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靓女截殉录 > 第四章养痈遗患激民反(38节) 第118节 柳絮涉未了公案 探幽索隐嫔回

第四章养痈遗患激民反(38节) 第118节 柳絮涉未了公案 探幽索隐嫔回

    第118节 柳絮涉未了公案 探幽索隐嫔回府

    “柳絮涉,未了公案!”孙嫔打开一封举报信;柳絮是雇凶弑官的要犯!孙嫔心里想着成语释义公案:案件,问题。没有解决的案件或事情;出处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地叨咕。皇朝下令正在通缉。多城弑官案后,皇朝连永乐年间弑招靓女官、劫法场、炸龙辇等案,一同向全国发通缉令。时间不是很长,有人在南京向知府举报;永城孙家宅院保姆柳絮——蓝香玉,是皇朝通缉的要犯。此举报信封内夹带一纸附言;南京与孙嫔家有关系的人,托吴中带给孙嫔的信。孙嫔先不去研究此人是谁,送信的绝对是好心人,不让孙家受啥牵连。孙嫔赶紧回到孙嫔府,父亲还没去户部做事,孙嫔不知父亲在忙啥,走进父亲客卧室,急给父看信。父亲看完信后着急说:

    “户部有急事,等我去办,我回来,再说吧?”

    “我母亲知道,柳姨情况?”孙嫔急问。

    “你母亲知道吧!”说着挺着急的,父亲不是为柳絮,而急着走了。

    “母亲在忙啥?”孙嫔不知父亲去忙啥,就走进母亲客卧室。母亲正与侍女小花,在闲聊,俩人说的啥话,挺热乎地嬉笑。孙嫔一进来笑说着地想,主仆二人挺和谐。

    “闺女来了,小庄去干啥,不通报一声。”母亲坐在椅上,小花正给母亲,捶着肩胛啥的。母亲一脸温馨,看着进来的孙嫔笑说。

    “奴婢给孙主请安,孙主吉祥!”小花看进来的孙嫔,从母亲身后到前面,施礼笑说。

    “小花!这不是皇宫。你不要多礼,咱是一家人,随意些好。”母亲卧室的外面有客室,四把椅形成半圆座态,前面有小茶桌。小花的礼数都是母亲教的。父亲、大妈、妈,对孙嫔成为皇室家族成员,一下特别得高兴。父母亲对孙家及下人,常灌输些礼仪,以对孙嫔回家来的重视。孙嫔看眼微笑脸的小花,又看眼招手的母亲,坐在母亲身边椅笑说。

    “伯母好!”答应、吴慧敏进来,也冲母亲施礼说。

    “罢了,你们坐哪!”母亲笑说。

    “你们在外侯,我与我母聊会,有事叫你们!”不想让侍女听,孙嫔笑说。

    “嗻!”侍女和小花应着出了去。

    “小花上茶。闺女很忙,不常回家,娘要热情招待!”母亲笑拉住孙嫔一只手,温和笑说。

    “我整天瞎忙。”孙嫔看眼慈祥脸的母亲笑地说。

    “唉!皇宫事很多,你当太子嫔,也闲不住。闺女累瘦了。”母亲唉叹一声,故意笑说。

    “我就这样,哪会累瘦,咱不说此话题。”孙嫔笑说。

    “妈问你个事,候齐为啥,给你父亲送茶?”母亲笑问。

    “探幽索隐,嫔回府!”成语释义探:探究深奥的道理,搜索隐秘的事。同“探赜索隐” 示例:汉 袁康 《越绝书•外传纪策考》。侯齐被皇朝追捕,我帮他解脱了,候齐为答谢我,给父亲送的茶。”孙嫔来家的目的,要背后了解柳姨身世,想着成语及释义笑说。

    “是这样。”母亲一下释然了地说。

    “妈!柳涉嫌未了公案,你看一封信。父亲说,你知道情况。父亲有急事,就走了。”孙嫔看放下茶水出去了的小花,就掏出信地说;并递给了母亲。

    “柳絮涉案?我哪知道!我就知道,你那一年,还是很小。家里有事,你傻哥保姆,辞职不干了。你大妈去进香,带回一女,就是柳絮。其它啥的情况,我一概不知,柳絮是否会,被抓进大牢?”母亲看完信给了孙嫔,一脸着急说着问。母亲是真为柳絮着急,父亲却不是那样,而是为户部啥事?孙嫔不明白冷淡态度的父亲的意思。

    “我大妈,许清楚一些此事?”孙嫔把那封信,又装进了兜想着问。

    “报!二奶奶,大奶奶要与你来闲聊。”小花进来一报又出去了。侍女们管大妈叫大奶奶,管妈叫二奶奶,父亲给统一的口径。

    “快来!我正好有话,要问她咧!”母亲笑说。

    “小庄骑马,干啥去了?”大妈在外边叨咕。孙嫔听到院里,有马蹄嘀嗒踏的声响。

    “她爸让他,干啥去了吧?”母亲说她爸的‘她’,是指孙嫔等儿女。母亲在室内答着。

    “妹子有啥话,要问呀?”大妈虽没啥文化,可腿脚一向利落,说话办事脆快,是一位较豪爽的女人。父亲、母亲及家人,都尊重大妈。大妈都是话到人到,呵呵的笑声似流水般脆响,笑着进了来地问。

    “孙嫔给大妈施礼,大妈吉祥,安康!”孙嫔站起看进来的大妈,冲大妈施礼,故意笑说。

    “闺女到家,别施如此的礼。你是皇家主子。天下人都得,恭敬于你!”大妈一看孙嫔,一脸的笑容,脆快地说,并拉孙嫔坐在她身边椅上。

    “大妈吸烟吧?我来给装,兰芝拿来烟斗。”大妈总是热情地对孙嫔,使孙嫔心感觉暖烘烘的,孙嫔当然也要以热情来回报,知大妈坐在哪就爱吸烟。孙嫔于是笑着张罗。兰芝是大妈的侍女,也随时给拿着烟斗,杆上栓着小烟袋。孙嫔若不张罗,兰芝也会装上烟,送过来递给大妈。兰芝进来递烟斗给了孙嫔,孙嫔让兰芝到外面候。孙嫔给烟斗装上了烟,很恭敬地递给大妈说:“请大妈吸烟!”

    “闺女装的烟,我吸着香!”大妈拿出兜里火镰,打着点燃了烟;吸了口笑说。

    “闺女以后,不要进宫,整天装烟,给你吸!”母亲看一眼笑脸的大妈,又看一眼闺女的孙嫔笑说。

    “闺女是,天下的主人,哪能净顾大妈?”大妈笑说,一脸的温馨地看着孙嫔。

    “大妈!我问个事?”孙嫔笑问。

    “妹子问的,也是此事?”看眼母亲,大妈说着问。

    “是的。”母亲说。

    “闺女问啥事?”大妈认真问。

    “永城孙嫔宅保姆,柳絮身世,您可清楚?”孙嫔笑问。

    “柳絮身世?”大妈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大概回想着啥事一样的表情,看向母亲笑问。

    “我娘俩闲聊,聊到柳絮。柳在孙嫔宅那多年,咱朝夕相处,真不知她身世。我记得那年,你去进香时,从庙里带来?我就记住这,柳絮其它事,我还真不知。”母亲又拿出小剪刀,修剪着自己指甲,一脸疑惑笑说。

    “你这样说,是那一年,我去城西庙,进香着。我想起,那天天气不错,他爸赶篷车去的。她娟姐,还是小丫头,也陪我。我们到了庙前,车停在庙门口,他爸待在车上。我和娟就去了。那是永乐初年,朱棣下圣旨:废除明初嗜佛之风。庙没了和尚,进香的人,也明显减少。我那天去的,晚了一些,庙里外很冷清,也没人。替我点三炷香,娟也点三炷香,磕了三头,跪着许着愿!那里已跪,一位女人。我跪在,女人右边,娟挨我,也跪下。仨人跪在那,娟是陪我。我祈祷,祝儿及孙家人,福寿安康。那女嘴里,念叨啥话,我没注意听。我祈祷完,要站起,女人也站起,顺手搀扶了我。我一手扶住娟,也就起了来,我一愣挺纳闷。我说你认识我?女人说不认识。我说谢谢你,扶我起来。我不用她俩扶,又没毛病,也会起来。娟是咱闺女,自然关爱他妈。那女扶我,我得感谢她。”大妈边吸着烟边想着,不紧不慢地说。

    “女人是想,接近你!”母亲笑说。

    “是的。那女人说:你常来进香,我见过你们,但咱没说过话。大姐!你知道:人烧三炷香,磕三头含义?女人不仅想接近,且要拉关系,笑说着问。我听着一愣,看眼娟,还真不知,俩‘三’何意。于是,我说我不知,他爸没讲过。”大妈说着又吸一口烟,慢慢地吐出一缕的烟雾。

    “你没问女人?”孙嫔听大妈话,大妈有时爱卖关子,孙嫔有点急地问。

    “和我一样,闺女性子有点急,你别着急。”母亲笑说。孙嫔知道母亲,不是急性,话给大妈听的。

    “你想知道?女人笑着问我。你到门口,跟他爸说,我如此地说,和娟往外走。女人跟了出来。我与她爸说,她爸也让女人讲。”大妈仍不紧不慢地说女人话,孙嫔听烧三炷香、磕三头的含义,与弘云法师说的一样。皇朝发丧朱棣时,弘云法师在太子客厅说过,孙嫔记得很清楚,女人怎知“两三”含义?孙嫔想着有点模糊。

    “女人说完,他爸让给铜钱,娟掏出十枚,递给那女。‘老爷、太太,我只要一枚铜钱,多了不要的。我在这庙,好长时间了,一次没超过一枚的。我这是要饭,没办法的办法,打扰你们了!’女人如此地说。‘你说的内容,谁告诉?’她爸问。‘一位好心大师,教我如此!’女人笑说,一脸的无奈。‘你会做饭?’她爸笑问。其实,我看一身装束,干净利落,不像一般女。我不用问,她应会做饭,女人说会做。就这样;我给她,带到孙家,女人就是柳絮。柳絮就这样,成孙家宅保姆。”大妈吸着烟地说完,笑看眼母亲。

    “柳絮嘴比较紧,啥话也不好说,自己身世,更不说。她爸让炒俩菜,柳絮挺来精神,马上就给炒。家啥事,柳絮没说过,我也没问过。”母亲笑说。

    “我问过,但她打岔,去说别的。我理解,柳絮不愿说,我后来,也不愿问了。她在咱家,干得挺好,我问那些事,也没啥用。你如此问,我还真的,就知这些。其它情况,我也不知。闺女问这干啥?”大妈停了吸烟,磕一下烟蒂,故意笑问。

    “我是闲聊,说起此事。”孙嫔想是探幽索隐,背后了解、探究柳絮的情况,蓝香玉就是兰琴母亲也就是柳絮,处在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孙嫔不知如何去搭救柳絮。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孙嫔想着于是笑着说。

    “是啊!”母亲也点头笑着附和。

  http://www.bookszw.com/7/7795/9739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