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靓女截殉录 > 第九章 众星拱北薇促截 第340节 生公说法僧截殉元恶大憝是崔讹

第九章 众星拱北薇促截 第340节 生公说法僧截殉元恶大憝是崔讹

    第340节 生公说法僧截殉 元恶大憝是崔讹

    正统三年(1438)正月的一天。孙太后按巩顺丫事先说,等在乾清宫的客厅,预约要做佛事,过去了大半年。谭娟才约到悟能。孙太后送走朱有炖后,身体不佳,将皇帝交给王振、马愉等老师。皇宫一些琐事中非原则问题,皇帝和几位老师处理,较大琐事来禀报孙太后。在这段时间里,谭娟、巩顺丫常来找孙太后,与皇朝没再追捕截殉帮有关。妙音、柳絮由杨福信陪伴,露面于天河大酒楼,新一届截殉帮会组建,谭娟张罗有点眉目,是孙太后暗中指导着。天河大酒楼改造后分了两部分:一是酒楼仍保留原经营项目。二是酒楼后院改造成了布艺厂。布艺厂在很短时间内,接收30几名妾为员工,她们都是万氏帮、仨鹰、柳絮等人搭救。孙太后最近先后去两次延禧宫看太皇太后。王振处理瓦剌来进贡事时,北边境有瓦刺人进境骚扰,太皇太后那次差点没杀了王振,皇帝、阁臣跪地求情。但王振还是通过皇帝,挤走指挥使徐恭到边境,安排了马顺当锦衣卫指挥使。皇帝提拔一批官吏,太皇太后专点武少。司服、司艳在南京救妾,京师迁都前被官府通缉过,武少在南京时追捕过二人,见过二人画像。武少一天在街上绕,突然看见二人的身影,没惊动背后跟踪,听二人说刺杀太皇太后事。武少报告了太皇太后,且与孙太后给纸条的事正相符,武少帮太皇太后设圈套。太皇太后与孙太后说,这是提拔武少理由。孙太后后来探讨过武少品行,武少也是害死韩伊和两门卫士凶手,还想拉妾张怡去陪葬,孙太后很恨武少且听说武少没一点好转,通过宁小赢将此消息告诉了司艳伺服的师傅。武少刚被升东厂副指挥使,就被活埋死在东厂院墙外,宁小赢那天来说的。

    “报!悟能等人,拜见太后!”怀恩进来报。

    “请进。”孙太后坐龙椅边地说。

    “嗻!”怀恩应着出了去。

    “悟能拜见太后,太后吉祥!”悟能进来施礼地说。

    “悟能平身!”孙太后说。

    “谢太后!”悟能说。

    “民女拜见太后,太后吉祥!”巩顺丫和谭娟,随后进来施礼地说。

    “二位平身!”孙太后说。

    “谢太后!”二人说。

    “你们都坐下,悟能很忙?”孙太后笑问。

    “生公说法,僧截殉!”打坐在臣右边椅座,悟能一手捻佛珠,一手展掌于胸前地说:“谢太后赐坐,贫僧不忙,阿弥陀佛!”

    “咱坐下!”孙太后走近并拉谭娟和顺丫坐左边椅说。

    “成语何意?”顺丫问。

    “民女知道,成语出处《莲社高贤传》。有个典故:晋朝时,有位和尚,俗名叫魏道声。他自小出家,苦读经书,研究佛学,精通佛典,才华出众,故众称其曰:道生法师(尊称为生公)说法。”谭娟说。

    “贫僧不是道生,也没说法,牢记弘云遗愿,想截殉!”悟能说。

    “你一位和尚,无家小,为啥截殉?”顺丫笑问。

    “我堂妹是妾,要被强迫陪葬死丈夫,买通管家逃了殉,竟又被官府抓住,送去陪了葬!”悟能无助地说。

    “你因此恨人殉?”谭娟问。

    “是的!人殉害无辜,佛家普度众生。在松江西林禅寺,贫僧炼一些丹药,随妙音,云游寺院,救过几妾。例如:在天津宝坻……”悟能看眼孙太后,没答谭娟话地说。

    “妙音在救妾?”打断悟能话,孙太后笑问。

    “是的!妙音被追捕时,没间断救妾。皇朝近年没追捕截殉帮,妙音就活跃在大觉禅寺附近,住有半年,与万氏帮合救出小尹。”悟能说。

    “救小尹,妙音参与?”在郕王府听李豪红说,孙太后没来及问李豪红地问。

    “太后怎知?”悟能没答且问。

    “哀家听说,你们救小尹时间,过去有大半年了?”孙太后疑惑问。

    “我听说是!万氏帮各帮主,在天津聚会,救逃殉的小尹,同时救了朱有炖?”谭娟说。

    “是的!奇盛帮土匪,既追捕小尹,也打劫朱有炖?”悟能说。

    “有人说奇盛邦匪,护人殉,最可恨!”孙太后一听地说。

    “是的!太后做佛事?”谭娟笑地提示,顺丫附和。

    “她们与我说了天津事,有几个疑问。大师正好知道,我了解完,再做佛事。”孙太后看眼谭娟和顺丫,冲悟能说。

    “弘云师曾说,太后想截殉。太皇太后那次做佛事请我,我侧面了解,你是想截殉。所以,贫僧一来,没犯拘束——说了炼丹药,也说救妾事。”悟能说。

    “太皇太后怎说?”孙太后问。

    “贫僧问她,有人想截殉?太皇太后说,是孙太后吧?我说我不知道,心非巷议而已。太皇太后说,在她有生之年,人殉祖制,不好截或废。她如此说,贫僧不好再说。”悟能说。

    “太皇太后仍是此观点。”顺丫说。

    “张太皇太后,是遵从祖制典范,非一两年,我早已听说。”谭娟说。

    “是啊!截殉制,咱要慢慢来。咱不说她,奇盛帮怎回事?大师可知晓?”孙太后一听太皇太后观点,得缓让皇帝写截殉圣旨。孙太后要寻找有利时机,借助别人话和事,使婆太皇太后不好阻止。孙太后想着一转话题地问。

    “元恶大憝,是崔讹!”悟能说。

    “何意?”一听成语生僻,孙太后笑地问。

    “成语释义 :元恶,首恶。憝,奸恶。原指大为人所憎恶,后指元凶魁首。语出《尚书•康诰》”环视在场几人,悟能笑地解释。

    “大师说得对,我听说过此人!”谭娟说,顺丫附和。

    “万氏帮救小尹,又救下王爷,朱王爷在廊坊设宴会,答谢万氏帮人!”悟能说。

    “怎在廊坊?”孙太后不解地问。

    “万总指挥,怕崔讹捣乱,救出二人,跑到了廊坊地区。崔讹再有势力,在天津自己地盘行,不敢去廊坊地区闹事!”悟能说。

    “原来如此!”孙太后笑说,顺丫、谭娟也点头附和。

    “我和妙音、小尹也参加了宴会。万氏帮有总指挥使万年吼,副总指挥使涂宝、常汶,军师梁俊。地方有几位小帮帮主:罗仁、山东胡帮主、东北乔帮主、广西卜塔帮主。包下一个酒楼,朱王爷随从几人,和土匪百十人,一醉方休。我和妙音戒酒。小尹和朱王爷、万年吼、梁俊、乔帮主、涂宝几人一桌。乔帮主是小尹舅,为陪外甥女,才和我们一桌。我们在席间没喝酒,竟说奇盛帮事。”悟能说。

    “奇盛帮在浙江一带,怎跑到天津,我也是听说。”谭娟说。

    “你听谁说?”孙太后问。

    “崔兰草!”谭娟说。

    “你怎认识她?”孙太后问。

    “她是逃殉妾,说了身世,和家里遭遇,对李充陪葬,很是同情。崔兰草和李兰一样,很恨人殉制,我就留下了她。”谭娟说。

    “她和她男人原在客栈,干打杂事?”孙太后听说过地问。

    “是的!她男人留在那里,她带一孩,进了咱厂,李兰拉她进的布艺厂。”谭娟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崔兰草的爷,是奇盛帮坑害死,帮主崔讹与兰草家,还有亲戚关系。万年吼气愤地说,崔讹既护人殉制,又打劫好人。万年吼哪天找到崔讹,一定得收拾他。王爷封国在开封,是河南地界,朱王爷为人很好,开封没匪骚扰。崔讹的奇盛帮,在浙江一带,与罗帮主人,发生过冲突。奇盛帮惧万氏帮,在一次打劫中,打小尹婆家篷车,碰到管家。管家也姓崔,叫崔果,与崔讹是老乡,一村人。小尹婆家扩大产业,崔果回家找人,扩充府上管理人。崔果说服崔讹,拉崔讹匪帮,进了府上。小尹丈夫叫易常昌,当过左佥都御史,正四品职,是天津人。永乐末年的易常昌,在天津当总督军,统管天津三卫。崔果是大管家。几年下来,易督军产业,遍布于天津卫,到处有易府人。崔讹去了后,当二管家。小尹躲在大觉禅寺,逃殉了半年,竟逃不出天津,原因在于此。阿弥陀佛!”悟能说。

    “崔讹怎知朱王爷?”顺丫问。

    “阿弥陀佛!在浙江活动,奇盛帮与万氏帮,一次冲突后,记下了仇恨。崔讹带土匪,打劫过开封,开封人向着朱王爷。崔讹打劫开封,没捞好处不说,被打死几匪,知道了朱王爷。崔讹到天津后,把王爷画像,给了手下。崔讹要报仇,为死去的弟兄。崔讹没想到,万氏帮人,救了朱王爷。崔讹没缓过神,万氏帮人,跑出天津,进廊坊地界。廊坊在元时,属中书省,明时属顺天府,崔讹不敢去。”悟能说。

    “崔讹是恶人!”孙太后解恨地说。

    “崔讹在家是养子,丢弃养父母,是不孝之子!阿弥陀佛!”悟能说。

    “崔讹恶人,应有恶报!”谭娟气愤说。

    《逆子食鱼化骨》的故事,你们可听说?”环视眼在场几人的孙太后等,悟能大师笑地问。

    “大师说说!”孙太后一听来了兴致地说。

    “是啊!大师说说!”顺丫也看眼孙太后笑地说,谭娟也笑附和。

    《逆子食鱼化骨》:古代长溪有一位叫陈元的人,被女方招郎上门,靠捕鱼为生。父母亲有一天来探望,他见来了的父母亲,就满肚子地不高兴。母亲觉察到他的心思,怕他干出令人难堪的丢人现眼的事情,坐了一会儿就要告辞回家。媳妇心眼较好一点,苦苦劝父母亲留下,父母亲碍于媳妇的情面,也就留了下来。第二天陈元仍去打鱼,捕了一条大鱼。他得意之极,忽然想到有父母亲在家,一定会同吃他埔的此条大鱼,就找一个托词,打发媳妇送他的父母亲回了家。媳妇和父母亲前脚刚走,陈元就急忙把鱼煮熟,大嚼起来。不想刚吃完大鱼,他的骨肉就全部化成血水,惨痛而死。原来此鱼叫化骨鱼。逆子吃了它也是恶报,可称得上大快人心!

  http://www.bookszw.com/7/7795/16047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