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靓女截殉录 > 第九章 众星拱北薇促截 第332节 引譬援类诱帝询至心朝礼女拜帝

第九章 众星拱北薇促截 第332节 引譬援类诱帝询至心朝礼女拜帝

    第332节 引譬援类诱帝询 至心朝礼女拜帝

    “母亲,我回来了!”顺丫说完李兰的事后,又说了杨福信等司服司艳的师傅们捎的话:他们为皇朝的稳定,不会找太皇太后麻烦。连个别人想追杀易敏的行为,他们也先拖延。但提示一点的是,贤妃李氏、顺妃张氏、李玉扬家人在追找二狗和易敏报私仇。二人若有啥的不测,与司服司艳的师傅无关。顺丫说完事就走了。孙太后坐在客厅臣座位,想着李兰等的一些事。皇帝听完刑部授课,跑进了客厅,并大声地说。

    “儿回来好,也累了,喝口茶水。”孙太后掏出手帕,给皇帝擦把脸,一脸关心笑地说。

    “母亲!儿的父亲死了,我再见不到。何克等庶母,被陪了葬?”皇帝站在母亲的身边,看眼茶杯没喝水,竟想起先帝和皇妃疑惑地问。

    “引譬援类,诱帝询!”孙太后一听兴奋地说。

    “母亲说啥?”皇帝愣怔询问。

    “你庶母陪葬,是谁说?”儿当皇帝后,孙太后为实施截殉计划走的第一步,与侍女说此类的话,有好长一段的时间。小玉先是诱导皇帝,最近是樊顺启发皇帝与孙太后说找庶母的事,此机终于到来。皇帝问话进入了孙太后的思路,成语释义:引:援引。譬:比方。援引相类似的例证。来说明事理,出处《举证南子•要略训》。孙太后想着问。

    “庶母被陪葬,王振告诉我,不让找她们了!”皇帝莫名地说。

    “她们为你父亲陪了葬。”皇帝得先反感人殉制,知道人殉制的危害性,才能达到截殉此制目的。这需要时间地引导,孙太后得慢慢来,于是随意地说。

    “陪葬?”爱求真,皇帝疑惑说。

    “你记得小玉?”孙太后未答而问。

    “我叫小玉姐,后改叫奶。小玉去哪,我总也没见?”皇帝脑筋清楚,认真想着问。

    “皇帝记忆力挺强,小玉身体不适,在家休息。”孙太后想着说。

    “母亲为啥提她?”皇帝问。

    “我教你个殉字,你当时不认识。先生告诉,你才认得,还记得?”孙太后问。

    “记得。”皇帝说。

    “小玉那次给你做个游戏。六只蟋蟀,一只大的死,五只小的也死了,就叫殉葬。小玉的话,你还记得?”孙太后由浅入深,慢慢笑着问。

    “母亲!我想起来,小玉奶做的游戏,是母亲说的‘殉’字的意思。那叫殉葬!”皇帝想着说。

    “儿真聪明。”皇帝记忆力很好。孙太后听着的心里很高兴,没想到皇帝会想起,搂皇帝进怀里,爱抚地说。

    “父亲是大蟋蟀,病死,庶母是小蟋蟀,得去死。庶母们死,是为父亲殉葬,这叫人殉?”皇帝进一步地问。

    “是的!你知道的,如此清楚?”皇帝脑筋会转弯?孙太后心又一愣不解笑问。

    “小玉奶说过,我还没明白,顺姐一解释,这样说的。我记住了。顺姐与我说,父亲死了后,庶母陪了葬!”皇帝一脸莫名地说。

    “你庶母:何克、赵影、吴慧敏……为你父亲陪葬。母亲心里很难受,不愿她们陪葬,皇朝人殉制,让她们死的。”孙太后看着幼小心灵的皇帝,慢慢笑着引导,心里涌动出一股哀伤的酸楚,止不住的泪水流出。

    “母亲哭了?”皇帝问。

    “没事,看你聪明,激动得泪水。”孙太后赶紧擦把泪,故意笑着说。

    “人殉制是制度,是人定可改的。皇朝为啥不改?”皇帝不解地问。

    “制度可改,谁与你说?”孙太后一听愣住了问。

    “王振先生说,制度是人定的,可以改。我去上课,原在早饭后,一直那样。我上午有事,那次改到下午,上课时间,可改的。人殉制,也是制度,不可改?”皇帝认真地说着问。

    “人殉制是能改……唉!”皇帝与王振等臣学文化,真是没白学,竟如此透彻地说。孙太后想说多年努力截殉的话,怕儿子听不明白,影响儿的情绪。孙太后一说又停住,想还是慢慢来好,说着唉叹一声。

    “庶母们是病死?”皇帝对陪葬意,仍不明白地问。

    “非也!儿明白何意?”为轻松心情,孙太后故意逗儿玩笑着问。

    “即:‘不是’或‘不对’的意思,多用于强调,或口头禅。王先生解释。”皇帝看着母亲的孙太后地说。

    “很好!”一听很高兴,孙太后笑说。

    “母亲是说,庶母们没病,人害死的?”皇帝追问。

    “然也!”孙太后仍笑说。

    “母亲考我么?然:是的。然可解释为这样,是。古人回答,可以只答:然。然也就是说,是这样的。”说得很认真,皇帝想着说。

    “你庶母们,为你父亲陪葬,是人殉制害死了她们。”孙太后虽逗儿笑说,可说起皇妃们的死,心的哀伤又难以平静。宣德帝驾崩当年的八月,孙太后让皇朝以小皇帝的名义,追赠随宣德帝陪葬的皇妃们:惠妃何氏为贵妃,谥端静。赵氏为贤妃,谥纯静。吴氏为惠妃,谥贞顺。焦氏为淑妃,谥庄静。曹氏为敬妃,谥庄顺。徐氏为顺妃,谥贞惠。袁氏为丽妃,谥恭定。诸氏为淑妃,谥贞静。李氏为充妃,谥恭顺。何氏为成妃,谥肃僖。册文曰:“宜荐徽称,用彰节行。”孙太后想着以祭奠死去的皇妃的在天之灵,来宽慰自己难以平静的心态。

    “至心朝礼,女拜帝!”怀恩进来报。

    “你顺姐,领来宫女,以后有时咱再聊。皇帝坐龙椅,母亲坐一边,咱一起接见。”成语释义:谓诚心诚意地朝拜礼敬。词语分开解释:至心 :1.最诚挚之心,诚心。 朝礼:1.参拜,朝拜。 2.调习﹐训练。朝﹐通“调“。樊顺与孙太后事先沟通,孙太后想着说。

    “你让她们进来!”皇帝冲怀恩说。皇宫招和皇帝年龄相近的宫女,在接受礼仪等教育的今天休课。孙太后站起来叫着皇帝,走向龙椅座,孙太后坐龙椅边,皇帝郑重坐在龙椅正中地说。

    “奴婢樊顺,拜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拜见太后,太后吉祥!”进来冲皇帝、孙太后,樊顺跪地磕头说。

    “顺姐平身!”没用孙太后教皇帝说。

    “谢皇帝、太后!”樊顺说着站起。

    “她们呢?”孙太后看眼孙太后笑问。

    “那多人进来,怕皇帝不习惯,奴婢想让一位位来?”樊顺冲太后、皇帝笑说。

    “樊顺考虑事,周到一些,皇帝意思……”孙太后表扬樊顺,冲儿子笑地问。

    “顺姐!你让她们都进来。朕在朝堂上,见过文武百官,看几位小丫头,已经习惯了!”又看眼母亲孙太后,皇帝豪气说。

    “皇帝说的是,应当如此。”皇帝登基以来,由母亲孙太后陪伴,面对过朝堂文武百官,走过好多大场面。皇帝每到一地,听到的是吾皇万岁的话,已知道自己是皇朝主人。孙太后为鼓励皇帝,肯定地说。

    “你们进来!”樊顺冲客厅门口地说。

    “奴婢邢红、奴婢钱一娘、奴婢周影环、奴婢万立荐、奴婢刘敬、奴婢王惠拜见皇帝,吾皇万岁,万万岁!拜见太后,太后吉祥!”邢红在前面领着,一顺列队排在客厅,樊顺指挥着她们。她们有序地跪在皇帝的面前,一个个地报自己名字,后说“吾皇万岁和太后吉祥”的话,同声很是齐整地说。

    “各位……母亲,我怎称呼?”皇帝挺高兴不知怎称呼地冲孙太后小声笑问。

    “各位宫女平身!”孙太后冲皇帝小声说。

    “宫女平身!”皇帝说。

    “谢皇帝、太后!”她们齐刷刷地说着起来,站在一排,畏惧地待着。孙太后看着宫女,心有舒畅的感觉。

    “你们一位位到朕近前,刚说的名,朕没记住。”皇帝看眼孙太后笑地说。

    “母亲给介绍。钱一娘过来!”孙太后看一排宫女,冲平静脸的皇帝,叫女孩名笑说。

    “奴婢在!”樊顺在一边提示。钱一娘应着,畏惧地往前迈一步,想抬头又不敢抬。就那样拘谨地待着。

    “钱一娘抬起头,介绍你简况!”皇帝很郑重地说,有点顾虑地看眼孙太后,是怕说错了话的表情。

    “钱一娘,今年七岁半……你是祁镇姨兄?”钱一娘抬起头刚要说,一看皇帝是她姨兄,冲皇帝笑着问。钱一娘是纪媛媛闺女,到孙府玩耍,经常碰到祁镇。俩孩在一起已经混得很熟。孙太后与纪媛媛,是无血缘关系的干姊妹,祁镇与钱一娘,自然是姨兄妹。但祁镇登基当皇帝以来,一直跟随孙太后,在朝堂忙政务事,没与钱一娘见过面。钱一娘被招进皇宫后,一直上封闭式培训礼仪等课,孙太后没与皇帝说过钱一娘。钱一娘一看,皇帝是姨兄,忍不住笑着说。皇帝也忍不住,叫声姨妹。孙太后看着此情况,皇帝到她们中间,相互认识更快一些。侍女们没必要再走拘谨的程序,孙太后就让皇帝,和她们去玩了。他们很快玩在一起。孙太后看着皇帝与侍女们玩得很开心,想起父亲话,不要让祁镇皇帝,成为东魏孝静帝元善见。孙太后看史书知道此人,是傀儡皇帝(524年-552年1月21日),鲜卑族。北魏孝文帝元宏之曾孙,清河文献王元怿之孙,清河文宣王元亶之世子,南北朝时期东魏皇帝。元善见仪表瑰丽,沉雅明静,一向从容有大志。世人叹有孝文风。北魏永熙三年十月,经高欢和百僚详细商议后,决定立元善见为皇帝,即位于邺城东北,改元天平,东魏正式建立,他年仅11岁。他由于太年幼,由权臣高欢辅政,高欢权倾朝野,令善见如坐针毡。高欢死后,其子高澄承继父职,权势更大。北齐天宝元年,高澄继任父兄之职的北齐,文宣帝高洋见篡魏之时机已到,于次年迫帝禅位于己,改国号为齐,东魏灭亡。禅位后次年,被高洋以毒酒毒死,年仅28岁,谥号孝静皇帝。孙太后绝不会让祁镇成此样的皇帝!

  http://www.bookszw.com/7/7795/15903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