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靓女截殉录 > 第三章、冥行擿植探截路(38节) 第94节 离情别绪嫔心有 进退维谷嫔不认

第三章、冥行擿植探截路(38节) 第94节 离情别绪嫔心有 进退维谷嫔不认

    第94节 离情别绪嫔心有 进退维谷嫔不认

    “主子看,李离妹起早走了,我们都不知。”孙嫔和周女官早起打开室门,见谭娟和骆红闯进来。骆红拿一张信纸让孙嫔看地说。孙嫔接过信纸看着。孙主:小女多谢谭娟姨和我三娘骆红等一行人,来帮我打官司,你们都费不少银子和精力。小女无以回报,离开不是与你们中的谁有意见,是不想给你们再增加麻烦。小女意欲只身寻求个新的途径,用新的方式达到预想,为母亲报仇雪恨的目的。小女知道诉讼是不大可能胜诉的。皇朝存有人殉祖制,黄泉女因挪坟头就被砍脑袋,有银子的富豪、绅士陪葬一妾,不会得到官府打击。官府若打击妾身陪葬行为,怕影响到皇朝人殉祖制,皇帝要怪罪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哪位当官的,也不愿拿小命当儿戏!小女不用听三司会审,也知案定无胜诉结果,祝你们一路顺风,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小女再次拜谢各位!李离妹。

    “离情别绪,嫔心有!”成语释义:分离前后惜别,相思的愁苦情绪。出处宋•欧阳修《梁州令》。李离妹文字写得很好。”孙嫔拿着这张纸,心里还是郁闷地笑了,自己的笑也是苦涩的。小丫头看当前形势,如此地分析案情,且理解得很透彻。小女孩写出的文字?落款确实是李离妹。孙嫔不是看这封信感到的郁闷,而是案子可能会一败涂地,使孙嫔心想起此成语及解释,产生的一片茫然的郁闷。李离妹所想和孙嫔的观点是一样的,不能不使孙嫔心生一丝佩服之意的惆怅。孙嫔于是看向骆红笑地说。

    “李离妹受李时间宠爱,进南京贵族私塾堂念书,还到外国留学!李时间若不死,想送李离妹进皇宫咧!”骆红笑说。

    “李离妹,是位好姑娘,做事稳当。”谭娟也笑地说。

    “李离妹和孙主等一起闲聊时,给讲过一故事。小丫头竟知此故事。”谭娟看眼孙嫔笑地说。

    “啥故事,你给说说?”周女官笑问。

    “你说说。”孙嫔也笑地说。

    “好!我说此故事……”谭笑说起:《圣经故事》,人类文明之源: 亚当、夏娃偷吃禁果那天晚上,上帝来到伊甸园,不见亚当、夏娃,便将他们呼唤出来。上帝质问亚当为啥躲起来?亚当怯生生地说:‘我们怕你看见,我们的赤身裸体,所以藏了起来。’‘赤身裸体!’‘谁告诉你们的?你们是不是偷吃禁果?’亚当低下了头,坦白夏娃受蛇的诱惑,偷食了善恶树的禁果,并让亚当食用的经过。上帝听说后勃然大怒,就对夏娃诅咒道:‘我要让你增加遭受生儿育女的痛苦,还要让你永远依恋男人,他来主宰你。’又对亚当诅咒道:‘你必须以野菜为食,将终年劳作,直至生命的终止!’

    “我真没想到,李离妹是文化人。”周女官笑地说。

    “她能去哪?”孙嫔想着自言自语,觉得对李离妹没有不好的言行,竟像尧梅失踪般不知去向,心里着实不舒服。孙嫔知道圣经故事。《圣经故事》是夏大学士给朱瞻基和孙嫔讲过的授课内容。它是生活在亚、非、欧三大洲交界处的,古代希伯来民族数千年历史长河中集体智慧的结晶,也是犹太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共同的正式经典,这也是他们所说人类的起源!它构成了西方社会两千年来的文化传统和特点,并影响到世界广大地区的历史发展和文化进程。《圣经故事》通常被描述为“最伟大的书”。这是因为它对历代人们的无尽的价值与影响,历史上没有一本书像《圣经故事》一样对人文有如此影响力。到目前为止,《圣经故事》已被译成2018种语言,它每一年的销售量比任何一本书的年销售量都要多。李离妹那天给讲此故事时,孙嫔就觉得她不是一般的女孩。李离妹能鼓动单约正给打官司,看到了孙嫔这些人后又极力摆脱单约正。从这一件事情上看,李离妹岁数不大,是很有心计的人!孙嫔学《圣经故事》时,也只学一个大概,没有详细具体地学,就学了其它授课的知识了。

    “孙主别想她了。小丫头有主意,比我强。”骆红笑地说。

    “咱不说李离妹。周忱、陈三几人昨夜天傍亮才回,连个人影没见。我们此一行,帮骆红打官司,不但没打好官司,且还弄丢俩人。咱搭救的夏隼竟是反对派的奸细,如果没有夏隼的出现,尧梅就不会失踪!唉!此行很不顺利!”心真不是滋味,孙嫔不无奈何地说。

    “孙主不必自责。尧梅是突发事件。夏隼和黑衣人跟踪咱非一天,故意来追找尧梅。尧梅不来打官司,也照样被追,不仅你想不到,我们都没想到。李离妹自愿走,我们都没责任,她俩说不定,还会见到我们!”看愁楚的孙嫔,谭娟笑地分析。

    “是!万老板说得对,孙主不必自责,尧梅鬼头,还会逃脱!”周女官看郁闷脸的孙嫔,也看眼谭娟,一笑而友好地劝说。周女官有时管谭娟也叫万老板。

    “孙主自责,我心倒不好受,你为我事来,我对不住你。”骆红也知谭娟改姓名等一些事,听别人叫谭或万啥的,脸一点不惊。骆红说着看着孙嫔,一脸不自在地说。

    “好了!骆红姨、谭姐、周小妞,我没事了。只要案有一线希望,我决不放弃!”孙嫔知道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的气势,他们都会不自在。孙嫔与几人几天来相处很亲密,但瞬间产生的几多郁闷,心总有点不是滋味。孙嫔为鼓励大家士气,很快恢复了平静,振作一下精神笑地说。

    “当当当!门口来大轿和马篷车,接你们的。”有人在外敲门地喊。周女官看一眼,也没去开门。

    “小妞告诉德州府人,咱坐马篷车去,让知府帮找尧梅下落。”孙嫔一想地说。

    “嗻!”周女官应着出去了。

    “进退维谷,是孙主?”谭娟笑地问。

    “进退维谷,嫔不认!成语中维:语气助词。谷:比喻困难处境,进和退都处于困难的境地。语出《诗经•大雅•桑柔》。我决心早定,不截人殉,决不罢休!谭姐叫周忱、陈三等人过来,咱一起说一下,回去怎走。骆红姨,咱到小客厅等。”孙嫔想着地说。谭娟应着出去了,孙嫔和骆红一起进了小客厅。卜帅、邝仪俩保镖,昨晚跟踪来如回来与孙嫔禀报:来如真是鬼头。来如到门口冲仨随从笑了,怕丢饭碗的话,是胡编出来的。卜帅和邝仪听出四人说笑中,得知来如在德州知府,叫 “一招来”!意:不论多难请客人,来如只要一去,保准给请到位。孙嫔听俩保镖的汇报,虽有被骗之感,可对来如办事的方法,有点佩服之意!一会儿,周忱、陈三等几个保镖都进来了,周女官打发走德州知府人,也进了来。他们都坐在了小客厅。孙嫔简单地说了此行情况,表示感谢付出劳累的大家,又说三司会审还有一次机会。李离妹走了,只有骆红参加应诉,孙嫔一定要到场旁听。周忱忙这长时间,就要去上班,到三司会审时,可能在审判席。孙嫔希望能说上话时,请周忱为案子说句好话。周忱笑着看眼骆红,满口答应着,

    “周先生、骆红姨、万老板,你仨人一起回京城。”孙嫔一笑说出心想。

    “你不回么?”周忱笑地问。

    “德州、南京俩知府昨天派人,都来邀请我去做客。我先去德州知府,让帮找尧梅下落。我然后再去南京,看看家铺。所以,你们一起先回,我就不陪了,会晚几天回,但三司会审前,我也会赶到北京。”孙嫔想着笑地说。

    “骆红妹子,万老板,你们别叫我周先生,我不自在,管我叫周忱,或是周兄,更亲切些。”周忱笑着说。

    “那好!周兄是刑部员外郎,出力不小,案子还没结,你要多帮忙,妹很感谢你,给你施礼了。”骆红一笑,感激之情显现在脸上,一下站了起来,很郑重地冲周忱施一礼地说。

    “别别别!妹子!案件不胜诉,你周兄我,受之有愧。”周忱笑地说。

    “周兄,周员外郎!尧梅要不失踪,就进孙家学刺绣,你下次再去,我找位好小妮。小妮不要银,你看行不?”谭娟一路走来,总爱与周忱开玩笑,冲周忱一笑,竟然故意开玩笑地说。

    “哈哈哈!万老板说的啥话?我听不明白!”周忱一笑红了脸,哈笑着说,在场人一下也都笑了。

    “那就这样,你仨一起走。周兄一路,多关照女士,主要是安全,要一路顺风!”孙嫔想着很郑重地说。

    “孙主请放心!”周忱笑地说。

    “陈三安排俩保镖,一路护送他们。”仨人若再出啥的事,孙嫔心就不是不安,想着于是就笑地说。

    “卜帅带一人,与周员外郎一同回京,护送他们。孙主?”陈三一说地问。

    “行!你看着安排,周兄没意见,他们就去。”孙嫔笑说。

    “不用保镖护送,我们也没事。骆红姐比我大点,民女是老太婆,色没色银没银,谁劫我们干啥?周兄说?”谭娟看眼孙嫔,冲周忱笑地说。

    “孙主是关心你们。我老头了,更没人劫我。你讲话的,没色没银的,谁劫我干啥!”周忱冲谭娟,也故意笑地说

    “好了!我去南京,你们没其它事,就各自去准备吧。”孙嫔笑着吩咐,大家都去忙各自的事。孙嫔又让周女官给谭娟点银子,孙嫔怕他们路上不够,谭娟说啥没要,就和周忱、骆红等人,一起去准备回京城的事。

    孙嫔一行人别了德州,就朝南京方向而去。孙嫔心想着此行很不是滋味!

    孙嫔坐上了驷马大篷车,到了德州知府后,说了找失踪尧梅的事。德州知府答应派人去寻找。

  http://www.bookszw.com/7/7795/84573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