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中文网 > 玄门道师 > 第二十八章:沿水县城

第二十八章:沿水县城

    徐先生给我额头的玄鸟纹扎上一条黑带,嘱咐我任何时候,此玄鸟纹不能示人!否则,万劫不复。

    我懵懂的点头,徐先生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我先随徐先生回到万庄,在村口等着徐先生。

    没过多久,村里头一把大火扑了起来,徐先生背对着那场大火走过来,身上多了个行囊,他拉上我的手,我回头看火势越发凶猛,那是徐先生把自己的房子给烧了。

    万庄,十年之内不会再回来了。

    从乡下转县城,坐车辗转多地,无数陌生的人地方从我眼前走过,最终我来到了一片大山外,走了一天一夜的山路,才到了一个山门外。

    我着眼看,桐山。

    这个山门的名字,道法界,桐山,和茅山同一个地位的门派。

    徐先生给我递了一本泛黄的册子,而上边的苍劲老字我认得,燕吴—青玉方录。

    徐先生告诉我。燕,是吴家先辈最早服侍的王朝,战国七雄,吴传燕术正统。吴家古时第一得道者,名为吴青玉,燕宫廷第一术士。方录,古时道法还被成为方术。

    是称《燕吴—青玉方录》。

    从此,我便是随徐先生拜入桐山,徐先生任桐山执事,仅次于长老席和掌门,而徐先生的另外一个身份竟然是桐山弟子!

    后来我才知道,徐先生当初师出桐山,受我娘大恩德,从此血誓追随客家大小姐。

    桐山,与茅山齐名,也被成为南桐北茅,弟子三百,上下不足四百人。

    在桐山,有很多和我遭遇近似的同龄人,师姐师兄,甚至还有师弟师妹。我拜徐先生为师,白日授业桐山道法,夜晚修习吴家青玉方录。不仅仅是此,徐先生还破例让我兼修堪舆和手脚功夫,说前者是生计,后者能保命。

    恍惚十年而去,我在桐山弱冠授名,正名为桐山道师。

    而我弱冠的第二天,徐先生静悄悄的在桐山一处道台上坐逝。

    当夜鬼哭狼嚎,有不世凶灵夜登桐山,桐山弟子齐出护法,桐山掌门亲自守夜,太上长老出山为先生掌棺,九位长老为徐先生执招魂幡,一直到徐先生入土为安。

    本来在弱冠之年,按旧理弟子应该下山试炼的,然而徐先生的突然而去,让我整整恍惚了一个月。

    直到我被掌门宣召,掌门给了我一封书信,说是徐先生留给我的!

    我打开书信,书信上的熟悉的字迹一下子让我鼻头猛酸。

    “娃儿,我没有告诉你,我会在你弱冠之时丧命,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我的命本应该在二十一年前就丢了,是小姐救的我,让我多挣了这二十一年。娃子啊,你的命格和小姐的命格是一模一样的,是不赦不容的天狼冲命。这命格,乃是天意,切记不可强求,切记,一切机缘到时,便是水到渠成,自然可取。”

    信很短,甚至是没有提到我爸。但是,全篇都是我。

    我立即跪下来朝着徐先生坟头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我问掌门,什么是天狼冲命?我修习过堪舆,从未听说过有如此命格,自古都是天狼坐命,贪狼入命,七杀开命,破军守命。这四种命格乃是绝凶之命,但是天狼冲命,闻所未闻。

    掌门也连连摇头说不懂。看来只有我妈的家族,客家,才知道这个命格,然而徐先生又让我不要强求。

    掌门说,我已经入弱冠之年,授名道师,按理应该下山试炼。

    就让我去徐先生的沿水县城老家,那里本来应该就是徐先生镇守,可是这二十一年来徐先生一直跟随我妈,导致镇守那里的道师一直是一换再换,正好我可以接替徐先生的衣钵前往。

    我想,徐先生二十一年之前,一直都是镇守在那个地方?那么也就是说,我妈曾经去过那,也许会有关于我妈的一些蛛丝马迹,再者徐先生已经不仅仅是我的老师,这十年来,徐先生在我心里已经是不亚于我双亲的人物,于是我立即答应。

    简单收拾,告别了掌门和熟悉的师兄弟,立即下山前往沿水县城徐先生的老家,徐先生的老家就在十里山乡的牛沟村,而我的目的地就是沿水县城。

    按照一行习惯,入一地之前,必先堪舆,握准凶吉。

    沿水县城一带江水,地势如鳞,本应该是聚水生龙之地,正所谓有龙则灵,可是这一带江水把龙带走了,肥水流了外人田,守不住人和财,但是又是龙起风水,那就是平庸。

    我算了算,顿时觉得老天在算计我,这居然是冲命。

    堪舆论命,大致上讲有坐命,离命,冲命,前者不说大富大贵那也是风调雨顺,中者平平无奇,不互影响,看运。后者就凶险了,甭说害命破财,平日个喝水都有可能呛死。

    但来都来了,硬着头皮进呗,虽然大势不行,但我可以改一小洞天啊!不出这小洞天,谁能奈何的了我?

    我的目的地是,是沿水县城里的一处文轩,也就是作弄文房四宝,也兼倒腾小古玩的地方,。同时这里是徐先生的祖业,本来应该是徐先生镇守此地,后来各方道师轮流来坐。

    在一条商业街里杵着一小牌楼,上书四个字水雨文轩,霍,这太扎眼了吧,牌楼钱还有两只年头少说足二百的石狮子摆着,这对石狮子不简单,脚踩龙珠,嘴衔金玉,大富大贵啊!石狮子不镇邪用,反而是招财进宝,这是什么人布置的啊?

    不过打眼一看,这家人更惜命,牌楼的石墩压破邪钱,石墩旁边的一块看似绊脚的青砖,其实是用来坐青仙的,底下其实有一副仙人渡海图。牌楼的壁画,匾额,都有云火纹,典型的拒邪,匾额后边从刁钻的角度看还有东西,现在看不清,但肯定是杀招,更别说牌楼底下还会埋着什么东西。

    还有一点更奇了牌楼无门,却设槛,这是挡财,石狮子招财又设槛挡财,明摆着是打点小鬼用的,意思就是说您拿完就走,见好就收吧,不然就别怪小爷手段不客气了。

    牌楼后边是小院子,两边种着枣树,枣是阳木,中间是一铺石砖。

    这更加有讲究了,我看到枣树枝上挂雀玉,凤栖梧桐的猴版,但对付鬼怪厉害着嘞,能把阴灵啄得四分五裂,吞下肚子,阎王爷都聚不齐,魂飞魄散,手段毒啊。

    青砖道,两步一尊手心大的石香塔,里边种的是恶狗的骨头。

    青仙守门,天犬守道,玉雀守院,这主儿也忒胆小了吧,更别说院子里还有更多的布置,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完的。

    我倒是好奇,是什么人在这里摆的架势,恨不得是把鬼杀的干干净净。

    刚瞧完这些,我回头才看见,门槛里边,居然还有一方漆黑的石头!

    这叫,鬼登门。

    这是给鬼走的路,无论里边布置多么厉害,布置上鬼登门,那就是主人让进。夜子时,在上面撒上香灰,放一根水仙,就能看到小鬼脚印儿。

    合着这屋里头的主儿,把阳财都散给孤魂野鬼了,然后赚阴财?

    奇了奇了,这可是在桐山那种死板的地方见不到的布置,太有趣了。

    我满怀好奇的拎着行李进了院子,就听见欢快的小曲子。

    “哈哈哈哈哈小爷要走了!神仙来了也挡不住,小爷高兴的把歌唱!再也不用回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诶哟小爷翻身了!小爷把歌唱!把歌唱害!”

    门扇打开,一高不过我肩膀的小胖子领着大包小包乐呵出门!正撞上我。

    看见我,他乐呵的脱口而出:“诶嘿,客爷,今天不做生意了,关门大吉关门大吉啊!客爷您请回吧!”

    

  http://www.bookszw.com/79/79792/271835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okszw.com。书本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szw.com