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玄门道师 > 第二十五章:马蹄声

第二十五章:马蹄声

    我眼前跃然,这是打扮利落,走路生风好不拖泥带水带水的女子,扎着一根马尾辫,看起来比我爸年轻多了,我又觉得这个女子,和我妈居然有八分形似!尤其是那种脸,竟然有着我妈的气质。

    那女子瞥了我一眼,我连忙低下头。

    这个女子一给我出头,刚刚那个家伙立即就不出声了,显然是很怕这个女子。

    “客白凤!乌老在这里,别太放肆了。”

    客座第七的一个白须矍铄老人厉喝,他手腕上挂着一串七彩宝石,每一个宝石上都篆刻着一个符号,那符号我认得,乃是佛门法纹,在一般的寺庙福经中就有。

    原来这个女子叫做客白凤,也是客家人?

    谁知道客白凤毫不客气,清脆一道响哼,她径直泼辣的骂道“谭老六,你少在姑奶奶面前倚老卖老!姑奶奶替外甥说话你起个什么嘴皮子?论本事你敢和我斗一斗?姑奶奶让你谭山两个法坛!”

    我震惊地抬头,这个泼辣的奇女子,居然是我小姨,也就是说,她是我妈亲妹妹!?

    “你!”谭老六气地满脸通红欲要起身,但这脚就是站不起来,其实就是装腔作势罢了,我看得出这个谭老六其实是怕我小姨的。

    我憋着笑,一个七八十岁的人了,居然被我小姨欺负的话都说不通了。

    还是老奶奶开口这才瓦解了尴尬。“白凤,回来。”

    由得我小姨这般胡闹,老奶奶也是没有动气,足以是说明我这小姨其实是老奶奶的心肝。而在场大人物这么多,也没见一个给谭老六说话,也可见的我小姨地位之高。

    我对这位小姨感激又尊敬的。

    “阳儿,站前边来。”客白凤换了一副样子笑着拉起我的手,不由分说的便把我拉到老奶奶的身边,我身后那些客家人脸色难看。

    徐先生也是连忙跟到我身边。

    客白凤说,“三林,多亏你这些天照顾阳儿了。”

    徐先生轻轻躬身,道,三小姐客气了,为小姐尽分而已。

    可我小姨点头,拉着我的手,她做出一个没有人看到小动作,我手心里就有了一颗水果糖。

    那年头,水果糖可是稀罕东西,我在大伯家那么多年,都没吃过几回,平时都是逢年过节,大喜日子才有的吃。

    我仰起头,客白凤冲着我眨了一边右眼,很是俏皮,和刚刚雷厉风行,叱咤满门的样子截然不同。

    我笑笑,心里觉得暖。

    这大抵是我少有的感受到的亲情的温暖,更何况这位小姨和我妈形似又神似,这种感觉就更强烈。

    此时门那边再次起了动静,门开了一条小缝,接而一条白蛇游入。

    是柳仙,我惊喜。

    柳仙此时浑身玲珑剔透,如同玉乳,额头上,眉黑已经完全变化为眉红,而且柳仙的体型还大了一圈。

    柳仙蜕皮了!

    我意识到这个可能,蛇蜕皮,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并不奇怪。

    柳仙进入,整个院子里众人都恭敬了许多。

    乌老难得的开口,请柳仙上座。

    这边人还未搬来椅子,柳仙当着所有人的面爬上了我的手。

    这一幕多少人震惊,多少人羡慕,多少人恨的牙痒痒。

    小姨先是惊疑,而后会心一笑。

    柳仙的身子比以前更加柔软了,这大概就是蜕过一次皮的缘故。

    这时间,没有人说话,只见在客座第一位后边的几位弟子上前,端来一盆香火灰,然后插上三根黄香。

    安静的,所有人看着这三根香燃烧。

    大概用了一个时辰,那就是两个小时,这时候我才发现天色已经快黑了,这不对啊!这才四点多,穿短袖的时间,怎么会天黑,马上我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这三根黄香,左边一根就烧了一点点,右边两根已经烧的干净净。

    香最忌两短一长,问大问题了。

    然而,和我想象的混乱不一样。

    所有人眼底里没有惧色。

    “诸位,按约定的动身吧。”

    随着乌老起身,整个院子所有人豁然而起,每一个人面色都极其凝重,我看向我小姨,饶是我小姨这么厉害的角色,此时也是杀意腾腾。

    “乌老,我和柳仙会留驻吴庄村口,那里榕树挖出血,必定起凶。”

    乌老点头。我才讶然的看见,乌老居然只有一只脚,即使是这一只脚,那也是少了两个脚趾头,以枣树杖代步,居然是稳健如风。

    好生厉害。

    小姨蹲下来看着我说,阳儿你就陪着徐先生,其他的就交给小姨的。

    她的目光闪闪,充满灵光。

    我使劲点头,这里有这么多人来帮我妈还有我这么厉害的小姨,我怕什么?

    小姨笑着,猝不及防亲了一口我脸颊,而后豁然起身把我的手交给徐先生,便是风风火火出门。

    徐先生眯着眼,笑说,小姐这几个姐妹,可都是奇女子啊,若不是二小姐待闺,只怕得客家上下莫得一个人敢对你如此不敬。

    我心中欢喜,原来我几个小姨都是这么厉害的人。

    我问,我爸是不是也厉害。

    徐先生也笑,说,你爸当然厉害,更厉害的是你祖上吴家,那可是号称独步东南道门嘞!比客家还牛气!

    这话说的我很自豪,我家里这么厉害。

    这更加坚定了我要跟着徐先生学习本领的决心。

    我问徐先生,是不是要等到我学完了手艺,才能把我妈的事情告诉我?

    徐先生点头,就没有说更多了,显然关于我妈的事情,他是不想要告诉我的。

    和徐先生还有柳仙回到村里,整个吴庄的人现在都紧张,村长把全村所有人都集中到一个院子里过夜,因为徐先生说今晚会有大事。

    我就跟着村长在一块,徐先生和柳仙守在榕树桩那里守着。

    这还不到五点钟,夜色就黑了。

    这是不寻常的,肯定是闹鬼了。

    我心里祈祷着大家伙,尤其是徐先生和柳仙,还有我的小姨不要出事。

    这个院子和榕树桩那还隔着两条道,足足有三百多米,也是唯一能够容得下这么多人的院子,以前这里是村里养猪的地方,后来也是荒废了。

    夜黑,村长媳妇儿跟生了一场大病一样,浑身盖着棉被,有气无力的躺在人堆里,她头发凌乱的跟街上的疯子差不多,眼角挂满眼屎,脸色白的跟一张纸一样,看得我心惊胆战,原本魁梧如牛的一个悍妇,现在看少说也瘦了七八斤。

    刚过五点半,天色就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村里连忙点上煤油灯,不少人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朝着这个神那个仙儿祷告。

    此刻我担心着小花,许仙说那个阵能保住小花五天命,只要这五天内救出来就行,不知道进山的那些人,会不会救。

    当我想到此处的时候,从村的西边,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哀嚎声,那声音如泣如诉,让人头皮发麻,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接下来就传来几声零星的混乱惨叫声。

    “啊啊啊大爷!你别咽气啊!别丢下一家子人啊!!”

    突然这阵,人堆里混乱起来了,我看向那边,鬼哭狼嚎的,一个大爷刚过世,他儿子还给他死命掐人中,无济于事。

    我害怕地裹紧身上的衣服,觉得浑身一阵冰冷。

    忽然,这冰冷中,夹杂着一丝温暖,甚至是有些烫!

    我愣了一下,从兜里摸出那一枚天师棋,天师棋此时却是滚烫的!

    我简直是五雷轰顶!

    天师棋滚烫的,这是起反应了!周围有鬼!

    我刚想完,在漆黑的夜色里,哆哆哆~哆,马步子声音一阵儿一阵儿传来。

  http://www.bookszw.com/79/79792/271835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