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玄门道师 > 第二章:徐先生来了

第二章:徐先生来了

    我抬起手指着她对众人道“你们看,她又站在那。”

    这句话说完,屋里头的声音戛然而止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是我说错什么话来。

    这时候,我爸抽步而出,从门口的一个袋子里抓起来一捆爆竹点燃就往外扔。

    外边立即想起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在那鞭炮缭乱的烟雾里,我看见那个女人的身影逐渐消淡了。

    炸声驱鬼,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大喊大骂,不仅仅是为了能够给自己壮胆,有时候也能驱鬼。

    当然,这是我后面知道的。

    那个刚刚还怒气冲冲的族叔这时候害怕了,他小声的犟嘴道:“哪有什么女人……”

    村长瞪了他一眼,走到我爸身边道:“天峰,你在行,你看看怎么办?”

    我爸果决道:“去万庄,请徐先生!”

    村长疑惑,“徐先生,那不就是个教书的吗?”

    我爸道,“别问了,快去请,再晚就要出事了!”

    “行!我现在就带人去找他!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半个小时就到万庄!”

    可是我爸否决道“不行,快天黑了,得走大道!”

    村长刚想问,我爸没有搭理他,从刚刚那个袋子里面拿出一张铜锣。

    那锣很奇怪。

    居然是方方正正的,中间居然还有一个歪歪扭扭我不认识的字。

    “一边走一边敲,千万别停!徐先生看见这面锣,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我爸千叮咛万嘱咐。

    村长点头,立即带着几个人敲着锣出了门。

    这边,几个村里有辈分的围上来说,天峰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我爸点头说,回去吩咐你们家的小孩,今晚太阳下山千万别出门,先把村里的黑狗拴住,公鸡全部杀了,把血给我,另外你们你去村头的那颗老榕树砍掉!这里就交给我。

    ”什么?要砍老榕树!?这树有八百年了啊!“,一下子就有人不答应了。

    我爸说,树必须砍!村长回来也会同意的。

    几个人没有办法,只能按我爸说的做。

    我爸立即开始着手置办,他先是拿出来一捆棉线,放到刚刚那缸黑狗血里面浸透,然后拿出来绑在桃木钉上。

    一圈缠住一圈,最后成型的样子我恍惚间看见了一只鹤!

    然而我爸又用红线把我妈的十根手指头缠住了嘴里还念叨有词。

    “十指连心十指连心,娃儿是你心头肉,心头是你娃儿命!别来别来……”

    说罢,我爸赶紧把我看到的在墙角的那几个红面童子拿起来,一脚踹倒香火,然后把童子放在我娘床边的八个方位上。

    做完这些。

    我爸蹲下来抓住我的肩膀认真道,阳儿,按我刚刚说的,盯住你妈!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说话不要动,就盯着你妈!

    我爸的样子让我很害怕,但是我还是照着答应了。

    说完他就出去了。

    这下,屋里头又剩下我一个人。

    经过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心里更加发毛,但是胆子也更大了一点。

    我爸让我盯住我妈是为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我从小就跟狗这种动物很亲近,他们似乎很喜欢靠着我,我知道看着它们,它们就会跑到我脚边。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总之我就盯着我妈。

    好在我妈长的漂亮,气质也很好,即便是死了,也能看出生前是一个很美的女子。

    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子怎么会生下如此普通的我?

    她为什么会嫁给粗糙的我爸?

    我心里头开始乱想,想到这是生我的母亲,现在却冰冰冷冷地躺在这坚硬的木板床上的时候,我鼻头不由得一酸。

    就在我顺着脸往下看,忽然注意到我妈的手指甲,似乎有点奇怪。

    我凑近,好像是比刚刚要长一点了……

    咦,我惊讶的发现我妈的手居然没有指纹,光秃秃的。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死人,指纹也应该在啊!

    左看右看没有个头脑,我收回目光,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吓的叫了一声。

    因为我妈睁开了眼睛。

    深黑的瞳孔和纯粹的眼白,衬着静美的容颜,就跟活过来了一样。

    可是,让我不会认为我妈活过来的原因是,我妈的眼睑处渗出了血,非常瘆人。

    我吓的后退了两步,不小心碰倒了一个红面童子。

    一阵婴儿小孩的咿呀声音突然不知道从哪幽幽飘过来,我哪里受得了,吓得大叫贴紧墙壁,心头怦怦跳。

    我紧张看着四周,把我爸跟我说的一刻不停的盯着我妈的事给忘到脑后了。

    彭的一声。

    一个红面童子居然炸开来了,吓得我差点跪在地上,脚软软的,要不是靠着墙壁我早就倒了。

    我害怕地看着我妈,心里速念道妈啊保佑我保佑我啊我是你儿子啊!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我妈的眼睛,居然就那么,翻白了!

    在我眼皮子底下,翻白了!

    红面童子开始一个个炸开,声音在这种氛围下令人毛骨悚然。

    噗!

    屋子里头唯一的两盏蜡烛,在这个时候熄灭了。

    我大叫一声冲出门去,突然被什么撞倒了,我定睛一看,又是那个女人!穿白衣服的女人。

    她的一只手朝着摸过来,手上居然是五根长长的惨白指甲。

    我连忙躲到木板床下大喊我爸,同时一阵阵幽幽的婴儿咿呀笑声从四面八方而来。

    就在这恐怖的声音里,我听见一道熟悉的大喝声“滚!”

    随着这声音发出来,那些婴儿的咿呀笑声一下子消失了。

    我大口喘息着气,放下手,见到一抹光亮从前面传过来,几个人影闪烁。

    “爸!”

    我哭着爬出来冲到他怀里抱住他。

    可是这时候我发现我抱的人并不是我爸。

    而是一个身穿这个年代并不常见的马褂的男子,面相儒雅,他一笑就让我心底里的害怕少了不少。

    “天峰啊,你这伢子看起来中气足嘞!”

    我揩开眼泪,看见我爸就站在旁边,一声不吭,面相就跟我在寺庙里见过的明王金刚一样。

    徐先生笑着一骂“你个当老子滴不要吓着孩子!来把蜡烛点上,乌漆麻黑的。”

    几个村头里的人走进来把蜡烛点上。

    灯光一亮,徐先生看到满地的红面童子碎片脸色就变了。

    他惊呼道,这是闹啥子了,这么严重。

    我弱弱的说了一句,我把一个碰倒了。

    我低着头,明显感觉我爸的身子绷紧了,他很想打我,但是没有动手。

    “算咯算咯,伢子也是甚么都不晓得,来来来,把东西收拾一下。”

    听见这句话,我心里头舒服了不少,抬起头,见到我爸板着一张脸,我悻悻把目光挪开。

    徐先生是一个很面好的人,看起来很和善,而我爸也很尊敬他,这让我对徐先生好感很多。

    帮忙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呀了一声,徐先生和我爸同时看着我。

    我指着我妈的眼睛道,不对啊,我明明看到我妈眼翻白了,下面还有血,这怎么闭起来了。

    我无意的一句话,让徐先生和我爸瞬间紧张起来了,如临大敌。

    徐先生说道,不好咯!终于出事咯!

    村长问道,怎么办?

    我爸果断道,今夜就葬!

    徐先生突然道,不行,夜里不能葬!夜葬是大忌,要死人的!

    村长这下两头拿不定了,这不葬是要出大事,葬是要死人,这到底该怎么办?

    沉吟一会儿,徐先生道,先让小姐今晚住棺材里,封住气儿!

    村长听不懂什么是封住气,照着办就对了。

    “村里头还有几口老不死的棺材,我现在就叫人抬一口棺材!”

    我爸拦住急急忙忙的村长,说,那棺材不能用,得用瓦头。

    村长问,什么是瓦头。

    “瓦头,就是出马仙的轿头,就是有灵气的木头。”徐先生道。

    村长急的满头大汗,这上哪去找有灵气的木头!?

    徐先生忽然想到了,说,村口的老榕树听说八百年咯!这不就是现成的灵木了么?

    村长一拍手,说干就干。

    突然,一个族叔慌慌忙忙跑过来说,村头的老榕树挖出血了!

    树出血在农村乡里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要么是撞鬼,要么是害了神仙!总之就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是大事。

    “徐先生,你在这里,我去看看。”我爸拉住徐先生的袖子道,徐先生点头,放心叭,这里交给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我爸立即和村长过去了。

    徐先生扫过一眼屋内,无奈的连叹两口气“都说好人好报,怎么个老天偏偏不长眼啊!”

    随后他笑眯眯的看向我,问,伢子,你害怕你妈不?

    我盯着他,弱弱的点头又很快的摇摇头。

    他看见了哈哈大笑,说,娃子,你别害怕,这是生你的娘!你流着她滴血,你的肉,就是她的肉!

    我问,那会不会害我?

    徐先生神秘的说,害你的,不是你娘。

    我在问为什么。

    徐先生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和徐先生的对话让我心头松了不少。

    徐先生转而看向我妈,他揩了揩眼嘴里喃喃,接下来说的话令我吃惊。

    小姐啊小姐,你当初又是何苦嫁过来呢,在天有灵一定好好保佑你家的娃,这多好的娃儿啊,天不长眼天不长眼呀!

  http://www.bookszw.com/79/79792/271835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