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巨象兵

第七百八十六章 巨象兵

    巨象。

    那是数以千计的巨象,如同一座座移动的小山,浩浩荡荡而来,那种庞大,那种巍然,令人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

    八纳洞巨象兵现身!

    孟获站在城头远望,只见七百余头巨象,沿着北向大道徐徐而来,每前进一步,巨象的重量踏动地面,都地动山摇,令脚下的城墙都在颤动。

    很快,第一头巨象兵接近城门,更能看清其全貌。

    那只巨象足足有两人多高,象背上能坐四五人,有弓手,有长矛手,堪称一辆巨型的战车。

    “大王,我把巨象兵请到了,快打开城门,放我们放城吧。”象背上的孟优,兴奋的向城头招手大叫。

    孟获赶忙下令打开城门,放下吊桥。

    然后,几百头大象,排成一字型,有条不紊的步入了南广城门,吸引的蛮军士卒们,纷纷赶来围观。

    “这就是传说中的象兵们,比山还大啊!”

    “这象兵要是辗上去,谁能挡得住啊,不得连城墙都撞塌了。”

    “没想到咱们大王竟然请了这八纳洞的象兵来助战,这下魏军完蛋了。”

    蛮军士卒们激动惊喜,一时间议论纷纷,被魏军摧毁的斗志,又重新燃烧起来。

    孟获也亲自下了城头,去迎接巨象入城。

    片刻后,一只挂着“巨象”旗的黑色大象步入城门,孟优忙向上边一人招手。

    那满脖子挂满了象牙的男人,一跃从象背上跳了下来,向孟获微微躬身致意:“孟大王,久仰你的英雄之名,我们终于见面了。”

    “木鹿兄免礼,本王早听说你们八纳洞象兵的神奇,今日终于亲眼看到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孟获笑呵呵的恭维着,面对木鹿,他不好以君主自居,还得称呼对方木鹿兄。

    木鹿哈哈一笑,狰狞的脸上尽是得意。

    当下孟获便将木鹿请入大堂盛情招待,又叫部下们安排下去,好酒好肉的慰劳那些远道而来的巨象兵们。

    大堂内,肉香四溢。

    木鹿作为贵宾,几乎与孟获并肩而坐,案几上堆满了美酒佳肴,孟获以十二分的热情,款待木鹿的到来。

    木鹿看着满案的酒肉,却不怎么满意的样子。

    “怎么,这些肉酒,不合木鹿兄的口味吗?”孟获关切的问道。

    木鹿捋了捋嘴角的三角胡,笑眯眯道:“不瞒大王,我每餐吃饭前,必须得吃一道开胃菜才有胃口。”

    孟获一笑:“木鹿兄想吃什么开胃菜,本王马上叫人去做。”

    “人心。”木鹿轻描淡写的说了两个字。

    孟获神色一凛,诧异的目光看着木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木鹿却笑道:“我说我想吃人心,最好是活人现挖出来的人心,越新鲜越好。”

    孟获倒抽了一口凉气。

    阶下,祝融,朵思等陪坐的南蛮众将,也无不是吃了一惊。

    南蛮乃贫瘠之地,又不习中原汉家教化,平素各部以蛇鼠虎豹为食的习惯也不是没有,汉人鄙视他们,他们自己却不以为然。

    但现在,他们却头一次见到,有人竟然喜欢吃人心,这等闻所未闻的怪癖,着实令他们感到毛骨悚然。

    “怎么,孟大王这里没有人心吗?”木鹿见孟获犹豫,语气有几分不满。

    孟获立时省悟,忙是笑道:“怎么会呢,本王说过,木鹿兄想吃什么,本王就叫人做什么,来人啊,速去抓一个汉人来,把心掏出来给木鹿兄当开胃菜。”

    王令传达下去,几名亲兵匆忙领命前去。

    片刻后,殿外便响起了惨烈的嚎叫声,不知是哪一个可怜人,被他们活活剜了心脏。

    然后,一名亲兵便用盘子盛着一颗血淋淋,尚在扑嗵跳动,散发着热气的心脏,端进了大堂,献在了木鹿跟前。

    看到那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哪怕是祝融这些向来残暴的蛮人们,都不由打了个寒战。

    “人心在此,刚挖出来的,木鹿兄慢用。”孟获笑呵呵指着那颗心脏道。

    木鹿笑呵呵道:“多谢孟大王盛情款待,那我就不客气啦。”

    说罢,木鹿抓起那颗血淋淋的心脏,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张口便大啃起来。

    堂中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看着木鹿那狼吞虎咽的吃相,一个个暗暗咋舌,倒抽凉气。

    祝融却感到一阵的反胃,不忍再看下去,忙把头移向了一边。

    孟获倒是一脸的淡定,笑眯眯的看着木鹿啃心的德性,味口也没受影响,甚至还舔了舔嘴唇,心忖:“这活人的心脏真这么好吃么,改天本王要不要也尝个鲜……”

    一颗血淋淋的人心,顷刻间便被木鹿啃了个干干净净,吃完之后,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打了几人饱嗝,抓起酒杯狂灌起来。

    心也吃了,酒也喝了,木鹿抚着肚子,回味着那曼妙的滋味,一副享受的表情。

    “木鹿兄还要么,要的话本王再叫你去取。”孟获很是体贴的问道。

    “多谢孟大王,不用了,我每餐只吃一颗,这是多年的习惯,多了也吃不下。”木鹿笑呵呵道。

    孟获点点头,便举杯笑道:“既是这样,那开胃菜也吃了,咱们就满满喝酒,慢慢吃肉。”

    木鹿哈哈一笑,仰头跟他满饮一杯。

    于是二人便有说有笑,如知己重逢一般,喝了个不亦乐乎。

    酒喝了个半饱后,木鹿已是半醉,便问道:“我说孟大王啊,你可是咱们南蛮之王,怎么会败给那个什么魏国皇帝?”

    孟获恨恨道:“木鹿兄啊,你有所不知,那魏国皇帝苏哲,是一个极其奸诈的家伙,他不敢跟本王正面交战,只会使那些无耻的阴谋诡计,本王乃堂堂真真的男儿,才会屡屡中了他的奸计,几次战败啊。”

    “这世上,竟还有这样奸诈无耻之徒?”木鹿愤慨道。

    “可不是吧。”孟获语气更加恼恨,“那姓苏的不光奸诈,还极其残暴,把我们被俘的几千个兄弟,统统都杀害,他还说要征服南中,杀光我们所有的南中儿女呢。”

    啪!

    木鹿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大骂道:“好个残暴无耻的家伙,还想杀光咱们南中人,我木鹿岂能容他,孟大王,这姓苏的就交给我来收拾了,看我如何用我的巨象兵,把那姓苏的踩成肉泥!”

  http://www.bookszw.com/7/7933/11720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