀伤,茫然无措地说。

    “我在永城,听你说《圣经故事》,有点不解。你今天一说,我明白了,你是在贬低明朝。明朝虽其它方面有进步,但实行人殉制是在倒退。西汉、唐朝等,很少有人殉,明朝不仅不遵从不说,比孔子时代,更显得愚昧了。权贵是极个别人,思想很是守旧,天下庶民思想,一点不愚昧。社会还是朝着,进步方向发展!社会上的仁人志士,对抗着人殉制,救妾事例,屡见不鲜!本宫如此认为。”孙嫔想着就肯定着说。

    “孙嫔是皇朝主子,敢承认现实,小女愿与您,安危与共,共同截殉,绝不后悔!小女不借人了,听从你的安排。”李离妹一转话题,很是坚定笑地说。

    “好!你是我的好姊妹,咱就如此定!”孙嫔一听离妹此话,真是很高兴,站起走近李离妹笑着说。杨英艺也过来,仨女拥抱在一起,都不约而同呵呵地笑了。

    

  http://www.bookszw.com/7/7795/10257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